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印尼:半个世纪后,他们终于直面那场杀戮
发布时间: 2017/4/20日    【字体:
作者:马岩岩、林怡廷
关键词:  印尼 排华 宗教团体  
 
 
摘要
 
但最终双方达成一个共识,如果上面派200名宗教团体的人来排华,那么当地的宗教团体会派出相同数目的200人,来保护当地华人。柳民源及其相关的人和宗教团体有个暗号,用以认清谁是保护华人的人。柳民源说,“我们地区死的人数非常少非常少,有个别死的人是因为之前有私人恩怨.
 
一张印尼左翼时期的油画,油画上每个人都面色冷峻,画中有一个年仅四岁的男孩,他叫巴育(Bayu)。20世纪40年代,小巴育的爸爸是印度尼西亚知名画家,也是一名虔诚的共产党员。
 
当年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巴育,如今已72岁的高龄,他满头银发,同样具有油画中所有共产党员共同的神情特质:坚毅忧愁而又果敢。1965年印尼反共大屠杀,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1965年9月30日,印尼发生军事政变,政治立场倾向共产主义阵营的时任总统苏卡诺,遭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苏哈托少将推翻。其后陆军在苏哈托的领导下,发动对共产党的全国大清洗。印尼共产党中华人居多,许多非共产党员的华人也受牵连遭处决。据统计当年事件中的遇难者人数在10万至300万人之间,学界则统计死难人数为五十万左右。
事件发生时,巴育是印尼Respublika大学医学系的一名学生。10月20日这天,警察冲进了学校,逮捕了医学系大约124名学生,并把他们押送到监狱。巴育说:“当时,我读的医学系是中国赞助的,怀疑和共产党有关系。”
 
像巴育这样没有被杀的共产党幸存者及家属,被称为“TAPOL”(tahanan politik,政治拘留者)。他们不经审判就被监禁,财产也会遭没收或销毁,子女和配偶也会“连坐”入狱。
 
巴育被送进监狱时,印尼华商柳民源19岁,由好心人引荐进入一家由印尼财政部长和上海人合开的搪瓷厂做勤务员。听到排华消息的当下,柳民源就决定动用自己的人脉求救。
 
“我向当地军人政府和宗教团体求救,他们并不赞成排华,但也没办法,需要执行命令。”柳民源说。
 
宗教团体对柳民源说他们“不能杀那些执行命令的宗教团体和军政府的人”,因为美国会指责他们破坏人权。但最终双方达成一个共识,如果上面派200名宗教团体的人来排华,那么当地的宗教团体会派出相同数目的200人,来保护当地华人。柳民源及其相关的人和宗教团体有个暗号,用以认清谁是保护华人的人。柳民源说,“我们地区死的人数非常少非常少,有个别死的人,是因为之前有私人恩怨。”
 
根据综合统计信息和数据,1965-1966年间不同地区死伤状况不尽相同,有的小村庄从地图上被抹去;有的地方仅仅把左翼人士以及同情者像筛子筛东西一样筛走了;还有的地方,趁着铲除共产党为借口,霸占党员财产;有一些地方几乎没有发生杀戮。
 
1966年1月,巴育被转移到另外一个监狱。当年11月,又再次转移关押地点。巴育指着墙上的一幅画说,“这就是我们在这个监狱的情形,每天(每人)仅仅能吃到140克的玉米粒,一些人被饿死了。”
 
画中一个瘦骨嶙峋的人躺在床榻上,床边放着一个碗,里边有二十多粒玉米。
 
1970年10月20日,巴育再一次被转移押解到与世隔绝的布鲁岛(Buru Island)上, 在那里度过了他牢狱生活的最后9年。
 
岛上的犯人每天需要早晨6点起床,一直工作到下午5点。有时需要加班加点到午夜12点。巴育指着人名册说:“这些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都死了……”
 
Wahyono,编号:5095,1931年出生,1978年1月10死亡;Bunawar, 编号:7979, 1940年出生,1977年3月19日死亡;Suharjono, 编号:0112,1949年出生,1973年11月18日死亡……
 
