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民间信仰和新兴宗教
 
“元宇宙”神话叙事与谱系构建
发布时间: 2022/5/20日    【字体:
作者:田兆元
关键词:  元宇宙;神话叙事;谱系构建;整体性;互动性;秩序性;对话空间  
 
 
摘要
 
元宇宙是科技时代的神话叙事,也是神话时代的精神复归。早在巫者降神的时代,人神杂糅已经开启了现实与虚拟的交融之道。《九歌》时代的祭祀歌会与新时代的跨年演唱会异代同调,说明现实与虚拟的交流乃是人类本质所在。追求肇自太极的人文之元,是理性发展的神话想象。“元宇宙”是现代现实与虚拟的谱系构建,也一定要在谱系学说的整体性、互动性与秩序性的视野中得到解读与约束。“元宇宙”只是一个人类现实与虚拟交流的过程,没有建成的那一天。“元宇宙”只是一个对话者的空间,只是神话时代的人神杂糅的科技版。构建秩序,是保障“元宇宙”有序发展的前提。
 
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这本是一场科技盛宴的自我标榜,说的是人工智能(AI)的发展,让人的世界与科技的世界融为一体,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难分难解。但是“元宇宙”问题无形中形成了对于人与自然的反思,作为表现人与自然的根本关系的神话学当然就卷入其中了。“元宇宙”是科学的创造,还是神话的重述?这是一个问题。
 
年末江苏卫视举办跨年音乐会,歌手周深与邓丽君竟然同台联唱,《小城故事》让人泪目,人们见到了久违的邓丽君的芳容,久久难以忘怀。这是一场“神仙歌会”,邓丽君是虚拟的,但是这一切与真实的似乎没有两样。虚拟的人工智能让人们返回到了人神杂糅的时代,想起屈原《九歌》描述的神人一体的楚地歌会的盛况。歌会视频传到台湾,也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海峡两岸、华语世界无不对邓丽君的歌唱表现表示震撼。“邓丽君的《漫步人生路》熟悉的旋律一响,瞬间全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不知道为什么,听邓丽君说话,有种莫名的泪点”。知乎网友囤儿称:“一个是虚拟技术让邓丽君‘复活’,与周深同台演唱了《小城故事》和《漫步人生路》两首老歌。可以说,这个节目毫无疑问是今年所有跨年演唱会里,情怀最满的一个。相信有很多人都和囤儿一样,是眼中含泪听完的吧。”显然,歌会参与者都将这个虚拟的邓丽君与其本人高度关联了。
 
这场“神仙歌会”,是2021年“元宇宙”元年最完美的闭幕式,又是新年重要的“元宇宙”时代的开启。它的重要意义在于:现时代与旧时代的时间问题瞬间崩坍,融汇一体,而相关联想汹涌而来。
 
元宇宙是科技时代的畅想曲,还是神话时代的复归?这是一个问题。
 
假如我们对于中国神话的人神关系稍加梳理,就会发现,所谓的“元宇宙”从来没有离场,“元宇宙”不是时代新问题,而是人类根本问题的再次觉醒。
 
江苏为古楚地,不仅在战国时期为楚国治理百年,就是反秦的领袖人物刘邦项羽都是今江苏之地的楚人,刘邦善楚歌,项羽自号西楚霸王,也善楚歌。说这些,是要联系两千年前的楚地歌会。两场歌会,何其相似乃尔?我们还是从两千年前楚地的歌会说起。
 
一、人神之分还是人神杂糅?
 
