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案例选编
 
又现假活佛!10年骗了2个亿
发布时间: 2021/2/26日    【字体:
作者:觉悟号
关键词:  假活佛 骗财  
 
 
1气功大师“变身活佛”
 
据央视新闻报道,20年前,王兴夫有两个对外的身份,一个是济南监狱系统的公职人员,一个是气功大师。
 
但王兴夫以气功大师的名义长期在外开班收徒,根本顾不上监狱系统的本职工作,1997年,济南监狱对他作出开除公职处理。自此,王兴夫就只剩下了气功大师这一个身份。
 
到了2000年左右,因为国家大形势是取缔有害气功一系列功法,王兴夫觉得这样下去继续办气功班就不大合适了,然后他就以佛教居士的这个身份进行活动。
 
从气功大师转为佛教居士后,王兴夫并不满意自己的身份。2008年,王兴夫伪造身份,从汉族的王兴夫变成了藏族的洛桑丹真。而后,他举行了所谓的坐床仪式,对外号称洛桑丹真活佛。
 
由此,王兴夫完成了从气功大师到洛桑丹真活佛的华丽变身。
 
王兴夫也把这段视频刻录成光盘,分别取名《洛桑丹真活佛坐床法会纪实》《上师洛桑丹真仁波切》,在弟子中间传播自己。王兴夫还让弟子通过PS技术,把自己包装成端坐莲花台、头顶佛光的形象,还铸造铜像,让弟子们供奉起来。
 
变身“洛桑丹真活佛”之后,王兴夫开始在内地敛财骗色。法院二审认定,王兴夫在十年时间里,利用假活佛的身份,骗取钱财近两亿元,数额巨大。
 
2谨记三招,识别真假活佛
 
在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珠康·土登克珠活佛看来,王兴夫自称坐床成活佛的行为,既不符合藏传佛教的教义和基本仪规,也不符合国家宗教局制定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不具有合法活佛身份。
 
自王兴夫以“洛桑丹真”活佛名义开展活动以后,在沈阳、北京、济南、成都等地建立起8大核心道场,核心道场下设各级分道场,在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发展弟子3000多人,每个弟子每年都要给王兴夫上交供养,王兴夫宣传自己就是福田,给他供养交钱,就是“种下一粒种子,收获万亩庄稼”。
 
借助假的“活佛”身份,大肆敛财骗色,不仅玷污了佛教的声誉,也伤害了信教群众的感情。那应该如何分辨真假活佛?
 
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上网通过“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进行查询。
 
藏传佛教活佛查询系统上线于2016年,已经录入全国具有合法身份的1300多名活佛。在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中国西藏网官网上,就能找到该查询系统。
 
其次,您还可以向当地的宗教事务部门查询。
 
每个活佛在当地宗教事务部门都会有备案,一位真活佛必须有传承,有寺庙,有转世灵童制度,有政府批准,并且缺一不可。切记不要听信一些所谓的弟子、朋友的推荐,有可能会导致上当受骗。
 
此外,宗教工作人员和警方还给出了第三个建议:一定要了解一些基础的佛教知识。
 
3当今邪师的19种表现
 
假活佛、假僧人严重侵犯了佛教界的声誉和形象,也损害了广大善信的合法权益。凤凰网佛教对此类行为也深恶痛绝,多次发文指责。
 
作为一个正信的佛弟子,必须要有分辨正邪的智慧,否则极易被外道邪师所惑,走入邪路枉误今生,弘恩法师曾总结了当今邪师的19种表现,接下来请看:
 
一、喜好浮夸
 
此类外道邪师,经常让弟子编写资料,将自己吹嘘成“法王”,“活佛”“金刚上师”“大伏藏师”“大禅师”等,逢人便发,如世间推销做广告一般。与人相处,不论对方根基如何,千篇一律总会将话题引到自己是某某大师转世、某某活佛与自己关系如何密切、某某社会名流是自己弟子等方面。
 
