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家
 
宗教信仰和人类理性的平衡,是西方文明成功的奥秘
发布时间: 2019/8/22日    【字体:
作者:丛日云
关键词:  宗教 信仰 理性 西方文明  
 
 
本文为世界文明的阅读与行走·两希文明之以色列行前讲座录音整理,主题为《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从雅典到耶路撒冷》,陈浩武老师主讲,丛日云老师点评,2019年8月4日。以下为点评部分的精彩摘要:
 
“人类的轴心文明”,是上个世纪中期,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提出来的,是理解人类文明史的一个独特视角。
 
人类历史上有很多东西是不可思议的,怎么齐刷刷几个民族在不同的地方,古老文明都焕发出异彩。那时就奠定了我们后来文明的基础。对于中国,先秦时代、春秋战国,绝对是奠基的一个时期。印度、希伯来文明、西方文明,也有这样的奠基时期。
 
但我个人觉得这只是一个考察人类历史的视角,每一个视角都会有独特的收获。看一个事物,一个复杂的事物,你从不同的角度看,上下左右不同角度看,都会有不同的收获。
 
从轴心文明的角度去考察,你对人类文明会有一个独特的理解,轴心时代的重要性要于,在那个时期几个主要文明创造了重要的文献,形成了系统的理论,为那个文明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轴心时代之前,人类有漫长的文明,轴心文明其实是在中间稍微早一点,人类是5000年文明,在这之前有二千年,在这之后还有二千多年,所以它大概在比较中间的一个位置。
 
可是就在这个位置上,几大文明留下了经典的理论,产生了一批民族或文明的导师。在这之前虽也有漫长的文明,但是留下来的文献都是零星的。只有在这个时期,各个民族都达到这个水平,形成了系统的理论,宗教的、哲学的或伦理学的理论。这个轴心意味着,它是一个前边二千多年文明的一个果实,也为后来二千多年的文明奠定了一个基础。
 
但是几大轴心文明能不能等量齐观?
 
我个人觉得其实只有西方文明才产生了现代文明,也只有经由希腊罗马、中世纪西欧这样一个文明传统,才能成长为现代文明。
 
现代文明在15世纪末,新航路发现之后,就向外传播、扩张,把全世界都卷进了它的漩涡,就相当于在大西洋岸边卷起了一场文化的飓风。一旦飓风形成,注定就把全世界每个角落都卷进来,就是所谓的全球化进程。其他文明、其他民族进入现代文明,都不是自己原来文明自然成长的结果,都是西方文明向外传播的结果,是它把你带了进来。15世纪末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西方是怎么回事,就好像今天如果在南中国海,台风形成了,虽然我们这里现在还是晴空万里、风和日丽,但过些天我们就得下雨、刮风,对吧?我们逃不掉。
 
15世纪末在西方形成的现代文明,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文明,一旦这种文明形成,它和以往奥斯曼帝国、蒙古帝国、罗马帝国、马其顿帝国、波斯帝国都不一样。那些帝国纯粹靠军事力量,把这个地方征服,你得接受我的宗教、我的文化。一旦它的军事力量萎缩了,它的帝国就解体了,成为了文明的遗迹。
 
西方文明不一样。西方文明在扩张的过程中曾经借助过坚船利炮,但是主要靠文明本身的力量,是文明本身的吸引力和对别的文明的渗透和瓦解力,使它今天在世界上占主导地位。
 
印度文明和中华文明作为轴心文明的一份子,有过辉煌的历史发展,使它具备了很强的学习现代文明的能力。
 
希伯来文明本身并不能够直接进入现代文明,或者说它本身并不能创造现代文明。它是经过了和基督教的融合的过程才实现了现代化。因为犹太人长期生活在基督教文化氛围里,两千年当中,自从罗马帝国灭亡了犹太国家之后,他们就流散到世界各地,主要是生活在基督教国家。它的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受到基督教文化的渗透。所以犹太人能够在建设现代文明方面做出卓越的贡献。
 
如果犹太人没有亡国,仍然是基督教《旧约》所记载的犹太教,它也不能够成长为现代文明。
 
犹太教演化出基督教,而基督教又曾经受到希腊文明的洗礼。所以,以神启为特点的希伯来文明和高度理性的希腊文明相结合,才奠定了西方文明最初的基础。
 
现代文明的产生,不是哪个宗教、哪个民族、哪个文化,单独能够创造的,它一定是像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江大河一样,是多种涓涓细流,文化的涓涓细流,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产生融合,作为一种奇迹产生的。人类文明的一个奇迹,就是由基督教文明中成长出现代西方文明,然后它传播到全世界。
 
