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案例选编
 
马什(内布拉斯加州财政部长)等诉钱伯斯
发布时间: 2012/11/26日    【字体:
作者:佚名
关键词:  宗教 案例  
 
 美国最高法院

 
    No. 82-83. 1983年4月20日法庭辩论,1983年7月5日宣判。
 
    美国内布拉斯加州议会在每次会议开始前,都由一位牧师进行祷告。经过州议会的许可,该牧师的薪酬由州政府承担。内布拉斯加州议会的一些成员向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责州议会关于牧师的举措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政教分离条款,要求法院颁发禁止令作为救济措施。地方法院认定,祷告没有触犯政教分离条款,但是用公款支付牧师的薪酬触犯了该条款。因此,它禁止使用公款支付议会里的牧师的薪酬。上诉法院认定州议会关于牧师的举措违反了政教分离条款,因此严格禁止了这种举措。
 
    最高法院的判决:

    内布拉斯加州议会关于牧师的做法没有违反政教分离条款。

    (a) 议会的每一次会议以祷告开始。自从第一届议会起草了宪法第一修正案以来,这一实践已经不间断的持续了将近两百年。内布拉斯加州和其它很多州采取类似的做法也有一百多年了。历史模式这一单独的因素不能为违宪开脱。但是,本案的背景中的历史证据不仅说明了第一修正案的起草者所设想的政教分离条款的意义,也说明了他们关于第一届议会所许可的关于牧师的做法的观点。在把第一修正案通过第十四修正案适用于各州时,我们在阐释政教分离条款时,不能认为它给各州施加了比联邦政府更加严格的限制。历史告诉我们,在议会的会议前进行祷告无疑是我们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在这些条件下,祈愿神对负责制定法律的公共机构进行指导并不违反政教分离条款。它只是对我国人民的普遍信仰的承认,这种承认是可以接受的。

    (b) 在过去的16年中,内布拉斯加议会只选择了一个教派的牧师 [463 U.S. 783, 784],该牧师的薪酬来自政府财政,祷告是按照犹太教-基督教传统进行的。在历史背景中进行考量,我们认定这些事实并不使得内布拉斯加州的做法无效。
 
    最高法院判决撤销原判。

    伯格大法官代表法庭撰写判决意见书。怀特、布莱克蒙、鲍威尔、伦奎斯特和奥康纳大法官赞同判决。布伦南大法官发表异议声明。马歇尔大法官附和该异议声明。史蒂文斯大法官发表异议声明。

    内布拉斯加州的助理总检察长山勒•克伦克为上诉人辩护。

    赫伯特•弗里德曼为被上诉人辩护。*

    美国犹太教协会、反中伤联盟等组织和个人作为法官之友要求最高法院维持原判。

    兰尼•普罗夫作为法官之友为州议会全国议会提交简报。
 
    伯格首席大法官代表法庭对本案陈述如下。
    内布拉斯加州议会在每个工作日的开始由一名牧师进行祷告,该牧师的薪酬来自政府财政。本案的问题是,这种做法是否违反了第一修正案中的政教分离条款。
 
I
 
    内布拉斯加州议会在每次会议之前由一名牧师进行祷告,该牧师由议会的董事会每两年选拔一次,薪酬来自政府财政[463 U.S. 783, 785]。[1] 罗伯特•帕尔默是一名长老宗的牧师。他从1965年开始担任州议会的牧师。在议会的会议期间,他每月领取319.75美元的薪酬。

    恩斯特•钱伯斯是内布拉斯加州议会的议员和内布拉斯加州的纳税人。他声称内布拉斯加州议会关于议会牧师的做法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政教分离条款。他依据42 U.S.C. 1983提起诉讼,要求法院禁止此做法的实施。[2] 地方法院驳回了议会享有豁免权的提议。它认定,祷告没有触犯政教分离条款,但是用公款支付牧师的薪酬触犯了该条款。504 F. Supp. 585 (Neb. 1980). 因此,地方法院禁止议会用政府财政支付牧师的薪酬。它没有禁止议会在会议前进行祷告。法庭进行了交叉质询。[3]  

    第八巡回上诉法院驳回了“此起诉应基于宪法第十修正案、议会豁免、诉讼资格或者联邦主义被驳回”的观点。关于议会牧师的问题,地方法院把被上诉人的指控作为单独的事项处理,而上诉法院则没有这么做。上诉法院把议会的整个做法进行评估,因为“把元素……分开解析[463 U.S. 783, 786]”会导致“不一致的结果”。675 F.2d 228, 233 (1982).

