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民间信仰和新兴宗教
 
彝族撒尼人祭“密枝”仪式结构与文化意义
发布时间: 2020/9/18日    【字体:
作者:王海滨
关键词:  彝族撒尼人 祭“密枝”仪式 仪式结构 文化意义  
 
 
——以石林县海宜村调查为例
 
摘要:本文立足于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圭山镇海宜村彝族撒尼人祭“密枝”仪式的田野调查资料,在对祭“密枝”仪式的行为进行系统描写的基础上,借鉴了范·杰内普的“通过仪式”理论,分析了彝族撒尼人祭“密枝”的仪式结构,阐述了彝族撒尼人祭“密枝”的文化意义。
 
关键词:彝族撒尼人;祭“密枝”仪式;仪式结构;文化意义
 
祭密枝是彝族撒尼人的一个传统宗教祭祀活动,它蕴意着深邃的文化内涵,备受撒尼人的敬重。近年来,撒尼人密枝节开始备受外界学者的关注。有论证祭“密枝”目的性的;有论证密枝节是彝族十月太阳历的新年的;有论证密枝节禁止女性参与的缘由的。前贤从不同的视角研究彝族撒尼人祭密枝,为后人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本文在两次参与石林县圭山镇海宜村祭密枝仪式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对祭密枝仪式规程进行较为翔实的描写,分析祭密枝的仪式结构和文化意义。以期在祭密枝仪式结构和文化意义上的研究有所突破。
 
01彝族撒尼人密枝节
 
密枝节是彝族撒尼人一个传统的节日,在石林彝族撒尼文化圈中颇有影响力。“密枝”(mi33dʐʅ21)是撒尼语的音译,“密”有“土、地”之意,“枝”有“跳(舞)、酒、财帛、奠祭”之意。“密枝”直译应为“地祭”,即用跳舞的方式来取悦神,用酒和财帛来祭奠土地,表达报谢土地的意愿。密枝节作为一个宗教性节日,其仪式要素包括祭祀的地点、时间、对象、参祭人、主持人、经籍、目的。祭密枝的地点是密枝林,一般选在村子周围植被较好的一片林区,村民为了更好地保护密枝神树或密枝神石,体现密枝神的神圣性,在整个林区内又分为核心区和非核心区。以密枝神树或神石为中心,方圆100平米左右内视为核心区(视具体地点而定),之外为非核心区,核心区与非核心区界线较为模糊,一般只用简易的篱笆隔开。村民对其实行封山护林,平时任何人或牲畜不得进入。祭密枝的时间大多数是在每年的农历十一月(子月)第一轮鼠日至午日举行,少部分在农历二月第一个鼠日马日和农历七月第一个申日或寅日,节期视各村的情况而异,有三天或七天。祭密枝的对象是密枝神,以大树作密枝神象征物或以石柱作密枝神象征物,因村而异。只有一个密枝林的,只祭祀“普摩”密枝神,有两个密枝林的,就分别祭祀“普摩”密枝神和“普司”密枝神。参祭人是当年家中平安顺利的全体男性(家中有人畜亡故的不参加),参祭人又分负责管理整个密枝节活动的密枝头和普通的参祭人。主持人是毕摩,对毕摩的要求也跟密枝头一样,并要求选定后不能主持丧葬仪式。经籍用古彝文记录,由十四章祭词组成。祭祀目的是驱瘟疫、报神功、祈求保佑全体村民、祈福来年人畜兴旺、五谷丰登。
 
02彝族撒尼人祭密枝仪式程式
 
(一)彝族撒尼人祭密枝仪式规程
 
彝族撒尼人祭密枝从筹备到结束历时近两个月的时间,这一期间的活动内容分为准备阶段和祭祀阶段,祭祀阶段又可以细分为开幕、高潮、尾声和结束四个阶段。
 
1、准备阶段
 
1)密枝头的产生与组成
 
密枝头(mi33dʐɿ21o55”)有13人,是祭祀密枝活动中的全体管理人员,于农历九月十五日在全体成年男性村民中民主选举产生。参选条件为:第一,当年家中无人畜死亡,一切平安、顺利。第二,夫妻健在,儿女健康,其中,召摩人选要四世同堂,普摩和普司人选要三世同堂。第三,道德品行良好。第四,为人忠诚耿直,办事公道认真。第五,具有较高的威望,得到村民的信任。
 
