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宣教士推动禁止鸦片贸易的政治运动
发布时间: 2019/4/18日    【字体:
作者:苹果树姊妹
关键词:  宣教士 禁鸦片 政治  
 
 
宣教士为了拯救中国人的身体与灵魂,他们不顾自己的国家利益,不遗余力反鸦片贸易,这种超乎人之常情的打抱不平,只能用圣经为基准的道德观来解释 ,如果英国不是一个基督教背景的国家,宣教士的奔走呼求便没有凭据;如果没有亘古如一、满有怜悯与公义的真神,也就没有宣教士坚定不移的信念。
 
鸦片之危害如洪水猛兽
 
      鸦片是19世纪中国的癌细胞,向着这片土地的各个角落蔓延,全国四亿人口有四千四百万吸食鸦片,中国每年因鸦片而失去的银子有四千多万两。清朝名臣张之洞在他的巨著《劝学篇》中大声叹息:“悲哉!洋烟之为害,乃今日之洪水猛兽也!”
 
    面对中国人吸食鸦片自取灭亡的行为,政府反应如何呢?英国政府当然不愿意主动放弃鸦片贸易,因为印度每年税收的七分之一靠的就是鸦片的出口。清政府同样也舍不得停止这项赚钱的买卖,想尽办法提高鸦片进口的税率。更荒唐的是,为了在鸦片市场争夺主动权,清政府采纳了有关大臣所谓的“鸦片救国”理论,实行“以土抵洋”政策,鼓励国内大量种植罂粟,从此,土药便大肆泛滥开来。
 
     到了19世纪八九十年代,土药的产量达到最顶峰,“成功地”战胜了洋药,掌控了鸦片市场的主动权。鸦片数量大增,导致民间吸食鸦片的风气极为普遍,吸食者遍及了社会的各个阶层。中国的官员和百姓,先是被财利迷了心窍,之后是被鸦片麻醉了灵魂。
 
停止作恶,学习行善
 
    当中国人都以种植罂粟和吸鸦片为正常生活的时候,来华传教士和在华贸易的基督徒却感到不安,他们认定鸦片贸易本质是邪恶的,损害了中国人的健康,违背了圣经教导“爱邻如己“的原则。因此,他们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反鸦片贸易运动。
 
    1874年,英国贵格会的爱德华.皮斯成立了“英华禁止鸦片贸易协会”,该协会向所有在华传教士发出号召,要求他们在发回国内的报告和信函中,对鸦片贸祸害中国人民,妨碍中西交往和福音传播的事实作为重要内容,也要求他们在回国修假时,继续向教会肢体和社会各界呼吁。有条件有机会时,也力争亲自向本国政界人士面陈利害,促请他们推动禁止鸦片贸易的政治行动。 1875年3月,该会出版了一份《中国之友》的禁烟月刊,直到1916年英国立法废止鸦片贸易才停刊。从1877到1882年,该会写了近八百封请愿信,收集了超过57000个签名,递交国会和外交部,制造公众舆论,呼吁政府停止鸦片生产和鸦片贸易。
 
     在1878年伦敦的一场反鸦片贸易大会中,从中国回到英国的著名宣教士理雅各慷慨陈词,为中国请命。要求英国国会立法,禁止向中国贩卖鸦片,当他引用旧约先知的责备,向自己的同胞大声疾呼“停止作恶,学习行善”时,全场为之动容。这些活动引起英国议会的重视,因而,从1880年开始在下议院展开一连串激烈的辩论。
 
为消除邪恶的鸦片贸易祷告
 
     戴德生在中国多年,深感鸦片对中国人造成的危害,他和内地会传教士,在会刊《亿万华民》上,连续刊载反对鸦片贸易的文章,并常常在回国旅行时到处发表演讲,向各地会众详述烟毒对中国人民所造成的祸患,迫切地呼吁英国推动禁烟运动。1888年6月,戴德生在伦敦召开“第三届国际宣教会议”,有128个宣教差会的1579位代表参加。
 
     戴德生指出﹕“英国的鸦片贸易在一个星期里对中国人所干的坏事,足以抵消西方在华传教士用整整一年的时间所干的善事而绰绰有余。”他提出动议,呼吁联合王国及北爱尔兰的基督徒,切切不停地祷告,直到这个从身体上、道德上和社会上为中国人造成无穷祸害,并使中国人对西方传教士产生成见的邪恶贸易彻底消除为止。戴德生去世之前,建立了一百零一间戒烟所,帮助三十四万人戒掉烟瘾。
 
公义使邦国高举

     戴德生的妹夫海班明是中国内地会在英国的总干事,他主编的《亿万华民》杂志,刊载许多宣教士从中国寄回的报告,描述鸦片贸易给中国所带来的悲惨结果。1882年海班明汇集宣教士对鸦片贸易的意见,编成《吸食鸦片的真相》《英国的罪恶与愚蠢》 ,大量发行,成为极具说服力的宣传利器。1888年6月戴德生在伦敦召开的“第三届国际宣教会议”,海班明与马雅各是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二人联手将鸦片问题提升为大会的主要议题之一。戴德生、海班明、马雅各在大会中发表有力的演说,令听者动容。大会无异议通过反对鸦片贸易的决议。

     这次大会结束后海班明与马雅各认为现有的英文期刊《中国之友》、内地会会刊《亿万华民》的文字工作还不够分量,又成立一个新的反鸦片组织“基督徒反鸦片贸易联盟”(又称反鸦片协会),发行《国家公义》杂志,刊名出自圣经箴言14:34:“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专门推动全英国基督徒向政府施加压力,反对鸦片贸易。正是“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这句经文感动了《国家公义》千千万万的读者,英国基督徒对于政府贸易鸦片这事,个个义愤填膺。将生命奉献给台湾的英国牧师马偕写诉状给英国国会,要求国会制定法律,禁止向中国输送鸦片。自此,禁止鸦片的提案在英国国会中一直讨论。
 
我应该为中国人做点什么?

