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一带一路上的佛教圣国
发布时间: 2019/6/13日    【字体:
作者:贺雪垠
关键词:  一带一路 佛教圣国  
 
 
4月26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北京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
 
“一带一路”,即“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自2013年9月及10月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这一倡议后,成为学术界研究的热点。
 
那你可知道,在“一带一路”中,有着众多的佛教圣国,它们与中国的佛教文化交流源远流长。今天,让我们走进一带一路上的佛教圣国,了解中国与友邦间的佛法之缘。
 
佛法源泉——印度
 
一部《西游记》让唐三藏家喻户晓。历史中的三藏大师曾在当时佛教界的最高学府——印度那烂陀苦修数载。这座代表古代印度佛法最高成就的大学,见证了古代印度的佛法兴盛。关于那烂陀佛法氛围浓厚、学风昌盛的场面,于三藏大师的《大唐西域记》中也有记载。
 
“僧徒数千,并俊才高徒也,德重当时、声驰异域者,数百余矣。戒行清白,律仪淳粹,僧有严制,众咸贞素,印度诸国皆仰则焉。请益谈玄,竭日不足,夙夜警诫,少长相成,其有不谈三藏幽旨者,则形影自愧矣。故异域学人欲驰声问,咸来稽疑,方流雅誉,是以窃名而游,咸得礼重。”
 
纵观历史,中原有多位高僧曾东去印度求法,虽以玄奘、义净最负盛名,但除此之外,丝绸之路上跋涉西行、为求佛法不惜身命的僧人,有名号者数以百计,无名号者则是数不胜数了,这都反映出当时印度佛教之兴盛。
 
当然,来而不往非礼也。历史上也有多位印度高僧跋山涉水、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宣讲佛法。最为出名的则是中国禅宗祖师菩提达摩,这位通彻大乘佛法的印度高僧不辞辛劳到达中土,为中国佛教的发展推波助力。
 
将佛教立为国教——斯里兰卡
 
公元前236年佛教传入斯里兰卡,并从那时起成为斯里兰卡国教。在公元十世纪中期之前,所有的斯里兰卡国王都必须信仰佛教,并且奉行“菩萨道”。
 
斯里兰卡作为仅次于印度的佛教圣地,也吸引大批国外僧人前往求取圣经,其中又以法显最负盛名。法显作为中斯“一带一路”佛教文化交流的先行者,于1600多年前前往斯里兰卡求法。在斯里兰卡法显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甚至有一座村落以他命名。
 
 
 
法显在斯里兰卡的无畏山寺修持佛法两年。他在《佛国记》中写道“于城北迹上起大塔,高四十丈,金银庄校,众宝合成。塔边复起一僧伽蓝,名无畏,山有五千僧”,又道“城中有起佛齿精舍,皆七宝作,王净修梵行。城内人民敬信之情亦笃……”这段话描写出当时斯里兰卡佛教兴盛之情景。
 
同样,斯里兰卡人民也推动了中国佛教的发展。斯里兰卡的竺难提商人先后两次将本国的比丘尼带入中原,这使得中土的比丘尼戒法得以完善,尼众加入比丘尼僧团受戒后才符合律法。僧伽跋摩和铁萨罗在南林寺为三百比丘尼众受比丘尼大戒,自此中国尼众僧团的合法地位得以确立。
 
佛陀诞生地——尼泊尔
 
尼泊尔是佛教传入最早的国家,大约于公元前3 世纪从印度传入尼泊尔境内。在尼泊尔,有佛教与尼泊尔同时诞生的说法。据佛经记载,佛祖释迦牟尼的诞生地便是在尼泊尔境内的蓝毗尼园中,释迦牟尼创立佛教后也曾多次回到故乡传播佛法。
 
