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家
 
基督教信仰与美国政治的左右之分
发布时间: 2018/11/15日    【字体:
作者:剥柑者言
关键词:  基督教 信仰 美国政治  
 
 
前言
 
对从大陆来美国的华人来说,相对比较陌生的,但可以某种程度上回避的,是宗教信仰;而同样陌生,却又无法回避的,是政治。还有不少或者来美国定居前就是基督徒,或者到了美国接受了基督教信仰,也试图理解在美国信仰与政治的关系。我应邀(文章【后记】解释)写此文,希望首先能够对华人基督徒有所帮助。实际上,非基督徒也可以从我的分析中加深对美国政教关系的理解。
 
美国的政治无论是联邦,还是地方,基本上都是按照左右来划分的。华人基督徒往往会困惑:作为基督徒,政治上,我应该是右派,还是左派呢?是右派吧,但耶稣让我们爱自己的仇敌,而美国的右派反对移民,要减少给穷人的福利;是左派吧,基督徒认为同性恋是罪,左派却以同性恋为荣。真是左右为难。
 
在美国,政治与信仰不可分离,基督徒必定左右站队
 
当代政治文明,特别是美国的政治理念和制度,基本上来自《圣经》和基督教信仰实践。普渡大学的杨凤岗博士有专著论述(请在网上搜索关键字:杨凤岗基督教会与民主,会有多个结果。由于我不知道哪个是正版,所以不专门推荐具体网址,读者可以自行选择搜索结果)。所以,在美国,尽管教会与政府,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是必须分离的,但信仰和政治从来,也永远不可能分离。这是由美国独特的历史决定的,大概也是“美国例外(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一个重要体现吧。
 
一个美国公民,信仰的层面看,可以是基督徒、穆斯林、犹太教徒或者无神论;从政治的层面看,可以是持自由放任主义(Liberalism)或者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的左派,或者持保守主义(Conservatism),包括古典自由主义(ClassicalLiberalism)的右派。但信仰和政治这两个层面身份的叠加,则绝对不是随机的。每个人都从自己的信仰中得到特定的价值观(哪怕是自称无信仰者),也必定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决定自己的政治立场。
 
美国的政教分离(Separationof Church and State),指的是政府(State)与教会(Church)分离;而政治(Politics)与信仰(Faith)绝对不可能分离。任何认为政治与信仰应该分离,或者已经分离的人,不是虚伪,就是对现实无知。而华人还往往因为语言本身的不清(“政”到底是政府还是政治?“教”到底是教会还是宗教(信仰)?)而混淆概念。
 
那么,问题就来了:根据基督教信仰所建立的价值观,基督徒的政治立场如何设定?基督徒到底应该是左派,还是右派?
 
这里,我似乎成了那个经典销售案例中狡猾的早餐服务员:他问顾客:“请问您要一个还是二个煎蛋?”,故意排除掉不要煎蛋的选项,以心理暗示的方式推销产品。其实不然。在现实社会中,中间派是不存在的:你的每一个政治决定,包括捐款、投票、呼吁……,不是支持左派,就是右派。所谓中间派,不过是左右立场经常变换的人而已。
 
你也许说:我可以不投票嘛!那也是非左即右的选择:因为在所有的选举中,总会有一方候选人从选民弃权中受益,另一方受害。
 
美国的左右派与不同宗教信仰之间的关系
 
我们一家2000年移居美国,确切地说,是从北京一下子移到美国南部“深红州”的中等城市。说是中等城市都有些言过其实:头半年,我5岁的儿子最大的乐趣,是能够找一个有电梯的建筑,享受上上下下快乐。
 
熟悉美国政治的人都清楚,所谓“深红州”,是指该州是共和党的绝对天下。而这样“天下”的老百姓集两个特色于一身:
 
一、政治上,他们持守保守主义立场,即在美国的政治谱系中被称为“右派”。
 
二、信仰上,他们往往都是基督徒,而且基本上都是福音派新教教徒,最典型的就是美南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教会的成员。这是全球最大的基督教新教教派,有多大呢?我曾经所在的州共370万人,属于美南浸信会的信徒有70万,占全州人口的近20%。分属州内的1800教会里。在美国有多少新教教派?有人认为几万,有人认为几千。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美国人是虔诚的基督徒,他/她更可能是一个保守主义右派;反之亦然。在美国呆时间长了,你感同身受的常识和统计数字都告诉你这个结论是正确的。事实上,不同宗教信仰在美国左右站队的规律性非常明显。美国皮尤调查(PewResearch)公司的调研结果显示:
 
