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加拿大的基督教会和移民支持:组织生态学的视角
发布时间: 2018/11/29日    【字体:
作者:张炎汉(编译)
关键词:  加拿大 基督教会 移民  
 
 
摘要:加拿大每年接收大约250,000名移民,政府花费大量资源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并融入加拿大社会。大多数新移民定居在加拿大最大的三个城市,那里的教会会提供超出政府机构能力的特定需求。在较小的社区,因为很少有政府支持,教堂在其中提供了大量的服务。尽管加拿大教会对移民安置和融合具有重要意义,但多数人对教会的工作知之甚少。在本文中,作者研究了加拿大基督教会为移民提供的服务。本文展示了基督教会提供的服务如何受到其他组织和团体在其环境中的约束,其制约方式与组织生态学框架所述一致。具体而言,教会通过适应特定的利基需求并填补其他服务提供者留下的空白来满足移民的需求。
 
前言
 
作为一个低生育率的发达国家,加拿大每年接收大约250,000名移民来维持其人口和提振经济。宗教教会通过提供难民赞助、英语或法语课程为这些新移民提供支持,为移民教会或组织提供空间,满足其基本需求(食物,衣服,住所,交通),并提供志愿者机会和各种其他支持性的发展活动(Dwyer等人,2013年)。这些支持包括短期支援和长期整合服务,并且可以应用到不同宗教信仰的移民上。
 
作者研究了加拿大基督教会在温哥华、多伦多、蒙特利尔和Maritimes为移民提供的服务。作者展示了基督教会的服务提供如何受到其他组织和团体在环境中的约束,其方式可以用组织生态学框架解释。具体而言,教会通过适应特定的利基需求并填补其他服务提供者留下的空白来满足移民的需求。教会通过提供低成本服务和与他人合作,最大限度地降低了向移民扩大利基的风险(注:利基,经济学名称,泛指针对企业优势细分出来的市场,这个市场不大,而且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服务。产品推进这个市场,有盈利的基础。)。
 
加拿大移民
 
移民对加拿大的未来至关重要。加拿大大约三分之二的人口增长来自于移民,这一趋势预计到2050年将达到90%。移民导致加拿大日益增长的宗教多样性,尽管其适应过程可能会改变他们的宗教习俗或其归属关系。调查显示,最近迁移到加拿大的移民中,宗教信仰包括59%基督徒,24%的其他宗教,17%的无宗教信仰(Connor 2014)。由于移民仍然是加拿大未来的核心,因此需要帮助移民融入到加拿大社会,其中许多人不熟悉加拿大的官方语言或文化规范。
 
大多数移民会定居在多伦多、蒙特利尔和温哥华三大门户城市。城市中心的移民集聚对加拿大城市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例如,蒙特利尔市的阿拉伯人、加勒比人、拉丁美洲人、海地人和西非法语人口集聚度更高。同样多伦多市的南亚人、中国人、黑人、菲律宾人和阿拉伯人以及温哥华市的中国人、南亚人、韩国人和日本人集中度更高。
 
近几十年来,移民到加拿大一直是一种城市现象。因为三分之二的移民定居在三大城市之一,其余大多数(27.5%)定居在较小的大都市区(Trovato 2015),如哈利法克斯。与多伦多,温哥华和蒙特利尔不同,哈利法克斯大区仅增长了3.79%(低于全国增长率),因为它一直在努力吸引高比例的移民。 2010年,大西洋省份占加拿大总人口的6.9%,但仅有2.8%的移民将其选为目的地(Akbari 2013)。哈利法克斯是新斯科舍省的主要区域中心,并试图吸引和保留新移民(Coutinho 2006)。哈利法克斯大区预计将从2011年的49.8万增长到2036年的61万,与全国增长率相近。
 
理论框架
 
组织生态学是从动植物生态学中提取的理论框架,侧重于组织周围的环境因素。这些因素包括来自类似组织的竞争,组织所针对的“利基”,以及组织从其环境中吸取所需资源(志愿者,客户,财务)的“适应性”。该框架已应用于志愿组织(如McPherson 1983)和宗教组织,如宗教生态学文献中的教会。在本研究中,作者使用了组织生态学的核心概念——组织利基,阐明了教徒如何满足移民的需求。一个组织的利基是它从中获取资源的一部分人群,而组织适应性指的是它在这些资源的“特定竞争”面前“茁壮成长的能力”(Hannan et al.2003,323)。
 