密枝头职责的分工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密枝头选举产生后,一起杀一只公鸡吃,把鸡左脚筋骨剔出来,让大家来抽签决定各自所承担的职责,在这过程中由于召摩、普摩、普司、毕摩、毕绕5人职责可替代性不强,所以抽签时只有其他8人参加。抽签结果出来后,根据各自所承担的职责,给每个人取一个名字。召摩(dʐa33mo21)代表召神(村里所有的祭祀神),是祭密枝仪式活动的总管;组织祭密枝仪式活动的全面开展,协调处理各种关系,全程参与祭密枝活动的各个环节,此外还要负责本年度全村的所有民俗祭祀活动。普摩(phu33mo21)代表男密枝神,普司(phu33si33)代表女密枝神,普摩、普司是密枝节祭祀的对象;他俩协助召摩,在祭祀过程中地位仅次于召摩,但权力仅限于密枝节期间。毕摩(pi33mo21)主持整个祭密枝活动中的各种仪式规程,负责布设祭坛,念诵祭祀词。毕绕(pi33za21)协助毕摩做好各种相关的事宜。杂木(za33mu33)负责做饭。日纹(ʐɿ33ve21)负责挑水。潜司(ʨhi21si33)负责向村民通知各种事项。毫罗(χa21lo33)负责牵羊、杀羊及分配羊肉。知柯(tʂɿ33qɯ21)负责酿酒及倒酒。尼玛绕(ŋ21ma33za21)负责驱赶路上的闲杂人员。施司(ʂʅ33si33)负责指挥打猎、分配猎物。莱施(ɬɛ33ʂʅ33)负责管理守护密枝山。
 
密枝头自选定到祭密枝结束前,必须遵守:第一,家中不能有人畜死亡,发生不顺利的事。第二,不能参加丧事活动、吃丧饭,不能见棺材。第三,毕摩、毕绕不能做各种丧事仪式。一旦出现以上情况则立即取消并选出替补人员。
 
2)祭牲的准备
 
临近祭密枝,村委会领导陪同召摩或召摩、普摩和普司一起去购买祭牲山羊和绵羊。祭牲要两只纯黑色公山羊和两只纯白色公绵羊,必须健壮、无伤残。购买时不能与卖主商讨价格(但在买前可以说明目的)。在购买绵羊过程中,若主人家有合适的羊,只要买主到主人家的院子或圈口,圈里有一只绵羊会不同寻常地站起来或开始叫或全身抖动。这已经表明该绵羊已经受密枝神旨意成为密枝祭牲了。买卖双方看到这种情况,交易已定,然后主人家就会用一根红丝线拴住绵羊胸前的一缕毛,象征是密枝祭牲。若圈中的绵羊没有异常现象就得继续去找卖主,直至有这种现象为止。购买祭牲的经费及整个密枝节过程中所用的经费由村委会出。
 
(3)祭场的打扫
 
农历十一月(子月)第一个戌日和第一个亥日两天分别在“普摩”密枝林和“普司”密枝林驱除林中的邪秽、野鬼、恶魔日,祭牲是山羊。戌日午饭过后,密枝头们聚合在一起,以山羊为先导,去“普摩”密枝林中清扫、驱除邪秽、野鬼、恶魔。选一棵大青岗栎树象征“普摩”密枝神,选一个高约三尺的石柱象征“普司”密枝神。进入密枝林的核心区后,其毫罗牵着山羊在一旁,其他密枝头清扫祭场。清扫完后,牵山羊到神树前,毕摩开始诵经:“今天扫祭场,明天祭密枝,一切邪秽物,一切野恶鬼,一切凶煞神,一切病疫魔,一切降灾神,跟随我转去,转到他方去,献羊驱逐走。”。诵毕,方可杀山羊。毕摩给每个密枝头发一枝青㭎栎枝,用来驱邪净身,也表明密枝头们的神圣职责已经开始了。然后各司其职,有人准备晚餐,有人到远离密枝林的地方制作祭具,布置祭坛,做祛除厉鬼恶魔的仪式。其他的村民晌午过后再陆续到来。
 
