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十八世纪前的圣经翻译运动
发布时间: 2021/3/12日    【字体:
作者:黄锡木
关键词:  圣经翻译 圣经出版  
 
 
圣经公会的工作是有关圣经的翻译、出版和发行。圣经公会虽然是近代成立的机构,但是它的异象可以追溯到古代。以下简述有关圣经翻译的历史,尝试勾勒出十八世纪前的圣经翻译运动和圣经出版过程中几个重要的里程碑。历代信徒致力于圣经翻译、出版的工作,自古至今,从未间断。
 
他尔根
 
很多古代宗教都拥有自己的圣典,但这些圣典并不是供一般人阅读的。对於某些宗教而言,圣典主要是供那些特别受启蒙的神职人员阅读,因此就不期然地赋予这些圣典神秘色彩;这些宗教领袖不期望一般信徒会理解这些圣典,毕竟,在宗教圈子里,这种神秘色彩往往带有神性的含义,而拥有神秘知识的人自然也配有难以言谕的权威。然而,犹太──基督教传统却非常强调信徒要明白、要研读圣典的内容,因为大家都相信,圣经蕴藏着上帝赐予人类的真理,即使两者的圣经在书卷数量上各有差异。
 
因此,圣经应该使用读者自己的语言来表达,才能有效地研读圣经。圣经翻译史可追溯至公元前五世纪的亚兰文口译方式。当时被掳回归的犹太人,大多数都已经采用当时的国际商业语言亚兰文,对母语希伯来文感到非常陌生,因此,他们在会堂诵读圣经经文後,「传译者」(希伯来文称为methurgeman,参拉四:7)便即时提供亚兰文的翻译。这种翻译本来是以口译为主,久而久之,这些口译产生了文字版本,称为「他尔根」(Targum),不同时期也有不同版本的「他尔根」;在亚兰文,「他尔根」就是「翻译」的意思。
 
《七十士译本》
 
然而,最重要而又是最大规模的圣经翻译工作,可算是由公元前三世纪的埃及亚历山太城犹太人团体展开的,他们把希伯来文圣经中的五经部分翻译成希腊文;其馀的部分亦在随後的两个世纪陆续面世。一般称这译本为《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所谓「七十士」,是源於犹太人传统的说法:有七十二位长老花了七十二天时间来翻译五经,结果,他们翻译的作品全是相同的(意即七十二份译本都是一式一样的!);後来有另一说法,把这个数目简化为七十,所以今天称这译本为《七十士译本》。
 
在新约时期,无论是犹太教教徒抑或是基督信徒,这部希腊文译本《七十士译本》都是他们共用的圣经,亦是保罗、路加以及大多数新约圣经作者使用的圣经。我们可能以为,《七十士译本》的内文就如现代译本的旧约部分一样,都是大同小异,但事实并非如此。由於希伯来文圣经文本的流传过程产生的变化,使这部译本的希伯来文圣经底本与今天我们所用的希伯来文圣经不尽相同,其内文与现代的旧约圣经都有明显的分别。旧约次经中的某些书卷就早已见於《七十士译本》里,例如《亚撒利雅祷词与三少年之歌》、《苏撒拿传》和《彼勒与大龙书》,而《以斯帖记补篇》就分别早已见於《七十士译本》的但以理书和以斯帖记。时至今天,这译本亦为正教教会(特别是以希腊语为主的正教教会)的官方旧约圣经,其权威并不次於原来的希伯来文圣经。
 
像《七十士译本》的翻译工作,在古代社会里可算是史无前例,而这译本的出现亦为基督教的圣经翻译奠立了基础和楷模。基督教会成立之初,信徒主要是犹太人,但随着非犹太裔信徒的人数不断增加,进入第二世纪,教会中外邦信徒的人数已经远远超越犹太裔信徒。虽然《七十士译本》原本是犹太人的圣经,但随着基督教护教士和教父经常从《七十士译本》中引用经文作护教之用(如耶稣为童女所生),这译本在犹太人当中的影响力日渐息微;在拉比文献中,这译本更成为被抨击的对象。
 