真正的法王、活佛、伏藏师等,决不会以此为标榜,反而会故意隐瞒自己的功德,因为他们知道这样做会障碍修行。
 
善知识即使为令弟子生起信心而透露自身功德,也是随缘而说,且是在弟子已经依止后,而非在初见时。
 
二、不具传承
 
此类外道邪师,不知道修行成就必须依止有严格传承的善知识而行持,他们为诓惑世人,标新立异,自立门派,甚至自称教主。
 
大善知识皆依佛陀与传承祖师教法行持,决不会另立一宗,另发明一法。现有宗派的形成,并非宗派创始人刻意为之,而是随历史演变,后人加给他这一支的称呼,并追溯他为祖师的。
 
每一位宗派的创始者在住世弘法时,决不会到处宣扬“我是某某派祖师”“我有某某新大法”的。
 
三、卖弄神通
 
此类外道邪师见地不明,不知皈依。
 
出离心、菩提心、般若智慧是正法核心内容,修行之着眼处,他们反而以世间禅定引发神通为高明,终日只会吹嘘自己有种种特异功能,能见他人所不能见,能闻他人不能闻,能知他人不能知。
 
大善知识因对心性明了通彻,亦具神变功德,但若非对弘法有益,比如能令弟子生起信心,能谴除邪魔外道等,决不会故意示现,因戒律不允许的缘故。
 
四、不重戒律
 
《佛遗教经》中说,佛灭度后以戒为师,可见戒律对修行者是多么重要。
 
戒不清净,决不可能生起禅定、智慧方面的功德,更不可能解脱成佛。
 
此类外道邪师不明修学次第,不知戒学重要,妄说般若空理,鼓吹“一切不要执着着相”,不守佛陀制定的戒律,以此标榜为自己的洒脱无挂碍。
 
大善知识为打破弟子执着,也许会采取看似破戒的极端手段,但为避免不知内情者生邪见,是决不会在大庭广众下毫无目的乱来的。
 
而且即使是为折服弟子,也是有相应证量的前提下才做。比如,若想以杀生破弟子执着,首先应具起死回生之功德才行。
 
如同济公活佛的诗“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其实后面还有两句,很少有人讲。后两句是:“世人若学我,必定入魔道”。不可不慎也。
 
五、炒作营建
 
此类外道邪师不懂修行,既不闻思经论义理,也不持戒打坐,也不在佛之见地与般若义理上用功,终日只在世间四处游走,募资建寺,营造高大佛像佛塔,且以攀比建筑规模,装饰华丽为能事。
 
佛陀住世时,修行人常住阿兰若处,根本没有寺院。过去祖师大德兴建道场皆是随缘,且只以适合修行为着眼点,而不以造型格局之美观为目的。试观当今很多空荡荡的偌大寺院,多是此类人所建。
 
六、盲目苦行
 
此类外道邪师不读经论,不知佛法依中道修行,为标新立异吸引徒众,便违反佛制,刻意苦行。
 
有鼓励学道教辟谷不食者,有吹嘘盲目燃指燃身者,有推崇磕头朝山者,再如佛在世时投灰外道,持鸡狗之戒律的外道等,如是盲目苦行,不仅难令众生解脱,反而会断除其善根慧命。
 
大善知识只教弟子在见地上用功,并善于依其根器及所处修行位次,循循善诱之。决不会拔苗助长,让弟子做力不能及的苦行,而损害他们的身体,动摇他们的信心。
 
七、枉随世缘
 
此类外道邪师贪心炽盛,打着“菩萨应随顺众生”的旗号,捞取世间名闻利养。
 
他们或办世俗讲座,或著书立说,或开法物流通处,素食店,或专结交高官富商等等,其目的不是为弘法利生,只是为了自己享受。
 
菩萨随顺众生,视逆缘与顺缘无别,毫不起烦恼。而这些邪师并非如此,一见因缘与自己期待一致便喜形于色慌忙迎上,生怕机会转瞬即逝;若与自己期待相反,则避之犹恐不及,甚至暴跳如雷。
 
八、世俗情深
 
此类俗习气甚重,待人接物不依佛制,而依情感。
 
他们对待师长、同修,只以自己好恶而论远近亲疏,或排斥或拉拢之;对待居士亦分三六九等,有供养自己多者,恭敬自己者,顺适自己者,便对他格外“慈悲”照顾。反之则冷若冰霜。
 