春秋楚地,好淫祀,善歌舞。东汉《楚辞》注家王逸这样说:“《九歌》者,屈原之所作也。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屈原放逐,窜伏其域,怀忧苦毒,愁思沸郁。出见俗人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其词鄙陋。因为作《九歌》之曲。”王逸解释了《九歌》的创作起因。屈原改了那些歌词是一定的,因为《九歌》水平太高了。但是,作为一个巫歌作者,也是楚国大巫师的屈原,他对祭祀歌词的处理,并没有“下见己之冤结,托之于讽速”,而是老老实实地整理了迎神祭神,以及神人交流之形态。其实,《九歌》及其祭典就是当年的实实在在的“元宇宙”的观念表现及其行为实践。
 
历代与当代的《楚辞》研究者,有一个很大的困惑,就是《九歌》歌词哪些为神灵所歌,哪些是迎神者所唱?就像每个研究者心里都有一个哈姆雷特,每个《九歌》研究者心里的《九歌》形态都不一样。
 
关于《九歌》十一篇的问题,明末清初学者王夫之认为最后一篇《礼魂》是送神曲,到了现代,丁山等人认为《东皇太一》为迎神曲。除了开头结尾各一篇,剩下九篇,合于《九歌》之数,这样《九歌》就是一个人神交流的整体。但是按照他们的说法,这里是有些人神分离了,表现出一定的告别总体神话时代的思路,也是实践理性主义的思路。
 
闻一多先生则认为,只有迎神曲和送神曲才算祭歌,《国殇》是祭祀阵亡战士的,也是祭祀,但是中间八神,都是成对的恋歌。所以在闻一多先生看来,《九歌》简直分了三类。对于《九歌》的表现,闻一多先生说:“这情形实在等于近世神庙中的演戏,不同的只是在古代,剧本是由小神们演出给大神瞧的,而参加祭典的人们只是沾大神的光才得到看热闹的机会而已。”这段解释人们都很认同。但是他将《九歌》分为三类,认为只有《东皇太一》《礼魂》和《国殇》是祭祀歌,其他都是恋歌,则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对于沅、湘流域巫风认识的局限。其实,恋歌何尝不是祭歌?神神相恋是祭歌,人神相恋也是祭歌。那才是真正的娱神,才是真正的“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
 
我们尝试选择两首诗歌来讨论这种古代的“元宇宙”表现: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
 
览冀洲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九歌·云中君》)
 
在这场祭祀里面,主唱的应该是迎神的巫者,前面十二句都是在赞颂云中君之美。云中君降临了,又走了。这也并不是云中君真的来了,而是巫者的身体(尸)接受了云中君的神灵之神性,所以巫者就是云中君本神了。“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是说巫者沐浴化妆,迎接神灵下降到自己的身上。"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里的"灵"即神,即云中君,婉转降世了,光彩照人附体到巫者身上。后面的寿宫留连以及帝服龙驾,都是巫者在代替云中君接受娱神的礼仪。远举云中,则是神灵离场。这场祭祀里面,祭祀者对于云中君充满了情感,所以最后两句表达了不舍与忧伤。
 
这是一场神灵降世的仪式,是一场歌会,是一位迎神的实体巫者,与虚拟降世的云中君,合在一起的一场仪式,跟江苏卫视跨年的实体的周深与虚拟的邓丽君歌会,是不是真的很像?两千年前的楚地祭祀歌舞,与今天的跨年音乐会,竟然同是“元宇宙”的叙事,历史惊人的相似,只是当年的是神话与仪式,今天的是人工智能。但是,活生生的人,与不复存在的鬼神交往在一起,达到对于虚拟的真实的情感反应,这一本质问题没有改变。这就表明,AI形象(虚拟人)与歌者同台,跟当年巫者(尸)与祭祀者之间,是同样的人与他者的融合交流、人与自然的交融、人与灵魂的交流。《九歌·云中君》是一篇神话的叙事诗,那今天的跨年歌会就不是吗?何况邓丽君的亡灵形象还远比《九歌》祭坛上的托巫者附体的形象更加鲜明。
 
《云中君》比较单纯,我们再看《少司命》,就会发现两千年前的祭祀歌会上更为丰富的“元宇宙”形态: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
 
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
 
夫人自有兮美子,荪何以兮愁苦?
 
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
 
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带,儵而来兮忽而逝。
 
夕宿兮帝郊,君谁须兮云之际?
 