一开始,只要是身边的朋友死了,我们伤心痛哭。到最后我们已经没有眼泪了,痛苦的事情太多了,我们需要找能开心的事情,需要对未来充满希望才能活下来。
 
巴育
 
休息的时候,犯人们可以和老师学习知识。被关押的有一部分是知识分子、专家教授,可以教授知识。巴育所学习的有数学,法语,还有如何制作火箭。巴育说:“有一个专家,名字叫IR.ISKANDAR, 他去中国的大学学习水坝,但回来不到两年就被逮捕了。
 
1979年,巴育终于获释,至于原因,他认为,“第一:苏联解体;第二:中国走向了半社会主义,半资本主义的模式;第三:共产国际的影响在减少,美国第39任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要求时任印尼总统苏哈托放了我们,我们就被放了”。
 
而1979年,对柳民源来说又是另一番景象。那一年柳民源与父亲开设了了第一家搪瓷厂,家族事业如火如荼。他在80年代的时候信仰了伊斯兰教,成为一位华人穆斯林,同时也是印尼全国退伍军人协会(商务部)特别助理,印尼第四任总统阿卜杜拉哈曼瓦希德的好朋友,又帮助尤多约诺博士参加竞选印尼第六任总统。作为一名华人穆斯林商人,与印尼宗教团体和执政政府都有很好的关系,对平安祥和地生活在印尼很重要。
  
1965至1966年,印尼发生了针对有共产党嫌疑以及同情共产党的人士的大清洗。AFP
 
排华还是排共?
 
这场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印尼的大规模屠杀,曾被简单地归因为“排华”,但一份由印尼国家人权委员会2012年发表的调查报告推翻了这个结论。
 
根据这份耗时三年、长达840页的调查报告:1965年9月30日,印尼共产党策划了一场政变,绑架并杀害了六名军方将领,随后,以苏哈托为首的军方发动了对印尼共产党排山倒海的反扑报复。这场政变虽未成功,引发的影响却长达三十年,百万人惨遭杀戮。
 
而据美国学者Benedict Anderson在1966年匿名发表的“康乃尔文件”(Cornell Paper)揭露,美国亦在这场屠杀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冷战期间,为了围堵共产主义在亚洲扩散,美国中情局忌惮与国际共产阵营关系友好的苏卡诺力量壮大,选择和印尼军方的右翼势力苏哈托合作,并有系统性地清洗印尼共产党及其支持者。当时,印尼共产党是国会第四大党,拥有两百万党员。
 
65-66年展开的这场大规模清洗中,许多工会份子、知识份子、共产党员、华人受到牵连。67年,苏卡诺被解除总统职位,苏哈托上台后清洗变本加厉,长达32年高压统治下,有难以计数的人遭遇失踪、虐待、监禁等侵害。
 
“65事件的冲突本质是政治冲突,军方利用了信仰和族群矛盾的情绪来动员,”Muhammad Nurkhoiron分析。他认为65年事件必须以全球视角去看,“当时的政治矛盾是世界性的,是基于冷战时期的东方和西方、共产阵营和自由主义阵营的冲突。这也是65年悲剧和印尼其他人权侵害事件最大的不同。”
 
42岁,没有亲身经历过大清洗的Nurkhoiron在传统的伊斯兰社群长大,自己家族就有亲人是当时的行刑手。他对从小父母和学校教育不断强化的反共思想印象深刻。
 
他认为,这是苏哈托愚民统治术的一环,“这些无所不在的政治宣传,合理化暴行以及极权统治,至今还有许多印尼人深信当时是战争状态,如果不杀共产党就会被杀,我的家人就是洗脑政策的受害者。”
 
转自360图书馆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605/21/11269421_565329833.s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需要设立宗教法人 \杨建伟
——以天主教会为例 引言 在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的进程当中,为了促进和谐的…
 
全球化与宗教问题 \赵士林
一、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谈起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提出以来,遭到的批评…
 
浅议美国的法律与宗教 \吴婷婷
“在法学院里,他们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学科,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
 
中国历史上天主教福传困难原因剖析 \蔚和平
前言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甚至包括在今天,不少的情形下,中国的基督…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白贲编译
2017年7月1日,由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普世反恐论坛”在京举行。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朴槿惠被弹劾后 韩国两大教会联盟发表声明:要尊重法院判决,迈向合一
       下一篇文章:道家哲学对日本近代思想文化的影响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