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孝道与宗教慈善:新加坡义安城的济幽法会与潮人族群传统的再造
发布时间: 2019/11/28日    【字体:
作者:蔡志祥
关键词:  救赎仪式 宗教慈善 坟山 新加坡 义安公司  
 
 
本文尝试以新加坡的潮人为例,讨论旅外华人从移民暂住到定居的过程中, 如何处理死亡、客死异乡、灵魂归属的问题。义安公司(1845年)是新加坡潮人最早创立的上层架构的组织,是一个控产的慈善机构。在20世纪中期以前,它拥有多个坟山。 这些坟山的坟茔先后迁移,余地用作建设发展。在新加坡闹市的乌节路泰山亭是义安公司拥有的最早的潮州坟山,在20世纪50年代初即已用作发展。2002年开始,义安公司以连办三年、停办三年的方式,聘请潮州善堂举办大型的济幽法会。本文尝试从祭祀幽魂的传统节日的再启动,讨论21世纪的救赎仪式与海外潮人文化和身份的建设、家乡文化的在地化的关系;同时考察海外潮人的仪式如何糅入原乡和在地的元素,在再造的族群 “传统”中,植入孝道和宗教慈善的跨族群普世标准。
 
、前言
 
唐志强 (Tong Chee-Kiong)指出, 近代化并没有取代新加坡华人的传统信仰系统, 在社会急剧变动下,宗教实践依然强固地深植社会。这样的信仰系统一方面来自中国传统的“宗教灵魂观念”,另一方面,如曾玲指出,在新加坡市政建设的过程中,海外华人社团通过总坟的建设,建构“社群共祖”。换言之,海外华人社群在传统宗教信仰的延续上,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然而,19 世纪末以来,东南亚华人精英不仅面对社会经济发展的问题,他们也同时面对科学和反迷信的问题。他们“谴责封建迷信、疏远与政府禁止的秘密会社结合的游神、中元等祭祀活动”,坟山组织、祖先祭祀和宗教慈善成为上层精英与草根民众结合的有效工具。为旅外乡人解决养生送死,是 20世纪中期以前华人社团的重要任务。这些团体也因此控制了很多坟山。在小区发展的步伐中,很多坟山需要迁徙、在地的先人灵魂也无可避免地受到干扰。如何安抚过去的、受干扰的先人灵魂,使之不致成为扰乱社会的无主幽魂,是考验当代社群精英的重要课题。
 
义安公司(1845)是新加坡潮人最早创立的上层架构的组织。是一个控产的慈善机构。他在20世纪中以前,拥有多个坟山。这些坟山的坟茔先后迁移,余地用作建设发展。在新加坡闹市的乌节路为义安公司拥有的最早的潮州坟山泰山亭,在1950年代初即已用作发展。2002年开始,义安公司以连办三年、停办三年的方式,聘请潮州善堂举办大型的济幽法会。本文尝试从祭祀幽魂的传统节日的再启动,讨论21世纪的救赎仪式与海外潮人文化和身份的建设、家乡文化的在地化的关系;同时考察海外潮人的仪式如何揉入原乡和在地的元素,在再造的族群“传统”中,植入跨族群的普世标准。
 
二、义安城酬恩济幽法会(2014、2015
 
2015年4月24至26日在新加坡市中心的繁荣商店街乌节路的大型商场义安城前的广场,举行了一连三天的「酬谢天地父母众位诸神鸿恩暨济幽大法会」。法会的主家为新加坡义安公司、义安城和义安发展私人有限公司。主持法事的是新加坡修德善堂养心社。三天的佛教法会仪式。修德善堂养心社是1916年由潮州籍旅新华侨所建立,善堂崇奉大峰祖师。在三天的法会中,先后进行了34场仪式和两场潮州锣鼓表演。仪式除了讽诵三经(金刚经、妙法莲华普门经、药师本愿尊经)、三忏(千佛宝忏、十王宝忏、三味宝忏),第一天先进行发奏上表仪式,以五匹使马。分别通知五方神祗。然后进行启请仪式,邀请天地众神。在为场上各神、灵开光之后,善堂经师开始讽诵经忏,并且每日午时,向在坛场各神祗供饭、盐、酒。经忏之外,第一、二天晚上有献灯的仪式,由善堂经生手提灯笼,在坛上、坛下奔走。第二、三天下午,有潮州锣鼓的表演。第二天早上有竖幡仪式接引神祉、幽魂到坛场。第三天早上进行向各神祉供奉祭品(十献奇珍)的仪式,中午有放生飞禽的仪式、晚上有向救赎和施食孤魂的仪式(瑜伽焰口)。焰口仪式完毕后,随着各纸扎神像、神位、神袍、宝船、梵船以及衣纸冥镪等以货车运送到修德善堂养心社的大芭窑分堂焚化的同时,在坛场的善堂经师和义安公司的领导人向(大峰)祖师和善堂神祗酬谢后,仪式和三天的斋戒也完全结束。
 