    上诉法院适用了莱蒙案[Lemon v. Kurtzman, 403 U.S. 602, 612 -613 (1971)] 案中的三段式莱蒙检验。该检验在奈奎斯特案[Committee for Public Education & Religious Liberty v. Nyquist, 413 U.S. 756, 773 (1973) ]被充分阐释。上诉法院认定,议会牧师的做法违反了莱蒙检验的所有三个标准。在16年中选择同一个牧师和出版该牧师的祷告词的目的和首要效果是促进一种特定的宗教表达。用州财政去支付薪酬和出版祷告词导致政府纠缠于宗教中。675 F.2d, at 234-235. 因此,上诉法院修改了地方法院的禁令,严格禁止了内布拉斯加州的关于议会牧师的做法。

    最高法院提审此案。审查的范围限于对议会会议前由一名政府雇佣的牧师进行祷告的指控。459 U.S. 966 (1982). 最后,最高法院撤销原判。[4]  
 
II
 
    议会或者其它公共机构的会议以祷告开始这一做法深深地植根于我国的历史和传统。从殖民地时期到美国建国再到现在,议会中的祷告与禁止立教和宗教自由的原则共存。在基层法官和后来的三名巡回法院法官听取和审理本案的法庭里,庭审前的宣告以“上帝保佑美国和光荣的法院”结束。最高法院的所有庭审也进行这样的祷告。[463 U.S. 783, 787]  

    当然,很多美洲殖民地的传统是和政府支持的教会联系在一起的。[5] 但是从1774年开始,大陆会议采用了一个传统的程序,那就是在会议前由一名领取薪酬的牧师进行祷告。制宪会议期间,议会没有进行这样的祷告。[6] 但是,第一届议会所采取的最早措施之一就是通过了一个政策,那就是选拔一个牧师来在每次会议之前进行祷告[463 U.S. 783, 788]。在1789年4月7日,参议院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考虑选拔牧师的办法”。在1789年4月9日,众议院成立了一个类似的委员会。在1789年4月25日,参议院选拔了它的第一个牧师。众议院在1789年5月1日也选拔了它的第一个牧师。1789年9月22日,规定为这些牧师提供薪酬的提案变成了法律。[7] 2 Annals of Cong. 2180; 4, 1 Stat. 71.[8]  

    在1789年9月25日,也就是议会批准了任命领取薪酬的牧师后的第三天,议会就权利法案的最终文本达成了共识。S. Jour., supra, at 88; H. R. Jour., supra, at 121.[9] 很明显,起草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宗教条款的人不认为付钱给议会中的牧师和议会会议前的祷告违反第一修正案,因为在议会会议前进行祷告的实践从议会的早期会议开始一直持续进行,从未被打断。[10]大多数州也始终如一的执行了这种做法[463 U.S. 783, 789]。[11] 在内布拉斯加州,在议会会议前进行祷告的做法在该州取得州的地位之前就开始了。

    历史模式这一单独的因素不能为对违宪开脱。但是,本案所涉及的远远不只是历史模式。在本案的背景中,历史证据不仅说明了第一修正案的起草者所设想的政教分离条款的意义,也说明了他们关于第一届议会所许可的关于牧师的做法的观点。立法者的行动说明了他们的意图。“依据宪法所召开的第一届国会的很多成员都参与过宪法的制订……第一届国会所制订的法案是宪法的真正含义的同时期和极其重要的证据”。[Wisconsin v. Pelican Ins. Co., 127 U.S. 265, 297 (1888). ]

    在瓦尔茨案[In Walz v. Tax Comm'n, 397 U.S. 664, 678 (1970)] 中,最高法院考虑了历史的重要性。“很明显,没有人通过长期使用来获得违反宪法的既得的或者受保护的利益,哪怕长期使用的时间跨度涵盖了我们国家的存在时间和在我国存在之前就开始了。但是,未被打断的实践……是我们不能轻易扬弃的。”

    内布拉斯加州关于议会牧师的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实践是和我国的两个世纪的做法是一致的。它不应被随意扬弃。在同一个星期里,第一届国会的议员投票同意为参议院和众议院都任命一名牧师并为牧师支付薪酬,而且投票同意把第一修正案的草案提交给各州审议通过。他们肯定不会希望第一修正案中的政教分离条款禁止他们刚刚宣布为可接受的东西。在把第一修正案通过第十四修正案适用于各州时[Cantwell v. Connecticut, 310 U.S. 296 (1940)],我们不应对各州施加更加严格的限制[463 U.S. 783, 791]。