希腊是高度理性化的民族,希腊理性我们觉得是一个文明的奇迹。公元前8世纪开始,这一支希腊人从迈锡尼文明的废墟中,从黑暗时代走出来。他们一登上历史舞台就与众不同,起点非常高,发展非常快。你能想象公元前8世纪他们还刚刚走出黑暗时代,之前是一片黑暗,连文字都没有,没有文明,就是一只野蛮人从北方入侵,然后毁灭了高度发达的迈锡尼文明,经过300年到400年左右的黑暗时代,然后当他们一登上历史舞台,气质性格就完全不同。如果把古代各文明、各民族看作是兄弟的话,希腊人仿佛是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其他兄弟是一个类型,而他则天生气质与众不同。
 
公元前8世纪走出黑暗时代,公元前六世纪开始了所谓轴心时代的辉煌时期,到公元前四五世纪,它绝对已经登上了古代文明的顶峰。它创造的理性的成就,整个古代人类没有比肩者。只有到了现代,才在整体上超越了希腊。
 
即使在西方,到文艺复兴时期, 14、15世纪,还以希腊人为老师,拜倒在希腊人的脚下,欧洲人通过向希腊人学习才走向了现代,才在整体上超越了希腊人。而有些领域甚至是不可超越。
 
希腊人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极强。他们相信理性,运用自己的理性认识世界,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彻底理性化了。古代民族对世界的理解普遍充满荒诞的、迷信的、臆测的内容,将神话传说作为真实的历史,用猜测来弥补人们的无知,运用巫术思维方式。
 
希腊人观察、叙述和理解世界时,剔除了这些因素。他们从可验证的事实和材料出发。比如希腊人讲历史,就一定要分得清,哪个是我亲眼见,哪个是我听说的,哪个是有文字记载的。希腊人研究火山,他就到火山口考察,有的就被烧死在那里。亚里士多德研究动物、植物,亚历山大大军所到之处就为他收集动物植物的标本,将其送给亚里士多德进行研究。
 
在希伯来的传统里,伦理原则是上帝留下的诫命,但希腊人甚至对伦理问题也进行透彻的理性分析。苏格拉底一生做的就是思考,怎么样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一个没有经达省思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善即知识”的原则就能说明这个问题。
 
希腊人对于美的内涵进行理性的探讨。比如说黄金分割,就把美归结为一种数量关系,比如说八度音程之间的关系,也是数的关系。按毕泰戈拉学派的观念,整个宇宙是和谐的,宇宙间有一个巨大的和声,那是因为大小不同的天体,恰好有那样的距离,这里边实质也是一种数的关系。和谐为美,和谐是一种数的关系。
 
希腊人的理性成就超越了直接生活经验的范畴。
 
古代民族的发明创造,大都来源于直接的生活经验的积累,只有希腊人超越了生活经验积累的范畴,由演绎推理而形成抽象的理论体系,创造了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和哲学。
 
比如我们古人也知道面积怎么算,木匠都会,但它是师傅们用尺子量出来的。再由师傅教给徒弟,一代代传下来。但希腊人的几何学,它是推理推出来的,不借助尺子。比如给直线下定义,什么是直线,什么是面,什么是圆,由已有的定理推出新的知识。所有古代民族都没有迈出这一步,但希腊人迈出了。这一步是由生活经验到抽象科学、由工匠到科学家的决定性的一步。
 
希腊理性传统包含着一种批判精神。它不断地从自己积累的知识仓库里边清理那些赝品。如果你没有这种能力,积累了知识,也积累了赝品,你知识的仓库里边真假不分,慢慢的积累起来的那些赝品,便窒息了这些真的知识的生命,使研究无法再进行下去了。因为你没有可靠的知识作为前提,再去推出新的知识。
 
如前面提到过的,希伯来的宗教传统曾有过与希腊理性精神的结合。
 
犹太教形成不久,这个地方就被希腊人占领了,进入了希腊化时代。后来又被罗马占领,即使在罗马帝国时期,罗马帝国的东部,犹太人生活地方,仍然是希腊文化为主导。
 
希腊文化的理性成就,让所有民族只要接触它,都拜倒在它脚下。并且犹太人在亡国之后流散于世界各地。曾经有一段时间,外地的犹太人大多数都不懂希伯来文了,都用希腊文。所以犹太教的《圣经》曾经被翻译成希腊文,所谓《七十子圣经》,据说七十个人分头翻译,翻译完一核对,结果完全一样。
 
