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基督教福音派与川普胜选
发布时间: 2017/1/25日    【字体:
作者:刘澎
关键词:  基督教 福音派 美国选举 川普  
 
 
新视角按:
 
明天(1月20日)美国新任总统唐纳德·川普的就职典礼即将在白宫举行。随着川普的就职,共和党在国会参众两院保持着多数席位,再加上未来将会由川普提名数名保守派大法官,保守派在美国三权政治中都无疑将占有压倒性优势。刘澎先生的观察和分析意味深长,在这个基督徒占人口大多数的国家,一场多数人都并不知晓的会议悄然决定了美国大选的走向。这场对话在美国基督教福音派和川普之间举行,其中隐含微妙的权力分配的共识。这是一次维护美国基督教传统价值观的努力,是对美国社会近年自由化社会思潮的反击,它通过对美国的三权中各分支权力尤其是司法权分配的争夺而展开,以保守派的获胜告一段落。
 
钝角网:请从您的研究角度谈一下川普为什么会胜选?
 
刘澎(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这次和周总一行人(钝角网的游学项目)去美国,适逢美国大选刚结束。这次美国大选,一般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传统的问题上,比如说经济议题、外交政策议题等等。这些问题是不是因素呢?绝对是因素。希拉里的竞选策略,重点谈的是美国政府的传统政策,要继续维护奥巴马的大政策,没有什么亮点。但是川普说了一些新的东西,比如说减税、对非法移民的态度、要把制造业迁回到美国,让美国能够有更多的就业机会,这几点吸引了很多中下层中低收入的人,这些人因为生活的变化,对这些问题特别敏感。这些问题对大选最后的结果有很大的影响,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还有一个角度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我认为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宗教。也就是说这次大选基本上是一个多方面因素的综合结果,而不仅是因为移民问题,或者经济问题,或者外交问题。否则就显得有点失之简单,它是一个复合因素。那么大家所没有关注到的因素——宗教因素是怎么影响大选的呢?
 
美国基督教价值观受到严重挑战
 
我们首先要理解的一个问题就是美国的国民构成是以基督教信徒为主,这个大家都知道。最近这几十年来,基督教(我说的基督教是指新教,相对于天主教和东正教而言)的信仰在下滑,随着新移民的不断涌现,基督教徒的人数在整个美国人口中的比例有所降低,因为很多新移民进来以后,不一定是基督徒。基督教的价值观就受到了很大挑战,这是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
 
民主党在奥巴马执政的这八年里,这一点尤其明显。体现在几个标志性的事情上:一个是2015626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结果通过了一个判决,同意美国各州的同性婚姻合法化,而且一个州的同性婚姻合法后到另外一个州也得受到承认。就是承认同性婚姻在全美国的合法化。这对基督徒的价值观或者说对于基督教会来说,是一个极为巨大的颠覆性事件。
 
钝角网:因为《圣经》上就是一男一女的结合。
 
刘澎:对,所以这就严重违反了基督教的教义,挑战了基督教的道德底线和家庭价值观,基督徒对此反应非常强烈,但是最高法院做出这个判决以后,谁也没办法,这是一件事情。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奥巴马总统去年513日发了一个厕所令,这个指令跟同性恋的权利有关系——允许所有公立学校的跨性别学生按其性别认同使用厕所。就是别人认为我是男性,但是我认为我是女性或者我不认为我是男性或者我是一个中性……不管我的生理标志是什么,因为我有这种自我认知,我就可以选择厕所的使用。但是你想,正常家庭和普通人认为自己的子女在学校里如果处于这样的环境,能忍受吗?这不是在说成年人,而是学校里的青少年,这样办就乱套了。但这个总统指令的出台带有强制性。为什么带有强制性呢?因为它规定如果一个学校不执行这个指令,就得不到联邦教育部的教育拨款资助。所以学校为了钱只能执行,不能因为这个问题把教育经费舍了。这样的话,就造成基督徒家庭特别巨大的反感,不是一般的愤怒,可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因为这是通过行政命令的方法公布的一个总统指令。通知下达当天,北卡、阿肯色、得克萨斯等保守派为主流的“红州”公开反对;而佛蒙特、华盛顿等自由派主导的“蓝州”都为“厕所令”点赞。
 
