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宗门禅全球弘扬之设想
发布时间: 2022/3/17日    【字体:
作者:张顺平
关键词:  宗门禅 全球弘扬  
 
 
宗门禅有“佛心”之誉,称为佛之“心印”,乃是一代时教之究竟实证,在中华大地上辉煌流衍,成熟众生无数,影响深远。在今日全球一体化、信息化的后工业、后现代化时代,如何面向全球弘扬宗门禅,是一件非常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深刻认识宗门禅的特质,精准洞察当代人类的危机与需求,可以确认,宗门禅在今日的全球弘扬完全可能,并能有效纾解人类危机,带给人类以新的机运与希望。
 
当此之世,人类高歌猛进于廿一世纪之途,科技、文化迥异昔日,世界潮流毫无定向,种种不确定性与日激增;另一方面,资本之力量席卷一切,人文精神衰微已极。此时,侈谈宗门禅之全球弘扬,不见讥为狂,亦决可笑为迂矣!
 
然,禅者之威德,在能杀活并用,绝地逢生,又岂能自隐光明而蒙然懈怠,忍见宗风继衰而人心陷溺于无极乎?因此有拙文之撰,不曰不自量力,亦云痴人梦呓也。
 
一、宗门禅之特质与现状
 
语云;禅为佛心。盖由达摩东传、曹溪光扬,五宗七家分灯续焰之宗门禅,为释迦一代时教之心印、总持。有宗乘,则意味着正法驻世,宗乘绝,则意味着正法眼灭。克实而论,宗门禅即实相般若、究竟涅槃之实证,而迥超一切义理、言语文字相,而又莫不与一代时教合。就人类精神言,禅堪称大光明幢,能烛照人类文明的持续演进,尤其是对中华以及亚洲文明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故禅的传承被称为传灯。那绝不只是一个赞美性比喻,而是一种实在的描述。
 
比较悲哀的是,禅之命脉与国运及众生福祉息息攸关,故时有兴衰隐现,而今日禅宗不仅不能与唐宋宗风竞盛时比,亦不能与清末民初时比,语为存亡续绝、宗风委地,仍属含蓄委婉。举目望寰宇,复有几人措意于是?无明长夜,几人以觉醒为志!
 
大量的祖庭一步步沦为商业景区、乃至仍处于废墟或被占用的状态;一座座历史上祖师、大德辈出的禅寺徒有虚名,乃至连香灯洒扫之事都无人操持;仅有的几个禅堂香烟未断的祖庭,是否有明眼的龙象,不得而知;市面坊间,谈禅的著作应接不暇,只是既不知作者是否有禅的实际修学,更不敢探究其修持是否有结果;谈禅的人可说炽然无间,而禅的命脉究竟如何?
 
二、禅宗西方传播回顾
 
禅宗于西方之弘扬,当自二战后日本人铃木大拙始。他将宋代自中国传入日本的禅传入欧美,以文学、哲理相兼之文字,首度使禅具有了世界性的影响。西方人之了解禅,首赖铃木先生。此后,日本人对禅的弘扬,始终站在第一列。
 
而后,约二十世纪后半叶始,相继有南传禅法在西方传播,迄今仍有相当的影响,比如越南籍比丘一行禅师等。
 
汉传禅法在西方的传播也随之而有,只是相比之下,影响要小得多,且基本没有走出华人圈,也可以视为没有时间上的持续性。
 
2009年,德国一位天主教神父本笃·雅戈尔,放弃天主教神父的身份,在北京和河北柏林禅寺承接凈慧长老传自虚云长老的临济宗法卷。这是非常少的大陆禅宗源流传往欧美的、比较接近传统禅宗传承的事例。
 
以上仅是简单枚举其有代表性者而言,实际的传播与交流当然远不止此。但大体来说,禅宗在西方的传播仍属空白,远未发生其应有的影响。一方面,从铃木到今人,所传的禅宗是否达摩、曹溪一脉的宗门禅,值得讨论、鉴定;另一方面,禅在西方的真实影响如何,值得审视、研究。
 
三、禅宗在西方弘扬之可能
 
我们当然无法漠视禅宗在故乡的衰微。当此根本空虚、毫无底气可言之时,是否有资格、有条件来谈禅在西方以及全球的弘扬?
 
