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美国公民宗教”与基督教
发布时间: 2017/2/9日    【字体:
作者:言究者
关键词:  公民宗教 基督教 政治  
 
 
近些年,中国人对于美国的印象似乎经历着某些变化。
 
以往,当中国人说起美国的时候,可能会提到美国的发达,不论在经济、军事、科技还是在政治、教育、文化上。
 
后来,有些中国人开始注意到基督教在上述领域以及美国人日常生活中的位置。
 
这次美国总统就职典礼,跟历史上的任何一次类似,可能从某些侧面显示了基督教在美国政治中的影响。
 
新当选总统大多按手在《圣经》之上宣誓,基督教会的传道人为新任总统做公开祷告,诗班合唱赞美诗,新总统大都在典礼之前及第二天参加在教堂中的礼拜。
 
然而,如果进一步分辨,会看到参与其中的人,除了来自基督教抗议宗(Protestantism,也译为基督新教),与之相对的罗马公教(Catholicism,也译为天主教),以及正教(Orthodoxy,也译为东正教),还有摩门教(Mormonism)、犹太教(Judaism)、伊斯兰教(Islam)、印度教(Hinduism)、锡克教(Sikhism)、佛教(Buddhism)、巴哈伊教(Bahá'í)。
 
根据已知的历史记载,犹太教领袖第一次在美国总统就职典礼上做公开祷告是在1949年1月20号,那是民主党人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1884—1972)连任总统的时候。
 
1965年,民主党人林敦·约翰逊(Lyndon Johnson,1908—1973)的就职典礼上开始出现摩门教唱诗班。
 
2005年,共和党人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alker Bush,1946—) 连任,伊斯兰教领袖大约首次出现在美国总统就职典礼之后第二天华盛顿国家大教堂(Washington National Cathedral)祷告会的名单中,但由于突然生病而没能参加。
 
2009年、2013年,印度教领袖、锡克教领袖先后第一次参加美国总统就职祷告会,分别是民主党人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1961—)两次当选之时。
 
2017年1月21号,唐纳德·创普(Donald Trump,1946—,也译为川普、特朗普)就职祷告会上,大概首次出现了摩门教、佛教、巴哈伊教领袖的祷告。
 
美国历史上,创普这次的就职典礼和就职祷告会可能在最大范围上体现了美国各种宗教欢聚一堂的景象。
 
这似乎有利于美国宗教界的团结,也似乎有利于美国总统得到各种宗教当中上帝的祝福。
 
这不仅跟创普及其内阁有关。这显示了一种趋势,基督教尽管仍然是美国国家政治仪式中的重要元素,但越发与其它元素混合起来。
 
长期举办美国总统就职祷告会的华盛顿国家大教堂的本身变化就是一个例证。
 
华盛顿国家大教堂是美国圣公会的其中一处聚会地点,始建于1907年,是美国第二大教堂。
 
近几年,这里已经举办同性婚礼、穆斯林祷告会,以及瑜伽和太极拳班。
 
这就像创普本人及其老牧师的信仰那样,表面上还是基督教的形式,内里跟传统的基督信仰有明显不同。
 
1967年,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贝拉(Robert Bellah,1927—2013)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公民宗教》(Civil Religion in America) 的文章。
 
他将美国人公共生活具有的公共宗教维度(public religious dimension)称为美国的公民宗教,这个公民宗教帮助塑造了美国各方面的制度。
 
他专门指出,美国总统就职是这个公民宗教的重要仪式,这个仪式试图显示美国最高政治权威在宗教上的合法性。
 
贝拉区分了美国公民宗教与基督教的不同。他说:
 
“尽管许多方面是有选择性的来自基督教,这个宗教显然不是基督教本身。”(Though much is selectively derived from Christianity, this religion is clearly not itself Christianity.)
 
他发现,即使在美国最早的几任总统就职演说中,都没有提到“基督”,而是“上帝”;而且,美国公民宗教中的上帝不是“三位一体”的,而是“一位论”的。
 
这些显然都为后来各样宗教加入美国公民宗教做好了预备。
 
关于美国公民宗教的来龙去脉,可以参阅贝拉在1967年的文章,还有他在1975年初版的《背弃的圣约:磨难时期的美国公民宗教》(The Broken Covenant: American Civil Religion in Time of Trial)。
 
以及贝拉的学生,耶鲁大学社会学教授腓力·高尔斯基(Philip Gorski),于2017年出版的《美国圣约:从清教徒到现今的公民宗教史》(American Covenant: A History of Civil Religion from the Puritans to the Present)。
 
转自言究所微信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美国的政教分离和相关宪政理论 \严震生
前言 一般人认知中的「政教分离」(separationofchurchandstate),并没有出现在美…
 
我国汉族地区佛教寺庙财产制度的历史、现状与困境(下) \徐玉成
六、“文革”后中央落实佛教寺庙产权政策 (一)1976年10月“文革”结束,1978…
 
宗教立法与宗教信仰自由 \廖瑞芳
宗教信仰自由是《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教务教案对晚清国家权力结构产生的冲击 \乔飞
[内容摘要]晚清时代,由于基督教传播而发生的教务教案,对有清中国的立法权、行政权…
 
宗教非营利组织商业行为的所得税政策刍议 \张铮
——一个比较的视角 【摘要】 本文分析了我国目前针对宗教非营利组织营利性活动…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基督教福音派与川普胜选
       下一篇文章:副总统彭斯:我们为什么要支持川普?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