祭具为一对驮马,一匹为“普摩”神的坐骑,另一匹为“普司”神的坐骑。驮马用“野姜”(当地汉语方言)扎成,马褡子用野姜叶编成,内装五谷、盐、茶和“斯施”(树名)做的宝刀,用麻杆作的银撮箕,鸡爪黄莲做的金耙,金竹做的铜扫把、青㭎栎作的铁叉等12种东西。设好祭坛毕摩开始咒经:“这一对驮马,原是普摩马,原是普司马。……全部驮走掉,全部砍走掉,全部撮走掉,全部耙走掉,全部扫走掉,全部叉走掉。”。诵毕,将祭具连同砂土通过一道用树枝插成的“净门”,送往北方的石洞里。
 
做完上述的仪式,晚餐准备好,根据当天参与人数,毫罗将祭献过的山羊肉均分给大家享用,共进美餐。亥日去“普司”密枝林清扫祭献的仪式与与戌日一样程序。
 
2、祭祀阶段
 
1)开幕
 
子日祭祀“普摩”密枝神。凌晨56点左右,密枝头们各带相应的东西到普摩家集中吃早餐,早餐必须有腊肉、毛芋头、老鼠豆;腊肉早期被视为最好的祭品,毛芋头和老鼠豆象征着祖先的采集生活。餐毕,毕摩在普摩家的正堂开始主持祭密枝的开幕仪式。在正堂置一张方桌,桌上摆放一碗煮熟的腊肉、一碗毛芋头、一碗老鼠豆,三支两端呈喇叭形的木斗(祭密枝专用),十三副碗筷,碗内斟酒,每个人把戌日毕摩发给的青㭎枝叶放入各自的酒碗中。召摩、普摩和普司每人披着一件绵羊皮衣,分别象征着召摩神、普摩神和普司神。毕摩站正堂中,其余从左到右依次为召摩、普摩、普司、毕绕、莱施、施司、杂木、日纹、潜司、尼玛绕、知柯、毫罗,围方桌站立,毕摩念诵“带帽词”。然后毕摩用青岗栎枝叶蘸一下自己碗中的酒,甩洒四周以驱秽,大家跟随毕摩喊三声“罕格”(直译为“进屋”,隐喻交媾),并绕着方桌按逆时针方向边喊边小跑跺脚绕三圈,时而喊“罕格”,时而喊“支尼走”(直译“筷子成双”,夫妻健在),喊的同时把整齐的筷子与青岗栎枝叶一起蘸酒后举过头顶。这一仪式使密枝头们从普通的人变为神圣的人(至少节期内是这样的),同时“罕格”声已经宣布了祭密枝活动开始。之后,毫罗把祭牲绵羊牵到现场,毕摩用青㭎栎叶蘸酒,给祭牲绵羊从头到尾滴酒、给手脚滴酒,再用火焰轻轻地燎一下绵羊胸前用红丝线拴的那缕毛,通过这一仪式把绵羊身上的不净之物和不吉之物驱除,使绵羊成为圣神的祭牲。然后牵着绵羊如前一样绕方桌三圈,最后毕摩念诵《启程经》。诵毕,启程出发去密枝林。
 
一路上,“尼玛绕”手持一根竹竿,远离整个队伍走在最前面,驱逐路上的闲杂人员,整个队伍以潜司为先导,毫罗牵着绵羊走在最前面,毕摩一路手摇法铃,大家边走边喊“罕格”。为了避免遇到路人,一般必须在天亮之前出村。途中,毕摩念诵《镐霍》祭词(驱除道路上的邪秽),驱除一路上遇到的任何邪秽挡道之物。若遇到迎面来的路人,密枝头们出示青㭎栎枝叶,路人知晓就会主动随意给密枝头们一点钱,但必须带“六”,这钱为“买平安、保顺利的钱”;若遇到不知情的路人,则要说明情况。
 