与女沐兮咸池,晞女发兮阳之阿。
 
望美人兮未来,临风怳兮浩歌。
 
孔盖兮翠旍,登九天兮抚彗星。
 
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九歌·少司命》
 
少司命在楚地是保护儿童的神灵,其祭祀仪式场景布置了雅致的花草。第一段是描述少司命降临神堂的忧愁形象,表达少司命的慈悲情怀。第二段则描述了一种挚厚的情愫,人神的偶遇与心灵的律动。迎神者与神的眉目传情,让歌者不能自持,于是有了“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的千古绝唱。但是这仿佛是人神不得相接的宿命,“入不言兮出不辞”,这场恋爱成了单相思。少司命所恋,或为东君太阳神,所以迎神巫者的爱是徒劳的。第三段就是迎神巫者对于少司命在天国生活的想象,甚至是爱的幻想。在云边的云中君,等待着谁呢?那时与神的恋爱不仅不是亵渎,而是一种神圣的情感。他竟然在幻想着帮助少司命梳洗长发,一起在太阳下晾干。第四段则是回到现实,颂扬少司命除害护育少儿的丰功伟绩。
 
《九歌》里的歌会,有着极为丰富的星辰大海。这种巫者与神灵者的互动,生动呈现了沉浸在神话时代的楚地文化的特质。《九歌》的神话叙事为我们理解今天所谓的“元宇宙”找到了一个高大的坐标。在《楚辞》的神话世界里,有这样几个重要的特质是我们需要理解的。
 
第一,神与人是有区别的,这是一条前提原则。无论是神话的叙事,还是今天人工智能的制作,自我与他者之间是有界限的,不是绝对融合的。人神不分是一种境界,人神之别又是一种境界,而知道人神之别,重建人神合一的叙事,则是一种崇高的境界。第二,人神合一始终是一种理想。神是高于人的存在,人神合一是人的境界提升方式,是获取福助的最好方式。第三,人需要保持对于神的敬畏,无论是人神合一,还是人神之分,敬畏神灵在与神的交往中均具有重要意义,除非我们保持对于虚拟世界的敬畏,否则是不可持续的。神话之所以永恒,就是有一种敬畏的能量在支撑。这是我们对于两千年前的楚地人神交流歌会的一种基本认知。
 
或许,这三条原则在今天的“元宇宙”叙事以及“元宇宙”的实践过程中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两场跨时空的歌会,都是虚拟世界与实在世界的交流。我们不能把邓丽君或者少司命视为真实的存在,这是人之作为人的前提。我们将这种交流作为一种情感意愿的实现方式,假如我们真的把虚拟与现实等同,在某些时候可能是有意义的,但是也可能是灾难性的。
 
“元宇宙”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只是感觉的真实世界。真实的世界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人与人的交流方面。“元宇宙”的出入口是开放的,也是需要设置门禁的。
 
二、肇自太极与人文之元
 
关于人文的发生,中国古代著名文艺理论家刘勰的《文心雕龙》有一段精彩的表述:
 
文之为德也大矣,与天地并生者。何哉?夫玄黄色杂,方圆体分,日月叠壁,以垂丽天之象;山川焕绮,以铺理地之形;此盖道之文也。仰观吐曜,俯察含章,高卑定位,故两仪既生矣。惟人参之,性灵所钟,是谓三才。为五行之秀,实天地之心,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
 
天地人的并生,这本来就是一种交流交融模式,所以刘勰就直接说明了,“人文之元,肇自太极”。《说文解字》云:“元,始也。”这就是说,人文之初始,来自太极。《春秋繁露·重政》云:“元者为万物之本。”一个是原始之意,一个是根本之意,都是十分重要的意思,即人文的初始与根本来自太极。那太极是什么呢?郑玄在注释中这样解释:“极中之道,淳和未分之气也。”显然,这是世界未分之状。在中国人的思维里,这种混沌状态是起源意义的存在。而其发展还是在于“分”:生与变。所以是易有太极,是生二仪,即天地生自混沌,在神话世界就是盘古开天地,然后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构建出现实的秩序。
 
当世界由太极而至八卦形成秩序,这已经不是人文的诞生之所了,已经是世界的成品。刘勰要的是“天地之心”“自然之道”,这就是太极。由此看,刘勰的“人文”是一种现实超越。
 
今天轰轰烈烈的“元宇宙”是如何表述自己的呢?
 