此类犹如俗人拉帮结派之行为,大善知识决不会做。
 
真善知识其心平等,或赞扬,或鼓励,或呵斥,或痛打等等行为,皆是为令弟子得到修法的利益,而非出于世间情感。
 
九、自赞毁他
 
此类外道邪师在修行中得到微利,便标榜自己所修法门“天下第一”而贬低排斥其他宗派;本宗之中又夸耀自己最为殊胜,甚至连传承祖师都不放在眼里。
 
佛陀开演的种种法门,适应种种不同根机的众生,排斥其中任何一法门,皆会障碍与之相应的众生。因此,排斥他宗者皆是大谤法人,其罪业大于造五逆十恶者。
 
大善知识为使弟子生信心,会极力赞叹自己所传修法,但决不会公开抨击他宗,更不会指摘传承祖师。
 
十、不依经论
 
佛讲经,菩萨造论,皆是为指导众生修行。修行者当依经论,不应依自己的感觉或道听途说。祖师垂训:“以我说法,为谤佛法僧”。此类外道邪师不知何为实修,也不愿学习经论,只凭一时灵感胡乱指示他人。
 
不知佛法修行次第根本,只是在一些自己知道的各宗派形式上胡乱引导别人。行此种种,既无正规传承,又不知具体仪规,也不管是否能使实行者得到利益,只如小孩过家家一般,按程序玩一遍了事。
 
因为无知的缘故,在此过程中,更会时时做出些莫名其妙,似是而非的“开示”:比如,“晚上不能不能读地藏经”,“火供时烧掉的面越多功德越大”等等违背佛法的颠倒思想。
 
大善知识则不是这样,凡有所教授,必然以经论为据以坚定弟子的信心。弟子若提出疑问,他们也不会心生烦恼。
 
十一、不入实修
 
此类外道邪师虽广学经论,但并不信正法,也不依之实修。只如世间搞学术研究者一般,在经论文字相上兜圈子。他们虽著作等身,学问满腹,但常为烦恼所困,遑论解脱成佛,保持人天福报尚不可能。
 
大善知识以经论指导实修,通过实修认识烦恼之本性即是菩提,而真正生起圣道功德。他们为调伏弟子,有时虽会现烦恼相,但心中是决无任何烦恼的。佛经比喻为“说食不饱”者即是此类。
 
十二、常住俗间
 
此类外道邪师心不能安住在道场,反以“弘法利生”为名四处乱跑。今日要去五台山盖茅棚闭关,明日要到藏地求法,后日又要去印度朝圣。他们以此为幌子,游玩于各地,顺便骗取当地信众的供养。
 
大善知识皆依阿兰若处修行,即便有弘法因缘,也是受请而往,传法立即返回,决不会像常住俗间的邪师一般,不请自到,流连忘返。
 
十三、经忏营生
 
此类外道邪师毫无教证功德,根本不具超度众生之证量,也不知何为超度,只为挣钱糊口,日日在寺院中敷衍拜忏,收取居士供养。若供养少则牢骚满腹,反之则兴高采烈,其表现犹如俗人月底领薪一般。
 
