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辟邪之手”的来源是什么?和犹太文化有什么关系?
发布时间: 2018/5/31日    【字体:
作者:myjewishlearning.com
关键词:  “辟邪之手” 犹太文化  
 
 
摘自  myjewishlearning.com
翻译  Dan 
编辑  Paul, Amit(天佑) 
 
什么是“辟邪之手”?
 
虽然它可能来自于伊斯兰或者异教文化,但是“辟邪之手”(Hamsa,阿拉伯语:خمسة,希伯来语:חַמְסָה)今日已经成为了一个以色列和犹太文化的符号。
 
你或许已经看见过这些形状独特的符号,它们或被犹太妇女穿戴或挂在犹太商店里面。在以色列,无论是作为项链、钥匙环还是挂饰,“辟邪之手”(hamsa)都如同大卫之盾一样常见。
 
但“辟邪之手”究竟是什么呢?是什么将它引入犹太文化?
 
这个镶嵌在张开手掌的眼珠符号在不同世代有着不同的名字,包括“法蒂玛之手”,“法蒂玛之眼”,“秘莲之手”,诸如此类。这个手形符号有时会是自然摊开的手掌形状,其他时候则是以另一个拇指代替小指位于手掌的末端。
 
这一象征被诸多学者认为是来自异教生育崇拜的象征,并在犹太人,基督徒以及伊斯兰文化中被作为护身符使用。不过,即使这一充满神秘色彩的魔法符号经过了学者关于来源和象征的各类批判,今日它依然作为卡巴拉(犹太神秘主义)护身符与犹太艺术重要符号而为人所知。
 
正如之前提及的法蒂玛(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之女)与米利暗(摩西的姐姐)等相关人名为我们所揭示的那样,这一护身符对犹太文化与穆斯林文化有着重要意义。其中最突出的一个早期形象则是在南安达卢西亚于十四世纪修建的伊斯兰风格城堡,阿兰布拉*(Alhambra)的审判之门上的一个巨大的张开手掌。
 
阿兰布拉宫的法蒂玛之手形象的核心建立在阿拉伯单词“hamsa”,意为“五”,一个用于抵御邪恶之眼的数字之上。在阿兰布拉的图案,正如安达卢西亚其他地区的摩尔人手形形象一样,其手上的五个手指被赋予以象征伊斯兰五功的意义(证信,礼拜,斋戒,天课,朝觐)。
 
伊斯兰符号进入西班牙犹太文化这种文化转移现象并不罕见,这种现象伴随伊斯兰文化的崛起而兴盛。
 
然而,护身符在犹太教中却存在一定的教义问题,因为圣经禁止使用魔法和占卜。即使如此,《塔木德》依然数次提及护身符,或kame'a (קָמֵעַ),亚拉姆语词根意为“约束”,在日常生活中的必要性。甚至其中有一条法令准许在安息日时佩戴护身符(《安息日篇》 53a,61a),这表明护身符在犹太历史中具有一定的特殊地位。
 
“辟邪之手”在犹太信仰中的角色
 
很难指出Hamsa进入犹太文化的具体时间,尽管各种现象清晰表明它是由西班牙犹太文化引进的符号。犹太人可能将Hamsa比作神之手,或将手掌中的眼睛视作抵御邪恶之眼的工具。
 
一些Hamsa会带有鱼的符号,它来自于《塔木德》中提到拉比约瑟的声明。这个声明宣告说,约瑟之子(其后代)在《创世记》中接受了雅各的祝福,会如同鱼一样生育繁殖众多,也会像鱼一样抵御邪恶之眼的侵害(《创世记》48:16)。他是这么解释的:“水遮盖了海里的鱼,因而(邪恶之)眼睛对它们没有任何效力。”(《Berachot》 55b)
 
除了鱼和眼睛外,还有其他不同符号规制的Hamsa,例如一些是以大卫之盾,远行的祈祷,“以色列你要听”的经文,或对房屋的祝福为主体,并配以传说中抵御邪恶之眼的红蓝两色。
 
就像很多其他方面和问题,犹太经典和犹太贤者对使用护身符的看法并不一致。很多犹太护身符和Hamsa无关。以色列拉比Dov Lior拒绝Hamsa的使用,认为是一种迷信。
 
手形符号,有时被视作祭司祝福之手,也常常出现在卡巴拉护身符与经卷之中,并以全知全能者(shaddai)的首字母shin(ש)作为表示。这种将神圣之名与人手结合的手形配饰被认为可以架构起一条介于敬仰者与神圣之间的桥梁。
 
Hamsa护身符在今日的形象
 
部分归因为麦当娜等明星的努力的卡巴拉近代崛起,则为包括Hamsa在内的卡巴拉配饰带来了更多的受众。
 
今日,Hamsa可以在全世界的犹太商店内购得。许多人将它们挂在自己的房屋内,也有不少出现在出租车和卡车的后视镜下方。除了作为项链和挂件,Hamsa也作为装饰符号出现在门柱圣卷,手镯,耳环,书签,钥匙链和烛台等处。
 
今日,在西班牙犹太仪式中,Hamsa依然还有其一席之地。在散沫花仪式中,当新娘在准备婚礼时,她们可能会在颈间佩戴Hamsa以抵御邪恶之眼。
 
即使Hamsa在今日被视作卡巴拉,以色列和犹太教的附属符号,它依然因其神秘起源与相关迷信而受到不同群体的人们的关注。
 
*注解:阿兰布拉,西班牙南部的一座城市,以其宝贵的建筑遗产阿兰布拉宫著名。该宫原本是一座要塞,后被改做城堡,其建筑可谓是安达卢西亚伊斯兰艺术的集大成者,同时还结合了不同文化和不同世代的艺术形式。该宫廷现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是西班牙重要的文化遗产。
 
转自锡安号角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教会是否需要公共媒体的监督? \马丽
——从海波斯被控性骚扰谈起 近日,海波斯牧师被控性骚扰一事成为焦点,本公号也于…
 
宗教信仰自由与中国宗教立法的宪政审视 \郭田珍
导论 宗教是一种古老的社会文化现象,也是一种世界性的社会文化现象,迄今为止,还没…
 
美国的政教分离和相关宪政理论 \严震生
前言 一般人认知中的「政教分离」(separationofchurchandstate),并没有出现在美…
 
我国汉族地区佛教寺庙财产制度的历史、现状与困境(下) \徐玉成
六、“文革”后中央落实佛教寺庙产权政策 (一)1976年10月“文革”结束,1978…
 
宗教立法与宗教信仰自由 \廖瑞芳
宗教信仰自由是《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从法身寺事件管窥泰国之宗教与政治
       下一篇文章:上座部佛教在英国的发展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