2)高潮
 
①进入密枝林
 
密枝林人为地设了三道“净门”,密枝头及参与祭祀活动的其他人都只能从这三道“净门”进入,最后一道“净门”是密枝林核心区与非核心区的分界。进密枝林时,大家严肃、庄重,毕摩手摇法铃走在最前面,接着是召摩、普摩、普司分别手持木斗,其他人按顺序紧跟在后,进最后一道“净门”至绵羊杀死之前,任何人一律不准说话,要做什么事都只能用眼神或手势动作示意。到了密枝神树前,毫罗牵着绵羊绕神树走三圈,毕摩再用火燎一下绵羊胸前拴的那一缕毛,方可杀绵羊。待绵羊杀死后,人们大喊“罕格”,开始讲话,各就各位,各司其职。
 
②布设祭坛
 
毕摩和毕绕布设祭坛。祭坛设在密枝神大青岗栎树前,层次分明,很有讲究。从神树往外布设情况如下:第一排插三棵约高50cm的青㭎栎枝,从左到右分别代表召摩神、普摩神和普司神。第二排插三束树枝,每束由青㭎栎、麻栗枝、沙松和青松四种树枝扎成;四种树枝代表四季常青,象征三位神一年四季都能保佑村民平安吉祥、丰收。第三排插三棵约高50cm两端削尖并上端带杈的青㭎栎,用两根木条横搭在树杈把三棵青㭎栎连起来;左边那棵戳放绵羊的一段左肩胛骨,象征着箭袋,中间那棵戳放绵羊的心脏,象征着箭簇,右边那棵戳放绵羊的一根肋骨,象征着弓;绵羊的肩胛骨、心、肋骨构成了一副弓箭,是密枝神的守护神器,驱邪避害、守护着全村民的平安,同时这幅“弓箭”也折射出撒尼人先民早期的狩猎文化;拴羊毛的红丝线两端均系在横搭在左中两棵青㭎栎的横木条上,形成半圆形;红丝线系在左中两棵之间的横木条表明祭祀的是“普摩”密枝神。第四排置放三支两端呈喇叭状的木斗,用作盛祭献的米及其它祭品。第五排摆放三支小碗,左边的盛米,中间的装酒,右边的装熟羊肝。第六排摆一支大碗,装绵羊血(“莫支涂”),碗上用卡查枝搭成“井”字状,“井”象征着密枝神能通向四面八方,保佑全体村民平平安安。第七排插7束树枝,每束由青㭎栎、麻栗枝、沙松和青松四种树枝扎成,7束树枝象征着7天的密枝节和7座山,隐喻着每天祭祀狩猎1座山。第八排铺上一层青松叶,上面撒一些米,铺的青松针象征着密枝神的床,米则象征着鸟食。第九排用24根长约10cm的“卡查”(汉语方言称狗尾巴草)杆以“X”形把整个祭台围成扇形,象征着捕鸟之网,24根代表一年有24个节气。第十排支一套捕鸟的木弓套扣。祭坛的四角各摆一支装有酒的小碗,象征着祭献东、南、西、北。剥下来的绵羊皮要连着头和手脚,皮背朝上,头朝密枝神树,摊开头尾和四肢,作活羊状,置于祭场的左侧,象征着祭牲绵羊一年四季眺望着整个村,守护着村民、保佑村民的平安、健康、丰收。召摩、普摩和普司所披绵羊皮,放在“神树”下,象征着作为密枝神的床垫。
 
③诵经与祭献
 
祭坛布设好后,毕摩念诵《孽格霍》(净化祭坛上的各种祭枝)、《格斯戳》(确立祭场管理神)、《莫补》(向祭牲求告社民的心愿)、《盘格》(讲述万物由交媾而生的道理)、《莫特》(点请历代祭牲之灵)。休息一段时间,待午餐备好,密枝头们一起在祭坛前共进午餐。下午,其他村民陆续来密枝林参加祭密枝活动。他们以邻里或亲友为单位自由组合,在密枝林的非核心区找一块地方安置下来后,边聊边准备晚餐。毕摩继续念诵《莫涂支》(清除祭牲莫神身上及行道上的邪秽),《托洛支》(驱祓托洛神身上的晦邪气,清除其往来于天地间通道上的阻碍),《普兹楠兹》(迎请男女密枝神),《罔额》(邀请其他村寨的密枝神),《祭献牲食词》包括“莫兴司凯着”(献祭牲祓除凶邪)、“施兴”(献祭猎物)、“支兴”(献酒)、“考兴”(献粮),《祈福词》包括“荬支兴”(献繁盛、兴旺、增殖、繁衍、丰饶之酒)、“茵支兴”(献吉祥、平顺之酒)、“翥支兴”(献人丁兴旺、家业兴盛之酒)、“郭支兴”(献家庭和睦、邻里亲善、乡人有善之酒)、“芜支兴”(献商品出售及不吃亏之酒)、“罔支兴”(献购买商品不吃亏之酒)。在毕摩念诵的过程中,村民自由来祭献,有的抱着公鸡来祭献,有的带着鸡蛋来祭献、有的带着大米糖果来祭献,等等,祭品均放在祭坛相应的位置,同时磕头求愿、祈求保佑。在整个祭祀过程中,任何人都只能从第三道净门进核心区,若从其他地方进来则会惊动密枝神,所以要受到相应的罚款(款项必须带六),以求吉利、顺利。
 