2021年10月28日,Facebook将公司名改为Meta,这是大型的科技公司进军“元宇宙”的标志性事件。“Meta”是一种超越的表述,有beyond,out-side的意思。“元宇宙”的英文表述为“Metaverse”,这个和汉语翻译之间形成一定的差异。汉语的意思是宇宙之初始之混沌状,而英文的意思是现实的超越,有着明确的改变现实的意图。按照彭博社(Bloomberg)的解释,元宇宙大致如此:
 
扎克伯格梦想中的元宇宙是这样一种地方:每个人都参与到虚拟现实的世界中来,能够瞬间传送,仅通过意识就能让事情发生,有效超越物理世界的限制,进入一个勇敢的、全新的数字世界。这位亿万富翁承认,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其实还是科技改变现实的基调,是一种科技的神话,并且具有厚重的商业意识。虽然在元宇宙里具有神话般的奇效,意识可以通过数字化实现其目标,但是这还是数字化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东西。假如最终目的是这样的虚幻沉迷,那跟鸦片有什么不同呢?
 
但是我们认为,“元宇宙”会做得更好,它有太多的人工装置,然而它依然没有走出神话思维的框架,还是那种“人神杂糅”的想象版。传入中国的“元宇宙”概念及其实践,企业界欣然参与,但是作为学术研究,则应该冷静审视。既然是一个将现实与神话融为一体的东西,那我们也完全可以找到解读的方式,应该对其走向有一个基本的研判,不至于被其汹涌的来势冲昏头脑,迷失方向。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表达对“元宇宙”的基本认识。
 
一是关于人工智能技术。我们既要相信技术的不断进步,又要承认技术的局限。鸡蛋可以孵化出小鸡,但是石头不行,至少在很长的时间里还是不行的。我们可以做出邓丽君的虚拟形象,但是它不会是邓丽君本身,这跟云中君一样,他的真实形象我们也是永远见不到的,见到的只是他的替身巫者。新的技术会不会制造出曾经的生命本身,这大概是与永动机是不是可以造出来一样的问题。意识让理想实现,实现的大概也是虚拟的理想。那么,技术可能不能解决根本的实在问题。
 
第二是人文的基本问题。人们需要神话理想的驱动,走出神话混沌的世界是人类的奋斗目标。混沌是原始起点,分析与分类则是思维与人类的进步。人们需要经常地返回混沌的故乡,但那只是心灵的休憩之所,是艺术的、仪式的表现。我们再次回到刘勰的论断:
 
自鸟迹代绳,文字始炳,炎皞遗事,纪在《三坟》,而年世渺邈,声采靡追。唐虞文章,则焕乎始盛。元首载歌,既发吟咏之志;益稷陈谟,亦垂敷奏之风。夏后氏兴,业峻鸿绩,九序惟歌,勋德弥缛。逮及商周,文胜其质,《雅》《颂》所被,英华日新。文王患忧,繇辞炳曜,符采复隐,精义坚深。
 
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问题。从“人文之元肇自太极”的混沌,到“英华日新”的明丽,再到“符采复隐”的淳合,这就是人文神话的路径,就是“原道心以敷章,研神理而设教”的本旨,所以反过来强调“人文之元肇自太极”。这是精神意蕴的叠合,并不是现实的迷失。
 
如果不是艺术的表现,这样日常的“元宇宙”造成的现实迷失,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周深、邓丽君的对唱只是跨年的仪式性歌会,绝不可以走向日常。同样,《九歌》的祭典也是仪式性的。所以,我们是不是要把“元宇宙”锁定在仪式性的行为中,因为“肇自太极”是不能实现的故事,只是一个神话,那神话还是处在仪式状态才最佳。
 