在三天的观察中,只有第一天的启请仪式和第三天的十献和焰口以及酬神仪式,义安公司的主要值理有出席并参与祭祀外,其他主要是善堂经师执行。一般在经忏进行时、除了游客稍微驻足外,参观者也不多。第二、三天的献灯、祈福仪式以及潮州锣鼓的表演,皆可以吸引了大概100人参观。 十献仪式完成后,大概三、四十参观者会取去原来摆放在地藏和十王供桌上的五色米。焰口仪式后段,经师进行施食、投掷法包、糖果等时,也吸引了四、五十人在台下等候「抢拾」。                                                    
 
经忏分三天,主要在坛上进行。其他仪式则会走到坛下。从仪式的角度来看,三天的仪式和善堂在七月执行盂兰盆会的仪式差别不大,同时包括了忏悔、祈福、宗教慈善和灵魂救赎各部分。从坛场的布局,我们也可以察觉到法会和祭祀幽魂的强烈关系。除了接引神祗的宝船,大抵都和中元盆会的布置一致。这包括了善堂的祖师大峰、管理天、地、水三界的三界官、地狱十王以及救赎幽魂的地藏王及其副手道明和尚和阁老敏公、地神(十二张黄色椅子,代表生老病死苦生老病死苦生老中的生老,黄色代表孤魂)和天神(十二张红色椅子,代表众神)的位子、天地父母(椅子两张)、管理游魂的的大士以及接待孤魂的鬼子厂。坛外为五土龙神和幡神。在大坛对面为义安城伯公(香炉)。在大坛左张贴了五张文榜,分别为(1)绿色的「崇佛报恩、赎放生灵」的「海阔天空」的奏文;(2)红色的「祈安植福金章」的总棒;(3)黄色的普施孤魂、放焰口时用的「上师戒谕」的谕文;(4)给「值日守幡使者、降临福场、肃清垢秽」白色的「调御梵坛」帖; 和(5) 黑色的「普施饿鬼」与面然大士部下孤魂『鬼』子等众受财享用的「佛施甘露」示白色为神幡「调御梵坛」的帖以及孤魂的「佛施甘露」示。接载神祗的宝船和接在孤魂的梵船。在坛场上放置了三个纸制的神主,一个是「男女『鬼』子神位」安放在有纸造的男女沐浴更衣场所的鬼子厂。在鬼子厂的前面为给与孤魂的食品以及包括潮州功夫茶、鸦片、五色纸牌等纸造的早期潮州劳工的娱乐用物品。在地藏王和祭品之间,有两个巨大的纸造神主,即「义安公司、义安发展私人有限公司诸先贤暨三代门宗考妣位」和「面然大士部下十类孤魂河、沙等众神」两个巨大的神位。
 
从仪式的角度来看,修德善堂养心社在义安城执行的仪式,与其七月中元在醉花林执行的仪式,虽然规模有别,但祈福超幽的主体内容相若。在整个坛场中,主要的布局也是和灵魂救赎有关。因此,从坛场布局、文字数据和上文所述的仪式内容,一连三天的「酬谢天地父母众位诸神鸿恩暨济幽大法会」与善堂在农历七月施行的盂兰盆会的差异不大,主要的内容还是和救赎幽魂密切相关。义安城的停车场内,供奉据说是过去泰山亭的土地神「大伯公」,义安城职员在每年中元节,都会在此焚化宝牒,祭祀幽魂。既然每年七月义安城和新加坡的很多大厦、市场、街区一样,有祭祀幽魂的活动,在这里必须要提出的问题是(1)假如祭祀对象是孤魂的话,为何不在农历七月中元时进行?(2)假如是为了安抚无祀幽魂的话,为何要到2002年才邀请善堂执行仪式?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理解乌节路和义安城发展的历史。
 
三、从坟地到商业街
 
义安公司是1845年畲有进和12姓潮州籍华人建立的团体,「宗旨在酬神及联络乡侨感情,并增购坟山,以供同侨埋骨之所。」义安公司原来是畲家族掌控、澄海海阳两县潮州人设立、服务旅新潮人的宗教慈善团体。1928年在新加坡的潮籍人士不满畲氏操控公司,成立「潮州公产维持会」,组织「潮州八邑会馆」,并且通过法律诉讼,在1930年重组义安公司,并于1933年在立法议会通过新公司的章程和宗旨。新公司的五条宗旨中,有三条与宗教信仰和仪式习惯,其中第三条「本公司对所有各墓地及其他产业,皆负有维持管理及改良之责,遇必要时得扩大发展之,其无需用为墓地者得自由发展,以为建筑或其他事业之用。」据1933年8月9日《南洋商报》的报导,义安公司经政府特许注册,有包括七个坟山在内约400英亩公地。(见表一)潮人最早的坟山为位于东陵乌节路的泰山亭。泰山亭除了坟墓外,有泰山庙一座,并且有各姓氏的会馆和公冢。义安公司很早就察觉坟地的经济价值。在1935年开始填平一部分山地,预留作为建筑之用。据1936年的报导,泰山亭有园地出租为种植花卉之用。
 