毕摩诵经结束,晚餐准备就绪后,召摩告知大家进来磕头,分绵羊肉。这时,大家可以带着备好的熟食来祭献。在祭坛前全体参与人员边叩头边喊“罕格”,完后,毫罗根据当天参与人数把绵羊平均分给大家享用。席间大家无所不聊,平时难以启齿的话都可以说,更重要的是可以点名道姓的批评伦理道德败坏、男女关系不正当、偷鸡摸狗、邻里关系不和谐,不尊老爱幼、不善待老人等等情况,警示今后行为规范、严格遵守伦理道德、家庭邻里关系和睦相处。
 
④离开密枝林
 
晚餐后,毕摩念诵《普毫郭》(送密枝神回归住地),至此,密枝林中的一切仪式活动结束。毕摩把戳放在第三排三棵青㭎栎上的绵羊左肩胛骨、心、肋骨分别摘下并从系在第一根横搭的木条与红丝线中穿出依次递给召摩、普摩、普司。绵羊皮及头、脚归普摩,表示是祭祀普摩密枝神,同时作为辛苦的报酬。木斗中的米、糖果及碗中的祭品归毕摩。密枝头们收拾好东西,大喊三声“罕格”后,争先跑出密枝林。其他的村民则要先于密枝头们离开密枝林。
 
回归途中,毕摩要先后停下三次,面朝密枝林的方向念诵祭词,大致意思是“劝慰密枝神好好保佑全村的人蓄平安,我们每年都会来祭献你”。如同早晨出来时一样,“罕格”声一路不断。途中遇到迎面的来人,则要随心给钱。
 
进村后,大家点名道姓地批评教育男女不正当关系、伦理道德败坏、偷鸡摸狗、邻里关系不和谐等等,以示众人皆知,警示今后行为规范、严格遵守伦理道德、家庭邻里关系和睦相处,老实做人、尊老爱幼。同时还高喊:毕摩与猫媾、毫罗与砧媾、知柯与瓶媾、日纹与蛙媾、杂木与蟑媾,这样喊不仅隐喻着可以取悦密枝神,而且更重要的是祈祷生殖神,促使人丁兴旺。绕着村中的大街喊完一遍后,各自才回家。
 
丑日的祭祀仪式与子日的仪式基本相同。不同的是:丑日祭祀的对象是“普司”密枝神;普司的密枝神位排中间;开幕式的地点在普司家;到密枝山,进入密枝林之前,毕摩在密枝林东侧选一块较为平坦的地方做“翥当”驱邪仪式,用一只白鸡作祭牲,毕摩念诵完祭词后,把鸡头砍下来扔向远方,意为不祥之物让鸡带走;在密枝林入口处,普摩、普司两人进行“包剪锤”赌博仪式,并让普司赢;绵羊皮及头、脚归普司。
 
3)尾声
 
寅日一早,密枝头们在召摩家集中,然后绕整个村子喊“罕格”。中午在普摩家吃饭,普摩家必须用祭“普摩”密枝神所杀的绵羊头手脚来招待全体密枝头。白天男子去狩猎或集体娱乐。晚上,绕整个村子喊一遍“罕格”,到哪个密枝头家吃饭不固定。寅日至午日的活动基本一样,密枝头们早晚绕着村子喊两遍“罕格”,白天全村男子去狩猎或集体娱乐,密枝头们轮流在家里吃饭。卯日与寅日一样,密枝头们要早晚喊两次“罕格”,中午在普司家吃饭,普司家必须用祭“普司”密枝神所杀的绵羊头手脚来招待全体密枝头。辰日、巳日的活动和寅日基本一样,密枝头们轮流吃饭。巳日晚饭在施玛家吃一只“施也”(以前是辰日猎到的野物,现在为辰日在村中喊“罕格”时挡道打到的鸡)。12点过后,毕摩举行“毕摩施壹”仪式,即把剩下的那只“施也”杀了,毕摩等分砍开,不分部位,然后抽签来决定谁得那份。
 