    这一段独特的历史要求我们接受第一修正案的起草者的阐释。他们不觉得类似于今天受到指控的祷告实践真正威胁到了政教分离条款。我们得出结论,议会里的祷告并不比下列行为更加有立教的潜力:为学校提供交通工具[Everson v. Board of Education, 330 U.S. 1 (1947)[,为高等教育提供优惠款项[Tilton v. Richardson, 403 U.S. 672 (1971)],或者使宗教组织享受税收减免(Walz, supra)。

    被上诉人引用布伦南大法官在阿宾顿学校[Abington School Dist. v. Schempp, 374 U.S. 203, 237 (1963)] 案中的赞同意见。他们辩称,最高法院不应过分依赖于“国父们的建议”,因为历史的信息经常是模棱两可的,而且是和比建国时期更加多样化的现今社会无关的。被上诉人还指出,约翰•杰伊和约翰•拉特里奇都反对在大陆会议的第一次会议前进行祷告。[12]  

    我们不认为反对一个举措的证据削弱了历史观点的力量。相反,这种证据使得历史观点更加有力,因为该证据表明这个事项经过了深思熟虑,该行为不是凭借长期传统的力量和不顾多元社会所产生的问题而草率的做出的。约翰•杰伊和约翰•拉特里奇的反对的依据是一个事实,那就是议会的代表“有不同的宗教情感……不能进行同样的膜拜。”萨缪尔•亚当斯驳斥了他们的反对意见。他说,“他不是一个偏执狂,他可以听到一个充满虔诚和美德的绅士的祷告,此绅士同时也是他的国家的一个朋友。”[13] 此番对话强调了,代表们不认为会前的祷告是劝诱别人改宗的行为或者使得政府象征性的“给予某一特定的宗教观点以官方支持”。cf. 675 F.2d, at 234. 相反,国父们把祷告看作是“有调和一些或者所有宗教的教义的……效果的行为”[14]政教分离条款并不总是因为政府“调和宗教教义”而禁止政府的举措。Id., at 462 (Frankfurter, J., concurring). 在本案中,宣称被政府举措所伤害的人是成年人,应该不容易受到“宗教的灌输”。[15]他也应该不容易受同伴压力的影响。[16]

    基于两百多年的清晰的和不间断的历史,在议会的会议前进行祷告无疑已经成为我们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在这些条件下,祈愿神对负责制定法律的公共机构进行指导并不是立教或者试图立教,它只是对我国人民的普遍信仰的可接受的承认。正如道格拉斯大法官所指出的,“我们是有宗教信仰的民众,我们的机构假定了一个万能的上帝的存在。”Zorach v. Clauson, 343 U.S. 306, 313 (1952).
 
III
 
    下面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是,内布拉斯加州的做法中是否有些特征违反了政教分离条款[463 U.S. 783, 793]。除了进行了祷告这个事实外,有三点值得我们关注。第一,在16年中,只有一个宗派(长老宗)的牧师被选中。[17] 第二,牧师的薪酬由政府财政支付。第三,祷告遵循犹太教-基督教传统。[18] 在历史背景中考查这些因素,我们发现这些因素并不能使得内布拉斯加州的举措无效。[19]  

    上诉法院担心,帕尔默的长久任期的效果是(使议会)对他的宗教观点产生偏爱。正如本世纪的国会议员一样,我们不认为选择一个宗派的牧师就是促进了特定的教派的信仰。相反,这个证据表明帕尔默能连任是因为聘用他的机构对于他的表现和个人素质是满意的。[20] 帕尔默不是唯一在议会祷告的牧师。根据一些议员的要求和在帕尔默缺席的时候,一些客座牧师曾经主持过祷告。Tr. of Oral Arg. 10. 没有证据表明牧师的连任是出于违法的动机。我们得出结论,他的长任期本身并不和政教分离条款冲突[463 U.S. 783, 794]。[21]  

    牧师的薪酬来自政府财政也不是使得内布拉斯加州议会的关于牧师的举措无效的原因。正如我们早先指出的(supra, at 788),该薪酬的历史实践是由起草第一修正案的政教分离条款的第一届议会肇始的。大陆会议支付薪酬给它的牧师。[22]一些州也是这么做的。[23] 现在,很多州议会和美国国会为它们的牧师支付薪酬。[24] 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内布拉斯加州为它的牧师支付薪酬。[25]在此案这样的情形中,没有证据表明祷告这个机会被窃取用来劝诱他人改宗或者支持一种信仰或诽谤其它的信仰[463 U.S. 783, 795],法官也不需要为祷告的内容担心。这样,我们不需要进行敏感的评估或者把特定的祷告的内容分离出来进行评析。

