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圣座和中国就主教任命问题签署协议
发布时间: 2018/9/29日    【字体:
作者:贾尼·瓦伦德
关键词:  圣座 中国就主教  
 
梵蒂冈和中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了签署协议的消息,并指这是“一个循序渐进和相互靠近的成果”;希望“协议能促进一个富有成果和远见的双边对话”。
 
GIANNI VALENTE
罗马
 
梵蒂冈和北京政府在一项联合声明中宣布了签字的消息。指这是“一个循序渐进
和相互靠近的成果”;充分表达了良好意愿,希望“该项协议能促进一个富有成果
和远见的双边对话,并能为在中国的天主教生活、中国人民的福祉及世界的和平做出积极的贡献”。圣座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了有关中国天主教主教任命问题的历史性协议。这一注定将影响到百万中国基督徒的处境、引起全世界的兴趣和反应的协议,是罗马和北京同时宣布的。正式宣布协议的声明是罗马时间中午十二点——北京时间傍晚十八点,由圣座新闻发布中心和中国政府外交部同时宣布的。
 
双方公布的声明中表示,“很长时间以来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断地接触,以
商讨共同关心的教会问题,推动进一步的合作关系,本月二十二日梵蒂冈外交部副部长安东内伊•卡米莱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王超,分别作为梵中双方的代表团团长,在北京举行了一次会谈”。“在此次会谈期间,两位双方
代表签署了一项有关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文件指临时协议是“一个循序渐
进和相互靠近的成果”,“经过漫长过程的慎重商讨后签署的”。 协议“将就
其本身的落实情况进行定期性的评估。该协议涉及教会生活极其重要的主教任命问题,并为更广泛的双方合作创造条件”。声明中包含了双方共同的愿望,期
望“该项协议能促进一个富有成果和远见的双边对话,并能为在中国的天主教生
活、中国人民的福祉及世界的和平做出积极的贡献”。
 
“临时”协议意味着什么
 
梵蒂冈和中国政府发表的声明中透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圣座签署了协议,但不会发表文件内容。这一协议被定义为“临时的”,因为考虑到一段考核的时间——据推测,至少要两年——从而实地验证其可行性和效果。文件没有发表恰恰是因为这一协议是一个灵活的工作工具,在双方同意下还可以在试用期间对文本编纂进行修改和完善。为此,没有详细地提供未来中国主教任命中所采用的具体方式。但其进程同《环球时报》早在二O一O年就刊登的一篇文章中所描述的内容不会有太大差别。即经过圣座和中国政府的紧张磋商后,那个时候就已经为一份有关中国天主教主教任命的协议铺平了道路。中共的网络媒体报道,那时候,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刘澎曾表示,中梵之间正在磋商中的主教任命过程草案中可能会采取教区教会代表选举(司铎、修女和教友代表)、中国政府批准的机制,然后呈报圣座评估以作出最后选择。这位让人觉得消息十分灵通的中国教授表示,圣座还可以撤销其认为不适合主教角色的人选;随后,再考虑其他人选、再进行新的咨询,直至找到圣座也满意的、堪当晋牧的人选。
 
停止撕裂和单边行动
 
还有许多有待解决的问题,例如迄今尚未被中国政府承认他们主教身份的主教(即所谓“地下”主教)的处境、还有(迄今为止尚未被圣座承认为教会机构,也是因为“地下”主教被排除在外的所谓)中国主教团的地位和作用。但是,任何事情都要一步步地来,中国和圣座的谈判选择了循序渐进的道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解决,而不是贪图一步到位。双方一致就工作方式达成了共识,要确保继续对话的有效性:逐步地处理各种问题、对每一点进行深入细致的讨论直至找到共同分享的、协商一致的解决方案,永远也不要进行撕裂性的行动或者单边行动,无论任何一方都不要这样做。
 
协议改变了什么、表明了什么
 
中国和圣座就主教任命达成的共识不会像魔棒一样用魔法解决所有问题。不允许我们沉醉于必胜主义和“划时代转折点”的说法。也是因为,这是至少三位教宗促成的一个进程中的一个过程而已。诚然,这无疑也是充斥着艰难、痛苦、冲突和磨难的漫长道路上的重要时刻。
 
事实上,这一第一次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协议承认了伯多禄继承人是教会精神领袖和圣统制领袖的作用,触及到了主教任命这样的天主教合一的核心。
 
从此,全体中国主教都要在与教宗完全、公开的圣统制共融中被祝圣。可以让煎熬着教会身体七十多年的创伤逐渐愈合,这创伤是因为自一九五八年以来中国在未经宗座批准的情况下强行祝圣主教造成的。有关在所有中国圣堂内举行的圣事的有效性的怀疑终于可以寿终正寝了。
 
同样,“两个教会”——一个“忠实于教宗的”和一个“与共产党政府有关的”——这一误导性的老生常谈也可以寿终正寝了。至今,这一说法仍充斥在墨守成规地报道中国天主教的媒体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驱散宗派或者“分裂”的幽灵。长期以来,上述说法一直煎熬着中国的天主教会团体。教会就是自己,当她是至一时,即便受到控制和破坏,仍完成她的使命。
 
中国政府和圣座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也是许许多多中国天主教徒信仰意识的胜利——一个甜蜜的胜利,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傲慢。天主的子民用具体的事实展示出了无意听从、相信那些未经教宗任命而祝圣的主教。同时,许多司铎展示出,如果他们的任命不是来自教宗的,他们不愿意成为主教。
 
由此,建立一个完全按照政府机构的意愿“自己打造教会”的想法也就不复存在了。也让政府相信了,天主教的主教们不是外部强加的党委委员;对他们来说,与伯多禄继承人的圣统制共融关系是与他们的职能不可分割的特质。
 
由此,在中国的教会,当她没有逃避十字架地接受了、善度了自己的历史时,也在人的权力面前宣信了福音中宣讲的天国不是这个世界的。效仿了基督。
 
(消息来源:《梵蒂冈内部通讯》2018年9月22日)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基督教和儒教差异对宪政的影响 \贾志民
摘要:宪政在发生和发展过程中受到多种因素和条件的制约,其中与文化、宗教、伦理等因…
 
从亵渎宗教到煽动宗教仇恨 \汤洪源
对诋毁宗教、破坏宗教声誉、伤害信众宗教感情的言论进行立法管制,涉及表达自由与宗…
 
论公民宗教 \汲喆
  每个概念都有其自身的命运。1967年,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贝拉(RobertN.Bellah)…
 
什么才是中国人?——从多元价值、叠合认同视角的解读 \张志鹏
最近“D&G辱华事件”引发网络上的大量关注,“辱华”一词吸引了众多的眼球,也刺…
 
我国宗教财产民事保护的实务研究 \陈世佳
一、宗教活动场所的财产权利保护实践 当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将其拥有的各种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俄罗斯的伊斯兰教问题和解决之道
       下一篇文章:从新老教区合并与划分看中梵“临时协议”的必要性!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