持保守主义理念的右派中,基督徒的比例高达85%,而持自由放任主义(Liberalism)理念的左派中,基督徒的比例仅有52%。考虑到全美总人口中基督徒的比例约75%
 
(维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ristianity_in_the_United_States),可见左派基督徒的比例不仅远低于右派,也大大低于人口平均比例。
 
基督教以外的其他宗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等)信徒中的左派比例(10%)远远高于右派(3%)。
 
无宗教信仰者,包括无神论和不可知论者等(广义上都可以视为无神论者),左派的比例(36%)亦大大高于右派(11%)。
 
以上的统计可以看出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为什么多数基督徒都是右派,而其他信仰或者无神论者多是左派?
 
其实,左派中的Liberals和Progressives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为了帮助低收入者得到更多报酬,前者可能会通过与企业主沟通,或者工会施压来实现;后者则直接通过政府立法强迫企业主拿钱。所以,后者更激进。以美国2016年大选为例,希拉里·克林顿可以代表自由派,而桑德斯则可能被进步主义者拥戴。连他自己都说:我主张社会主义。当然,这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今天的重点是比较左右派的理念,及其与基督教信仰的联系。
 
右派与左派如何划分?
 
美国的右派党派是共和党,其主要的传统属于英国辉格党的,而在当时的英国,辉格党是资产阶级的党,托利党才是保皇的。也就是说,在英国基本上没有左派,只有希望稳健变革的保守党辉格党,和墨守成规的保皇党托利党。所以到了今天,欧洲人往往认为美国人保守的出奇,美国的左派从欧洲的标准看,也是相对保守的,反之亦然。当然,这种看法在我刚来美国的时候是非常正确的。而过去的8~10年间,由于奥巴马对美国传统的淡化或者修订,左派,特别是年轻人左派,已经接近“欧洲左”了,而欧洲由于穆斯林难民等问题,却开始向右转了!
 
从历史沿革看,美国早期人口多数是来自不列颠的清教徒,而他们之所以来到美国,主要是为了追求信仰自由–但别误会这种信仰自由,不是信仰任何宗教,而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去信上帝的自由,他们认为自己和上帝是直接的关系。当时的新教徒占人口比例98%以上,只有极个别天主教徒和犹太教徒。尽管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任何人都有信仰任何宗教的自由,也尊重那些非其他宗教的信徒,但在他们自己的社区里,大家都信仰基督教新教。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宽容,而是因为信仰、管理与自治的需要:你有你的自由,你的社区,但我们有根据我们自己信念自治的自由。这样的自由让这些在新大陆的社区逐步形成一个个边界明显的自治体,而这些相邻的自治体结成联盟,就形成了十三个北美殖民地。这里每个殖民地都保留相似的传统:敬拜上帝、信仰自由、地方自治、有限政府、个人权利、尊重私产、法律秩序,等等。
 
美国建国以后,特别是南北战争以来,由于移民增多和工业化的进程,政治上逐步分化,从无到有,形成了左右两党–左倾的民主党和右派共和党。我用一个对照表来解释一下美国的共和党右派保守主义者和民主党左派的自由放任者(Liberals)及进步主义者(Progressives)在价值和理念上的区别:
 
【注1】LGBT分别是Lesbian(女同性恋者), Gay(男同性恋者),Bi-sextual(双性恋者),和Transgender (变性者)的英文缩写
 
【注2】所谓身份政治,就是主张某些群体,因特殊的宗教信仰、种族、社会背景等,可以在政治、舆论和法律上得到不同对待。比如,一位白人抢劫被警察击毙被视为理所当然;但一位黑人因抢劫被击毙就会引发抗议甚至暴动,而抗议者还会被当做英雄看待。
 
为何美国基督徒多数都是右派共和党?
 