组织的吸引力范围各不相同。一些组织是专家型,针对狭隘或特定的利基市场。其他组织是通才型,寻求广泛的利基(Carroll 1985)。虽然广泛的利基使组织能够吸引更广泛的受众和资源基础,但是通才组织的广泛利益至少有两个缺点。首先,通用产品、服务或程序并不能完全满足任何人的需求,这使得组织难以吸引人们并确保他们的忠诚度。例如,寻求吸引来自所有原籍国的移民的教会可能会发现他们无法提供令每个人满意的敬拜风格。结果,他们可能会失去一些信徒。第二个缺点是广泛的利基更可能与竞争组织重叠(Hannan和Freeman 1977)。一个旨在吸引所有亚洲移民的教会将发现来自韩国教会和中国教会的邻近竞争,而专门针对日本移民的教堂服务可能找不到当地的竞争。出于这个原因,只要环境相当稳定且目标受众足够大,具有狭窄利基的组织往往具有更好的适应性。随着教会周围的社区变得越来越多样化,寻求成为“邻里”教会的教会——也就是说,他们希望对地理区域内的所有人开放或吸引——处于如此广阔的利基市场可能会使自己处于不利地位。
 
教会吸引了基于多个维度的特定利基市场(Scheitle 2007)。由于信徒对某些类型宗教商品的期望(信仰,仪式等)而产生相当稳定的欲望,因此教会倾向于吸引一个相当固定的利基。教会也会参考某些人口统计学的数据(Scheitle 2007),倾向于信徒内部的同质性。出于类似的原因,有几个因素能促使移民服务专业化:
 
1.       宗教移民有各种宗教偏好,包括宗派,礼拜方式,信仰等。
 
2.文化和语言。一些移民更喜欢熟悉的文化和语言,或者由于语言的限制,他们会用母语寻求服务。
 
3.地理。对于一些教堂来说,他们的服务针对的是他们的邻居,或者是他们社区内更具体的利基。在加拿大至少有25,000名基督教牧师(Reimer和Wilkinson 2015),他们相当普遍,这使他们能够满足本地化需求。一些移民缺乏移动(缺乏旅行、汽车和/或驾驶执照的钱),所以他们寻找在他们住房附近的服务,这反过来可以塑造教堂的利基。
 
4.网络。与具有地理位置的教堂相比,一些教堂使用远程网络提供服务。Healy(2005)的研究表明,许多教徒围绕网络而不是围绕临近因素提供服务。出于这个原因,类似的教堂可以在相同的地理空间中,服务于不同的网络或利基。
 
5.需求。经济阶层移民需要的服务种类与难民不同。教会可能无法同样满足各种需求。
 
研究方法
 
整个研究使用了并行进行的混合方法(Teddlie和Tashakkori 2003)。三种全国性方法(文献综述,关键知情人访谈,宗派调查)提供了广泛的见解,并通过两种区域性方法(焦点小组和案例研究)进行了三角测量,提供了特定背景的参考。在本文中,作者报告了四个地点的焦点小组和案例研究结果:温哥华,多伦多,蒙特利尔和Maritimes(哈利法克斯,蒙克顿和希迪亚克)。
 
每个地点都进行了焦点小组访谈。焦点小组是一次从一些受访者收集深入数据的有效手段。它们还通过鼓励参与者的观点相互依赖来提高数据质量(Creswell,2007),并且在尝试围绕社区叙事建立共同意义时特别有用(Mankowski和Thomas 2000)。焦点小组主要由教会领袖(教徒神职人员和非专业领袖)组成,其中包括非政府组织和GO代表(温哥华= 6名参与者;多伦多= 20名参与者;蒙特利尔= 4名参与者; Shediac = 6名参与者;蒙克顿= 4名参与者;哈利法克斯= 8名参与者)。此外,与教会领袖和其他移民服务提供者的20次个人面对面访谈补充了焦点小组的数据。参与者被问及他们的教会目前在支持移民安置和融合方面做了些什么,他们将来可以做些什么和一些有前途的做法。积极参与移民事务的地方教会领袖有目的地根据宗派信仰、移民/非移民身份、性别、年龄和教徒规模的多样性进行抽样。研究小组的成员为访谈提供了便利,访谈录音是由研究人员记录的,也是书面笔记。
至少有一个案例研究在选定的地点举行(温哥华= 2;多伦多= 2;蒙克顿= 1;哈利法克斯= 2)。案例研究使用最大抽样来提供足够丰富的信息(Creswell,2007),这些信息显示了移民如何在他们的定居和融合中得到支持和理想的实践。通过个人访谈、参与观察和使用文件审查进行三角测量来构建案例。
 