当基督教最初是在希腊文化占主导地位的条件下传播的。要想知识精英们能够接受基督教的教义,就必须把它理性化,必须和希腊哲学相结合。而知识精英们进入基督教,也会对其教义进行理性化、哲学化的加工。所以早期的教父们就把希伯来的教义、上帝的启示变成了基督教的神学。
 
这样,希伯来的神启与希腊的理性,在基督教里边共存并保持着张力。开始是信仰至上,首先信仰,然后理解,甚至说正因为荒谬,所以我才信仰。为什么呢?因为人的理性容易被魔鬼所诱惑,人的理性太低微了,在上帝面前,人是一种卑微的存在,无法认识上帝的智慧。当你觉得上帝的启示很荒谬的时候,你要警惕了,这个时候恰好是魔鬼在诱惑你,你要更加坚定对上帝的信念,以信望爱来抵制魔鬼。
 
后来到阿奎那将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吸纳到基督教神学体系中来,把信仰、理性和经验统一起来,信仰所启示的,同时也是理性能够论证的,也是经验所能够验证的。这三者并不矛盾。
 
到了文艺复兴之后,信仰和理性被分为两个领域,有些领域是信仰的领域,有些领域是理性的领域,上帝也不能让1+1不等于2,1+1等于2,是人类理性的领域,但是人的理性是有限的,还有一些领域人的理性是达不到。那就是信仰的领域。相应的,政治上就是宗教宽容、宗教自由的实现。
 
正是西方文明实现了上帝的启示和人类理性之间的结合与某种平衡,才使西方达到现代文明的高度。
 
没有上帝的启示,这个文明就是空虚无根的,没有终极追求,没有方向和目标。就像一个小船在茫茫大海上,你往哪走?你使劲划,你很卖力气,你力气很大,但你往哪划,要有一个终极目标。
 
宗教将人类的道德伦理锚定于上帝,这是终极结论,这是上帝的绝对命令。将上帝置于人的内心,就形成了人类的良知,这是最强大的道德力量和最坚实的道德根基。理性只是个工具,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没有内在的良知,没有绝对道德戒律的约束,那个工具就有可能作恶,是吧?你越聪明,你的工具越发达,你作恶的危害越大。
 
但是,如果没有希腊理性,宗教就会陷入神秘主义,迷信、宗教狂热或癫狂,愚昧野蛮的邪教。它在当代表现为各种类型的原教旨主义。自以为追随上帝,却投入魔鬼的怀抱。
 
过分依赖人类理性,否定宗教启示的意义,就会导致人类失去终极追求的精神空虚状态。人的理性也不能解决生命的意义问题,不能满足心灵的需求,不能实现灵魂的根本性转变与提升。没有犹太━基督教的价值观,会陷入科学主义,也会陷入道德虚无主义和相对主义,人生和社会都失去方向。
 
简单说,理性和宗教信仰的一种恰当平衡,是西方文明成功的奥秘。这在西方也是经历了漫长的、曲折的过程,这对于我们今天理解世界的一些事情也有意义,比如基督教在今天已经现代化了,但还有些宗教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现代化,也就是说没有和现代文明的理性达到一个平衡。人类的野蛮心性和愚昧以宗教的方式表现出来,被奉为神圣,这是现代文明的一大威胁。
 
好,谢谢各位!
 
转自世界文明的阅读与行走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长沙麓山寺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方丈财务审计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网
2019年11月份,长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麓山寺住持财务审计与新老方…
 
牛为什么被写进宪法? \上交凯原法学院
问:印度的宪法条文那么长,完全是一本书的体量,对各类事务“十分耐心”地加以规定…
 
“五月花号”公约 \里奇•洛瑞
背景介绍:1620年11月11日,经过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为“五月花”的英国三桅盖伦…
 
论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当代法治建设的影响 \公惟韬
摘要: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国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语 \马小红
摘要 中国古代的“法言法语”与现代社会法律语言的日益专业术语化不同,是术语、俗…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天命观”及政绩合法性在古代和当代中国的体现
       下一篇文章:亚洲秩序与宗教交往方式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