《武加大译本》
 
在早期教会,希腊文是非常通行的语言,但为确保福音能广为人知,亦为有利於教导的工作,不同民族的信徒确实需要一部翻译成他们的语言的圣经译本。以希腊语为主要语言的早期东方教会,可能是最早把圣经翻译成其他语言的组织,例如叙利亚译本(又称《别西大译本》)。但最具影响力的则是西方教会(以罗马教会为首)所翻译的拉丁文圣经。
 
由於缺乏组织和监管,早期(约公元四世纪前)拉丁文圣经(统称为《古拉丁文圣经》)的翻译是十分混乱的,质素参差;因此,到公元四世纪末,当时的达玛苏主教(Pope Damasus)委托他的书记,亦是他的神学顾问、着名的教父和圣经学者耶柔米(公元347-419/20)重新修订当时的拉丁文圣经。结果,耶柔米花了约二十年时间,除了修订当时的新约圣经和旧约的次经书卷之外,还从希伯来文圣经(而非《七十士译本》!)重新翻译了旧约圣经。为重译旧约圣经,耶柔米更远赴伯利恒城苦读希伯来文;他可谓是早期教会历史中能掌握希伯来文的教父,这是十分罕见的!耶柔米所翻译的圣经译本名为《武加大译本》(Vulgate),是一千年来在西方教会最广泛使用的译本。其拉丁文名称Vulgata,意思是「通俗」,意即为一般人所使用。
 
新科技的影响
 
即使这些翻译工作都是为了使圣经普及於广大信徒,但在古代社会,要出版一部几十万字的圣经是极其复杂的;在古代社会里,所谓出版,其实就是抄写,过程是非常缓慢的。虽然有些设备完善的缮写房曾试图用朗读抄写的方法,大量制作圣经抄本,但情况不见得有很大的改善;其中的抄传错误,一般都会较以肉眼抄写的为多。
 
在这种原始环境下,出版圣经的费用极其昂贵。虽然中国东汉时代的蔡伦已经发明了纸张(约公元二世纪末),甚至有说西汉时期已出现了纸张(约公元前二世纪末),但这种技术却未能造福西方社会。西方社会仍要用羊皮抄写圣经,抄写一部圣经(新旧约全书)就需要五十只羊。钱固然是一个问题,质素亦难以保证。今天,很多信徒都意识到,留存下来的希伯来文(旧约)圣经和希腊文新约圣经的抄本,彼此间就有很大的出入,因此圣经研究里有一门学科名为「经文鑑别学」,就是要在流传下来的佐证中重构一个最可靠、最接近原稿的文本。然而,不单单是原文圣经的抄本需要鑑别,其实译本也是一样,并且是更为复杂的。耶柔米的《武加大圣经》就是一个好例子。以新约圣经而言,现存的《武加大圣经》抄本接近一万份。某程度上,每一份抄本(虽然不是完整的圣经)都是耶柔米原来的《武加大圣经》的修订本!
 
十五世纪初古腾堡(1397-1468)发明的活版印刷术为圣经文本的流传以及圣经的出版产生了革命性的贡献;自此,文本的质素便得以保证——倘若排版的人没有出错的话。这技术亦加快出版圣经的速度,再配合成熟的造纸技术(可能是由西班牙人引进),出版成本就大大降底了,使圣经更广为流传。在首批由活版印刷术印制的成品中,最为触目的首推拉丁文大字圣经《迈扎尔圣经》(Mazarin Bible; 1455/6;迈扎尔为当时法国枢机主教),又称《古腾堡圣经》(香港圣经公会最近购得一部《古腾堡圣经》的复制本,可供信徒参观)。
 
改革运动的精神
 
活版印刷术的出现亦正好配合改革运动对圣经的重视。在千多年的大公教会历史中,《武加大圣经》——而非原文圣经——一直为教会的官方圣经,是教会崇拜时诵读的圣经,是广大基督教世界(除东正教外)的圣经。其实我们不应该感到有甚麽希奇,在过去的几十年来,华人教会依然把《和合本》抬高至等同原文圣经的权威;直至近代,还有些教会人士质疑学习原文圣经的必要性呢!改革运动所强调的「唯独圣经」,以及那种回归圣经——指原文圣经——的精神,无疑使圣经出版的需求大大增加。在这个时候,圣经的出版几乎只局限於原文圣经的版本,而且以新约希腊文圣经版本占大多数。
 