二战后,新加坡急促发展,人口剧增,生活和经济发展的空间严重短缺。加上战后很多坟茔无人祭扫的景象,历历在目。如义安公司在1950年为了配合政府兴建肺结核医院(即现在的陈笃生医院)。迁葬在淡申路(Thompson Road)的广恩山毗邻半亩地的坟茔。迁墓工程在1950年9月20日竣工,共起迁出6186穴,其中自行迁葬396穴,由公司雇工迁葬者5790穴。也就是说,有约95%的坟穴乏人照顾。公司只有把这些没有后人认领的骸骨合葬在井水港广德山的公墓。因此,二战前反对政府征收坟山,认为华人的死亡是生命的延伸,因此死者的安顿之所和生者的生活空间同样重要的的声音,也逐渐淡化。住房不足和荒冢处处的现象,加上房地产发展的前景,令到政府征收坟地面对的压力相对地减少。迁葬和推动火化的声音越多。
 
我们没有很多关于二战前义安公司管理泰山亭坟地的记载。从报章的记载,战后义安公司的营运和资产,主要来自坟地。1953年连瀛洲新任总理,在就职大会的答问时指出:「…本公司所有产业,均是未经开辟之坟地…义安公司产业,自从一九三十年重新组织管理以来,已经廿余年,其所有产业,就是几片坟地及一些屋业,但历年收入屋租,及逐年出卖坟地,平均每月所得不过三四千元,除缴纳政府门牌税及维持管理坟地人员与公司内工作人员工薪,及公司先人规定酬神等开支外,每年盈余不过万余元,勉强  够维持义安女校费用。」也就是说,假如公司要满足阳间的慈善和宗教开支,他主要的财政来源,来自出卖坟地。泰山亭位于新加坡市区热闹地点的乌节路。来自政府发展市区的压力和公司对慈善事业,尤其是营运学校的开支的需求,驱动公司董事局从卖地收租的消极经济策略,转为积极的地域发展的策略。在1948年的董事会议,决定「乌节律潮州义山,五百万元建屋大计划,作商业区或住宅区在考虑中…目前一部分作为球场及花园之义山,应改作商业区之用。」这样的声音,不断在公司的董事会议提出。如1949年5月新董事会「以泰山亭地处市中心,极可开辟,故无论如何,应进行建设”,建设成功的话,会增加公司收入,对潮人之公益慈善各事,皆可兴办」。1951年公司向政府申请发给迁坟许可,积极办理迁坟。在1951年6月开始,在华文报章登载启事,希望坟山后人到公司登记,在6月11日至7月15日之间自行迁葬。同年12月再登启事,进行第二期的登记迁葬坟墓。逾期未登记者由公司迁葬于井水港十二条半石广德山之公墓。在迁葬期间,估计东陵泰山亭共有23000余墓穴,到1953年底公司周年大会的报告指出该山由公司雇工起迁之先侨骸骨,共为二万一千零四十八穴。迁葬泰山亭空出的约53英亩土地,以1254528元割卖13英亩土地与政府。其余土地用作公司发展。
 
迁葬私人坟地后,义安公司也相继要求在泰山亭的潮州社团的公墓迁出。如1953年7月27日潮州江夏堂在报章登载启事召开潮州黄氏族众大会,讨论关于「义安公司来函催促迁移本族泰山亭公墓一案」,指出「该公墓系本族先人于八九十年前与十三姓人士集资购地建立、历史悠久、每值春祭之期、宗人集体祭扫、相机不辍、苟一旦变迁,难避非议…。」黄族最终在8月2日全族大会议决通过迁移公墓。我们不知道泰山亭究竟有多少社团公墓。然而,从结果来看,1952至53年之间,在泰山亭的各姓公墓,分别迁移到在井水港军港路的广德山第四区预留于社团的公墓。
 
迁坟之后,由于资金缺乏,义安公司乃以合作投资的方式发展泰山亭地段的土地。同时积极推动以教育为中心的慈善活动。义安城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合资方式,由四大本地银行贷款兴建。义安城占地304858平方英尺,主要由义安公司以义安发展私人有限公司的名义的投资。义安城主要租与高岛屋经营大型商场,在1993年9月21日开幕。因此,在济幽法会的福主分别为义安城、义安公司和义安发展私人有限公司。
 