    和被上诉人一样,一些人认为在这种场景中进行祷告是国父们所担心的政府立教的开端。我们不怀疑这些人的真诚。但是这种担忧是没有道理的。正如戈德堡大法官在阿宾顿案的赞同意见中所恰当的指出的:“当然,微小的开始可能演变为可观的后果。但是宪法性裁定的措施是区分真正威胁和阴影的能力和意愿。”

    我国议会的两个世纪中以及内布拉斯加州和其它许多州在一个多世纪中的不间断的实践说明,只要“最高法院尽职尽责”,真正的威胁就不会兴风作浪。[26]

    最高法院撤销上诉法院的判决。
 


注释:
*总检察长李等人作为法官之友为美国政府辩护,要求最高法院撤销原判。
[1] Rules of the Nebraska Unicameral, Rules 1, 2, and 21. 这些祈祷文被收集起来,以公款出版。出版的费用总共是458.56美元。
[2] 被上诉人将州财政部长弗兰克•马什,帕尔默牧师和议会的董事会的成员作为被告。这些人都是本案件的上诉人。
[3] 地方法院也禁止内布拉斯加州以公款出版这些祈祷文,认为这种行为违反了政教分离条款。上诉人通知我们,他们不挑战地方法院的这个决定。Tr. of Oral Arg. 19-20. 因此,我们不需要讨论出版这些祈祷文的问题。
[4] 上诉人也要求审查他们的关于宪法第十修正案、联邦主义和权利豁免的诉讼请求。但是,他们没有质疑上诉法院关于诉讼资格的判决。我们同意,钱伯斯作为议会的成员和税款被用来资助议会牧师的纳税人,有资格提起诉讼。
[5] 当然,各个殖民地关于立教的实践对议会中的祷告的问题并不具有决定性。但是,弗吉尼亚州的历史是有指导意义的,因为该殖民地在界定宗教权利方面是领先的。在1776年,弗吉尼亚州议会通过了权利宣言,此宣言的第十六条保障了宗教自由,被视为宗教自由条款和政教分离条款的前身。1 B. Schwartz, The Bill of Rights: A Documentary History 231-236 (1971); S. Cobb, The Rise of Religious Liberty in America 491-492 (1970). 弗吉尼亚州也是最早反对政府立教的几个州之一。但是,在反对立教之前和之后,弗吉尼亚州的议会开会前都进行祷告。See, e. g., J. House of Burgesses 34 (Nov. 20, 1712); Debates of the Convention of Virginia 470 (June 2, 1788) (ratification convention); J. House of Delegates of Va. 3 (June 24, 1788) (state legislature).
罗德岛州的经历和弗吉尼亚州的经历类似。该殖民地的创立者罗格•威廉姆斯是在他那个时代最早支持宗教自由原则的人之一。Cobb, supra, at 426. 早在1641年,罗德岛州的议会就规定了良知自由。Id., at 430. 但是,和弗吉尼亚州议会一样,罗德岛州的议会在开会前进行祷告。See W. Staples, Rhode Island in the Continental Congress, 1765-1790, p. 668 (1870) (reprinting May 26, 1790, minutes of the convention).
[6] 历史显示,这可能只是疏忽。本杰明•富兰克林曾经建议,“每天早晨的会议之前,我们都应该进行祷告。” 1 M. Farrand, Records of the Federal Convention of 1787, p. 452 (1911). 他的这个提议被拒绝了,不是因为议会反对祷告,而是因为采纳这个政策会突出以前的疏忽,而且因为“议会缺少资金”。Ibid.; see also Stokes, at 455-456.
[7] 该法案规定,“议会的每个牧师都应该每年获得500美元的薪酬”。和每个议员每天的6美元薪酬相比,这个工资是相当丰厚的。1 Stat. 70-71.
[8] 麦迪逊在殖民地时代是宗教自由的首要倡导者之一,也是政教分离条款的起草者。See, e. g., Cobb, supra n. 5, at 495-497; Stokes, at 537-552。他被众议院任命为这项任务的执行者之一。H. R. Jour., at 11-12; Stokes, at 541-549。他投票赞成批准为议会的牧师支付薪酬的法案。1 Annals of Cong. 891 (1789).
[9] 有意思的是,也是在1789年9月25日,众议院决定要求总统设立一个用来承认“万能的上帝的恩惠”的感恩节。H. R. Jour., at 123. See also S. Jour., at 88.
[10] 在19世纪50年代,“各种请愿要求议会取消议会中的牧师”。S. Rep. No. 376, 32d Cong., 2d Sess., 1 (1853). 经过考虑,参议院认定这种做法没有违反政教分离条款,因为允许议会选择牧师的规则不是建立国教的法律,而且议会中的牧师和星期日关门法是一样的,而参议院明确认为星期日关门法是符合宪法的。第35届国会放弃了选举牧师的做法,而是要求地方的牧师来主持祷告仪式。See Cong. Globe, 35th Cong., 1st Sess., 14, 27-28 (1857). 第36届国会重新设立了经选举产生的国会牧师职位。Cong. Globe, 36th Cong., 1st Sess., 162 (1859); id., at 1016 (1860).