法显高僧与三藏大师的足迹都曾到达尼泊尔。他们前往佛陀诞生地,朝拜瞻仰佛迹。三藏大师于《西域记》中记录在尼泊尔所看到的景象 “劫比罗伐阁堵国,周四千余里……伽蓝故基千有余所,而宫城之侧有一伽蓝,僧徒三十余人,习学小乘正量部教……伽蓝、天祠,接堵连隅,僧徒二千余人,大小二乘,兼攻综习。”可以看出,此时的尼泊尔佛教与印度教并驾齐驱,大乘、小乘都有涉及。
 
历史上,也曾有尼泊尔的高僧前往中土宣扬佛法。公元406年左右,高僧佛驮跋陀罗到达长安传播佛法。他与名僧慧远于庐山共同翻译出禅宗诸经,于建业道场与法显大师共同翻译《摩诃僧祇律》40卷。
 
在中土弘法期间,佛驮跋陀罗共翻译出多部佛教经典。他在佛经翻译事业上所做出的的贡献,倍受中土佛教弟子尊敬,为中国佛教事业的兴盛发展添砖加瓦。
 
佛教东渡——日本
 
日本佛教与中国佛教实则一脉相传。日本密宗又称之为“东密”,其意是指是由中土传播而来,其根基在于中国。中日两国佛教交流的鼎盛时期当属唐朝。
 
一千多年前,唐代律宗僧人鉴真和尚在双眼失明后仍然坚持东渡,只为把佛教戒律传播到日本。同样,中国佛教的兴盛发展吸引了众多日本僧人前来学习,入唐求法成为唐代佛教东渡的核心载体。
 
日本佛教真言宗的创始人空海大师,师承唐代西安青龙寺慧果老和尚。禅宗作为中国特色的本土佛教,倡导无念无想、六根清净、只管打坐、是心作佛,也是由中国传至日本。
 
被称为“日本的玄奘”的高僧圆仁可谓是唐代中日佛教交流的代表人物。他为学习中土佛法,巡礼中土各地九年零两个月,回国之后大力弘扬佛教文化,完善日本天台宗,为佛教在日本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一带一路”上的佛教圣国还有很多很多,古代以佛教文化交流展开的“一带一路”交流也还有很多很多。我们会牢记历史上那些高僧大德在“一带一路”中弘法利生的伟大事迹。
 
新时代下,我们更期待以“佛教文化交流”为契机,为共建“一带一路”美好未来注入更多文化生机与活力。
 
参考文献:
 
索毕德,古代中国与斯里兰卡的文化交流研究——以佛教文化为中心,山东大学,2010.
 
嘉木扬·凯朝,"一带一路"视域下的中外佛教文化交流谈片,世界宗教文化,2018.
 
张惠兰,尼泊尔佛教发展史略,佛学研究,2000.
 
师敏,圆仁额入唐求法及其对日本文化的影响,西北大学,2011.
 
杜拉,中国与斯里兰卡佛教文化比较研究论,华中师范,2014.
 
张力生,那烂陀简史,法音,1996.
 
周哲玉,"一带一路"背景下中斯佛教文化交流问题研究,湘潭大学,2018.
 
菩萨在线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和谐社会视野下宗教立法问题研究 \黄坤
【摘要】:宗教立法有多种含义,本文所指的是国家立法机构制定涉及宗教事务的法律法规的…
 
宗教财产涉税政策的规范审查与实施评估 \顾德瑞
摘要:宗教工作法治化和税收法定的合力驱动下,宗教财产涉税政策走向法治是历史的必…
 
宗教力量在应对唐宋民间纠纷中的作用 \李 可
【中文摘要】在唐宋时期,宗教力量在应对民间纠纷上有一整套的预防、控制、解决和结…
 
论八二宪法上的“宗教信仰” \黄鑫
【摘要】现行宪法第36条规定我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然而何为宪法上的“宗教信…
 
明末清初中国民族文化起源的中西“道统”之争 \周书灿
明末清初是学术界通常理解的西学东渐的第一个关键时期。耶稣会传教士来到中国,在传…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韩德力神父谈中梵协议
       下一篇文章:亚洲文明对世界文明的贡献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