这两件事情,使得美国基督徒感觉到基督教作为美国文化的一个核心,或者美国建国的一个基础,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已经不能正常存在了,基督教在美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挽回传统基督教价值观的努力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基督徒认为只有夺回总统的行政权,夺回最高法院的司法权才能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是三权分立,怎么夺回总统的行政权、最高法院的司法权呢?只有通过大选,正好去年是大选年,所以去年共和党候选人中,也涌现出了代表基督徒利益,或者说代表基督教立场的总统候选人参加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的竞选,但是这些人都先后被淘汰了,最后一个基督教的代言人克鲁兹也下去了,还有其他几个有基督教价值观的人也都下去了。这时候另外一个人在冉冉上升,就是川普。
 
在不知道川普态度的情况下,2016621——这个日子很重要,全美国福音派的重要领袖人物,几百个重要的牧师就在纽约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这次会议实际上是和川普对话,就是南浸礼会、长老会等美国重要的大的基督教宗派、教会、组织,要当面问川普在基督教价值观的基本问题上是什么观点。这个要搞清楚。因为共和党内其他的候选人都被淘汰了,就剩下川普了,对于福音派基督徒来说,在大选中是支持川普还是不支持川普,就取决于川普对基督教价值观是什么态度。
 
这次会议的与会者包括了美国基督教福音派中大多数重要的领袖。福音派是目前美国基督教的主流力量。福音派不是组织意义上的教派,而是一种持保守倾向、坚持《圣经》原则的神学思潮,持这种神学观点的教派或者说信徒通称为福音派。福音派从组织体系上来说,有各种传统的基督教教派。因此,出席此次会议的不仅有教会牧师,还有基督教团体与机构的领袖。
 
主持这次会议的是美国很著名的一个家喻户晓的福音派领袖的儿子。这个福音派的领袖就是葛培理(Billy Graham),葛培理当过好几任总统的牧师,在美国有着非常重要的政治影响,他是一个基督教牧师,著名的福音布道家。他的儿子叫葛福临(Franklin Graham),是葛培理宣教协会的总裁。葛福临主持这次跟川普的对话会。
 
葛福临讲这个话还有一个背景,这个背景就是福音派为什么这会儿要站出来,跟这么不道德、浑身都是问题、生活作风不好的人来打交道甚至要选他呢?就是因为“现在到了基督徒发表我们信念的时候了,而不是坐下来沉默一言不发,因为一言不发的话,就中了敌人的诡计”。葛福临说的“中了诡计”是指美国社会中反基督教价值观的事,不是讲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分歧。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说法呢?福音派有一个教训,这个教训就是2012年大选的时候,当时有2500万注册的福音派基督徒没有投票。为什么?因为一方是奥巴马,另一方面是罗姆尼。罗姆尼是摩门教,福音派基督徒不欣赏摩门教。而奥巴马的宗教信仰很可疑,甚至有人说他是穆斯林。奥巴马到底是不是基督徒很难说,至少他不是传统意义上标准的基督徒,他的宗教背景不是很清楚,由于这个原因,2500万福音派基督徒没有投票,待在家里。葛福临就说这些人不知道福音派基督徒是我国选民中最有影响里的一个团体,这句话实际上也就是说在发动群众、动员群众的时候,要把福音派基督徒能够对选举产生影响这个道理讲清楚。
 
葛福临讲了两点:第一点是基督教现在面临着深刻的危机,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福音派必须要说话,不能再沉默了,因为福音派基督徒是美国选民中最有影响力的团体,这次选举绝不能自己放弃。第二点就是现在我们要选的是一个总统,这个人只要能够遵守上帝的旨意就可以了,而不是在选圣人。
 
然后葛福临又说了一段话,这段话很有意思。他说“我个人认为这次大选很简单,在两位总统候选人中选一位支持基督教观念,包括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就可以了”,他们跟川普说,“川普先生,我们希望你回答这些问题,听听你的评论,在你的新的行政团队中,你将有什么计划?你用什么计划和政策来保护我们的权利,保护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
 