4)结束
 
午日上午密枝头们在知柯家吃饭,并举行“兴柯”(将把戌日清扫密枝林祭场时发给密枝头的青㭎栎交回)仪式。天亮之前,知柯逐一去密枝头家门口喊“兴柯、罕格、郭途”,如果喊几声,密枝头都没有回应,就直接把插在门头上的青㭎栎枝取走。若有准备的密枝头,一听到知柯的喊声,就出门回应道:“猪脚前后折,你折你乡去”,对着密枝林方向由轻到重地喊三声“罕格”,将青㭎栎枝丢向密枝林方向,表示本年度祭密枝仪式中,自己的神圣职责到此结束,把神枝还给了密枝神。
 
(二)撒尼人祭密枝仪式结构
 
对仪式行为的描述,有助于进一步剖析仪式结构。范·杰内普本人为“通过仪式”所下的定义是:“伴随着每一次地点、状况、社会地位,以及年龄的改变而举行的仪式。”范·杰内普并阐明,所有的通过仪式或“转换仪式”都有这标识性的三个阶段:分离(separation)阶段、边缘(margin)阶段[或叫阈限阶段,阈限(limen)这个词在拉丁文中有“门槛”的意思]以及聚合(aggregation)阶段。通过仪式或转换仪式的概念也被用来界定季节性节日、献祭、朝圣等行为。由此可知,通过仪式理论也适用于祭密枝仪式结构分析。
 
从祭密枝仪式行为叙述中知道,祭密枝仪式结构复杂,我们可以从参祭主体一人开始祭密枝神与结束祭密枝神和密枝神的迎送仪式两个层面剖析。从整个仪式过程中参祭主体一人的活动来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开幕仪式阶段、祭神仪式阶段、闭幕仪式阶段。如果说开幕仪式的开始完成了范·杰内普所说的分离阶段,也就是密枝头们从世俗的日常生活中分离出来,同时也进入了祭神的神圣阶段;祭神的神圣阶段即为阈限阶段;至“兴柯”仪式的开始就完成了聚合阶段,即密枝头们又回到了世俗的日常生活中。进一步剖析祭神阈限阶段,又包含了三个子阶段,即迎神阶段、祭神阶段和送神阶段;这三个子阶段又是一个完整的通过仪式,迎神开始完成了范·杰内普所说的分离阶段,经历神人共处、共娱的阈限阶段,至送神开始则完成了聚合阶段。
 
·杰内普的阈限理论被特纳进一步深化,他引入交融的概念来指称阈限的状态,阈限人失去了世俗社会中所拥有的一切,通过交融完成了世俗—神圣—世俗的转换。在祭密枝仪式的阈限阶段,全体村民都进入了非常规的生活状态,除了在密枝林喊“罕格”外,密枝头们每天早晚都绕整个村子的街道喊“罕格”,村民们停止一切日常的劳作。男子们三五成群地上山狩猎或进行集体娱乐,女子也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绣花或聚餐,但她们一律不参与祭密枝有关的活动。这时阈限人的特征较为明显,他们就像特纳所说的一样,在结构中逃逸,或处于结构的缝隙。午日毕摩开始主持“兴柯”仪式,全体村民又回到了正常的日常生活,直到来年的密枝节,整个社会经历了一个循环。这是针对参祭主体—人作为阈限人而言。
 
在整个祭祀过程中的祭神阈限阶段,若把密枝神视为阈限人,则又有迎神阶段、祭神阶段和送神阶段。当毕摩开始念诵《普兹楠兹》时,密枝神从常住地“塞底米”分离出来了,完成了分离阶段;密枝神迎到密枝林后,受人祭献、神人共处,这时处于阈限阶段;至毕摩开始念诵《普毫郭》时,又把密枝神送回到常住地“塞底米”,完成了聚合阶段。
 