保持自治体内的信仰传统,谨防自由派和进步主义淡化传统和信仰,是早在十八世纪以来北美殖民地和后来的美国人一直不懈的努力。十八世纪欧洲的启蒙运动轰轰烈烈、如火如荼之时,美国的先贤们就非常警惕,几乎同时展开超过一百年的“大觉醒运动(The Great Awakening)”,抗衡欧洲的启蒙运动,就是证明。美利坚合众国就是在这样的大觉醒运动中诞生的,与之同时和随后诞生的,还有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
 
同理,从上面的表所概括的左右派理念比较中,不难发现,在今天美国的大环境中,保守主义的共和党右派致力于保持美国的传统理念、价值观和基督教信仰;而自由派和进步主义的民主党左派则更希望与时俱进,更改、替代甚至完全抛弃传统,当然也包括传统的宗教信仰–基督教。如此,美国基督徒多数是右派就再顺理成章不过了。
 
为什么非基督徒多数是左派民主党?
 
关于这个左派民主党阵营,有一个奇观需要提及:众所周知,在穆斯林国家,不仅严禁同性恋行为,而且一旦被捉可能要被判处极刑。那么,在美国,穆斯林们和LGBT群体怎么会同属左派民主党?犹太人财富天下第一,而美国的黑人多处收入底层且普遍靠救济,这两个群体怎么会同属左派民主党?主张无政府主义的自由放任派和要求政府大包大揽,全面接管经济、福利、医疗和教育等的社会主义者对政府作用的看法对立,怎么会同属民主党?大学教授好莱坞影星等衣着皆华丽、往来无白丁,怎么会与白天怕见光、晚上怕撞人的非法移民同属左派民主党?如果在美国生活久了,就知道这里的奥秘,或者叫猫腻:把这些价值观和生活环境迥异的群体凝聚到一起的,只有一点:反对美国传统价值观和信仰。
 
也许有人认为我危言耸听:美国左右派都是爱美国的,不管客观结果如何,主观都是为美国好不是?也许吧,但要看你从哪个角度来审视。美国由于其独特的历史与传统,令其不仅成为世界最强大,没有之一的国家,在道德伦理范畴内也是世界领先,所以,无论做派右派,除去极端者,一般都会对美国持正面看法,为自己的美国人身份感到自豪。然而,右派认为美国今天的成功,是其独特的信仰和传统的结果。因此,要在未来持续成功,就必须以往的信仰与传统。这就是为什么,川普的当选,与“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号深入人心有密切的关系。而左派则认为,今天的成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美国不过先走一步;未来要与时俱进,美国才能持续成功。所以,左派既不认为今天美国的成功与传统有关,也不认为未来美国仍然需要保持传统。实际上,左派所致力的,一直是反传统。
 
有一个直接证据:左派批评右派对非法移民、难民、罪犯、LGBT人士等不够友善,劝右派“设身处地”(Empathize)为他们想想。但同时,他们四处拆除历史上对美国做出杰出贡献的李将军、华盛顿总统、麦金利总统等人的塑像,完全用后现代的标准去要求古人,岂不更不设身处地?对一类人特别设身处地;对另一类人毫不设身处地,区别在哪儿?就在前者本属于美国传统,后者是美国传统的一部分嘛!
 
令人生疑的左派基督徒
 
在这个奇葩左派阵营中,也有不少基督徒。他们中间不乏严肃对待信仰者,却不能无视以下的真相:他们多数也都属于“后现代”风格的–虽然他们可能因为表现的彬彬有礼谦虚谨慎而受到很多非基督徒的夸赞,却往往以传福音为耻,甚至认为其他勇于传福音,或者以圣经为依据对社会提出批评的基督徒是“狭隘”、“不宽容”,甚至是疯子。事实上,这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已经不再认为圣经无误,不再以圣经为权威,是耶稣所讲的那些“失了味的盐”(马太福音5:13)。使徒保罗处在对基督教充满敌意的环境中,传福音的后果,不仅可能是被嘲弄,更可能是牢狱之灾甚至失去生命。但他说:“我不以福音为耻”(罗马书1:16)。试想,如果他,以及他同时代以来的使徒们都以福音为耻,还有今天引领了世界的西方文明么?左派会在哪里?古拉格群岛还是夹边沟?
 