提名保守派的最高法院大法官
 
川普怎么回答的呢?川普说,“用什么计划政策来保护?我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提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我所要提名的大法官都是资深律师、才女英杰,尊重生命,下届总统如果连着两任的话,可能能提名3-4位大法官,这对我们的基本权利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深远的”。
 
这里需要说一下最高法院的情况。川普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为什么他要说最重要的是提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呢?因为美国最高法院面临着一个非常特殊的状况。
 
最高法院有九位法官,做出任何一种决定都是多数和少数相争的结果,但是现在去世了一位。2016年2月,老法官斯卡利亚去世了,这位法官去世以后,就使现在法官中两党相争的态势变成了4比4的均衡格局。就是说共和党任命的有4个,民主党任命的有4个。按照三权分立的原则,总统有行政权,国会有立法权,最高法院有司法权。当最高法院法官出现空缺的时候,总统可以提名最高法院法官,这个提名要经过参议院的表决,如果通过了的话,被提名者就可以当选。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是终身制,一当就是二十年、三十年这样干下去了。现在最高法院法官的党派背景情况是4比4,不可能做出任何一个明确的决定,最高法院的共和党和民主党,自由派与保守派变成了4比4的僵局时,谁是第九个法官就变得至关重要。

如果希拉里上台提名民主党背景的当最高法院法官的话,最高法院里的自由派就会长时期占多数。在希拉里任职的四年或者八年期间,实际情况比这还要严重。美国的大法官一般情况下是终身制,没有人规定他们什么时候必须退休,但是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就是他们自己干到八十岁左右的时候,一般都会主动辞职,因为八十岁毕竟年纪很大,要受理案件,工作量大极了,所以一般情况下,法官到了八十岁就自己就辞职了。现在最高法院里有三位将近八十岁或者已经八十岁或者超过八十岁的大法官,并且都是自由派。也就是说这里有一个可能性,如果下届总统要提名最高法院法官的话,不仅可以提名现在空缺的这一位,而且可以在他的任内,在八年中,有可能提名三名法官。因为现在已经八十岁左右的这三个人不可能干到八十八岁。如果这三个人都空缺的话,希拉里上台就会任命3-4位自由派法官,如果是共和党上台的话,就会任命同样数量的共和党立场的保守派法官,就有可能使最高法院法官中的保守派占绝对多数,过去的法案就有可能被否定或者说至少中止美国整个国家“去基督教化”的趋势。
 
从司法环节保证基督教价值观
 
因此,这次大选表面上是选总统,实质上从福音派来看是在选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权,或者说在选未来二十年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从三权分立的角度上说,是联邦层面司法权的争夺战,是能不能在美国继续维持基督教价值观的斗争,这场斗争的结果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将会比较严重。
 
川普对此非常明白,所以才会对福音派领袖说,“最重要的是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我所要任命的大法官都是资深律师,尊重生命”,意思就是说他要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必定是保守派,因为下届总统有可能要提名3-5位大法官,这对美国的影响极为深远。从最高法院现任法官的年龄结构看,有三位八十岁左右的人,一个是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八十岁,一个是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八十三岁,还有一个是布雷耶(Stephen Breyer),七十八岁。这三个人不可能再工作八年,所以谁当总统对未来最高法院法官的影响是巨大的,这是川普要向福音派说清楚的一个事情。
 
奥巴马总统在提名大法官这个问题上,本来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但他对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去年2月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Gregory Scalia)去世以后,奥巴马提名了华盛顿特区巡回法庭的首席大法官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候选人。如果他提名的这个人被参议院通过了,就补上了,无论下届谁当总统,还得等着这九个人里自动退休一个人才能任命。可是这位加兰德运气不行,他被提名以后,参议院是共和党控制,是微弱多数,共和党一看现在是4比4,你要提一个,就会变成五个自由派对四个保守派,这样不行,肯定不能让你通过。
 