儒家以立身弘道、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相期勉,而况以龙象腾骧、眼盖乾坤为常景的宗门禅。我们固然只在探讨一种可能性,但可能往往可以努力变为现实。如果连设想的勇气都丧失,那就真是悲哀透顶了。
 
1、禅之“不二”理念对西方“二元对立”思想是有力矫正
 
我们知道,西方哲学、逻辑以及思维方法都强调“二元对立”,比如,神与人的界限绝对不可以逾越,主观与客观的对立,人对自然的征服,执政党与反对党的竞争,不同信仰、种族、族群、文化间的持续冲突,国家战略的对抗、竞争等等。二元对立的思想能鼓励人对自然的探索,催生了以工业、科技、资本为代表的近现代文明。与此同时,这种以二元对立为根本的思想也带来越来越多的危机,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比如环境问题,不同信仰、种族、族群、文化间的各种冲突乃至战争等等。
 
与西方文化不同的是,以儒佛道为主干的东方文化更多强调和合、统一,天人一体,心物一元。尤其是禅宗强调对“二元(分别、对立)”的超越,对“不二”的体验、实证,不仅泯绝虚妄的人我分别,更实证心物、生死、依正的融通、绝待。这与西方文化迥异,固然是一种强烈的反差,同时也是一种有力的补救。禅的“不二”固然是一种实证的境界,但在思想的层面亦足以对“二元对立”的偏弊给予有力的矫正。
 
2、禅之“无上解脱”堪能救济后工业化时代人类心灵之陷溺
 
人心的陷溺是近乎全球普遍的事实,后工业化时代,宗教、人文精神衰微,物质、消费主义甚嚣尘上,伦理、道德规则丧失,各种心理疾患突出,由科技、资本主导的人类方向导致了人心的种种困惑激增,呈现出越来越严重的态势。
 
禅的绝对超越、无上解脱的实力,堪能对现代人心的“文明病”以有力的救治。依托于戒定慧的等持,禅不仅强调超绝物欲,更强调超越情绪、情感执着的系缚。以历史的经验看,禅在过去展现了救济人心的辉煌成就,在现代依然具备这种可能。
 
西方宗教具备“灵修”的传统,同时,为了解救人类心灵问题,今天各种“灵修”、瑜伽、禅修仍然广受重视和欢迎。禅在佛法中被称为“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当然具有与今天种种“灵修”不共的特质,一定能予这些心灵探索以有益的启发与帮助。
 
3、禅之超越、开放精神能与西方心理学、物理学、生命科学交流增上
 
如果要对禅的精神予以界定,超越与含容应该是不能否定的两种内涵,超越就是禅不受任何局限的绝待性,含容则是禅的普遍贯通性。换一种说法,禅是完全开放的,它没有界限,甚至可以说没有界定描述意义上的内涵,并由此而展现出无与伦比的活力。这决定了禅能够与许多有价值的探索协作。
 
与禅最近的是心理学,两者的领域一致,都侧重精神,目标一致,都希望解决心灵的困惑;但特质不同,禅是超越思维、意识的境界,具有强大的原本能量,方法也完全不同,比如观心或者参禅的方法,与心理学以观念疏导、逻辑分析、心理抚慰、情感宣泄等方法迥异。
 
物理学的研究方向虽然是面向外部世界,但外部的探索到极致时,往往与内部世界汇合。禅虽然强调向心内用功,但当到达禅的真实世界时,内在的界限早已打破。因此物理学与禅有很多可资印证、发明之处。这是一个已被注意到而待开展的巨大领域。
 
生命科学,无论是基于物理部分,或是基于心理部分,对生命本身的研究无疑非常重要,而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禅的领域本身。二者的理路不同,目标也可能有差异,但领域是高度重合的;彼此的可借鉴性极为可观。
 
以上仅举数例,而禅与现代西方文明的交流或交融具有不可限量的空间,相信这种交流或交融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4、禅之理性、实证精神与西方科学精神合拍
 
前述3点陈述了禅与西方文化不同的方面,实际上,禅的精神有与西方科学精神一致、合拍的部分。禅具备超逻辑理性的绝对理性精神,但其表现出来是与理性一致的;同时,禅强调实证,绝对务实,这两点与科学精神及研究方法有合拍之处。因此,无论禅的逻辑、理路,或是禅的修行实证,都可以科学的理路去理解,以科学的方法去探索研究。
 
禅与西方文化的同异当然不限于以上几点,但上述几点应为比较重要而值得关注的内容。如果,今后宗门禅能够在西方得到比较多的传播,相信会有更多的视角与研究领域,也会有更多的研究成果。
 
四、宗门禅全球弘扬之着力点
 
如前所述,宗门禅今日极为衰落,其全球弘扬当然非常困难,但一切皆有可能,而且越是紧迫的事情,越需要为之奋力。
 
1、秉持并光大禅“教证相资、宗说兼通”的根本传统
 
禅的衰落有很多内外原因,但根本而言,“教证相资、宗说兼通”的精神必须秉持,这是禅得以传承与光大的根基。无论面向任何人弘扬禅宗,这一根本传统必须得到光大。
 
教法、证法,为佛法的两种根本。教法,就是佛法的言教,亦称为圣言量,乃是佛陀以及历代祖师大德证得圣位者的教言;证法,则是圣者的实践与果证。这二者自然也是禅的依据和来源,特别重要的是,禅宗在传承中特别强调了二者的相互支持和彼此增益。与此相类,则又有宗说兼通的说法,宗通即实证禅心,其含义与证法同;说通则指能阐说法要,其含义与教法同,强调宗说兼通,则与教证相资同义。
 