三、以谱系性约束“元宇宙”的混沌
 
“元宇宙”可以在谱系学说中得到解读,并对其形成的失序产生制约。当虚拟对现实产生冲击,这不仅是世界的失序,也是社会的失序。谱系学说的整体性、互动性与秩序性问题,可以应对世界的失序。这种失序,在谱系学说的整体性的烛照下,只是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构成的一个统一体,当整体性的观念得到认同,这种失序也就消失。所以,人神间的亲情关系谱系在昔日是被认可的状态,当人神对立导致这种亲情消失后,再出现这样的人神之恋便一时成为失序。这时我们就会发现,所谓的整体性也是相对的、可调整的。
 
“元宇宙”构建的现实与虚拟世界的统一性,是一种人与世界的谱系关系再造。在人工智能不断进步的时代,虚拟与现实的关系将更加密切,所以人的关系世界扩展是可理解的,也是需要建构的。从谱系学的观念看,整体性观照是克服失序的思维框架。
 
同样,谱系学说的互动性原则也为现实与虚拟的沟通搭建了桥梁。我们把互动性作为谱系性的存在形式,没有互动就没有谱系。从谱系学说看“元宇宙”,那就是一场现实与虚拟世界的互动,通过互动,形成所谓的超越性的“宇宙”。互动既是人的精神消费形式,也是商业的实现方式。良好的互动就是“元宇宙”的良好秩序,否则就是一种结构性功能性的失序。
 
与此同时,“元宇宙”谱系的规则与秩序的建立也是至关重要的。这些规则是这个“宇宙”的保障。这种规则也是需要不断完善的。所以,层次性、秩序性、消费者自我的约束性、“元宇宙”构建者的自我约束性,应该在构建过程中逐步建立起来。
 
“元宇宙”是一个仪式性的世界,还是日常的世界?这是一个问题。
 
“元宇宙”是构建现实的幸福,还是粉碎现实的生活形态?这又是一个问题。
 
但是,只要我们心中有着世界谱系的秩序性的原则存在,再大的问题都可以应对。
 
当照相术发明,一张亡者的照片带给亲人的震撼不亚于今天的邓丽君虚拟形象。在一定程度上,照相术的发明就开始了现代的“元宇宙”,因为人们可以将亲人情人的照片带在身上不时拿出来看,甚至放到嘴上亲。这就是对于现实世界的击破行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照片已经难以满足人们跨越时空的需求,这就需要新的技术。或许,不要太多的时间,虚拟邓丽君又变得不稀奇。所以,“元宇宙”只是一个不断发展的概念,今天的“元宇宙”在明天看来就只是小儿科,而当年降神的巫者,就是神话世界的“元宇宙”的生产者。所以与其说彭博社与扎克伯克的所谓元宇宙有“很长的路要走”,不如说“元宇宙”永远在路上。夸大“元宇宙”的功效多少有哗众取宠之嫌。
 
“元宇宙”既是科学技术进步的话语,也是神话时代精神的一种复归。它应该是仪式性的存在,能补充现实生活之缺憾,但不是对于现实的替代与逃避。
 
“元宇宙”是现实与虚拟世界谱系的构建者,它是一个过程,不存在所谓的建成的那一天。“元宇宙”只是一个对话者的空间,也只是神话时代的人神杂糅的科技版。也许一段时间过后,“元宇宙”会回复到两仪四象八卦那样严整的现实秩序。毕竟,人的现实世界才是最美的世界。“元宇宙”也许会轰轰烈烈下去,也许就是一阵风儿。这个词是否能延续我们不能判断,但是,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对话将永恒存在。
 
原文刊于《长江大学学报(社科版)》2022年第1期
微信公众号“神话与民俗叙事”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性、宗教信仰与帝国秩序——1555年《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及其规制意义 \王银宏
摘要:1555年奥格斯堡帝国议会决议将神圣罗马帝国之前关于和平与秩序的法令扩展适用于…
 
俄罗斯的记忆政治——宗教的作用及其影响 \胡巍葳
摘要:记忆政治在任何国家都不可或缺。在国家记忆政治中,政权主体通常运用存在于民族…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地震灾害与文化生成:灾害人类学视角下的羌族民间故事文本解读
       下一篇文章:摆贝苗寨:节日与村治艺术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