在整个祭密枝仪式过程中,无论是以参与主体—人作为阈限人,或以密枝神作为阈限人,都循环了一个周期或一年,完成了如特纳所说的“人们从结构中被释放出来之后,仍然要回到结构之中,而他们所经历的交融,已经为此时的结构重新注入了活力。”
 
03撒尼人祭“密枝”文化意义
 
1、撒尼人祭密枝是人们祈求丰收、人畜安康、人口增殖的一种模式
 
密枝神是撒尼人的保护神之一,它保佑着全村人蓄平安、人丁兴旺,可以给村民带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平安无难。祭词“启程经”指明了为什么要祭密枝:不祭密枝时,村中缺粮无酒,六畜不旺,人不平安。绵羊作祭牲,祈求密枝神保佑,赐福给村民。祭台的设置与祭词也体现出祭密枝是祈求人丁兴旺、增殖、繁衍的目的性。祭词“盘格”有:“……婚媾兮,相交媾。月亮兮,与光媾。星宿兮,与晶媾。露水兮,与戈媾。……天物尽配对,地物亦相交。盘装口袋里,袋底岛弗蠕,袋底如不蠕,盘头不会麻,袋底一蠕动,盘头就麻了,政官自此出,武将如是生。”,这反映了万物由交媾而生的观念。祭词“普毫郭”有“……普与奴一对,返归居宅后,木条编作床,芭蕉叶铺盖,凯格恅啦格!与普同欢乐,与奴同欢乐:毕摩与猫媾,毫罗与砧媾,知柯与瓶媾,日纹与蛙媾,杂木与蟑媾,凯格恅啦格!”表现了增殖的强烈祈愿。
 
2、撒尼人祭密枝是保护自然生态的一种模式
 
“如果社会没有象征物,那么其存在就只能是不稳定的”。撒尼人把密枝林视为具有保佑整个村民神灵的象征物,所以对密枝林保护虔诚有加。在撒尼人的心目中,密枝林已经不再是普通的森林,而是具有神圣力量所在的森林,林中的一草一木都不得随意侵犯、砍伐。每年只有在祭密枝时人们才能进入密枝林,平时不准任何人、任何动物进入,一旦进入就侵犯密枝神灵,将会受到密枝神的惩罚。据村民们回忆,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有一家兄弟俩偷砍了密枝林边沿的两棵大莎树,当年家中灾难多端,家里有人患上癫痫病、有人嘴弯。所以撒尼人禁忌砍伐密枝林中的树木花草,禁忌砍伐的行为保护了密枝林,使密枝林草木葱茏、枝繁叶茂、水源良好,有着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
 
3、撒尼人祭密枝是道德教化的一种模式
 
任何一个民族或族群都有自己的民间道德教化方式,对民族或族群内部不遵规守纪、不尊老爱幼、不善待老人小孩,行为道德不良的人们进行批评教化。密枝节期间,撒尼人在族群内部进行群体性的教化。届时在密枝林可以指名道姓地批评教育平时生活中偷鸡摸狗,男女关系不收敛,生活作风不正,不尊老爱幼,不孝敬老人,不善待孤寡老人的村民,同时也作自我批评,指出自己平时生活中没有做或没有做到位的方面,以期得到他人的督促和帮助。在村子里,密枝头们每天早晚都绕村子大街喊“罕格”的同时,也指名道姓地喊村里某某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之类的话,以便让更多的村民知道,受到众多舆论的谴责,使之早日悔改。在这一期间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是相互默认的,没有人会反驳、争辩是非。撒尼人在密枝节期间的这种教化方式与我们今天所倡导的民主生活会有异曲同工之妙。
 