但是投票不一定能够保证多数,怎么办呢?于是就玩了一个狠的——搁置,根本就不举行听证会,用各种理由各种原因拖延,就是不开这个听证会。参议院不开听证会,加兰德连参加质询、跟国会议员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参议院根本不讨论这个问题。等到快选举的时候,奥巴马再想提名其他人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大选开始了。6月份、 7月份以后提名大法官,根本不可能了,两党都打起来了,奥巴马错失了一个很重要的机会,最高法院出现了僵局。福音派要把这个局面扭转过来,就得看川普是一个什么态度了。川普明确表示了他的态度,要任命保守派大法官,这可以说是一个关键问题。
 
川普说我要做两个事情:一个事情是我提名的大法官都是尊重生命的,是保守派;第二件事情就是我要把《约翰逊法案》废了,如果能够废除成功,这将是我对基督教的最大贡献。这样的话,基督教组织和教会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参加到政治候选人的竞选斗争里,以教会名义支持或者反对某个人了,基督徒就可以在教会或者公共场合自由地表达对他们心中的候选人的拥护,这个力量太大了。
 
这就是川普对基督教福音派的许诺。有人说川普是个疯子,我觉得他一点都不疯。有了这两条许诺,要得到福音派的支持,就不成问题了。后面还有几个问题都是附带的,比如说如何对待以色列的问题,川普说我们要做以色列的朋友,恢复与以色列的友好关系。还有就是要让美国的法律重新体现出基督教的价值,让美国社会回归基督教传统等等。
 
根据传统基金会名单提名大法官
 
川普要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有没有个范围?有。人选名单早就有了。美国有一个保守派智库叫做传统基金会,美国传统基金会以保守著称,他们早就川普拟了一个21个人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名单。这21个人的名单里有20个人是法官,1个是参议员。简单点说,福音派拿着这21个人的名单问川普你愿不愿意从这21个人里选法官,川普说愿意,我不仅愿意,还要争取把《约翰逊法案》废了,让基督教可以自由地拥护政治候选人。
 
川普说了这样的话,福音派基督徒领袖当然很高兴。他们为川普做了一个为他祝福的祷告。这些人都是美国基督教各派的重量级领袖,大家把川普围在中间,把手放在川普身上,为他祈祷,为他祝福。也就是说川普通过回答福音派领袖的问题,与基督教福音派达成了共识。美国的主流媒体没有报道这个事情,至少没有大肆报道——主流媒体基本上都是自由派的,都很世俗化,不关注宗教方面的事情。但川普牢牢地抓住了福音派,赢得了福音派这个群体的选票。事实上最后大选结果证明了在美国圣经带的几个州,中西部的这几个州里,特别是几个南方的州,福音派基督徒都投了川普的票。最后剩下的六个摇摆州也投了川普的票,你可以说那是因为经济问题或者移民问题,什么问题都可以,因为各种问题都影响到投票,但是我刚才讲的是整个一个体系的影响,就是整个福音派的体系对川普表示了支持,川普心里当然就有底了。
 
而希拉里完全没有就宗教问题、信仰问题、美国的传统价值观做过明确的表态。相反,在堕胎、同性婚姻问题上,她是跟着奥巴马走,让福音派对她彻底失望。显然,川普与希拉里在宗教之外的领域里的支持者的力量如果悬殊不大的话,那么,2500万福音派基督徒这个因素足以对最后的投票结果造成巨大的影响。
 
转自新视角NPF微信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我国宗教财产的法律保护存在的问题及其对策 \佐文江
摘要:在我国当代市场经济环境中,宗教世俗化的趋势越来越强,宗教财产已经开始向商…
 
中国的宗教自由与宗教俗世化 \陈锦航
关于中国宗教自由问题,虽然确实有西方对中国宗教自由意识形态的偏见,但是其中还…
 
运行在历史和现实中的教会法体系 \孙怀亮
摘要:自11、12世纪欧洲西部法学复兴以来,教会法体系和世俗法体系的形成和推进构成…
 
论18世纪美国政教分离制度的确立 \周蕊蕊
摘要 宗教在美国社会的地位十分独特,一方面,美国是个完全建立在宗教基础上的国…
 
宗教法本质考 \何勤华
公元前15世纪以后,在古代印度和西亚地区,逐步发展起了吠陀教、婆罗门教、佛教、扰太…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不同政教关系下的召会内外走向
       下一篇文章:“美国公民宗教”与基督教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