虽然拉丁文在老百姓的生活中,早已被其他地方语言所取替,但在改革运动之前的教会传统里,拉丁文依然是教会语言,而且更变成神性的圣言。要把圣经翻译成其他语言,教会都会视之为亵渎和悖逆的行为。约翰.威克理夫(John Wycliffe; 1328~1384)有见当时教会的腐败,认为对教会最有效的改革是让平信徒明白圣经。他把《武加大圣经》翻译成英文(1382),因而被革去牛顿学院神学系的教职。他生前虽然逃过教会的惩治,但在他死後,教会对他仍恨之入骨,竟然议决把他已死去四十四年的尸骨掘出来,烧成灰烬。
 
威克理夫对上帝话语的执着、对教会的热爱,以及他那颗对上帝火热的心,使他被誉为「宗教改革之晨星」(Morning Star of the Reformation),并深深影响到二百年後的宗教改革人士。要平信徒彻底地体验上帝话语的权威,信徒就必须能用自己的母语阅读圣经。马丁.路德在这方面无疑承继了威克理夫的心志,但他并非从《武加大圣经》入手,而是从原文圣经着手。他独力翻译了新约圣经,并於一五二二年九月出版;一般称为「九月圣经」(德语:September Bibel)。而在翻译旧约部分时,他汇集了多位学者,包括墨兰顿(P. Melanchthon; 1497~1560)和约纳斯(J. Jonas; 1493~1555),以翻译小组方式进行。路德的译本并非最早的德语译本,但却是最有影响力的。
 
随着圣经得到重视,圣经的出版和翻译工作亦陆陆续续地展开了,并且是在一个更开放和自由的气氛之下展开。然而,这方面的工作都集中当时的欧洲主要语言,例如在斯特拉斯堡印制的德文圣经(1466)、在威尼斯出版的意大利文圣经(1471),还有荷兰文圣经(1477)、法文圣经(1487)和葡萄牙文圣经(1496)。至於英文,虽然欧洲的印刷技术於一四七○年代已经由卡司顿(William Caxton; 1422~1491)传入英国,但第一本印制的英文圣经是在一五二五年出版,由丁道尔(William Tyndale; 1494~1536)从原文翻译的新约圣经。
 
由于当时英国依然受罗马教皇管辖权力的范围内,而天主教又严禁把圣经翻译成其他地方的语言,所以丁道尔不得已要在德国进行他的翻译,并在那里印制,然后偷运回英国发售。但在完成旧约部分之先,他被判为异端,被火烧死了。因此,首本由原文翻译的完整英文圣经并非《丁道尔圣经》,而是《科威对勒圣经》(1535)。而在英文圣经翻译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译本是一六一一年的《英王詹姆斯译本》(King James Version),又称《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虽然圣经公会发行数百种语言的圣经和译本,但自圣经公会成立之始,在英文圣经发行方面,一直都只发行《钦定本》圣经;而在一九0一年起,这政策却包括其他译本。
 
然而,直到十八世纪福音的大复兴,以及随後成立的宣教差会(主要在英国),圣经翻译与圣经出版就开始被重视。宣教士在宣教工场建立教会,他们如何有系统地宣讲圣经?以及如何使当地人能更体会和实钱圣经的教导?这些工作都是与圣经翻译与圣经出版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圣经语文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试析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法”的起源、机制与影响 \董江阳
摘 要:“国际宗教自由法”(IRFA)构成近年来美国对外关系中有关宗教问题的政治与法律…
 
从法律信仰到法律信任——基于伯尔曼《法律与宗教》的思考 \芦泉宏
在面对中国社会信任度不断下滑、法律不能切实有效实施这一问题时,有的学者求助于法律…
 
印度编纂民法典的宪法目标为何未能实现? \李来孺
摘要:印度是普通法系国家里法律成文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之一。在英印政府的基础上,印度在…
 
宗教信仰自由的规范化解读——以欧洲人权法院判例为视角 \罗 莎
内容摘要:在国际人权法律文件以及各国宪法中,宗教信仰自由普遍被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
 
从法律与宗教关联性角度探究法律信仰 \陈逸含
【摘要】:伯尔曼在《法律与宗教》一书中,从人类学、历史学、宗教的法律方面、末世学四…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上元节”为什么改称“元宵节”?
       下一篇文章:基于生命教育和艺术教育的宗教学教育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