在全加拿大范围内,对案例研究进行了抽样,以确保教徒规模、组成(民族特定与多文化)、宗派归属类型和宗派归属强度的多样性。个别研究参与者是那些积极参与教会活动并有目的地抽样进行个人或小组访谈的人,以确保性别、移民身份(加拿大出生或移民)和教会归属的多样性。
 
在跨方法三角测量之前,采用个体方法分析开始了两阶段分析过程(Denzin和Lincoln 2005)。在这两个阶段中,结构和过程的分类通过内容分析进行归纳分析,考虑到教派联系和社区规模等上下文因素(按照大小顺序列出:多伦多,蒙特利尔,温哥华,哈利法克斯,蒙克顿和希迪亚克)。
 
结论
 
教会作为社区的自我认同,向边缘化群体提供鼓励,并使他们能够有效应对加拿大移民的不断变化的背景。不同地区和不同规模的教会寻找特定的需求,从而填补移民在环境中未得到满足的狭窄利基。他们愿意根据需求进行临时响应,与其他组织合作提供信息和服务,并将他们的服务集中在特定的利基市场,为他们提供与其他服务提供商竞争所需的适应性。
由于大多数教会在开始为移民人口提供服务之前服务于(加拿大出生的)利基市场,因此他们倾向于提供支持:1)不破坏对其主要利基的服务; 2)以最低成本提供移民服务。正如Dougherty和Mulder(2009)和Ammerman(1997)在美国发现的那样,教会很少尝试彻底改变,比如改变他们主要敬拜服务的语言,或者用移民工作人员取代现有的工作人员。这些变化是有风险的,因为它们可能会失去目前的会员资格。相反,它们将增加现有的外展活动,并满足短期需求。 ESL计划可以与一些志愿者一起添加,向移民分发食物可能与先前存在的服务(如汤厨房)相吻合。
 
移民安置和融合是加拿大政府的一个优先事项,作为促进经济和管理人口下降的手段。教会在为移民提供服务方面发挥着重要而且常常是隐藏的作用。这项研究增加了我们对加拿大教会和移民服务提供的理解。具体而言,作者应用组织生态学框架来展示教会如何适应他们的环境,包括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存在。在有许多组织满足移民需求的大型城市中心,教会通常服务于狭窄的利基以避免竞争。在提供少量服务的小城镇,教堂服务范围更广、需求范围更广,因为他们面临的竞争很少,同时他们也表现出更高水平的合作意识。
 
一位为政府机构工作的焦点小组参与者指出,随着教会的衰落(在成员和资源方面),他们无法像以前一样为移民做多少,特别是在赞助难民方面。如果是这种情况,政府可能需要为其机构提供更多支持,以维持类似的护理水平(Bramadat 2014)。然而,我们研究中的教会表明,他们可以创造性地适应环境因素,以最大限度地利用他们在移民安置和融合方面的有限资源。
 
转自社论前沿
微信号:shelunqianyan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基督教和儒教差异对宪政的影响 \贾志民
摘要:宪政在发生和发展过程中受到多种因素和条件的制约,其中与文化、宗教、伦理等因…
 
从亵渎宗教到煽动宗教仇恨 \汤洪源
对诋毁宗教、破坏宗教声誉、伤害信众宗教感情的言论进行立法管制,涉及表达自由与宗…
 
论公民宗教 \汲喆
  每个概念都有其自身的命运。1967年,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贝拉(RobertN.Bellah)…
 
什么才是中国人?——从多元价值、叠合认同视角的解读 \张志鹏
最近“D&G辱华事件”引发网络上的大量关注,“辱华”一词吸引了众多的眼球,也刺…
 
我国宗教财产民事保护的实务研究 \陈世佳
一、宗教活动场所的财产权利保护实践 当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将其拥有的各种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清代以来马来(西)亚道教的落地形态与演变(五)
       下一篇文章:韩国基督化:一个东亚民族的新生与现代化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