我曾听到不少嫁到美国的大陆女士们声称:“我老公是白人(一定要强调的)基督徒,他可不像你们华人基督徒,到处传什么福音。他从来不会提到自己的信仰的。这才是美国的基督徒!”
 
他们的老公,大概就是这样的左派基督徒。
 
这些左派基督徒不仅以传福音为耻,平时更是绝少为了真理与非信徒争辩,却以批评其他严肃的,特别是福音派的基督徒为乐。他们和无神论者一个鼻孔出气,攻击基督教,及合乎圣经的社会价值观。他们集体形成了美国所谓的“主线(Mainline)教会”,属于自由派基督徒,约占美国正统基督徒总数的1/3以下。由于他们的存在,让美国本来式微的非基督徒群体终于找到了同盟。这些自由派基督徒专门充当非基督徒,甚至反基督教者的打手,以“基督徒”的身份压制打击支持美国传统的主流福音派基督徒,而且颇有成效:这几十年来,美国社会上毒品泛滥、道德滑坡婚姻衰败、犯罪率高居不下监狱满员……,与基督徒人口比例下降呈一一对应的关系。
 
华人还给这些自由派基督徒起了一个名字:白左。他们自鸣得意地把自己装扮为圣母婊,把整个美国社会推向危险的边缘。
 
自由派基督徒不仅包括白人,华人也当仁不让:在网上,有一位网名叫Eric的,据说是加拿大医生的华人,自称是基督徒,去天天在网上大肆攻击基督徒和基督教信仰。他认为,佛教更有利于建立和谐世界,支持堕胎和LGBT,批判圣经,嘲讽福音派基督徒……。他每次攻击基督教和基督徒的同时,都要声称:我是基督徒……。当然,这也绝对符合华夏文化的所谓“谦虚”的胃口,因为非基督徒华人会这么认为:他如此谦虚自我批判,真是个好基督徒啊!然而,主怎么想呢?会以他为荣还是以他为耻?更重要的是,到了那天,会认识他么?
 
作为基督徒,你会选择什么样的政治立场,哪个党派呢?
 
后记
 
此文本来是应一位担任一个北美著名华语基督教杂志编委的牧师朋友要求而写。那篇杂志以前还登过我文章。但这次有些编委反对,认为信仰杂志不适合刊登政治性较强的文章。牧师朋友过意不去,又推荐给另外一家著名华语基督教刊物,同样被拒。我感到些许的悲哀:很多华人基督徒认为,基督徒不该参与政治,华语基督教刊物也往往成了上帝版的岁月静好流水报告,只是把静好的原因归于上帝,手段归于祷告……。而现实是:美国的公立学校已经从世俗化走向了反基督–可以开课介绍可兰经或者佛经,却绝对不能讲圣经;从小教育孩子同性恋光荣,一家可以由两个妈妈组成,一个人性别随自己怎么定;大麻、类鸦片毒品越来越严重;任何谈到基督教信仰者都会冒着轻被责备、重则被开除的风险。这哪里还是五月花精神所塑造的美国?基督徒能够心安理得地看着撒旦肆虐而齐唱“岁月静好、哈利路亚”么?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基督教和儒教差异对宪政的影响 \贾志民
摘要:宪政在发生和发展过程中受到多种因素和条件的制约,其中与文化、宗教、伦理等因…
 
从亵渎宗教到煽动宗教仇恨 \汤洪源
对诋毁宗教、破坏宗教声誉、伤害信众宗教感情的言论进行立法管制,涉及表达自由与宗…
 
论公民宗教 \汲喆
  每个概念都有其自身的命运。1967年,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贝拉(RobertN.Bellah)…
 
什么才是中国人?——从多元价值、叠合认同视角的解读 \张志鹏
最近“D&G辱华事件”引发网络上的大量关注,“辱华”一词吸引了众多的眼球,也刺…
 
我国宗教财产民事保护的实务研究 \陈世佳
一、宗教活动场所的财产权利保护实践 当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将其拥有的各种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晚期俄罗斯帝国时代中的内在精神革命
       下一篇文章:“被管理的现代性”及其挑战者:—对土耳其现代化进程的历史反思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