这所以被称为根本,是禅的传播与实践,必须有严格的教理依据,“教外别传”并不违背教理;而对实证的强调,则指禅的命脉决非义理传授堪能承当,必须“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这一传统是禅的命脉所系,因此禅的延续与弘扬必须以此为本,当然也是全球弘扬的根本。
 
2、积极开展全面、立体之交流
 
禅的内涵包含很多的层面与方面,它是完全开放的系统,因此,面对西方完全不同的文化差异,全面、立体的交流非常重要。
 
大致来说,包含禅的实际修行方法、实证经验;禅的思想、理念;禅的艺术;禅意的生活方式等。其中,以前二者为根本,又尤以禅的实际修行、实证为核心,以思想、理念作为禅学研究的切入点。而禅的艺术及禅意的生活方式则是禅传播的重要手段,可以发生更多大众的影响。
 
这种全面、立体的交流如果能在贯穿禅的根本精神的基础上进行,充分展现禅的风貌,尤其凸显禅的开放性与包容性,这种基于文化差异的碰撞将会有异常璀璨的火花。
 
3、积极开展禅法之现代创新
 
禅是生命的生机流畅,因此创新是禅的重要特质。从历史上看,某种意义上说,禅的产生就是创新的结果,禅的传播同样展现创新的特质。
 
面对禅的现代、全球弘扬,禅法的创新是必须的。一方面,禅的衰微导致了禅法的僵化及毫无生机,反过来也可以说,禅法的僵化、丧失活力是禅衰微的原因。因此,禅的延续就必须创新,而禅在全球的弘扬更需要创新。
 
如何创新,这当然是一个专业而严谨的内容,但至少有两点必须应对。一是,禅面对现代非寺院、非僧侣修行的在家大众,要有足够的调适;二是,面对不同文化传统与理念的人群,要有足够的创新。当然,这种调适与创新必须以传承、光大禅法、禅的根本精神为前提。
 
4、积极探索禅宗精神之现代阐扬
 
这一点,上文已有提及,就是禅的义理、思想的阐扬。之所以强调,是因为禅的实际修行与实证针对的是一个相对小的群体,但禅的精神可以给更多人以思想的启迪。换种说法,禅的实际修行、实证属于禅法的内容,而禅的思想、义理属于禅学的内容,真正的禅学有它不可否认的价值,也是禅宗弘扬的重要支撑和手段。
 
与此相类的,还有禅的艺术和生活方式,它完全具备成为时尚和潮流、引领大众的潜质。只要它真正的发端于禅的本体,自然具备禅的光辉。
 
禅的全球弘扬当然不是这几点设想就可以完成的,但至少这种描述可以让我们看到禅在全球弘扬的某种路径和图景。目标的清晰是其实现的基础,至少,我们可以从上述的方面去展开实际的努力。
 
五、结语
 
本文既为设想,当然对禅之全球弘扬怀有期待,因此对其愿景亦予展望。
 
概言之,通过同道不懈的努力,俾使禅的理念尤其是正见能为有缘所知,至少能逐步破除对禅的误解;禅的重要典籍能够适当阐发、传播,使一般有兴趣的读者易于获得并阅读、了解;部分对禅有信心和志趣的人士,能够以实际修行为目标,乃至有少数人获得程度不同的实证;围绕禅的精神、义理以及禅的艺术和生活方式,使禅展开更为广泛的影响。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阐旧邦以维新命,是中华文化历来自我更新的重要途程。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成为趋势,中华文化的自新是必须也是必然的选择。就学理和历史的实践而言,禅,作为印度佛法与中华文化融合的结晶,它所具备的生命力远未被当代世界全面认知,它所具有的引领和构建的能力也远未被呈现。这当然有待有志者的努力,而且责无旁贷。
 
腾讯佛学
原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性、宗教信仰与帝国秩序——1555年《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及其规制意义 \王银宏
摘要:1555年奥格斯堡帝国议会决议将神圣罗马帝国之前关于和平与秩序的法令扩展适用于…
 
俄罗斯的记忆政治——宗教的作用及其影响 \胡巍葳
摘要:记忆政治在任何国家都不可或缺。在国家记忆政治中,政权主体通常运用存在于民族…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匈牙利教会为乌国难民寻庇护
       下一篇文章:马丁•路德与约翰•卫斯理的教会改革运动对现代华人教会的意义(一)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