四、孝道与慈善:清明vs中元、祖先vs幽魂
 
历时两年,义安公司在1953年年底完成泰山亭迁葬。并且把新加坡潮人在泰山亭坟地,安抚无祀孤魂的公共祭祀,迁往广德山新建的「潮州先侨公墓」。原来是坟地的乌节路,逐渐发展成为繁荣的商店街。乌节路第二个重要的发展阶段是1993年完成的义安城。伴随着义安城地目标完成,在义安城和义安城对出的广场,成为城中购物、旅游和活动的中心。然而,从1994年6月印度男童从扶手电梯掉下死亡到2001年12月14岁少年在广场练习脚踏车特技时意外摔死,这里大小不一的意外频生。坊间流言,不仅是因为这里过去是坟地,在迁葬时,如上文所述,大部分的坟墓,都没有后人登记领迁移。也就是说,这里有很多死者是无主先人,需要公司的照顾。更重要的是在起骨迁葬时,发掘了不少未化古尸。如1952年11月12日《南洋商报》记载了〈东陵泰山亭坟山迁葬,发见八十年前女荫尸〉:「…星期一上午十一时,当工友发掘一穴时,当启棺,即发现一具肌肤·洁白,身体完整之女荫尸…查该女荫尸之棺材甚大且厚,系最佳「吉黎□」之材料所造者,坟墓筑得相当富丽,墓庭占地颇广,料系富有之家。唯此次该公司自发出通告后,未有亲属前来迁葬,不得不由公司设法。」同一报导,记者从拾金工友处,知道上月在附近先后发掘二具不化之男性尸体。同年11月15日报导「未化古尸,泰山亭又发掘二具」这样的「未化古尸」的报导,和无祀先人众多的坟场的过去,加上意外频生的当代现象,带出耐人寻味的都市传说。据说义安公司和高岛屋曾分别聘请中、日僧人,举行超度洁净仪式,但皆无结果。2002年义安公司的主席,也就是修德善堂养心社的主席张昌隆通过扶乩,在大峰祖师的指示下,决定以执行三年,停办三年的方式,在清明节前后,在义安广场执行三天的仪式。聘请修德善堂养心社执行仪式,无疑与两者的人脉关系有关。仪式举行的方法和间隔也通过扶乩而合理化。
 
在这里必须要注意的是义安城所在的地方原来是潮州籍人士最早的坟山。安葬在这里的有私人坟墓、有附属于潮州社团的公墓、也有由义安公司或潮州八邑会馆收埋的没有亲属认领的客死新加坡的潮人。也就是说,无论是私人坟墓或公墓,都是有主的或为家属祭祀、或为社团照顾的「先侨」。1950年代初迁葬,凸显了大量原来是有主的先人、为后人遗忘、变为无主孤魂的可能性。不能让有主先人成为无主孤魂是会馆、社团的重要任务。从泰山亭迁葬的是「先侨」而非游魂野鬼。因此,义安公司祭祀的是「集体的先人」(collective ancestors)。在清明前后执行的祭祀仪式、毋宁是过去在坟山祭祀祖先的延伸。因此是宗教性的孝道、而非宗教性的慈善行为。这样的强调「追思先人」的公共祭祀行为,迄2002年,每年在公墓前进行。然而,被逐渐淡忘的半个世纪坟山经验,因为义安城的兴建和一系列意外事故,把坟山的过去历史和对亡者作祟的不安,重新嵌入主事者的心里。没有文字记录的谣言、对迷信行为隐晦的避忌、高度经济效益的乌节路和义安城不可能恢复成为坟地、90%以上的无主亡魂也不可能找回亲属。在这样的背景下,公司的责任是要继续提示死者并非无主游魂。因此,祭祀必须在祭祀先人的清明前后进行。法会并非迷信,而是孝道的延伸。祭祀不仅为死者救赎、而且为生者祈福。
 
原载《华侨华人文献学刊》第二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第195—210页。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明清时期在华耶稣会士的西学 \艾尔曼
内容提要: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欧洲人宣告了科学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学…
 
“宗教活动场所”法人化与民法典的路向选择 \吴昭军
解读《民法总则》第92条第2款 一、问题的提出 加快推进宗教工作法治化进程,完善…
 
托马斯•阿奎那与古典自然法的巅峰 \柯岚
摘要 托马斯·阿奎那借用亚里士多德哲学实现了对希腊自然法理论的神学改造。阿奎…
 
我国传统文化对实行法治的障碍 \叶春阳
【摘要】:法治思想是一座宏伟的大厦,在法治秩序中,法律产生于所有个体的合意,完全代…
 
长沙麓山寺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方丈财务审计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网
2019年11月份,长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麓山寺住持财务审计与新老方…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佛学如何能有益社会?
       下一篇文章:来自佛教的慈悲精神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