     美国宣教士杜步西在中国苏州目睹鸦片流毒甚广,贻害无穷,他扪心自问: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应该为中国人做点什么?随后,杜步西和柏乐文等传教士以及基督教医疗工作者成立中国禁烟会,杜步西担任首任会长。
 
     1899年,禁烟会出版了影响深远的书籍《100多位医师对中国吸食鸦片问题之看法》,由100多名专业医生参与的调查報告,该书阐述了禁烟会的宗旨,陈言鸦片的危害,获得了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与美国国会的支持。1905年,杜步西发动1333名在华传教士联合签名要求清政府禁止鸦片。
 
宣教士反鸦经典言论

    “这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可怕的污点,我们有责任去唤醒英国那颗伟大的心,她只要凭著那一颗心去回应和处理鸦片这个问题,污点将会很快被抹掉。”──伦敦会杨格非牧师于1877年上海传教大会

 “印度鸦片被赶出中国市场,是没有甚麽值得可惜的。我认为,最糟的,不是印度方面收入的损失,而是英国的名字从此蒙上污点,我们有责任以光荣撤退的方式,如透过直接认错来对这长期的恶行作出补偿……”──圣公会慕阿德教士于1877年上海传教大会

   “鸦片战争先在中国人的心中留下可怕的阴影,然后是破坏这个国家的经济、君王的声望、刺激中国官员贪污。当麻醉了这个国家后,我们又指控他们管理无能┅┅”──伦敦会杜德珍於1882年驳斥英驻华大使阿礼国

    “我相信我们今日要做的,是去向我们的政府和百姓指出,当神的审判临到的时候,我们必会认识我们的罪恶。”──某位传教士领袖于1888年伦敦传教大会

     “我惧怕的是,或许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摆脱得太便宜了。在一个世纪以前我们的列祖与奴隶贸易斗争,他们胜利的高峰,是以投票通过拨款二千万英镑去补偿那些拥有奴隶的,也补偿给没有想过获得赔偿的奴隶。目前的情况是,有人提议要补偿印度政府鸦片收入的损失,但竟没有人表示要向中国赔偿。中国人除了因为购买毒品而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外,还有三次与大不列颠战争而消耗大量的金钱。第一次的战争是鸦片战争,第二次是为了第一次的战争而战争。如果这问题得以在任何无私的国际法庭上陈明,能不怀疑我们将被定罪,要赔偿从中国人那里勒索得来的全部资财?”——丹拿牧师在《中国之友》中为中国不平

    “中国人自己生产鸦片贩卖鸦片,英国就可以生产鸦片贩卖鸦片?照这么说,既然世界上总是有人自杀,难道我们就应该鼓励谋杀吗?英国政府应该立即采取禁运措施,先把自己的手洗干净,把禁止鸦片消费的事交给中国政府,让他们按自己的意志行事。”——英国伦敦会传教士杨格非

鸦片贸易在道德上没有辩护余地

     在国内外舆论施压之下,英国国会终于承认鸦片贸易在道德上没有辩护余地,必须停止。1906年,英国政府与清政府签订了《禁烟条约》,1916年正式全面禁止了鸦片贸易。清政府同步跟进,1906年颁布《禁烟法令》,下令在十年内完全禁止吸食鸦片。至此,宣教士奋斗多年的反鸦片运动终于获得初步成功。宣教士为了拯救中国人的身体与灵魂,他们不顾自己的国家利益,不遗余力反鸦片贸易,这种超乎人之常情的打抱不平,只能用圣经为基准的道德观来解释 ,如果英国不是一个基督教背景的国家,宣教士的奔走呼求便没有凭据;如果没有亘古如一、满有怜悯与公义的真神,也就没有宣教士坚定不移的信念。
 
苹果树姊妹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和谐社会视野下宗教立法问题研究 \黄坤
【摘要】:宗教立法有多种含义,本文所指的是国家立法机构制定涉及宗教事务的法律法规的…
 
宗教财产涉税政策的规范审查与实施评估 \顾德瑞
摘要:宗教工作法治化和税收法定的合力驱动下,宗教财产涉税政策走向法治是历史的必…
 
宗教力量在应对唐宋民间纠纷中的作用 \李 可
【中文摘要】在唐宋时期,宗教力量在应对民间纠纷上有一整套的预防、控制、解决和结…
 
论八二宪法上的“宗教信仰” \黄鑫
【摘要】现行宪法第36条规定我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然而何为宪法上的“宗教信…
 
明末清初中国民族文化起源的中西“道统”之争 \周书灿
明末清初是学术界通常理解的西学东渐的第一个关键时期。耶稣会传教士来到中国,在传…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供养与恩赐——对法门寺地宫珍宝的再认识
       下一篇文章:汉代皇家宗庙祭祖制度考论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