4、撒尼人祭密枝增强群体凝聚力
 
“在很多社会中人们都认为,大家在一起进餐时为了在参加的人中间建立一种人为的亲属关系,因为人吃进同样的食物能产生与人具有相同血缘的同样的效果。”在密枝仪式的开幕时,毕摩给绵羊撒圣酒、念诵祭词,净化绵羊,使普通的绵羊成为具有神圣性的绵羊。人们在神圣的密枝林中一起分享了神圣的祭品,从而建立了一种更加亲密、更具有凝聚力的关系。“涂尔干所定义的宗教不仅包括信仰还必须包含仪式,他认为仪式的目的在于不断重新加强个人属于集体的观念,使人们保持信仰和信心,使共同体维持下去。”密枝节是撒尼人最大的宗教节日,具有节期长、规模大的特点,这为人们之间的相互交流、增进团结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在节日期间,男子们一起去狩猎或集体娱乐活动,长者们会给年轻人讲述撒尼人的古老传说、历史故事,让年轻人更加了解族群的历史文化,增强历史记忆,促进群体凝聚力。
 
5、撒尼人祭密枝促进人际关系的和谐共处
 
和谐共处是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愿望。撒尼人祭密枝祭词中体现着追求和谐、向往和谐的愿景。如:“天与地合作,日与月和好,甘露滋禾穗,雨晴互轮转,寒与暖不争,他乡我乡和,他村我村友,郎舅亲无间,舅姑意真切,父慈子孝顺,母厚女肠柔,兄弟如手足,人言我入耳,我言人喜听。此般亲睦状,犹如饮酒序:荞麦亲酒坛,酒坛亲吸管,酒坛亲酒瓶,酒瓶亲酒盅,酒盅亲饮者。祈祭啊祈祭,他乡我乡睦,他村我村合,他人与我亲,家庭无纠纷,亲戚常走动!”。这表明了祭密枝增进人与人之间、村与村之间和谐共处,推动和谐社会的构建。
 
6、撒尼人祭密枝是撒尼人在过年
 
彝族十月太阳历,平均每年有365.25天,一年有10个月,每月有36天,剩余5天或6天为过年日,平年过年有5天,闰年过年有6天。期间人们除了做一些相应的祭祀活动、组织传统的节日活动外,均停止一切农事生产活动。撒尼人祭密枝在农历十一月第一个属鼠或属马日举行,这正好结束了一年的农耕生产。祭密枝的第一天和第二天分别祭祀“普摩”密枝神和“普司”密枝神,剩余5天男子打猎或组织各种娱乐活动,女子们不参与祭密枝任何仪式,她们则三五一伙地聚餐或自由活动,但是在这期间无论男女老少都不能从事农耕生产劳作,否则密枝神会用神弓来射。比较上述二者,我们发现:(1)祭密枝时间与十月太阳历过年时间均在农耕生产结束后的年根;(27天的密枝节,除了前2天的祭密枝神外,真正的自由活动闲暇时间只有5天,与十月太阳历5天的过年相吻合。为此笔者认为撒尼人祭密枝是撒尼人在过年。
 
结语
 
彝族撒尼人祭“密枝”是石林彝族文化圈内规模较大的一项群体性祭祀活动。从祭“密枝”行为来看,具有准备时间长,仪式规程庞杂的特点;从仪式结构来看,具有仪式结构复杂,具有以参与人为阈限人和密枝神为阈限人的双重结构性;从文化意义来看,撒尼人祭密枝是一种具有多重文化意象的神圣宗教活动。
 
(注释从略,详参原刊)
 
原载于《贵州民族研究》2016年第1期。
 
 民俗学论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洛克立法思想研究 \陈丹丹
17世纪的英国,农业商业化进程开始,商品社会逐渐成型。在这种社会转型过程中,传统的社…
 
贝德士论抗战时局下的中国基督教 \徐炳三
【摘要】抗日战争时期,南京国际安全区主席、金陵大学教授贝德士广泛论及中国基督教…
 
身份、秩序与超越——唐宋律法的道教学视角简论 \程乐松
从法制史的角度切入道教,以及从道教学的角度诠释法制史中的复杂伦理、身份与超越…
 
基督教对西方法律的给养———以基督教对英国法律的影响为例 \柴英 柴荣
基督教义在西方法律的形成过程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以英国世俗法律为例,基督教…
 
评析“同性婚礼蛋糕案” \马平
作者按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伯德·金斯伯格(RuthBaderGinsburg)于9…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生者与亡者的对话——七月十五亡灵祭祀礼俗
       下一篇文章:从族群标识到文化共享——20世纪80年代以来壮族三月三的变迁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