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道教在国外的影响
发布时间: 2017/7/7日    【字体:
作者:道缘
关键词:  道教 海外影响  
 
随着我国历史上大唐盛世社会的发展,政治、文化、贸易等,对外相互交往、交流,中国道教也随之传入朝鲜、日本、越南、韩国及东亚等国。
 
其中,越南、朝鲜、日本传入的较早。在越南,史学界均认为在中国的魏晋南北朝之际,道教就传入并影响了其文化的发展,并对越南文人、士大夫的思想意识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道”这一哲学思想,在越南文人的作品中,可以说随处可见。同时文人在仕途上失望、无能为力时他们都用“道家”的无为、清静、抱朴等来表现他们超然物外,追求宁静自在的情怀。“柔弱胜刚强”的道家哲学,也成为越南人在处世层面的指导思想,引领着人们的生活、生存方式。
 
而据朝鲜史籍《三国史记》记载:公元3世纪时,老子《道德经》、《列子》已在百济、新罗社会中流传。唐时,道教正式传入朝鲜。道教在朝鲜除吸引了大量的信奉者外,同时它还对朝鲜医学的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日本和道教可谓历史渊源流长。道教的长生乃至成仙信仰,可直溯至我国的先秦时期,多少位方士去深山采药、大海中探险。其中,方士徐福就率三千童男、三千童女远达日本。
 
即今日日本乃有徐福墓、徐福纪念馆等遗迹。在日本的习俗中,特别是在对“道”的崇拜中,表现的尤为突出。如他们把摔跤运动,称之为柔“道”;把散打称之为空手“道”;把高于一切的民族信仰则称之为武士“道”精神。
 
而韩国在医学方面,则受“道教、道家”,经典、养生、阴阳学说,医学等影响深刻。
 
在其它国家,随着华人的外出和文化上的交流,道教在世界各地分布也十分广泛。但道教与其他宗教不同的是:
 
一、不是教职人员外出传教(更没有强行传教的先例),而是历史上国外使节、商人等将道教带回自己的国土进行了不自觉的传播和信奉;华人、华侨远赴国外,往往将带着对祖国的眷恋和热爱,带着对祖先的崇拜、神仙的敬仰,而修建宫、庙、祠、堂等,加以供奉和朝拜。故有学者说:“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庙宇;有庙宇的地方,就有道教信仰”。
 
二、道教尊崇“道法自然”的思想,以“处下、不争、谦让、慈俭”为教义。对外、对内不求张扬但“得”柔弱(柔弱不同于字义上的软弱和懦弱)。这一教理和教义正和中华民族的性格“不强势、不霸权、不欺弱”相一致。
 
三、在世界各地,对道教信仰的角度、层面均有所不同。
 
如:有信仰道祖、神灵,以期护佑吉祥、如愿的;有将道教视为哲学,加以学习和研究的;有将“道家”思想,作为政治、军事范畴,加以探索和运用的;有学习道教养生、气功、太极、强身健体的;也有学阴阳五行、中医治病的;也有将道教作为一种传统文化、艺术去追求和体验的。
 
总之,国际学界公认为“道教文化,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可以说,每个人只要走进道教,不管是否有信仰、有何信仰,都会有收获。这也正如著名学者邓华祥、肖忠生所说:“《道德经》讲的是人生观、世界观和宇宙观。讲的是人类大悟性、大智慧、大超脱、大解放、大无为、大超越、大认识,是一种恬静的精神境界”。中国社会科学院胡孚琛教授则说:“道学文化是拯救世界的文化,是改变地球船航向的文化,是生生不息的文化,是海纳百川的文化,是弃旧创新的文化,是开拓前进的文化,是积极进取的文化,是无往而不胜的文化,是走向未来大同世界的文化”。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内地道教与世界各国道教界联系极少,对世界道教缺少了解和认识。而在台湾的第六十三代张恩溥天师,则一直努力、从事着向国外宣传和弘扬传统文化的工作,并且联系十分广泛。据1952年台湾《中华日报》编印的《世界要览》及台北“嗣汉天师府”驻海外办事处调查统计(注:仅和天师府有联系的道观):北美洲设坛或庙54座、南美洲85座、欧洲98座、非洲54座、大洋洲130座。亚洲,包括日本12座、韩国11座、泰国9座、缅甸7座、印尼4座、印度2座、菲律宾258座、马来西亚135座、新加坡198座。同时天师府还在美国、加拿大、菲律宾、新加坡等国设有办事机构。(注:近半个多世纪以来,没有人再做过统计,现在的数量将远远超过以前的数字)。
 
随着国际上对道教文化的认识和重视,二十世纪初及至七八十年代,世界上拥现出一大批热衷于研究东方文化的专家和学者。他们的研究成果及影响,有力的推动了道教的传承和发展。这些国际著名学者主要有,日本:小柳司气太、武内义雄、吉冈义丰、福井康顺、洼德忠、酒井忠夫、石川忠久、蜂屋邦夫、三浦国雄、吉田纯等教授。英国:李约瑟、彼得龙、鲁桂珍(英籍华裔)等教授。法国:葛耐、马伯乐、石泰安、康德漠、施舟人等教授。美国:韦尔奇、西文、斯特里克曼、萨梭、顾立雅等教授。加拿大冉云华教授、澳大利亚柳存仁教授、瑞士霍曼教授、德国赛德尔教授、荷兰威舒尔克教授。
 
转自道缘微信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需要设立宗教法人 \杨建伟
——以天主教会为例 引言 在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的进程当中,为了促进和谐的…
 
全球化与宗教问题 \赵士林
一、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谈起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提出以来,遭到的批评…
 
浅议美国的法律与宗教 \吴婷婷
“在法学院里,他们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学科,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
 
中国历史上天主教福传困难原因剖析 \蔚和平
前言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甚至包括在今天,不少的情形下,中国的基督…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白贲编译
2017年7月1日,由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普世反恐论坛”在京举行。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印尼:选伊斯兰还是穆斯林领导人
       下一篇文章:中根千枝:《中国与印度:从人类学视角来看文化边陲》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