佛世之时修行人皆以自身证量回向于众生而超度之,根本不用形式上的经忏。施主随意供养或多或少,行者也不会生分别心。
 
大善知识致力于实修,决不会浪费时间去赶经忏。他们以大慈悲心发愿度尽有缘众生,也不会为博得名闻利养而作超度。
 
十四、身见深重
 
此类外道邪师十分爱惜身命,大部分心思皆花在养生治病,如何延长寿命上。
 
他们乐于求医问药,营建寺院以为安乐窝,对于真正的生死轮回的过患苦痛不曾观察,对弘法利生事业,亦是不闻不问。
 
大善知识决不如此,他们为正法住世,终其一生励力实修,随缘传法,不顾疲劳疾病。
 
十五、算命看相
 
此类外道邪师常给人算命看相,说祸福道吉凶,以此为招徕弟子,博得名利的手段。佛制戒中严禁弟子占卜、观相、预测吉凶,《大智度论》中亦呵责为“邪命”。
 
若是大善知识决不会以此为业,除非是为了利益众生的方便。
 
十六、乐谈俗事
 
此类外道邪师对于学修正法毫无兴趣,每日只好谈论世间俗事,无论天文地理、时事政治、体育赛事、世风民俗、家长里短皆津津乐道。
 
若遇居士问如何处理自家俗事,他们不能借以启发其出离,从法义上引导其入实修,反而就事论事,卷到居士的俗务中。
 
大善知识只以众生的解脱成佛为念,决不会充当此类“家庭辅导员”,以世俗观点教导人。逢此情况若能对只谈俗务之居士当头棒喝,使其狂心顿歇,才是真善知识,真大慈悲。
 
十七、造作慈善
 
此类外道邪师为提高声誉吸引徒众,专以搞世间慈善为务,今日慰问敬老院,明日捐助建学校等,而忘却了出家人修行弘法的本分事。
 
世间慈善虽能救众生一时之急,但终究是轮回之因。更何况用十方信众供养寺院常住的财产救济世间人,不合佛制,且折损受施者的福报。
 
因此,大善知识唯以正法布施人,往解脱道上勉励人,从心性上指示人。其起心动念,言谈举止皆为令众生皈依三宝,出离生死,明了法性。
 
若非如此,即使做出令天下贫者皆富的慈善事,亦是非正行。正如《华严经》中说:“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根,是名魔业。”
 
十八、世智聪辩
 
有一类邪师对解脱生死毫无把握,也不知在阿兰若处实修,只是通达一部分经论的文字相,便以为能弘法利生。
 
他们一遇恭维礼敬即生极大我慢,认为只有自己对经论理解最确切,只有自己所学乃是正法。讲解经论时,其目的不在引导人学佛解脱,不过为炫耀自己博学多闻。
 
若人不信服,便与人争论强压服之,言词逼人,烦恼炽盛之态与俗人吵架无异。
 
更有在网络上建立论坛,专门以辩论为弘扬正法,铲除魔说者。
 
实际又如何?即使辩胜万人,对生死能有把握吗?能给辩论失败者带来任何实际利益吗?若不能,此种辩论不过是世智聪辩,与魔王言说无异。
 
真善知识相互讨论,只为澄清经文本义而依之入实修,决不会为胜负而辩论的。
 
十九、毁失密行
 
此类外道邪师为吸引信众,常有此类言论:“我念某某心咒已经多少万遍”、“我的本尊是什么,功德极大”、“我在何处闭关多少年”、“我修行时现起如何殊胜境界”……
 
如此言行早已将三昧耶戒中“甚深密义不外泄”一项破坏无余,死后必将堕落,何谈解脱!
 
大善知识不仅对于自己的本尊,所持咒语,闭关地点,修行觉受等守口如瓶,乃至连修法所用念珠都不示人,怎么会随便与无关人谈论这些?
 
所述十九点,是当世邪师典型的表现,哪怕只具一种,即可判定其为邪师,而决不能依止。若已经依止也应尽快离开,不再接受他的教导。
 
此外,一旦确认对方是假活佛假僧人,一定要立即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或者向宗教事务部门举报,防止更多的人受骗。
 
觉悟号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试析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法”的起源、机制与影响 \董江阳
摘 要:“国际宗教自由法”(IRFA)构成近年来美国对外关系中有关宗教问题的政治与法律…
 
从法律信仰到法律信任——基于伯尔曼《法律与宗教》的思考 \芦泉宏
在面对中国社会信任度不断下滑、法律不能切实有效实施这一问题时,有的学者求助于法律…
 
印度编纂民法典的宪法目标为何未能实现? \李来孺
摘要:印度是普通法系国家里法律成文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之一。在英印政府的基础上,印度在…
 
宗教信仰自由的规范化解读——以欧洲人权法院判例为视角 \罗 莎
内容摘要:在国际人权法律文件以及各国宪法中,宗教信仰自由普遍被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
 
从法律与宗教关联性角度探究法律信仰 \陈逸含
【摘要】:伯尔曼在《法律与宗教》一书中,从人类学、历史学、宗教的法律方面、末世学四…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程田与中南神学院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文章:沈仁和与张教堂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