[11] See Brief for 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 as Amicus Curiae. 尽管大部分州议会在开会前进行祷告,大部分议会没有要求这个程序的正规法案。But see, e. g., Alaska Legislature Uniform Rules 11 and 17 (1981) (providing for opening invocation); Ark. Rule of Senate 18 (1983); Colo. Legislator's Handbook, H. R. Rule 44 (1982).
[12] Brief for Respondent 60.在宾夕法尼亚州,当宪法的审批进行讨论的时候,对祷告的反对被成功的提出。Penn. Herald, Nov. 24, 1787。在19世纪20年代,詹姆斯·麦迪逊表达了对于设立议会牧师这一做法的担忧。See L. Pfeffer, Church, State, and Freedom 248-249 (rev. ed. 1967), citing Fleet, Madison's "Detached Memoranda," 3 Wm. & Mary Quarterly 534, 558-559 (1946).
[13] C. Adams, Familiar Letters of John Adams and his Wife, Abigail Adams, during the Revolution 37-38, reprinted in Stokes, at 449.
[14] McGowan v. Maryland, 366 U.S. 420, 442 (1961).
[15]参看Tilton, supra, at 686; Colo v. Treasurer & Receiver General, 378 Mass. 550, 559, 392 N. E. 2d 1195, 1200 (1979)。
[16]比较Abington, supra, at 290 (BRENNAN, J., concurring).
[17] 相反,第一届国会任命了两个宗派不同的牧师,他们每周在参众两院交替工作。S. Jour., 1st Cong., 1st Sess., 12 (1820 ed.); H. R. Jour., 1st Cong., 1st Sess., 16 (1826 ed.).
[18] 帕尔默认为自己的祷告是“非宗派的”、“犹太教-基督教的”,而且有“美国宗教的因素”。App. 75 and 87 (deposition of Robert E. Palmer). 他的早期的祷告词经常是明显的基督教的。但是在1980年一位犹太的议员投诉之后,帕尔默删除了所有对基督的提及。Id., at 49.
[19] 内布拉斯加州在书中收录这些祈祷文的做法也被指控为违反第一修正案。内布拉斯加州没有要求撤销地方法院禁止出版这些书的命令。See n. 3, supra. 因此我们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也不对此问题发表意见。
[20] 内布拉斯加州的做法符合第一届国会对议会牧师的态度。和选举同时发布的报告只是报道牧师的姓名,不提及他们的宗教或者教会隶属。See, e. g., 2 Gazette of the U.S. 18 (Apr. 25, 1789); 5 id., at 18 (Apr. 27, 1789) (listing nominees for Chaplain of the House); 6 id., at 23 (May 1, 1789). See also S. Rep. 376, supra n. 10, at 3.
[21] 我们注意到,爱德华•艾尔森从1969年1月到1981年2月担任美国参议院的牧师,任期为12年。弗雷德里克•布朗•哈里斯博士从1949年2月到1969年1月担任牧师,任期为20年。Senate Library, Chaplains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rev. ed. 1982).
[22] See, e. g., 6 J. Continental Cong. 887 (1776).
[23] See, e. g., Debates of the Convention of Virginia 470 (June 26, 1788).
[24] Brief for National Conference of State Legislatures as Amicus Curiae 3; 2 U.S.C. 61d and 84-2 (1982 ed.); H. R. Res. 7, 96th Cong., 1st Sess. (1979).各州的做法差别很大。有一些州和内布拉斯加州做法一样,在整个议会期选择一名牧师。在另外一些州,每天由一名不同的牧师进行祷告。在这两种不同的制度中,有的州支付给牧师报酬,而有些州则不支付。关于通过立法或者决议决定支付给牧师报酬,参看Cal. Gov't Code Ann. 9170, 9171, 9320 (West 1980), and S. Res. No. 6, 1983-1984 Sess.; Colo. H. R. J., 54th Gen. Assembly, 1st Sess., 17-19 (Jan. 5, 1983); Conn. Gen. Stat. Ann. 2-9 (1983-1984); Ga. H. R. Res. No. 3, 1(e) (1983); Ga. S. Res. No. 3, 1(c) (1983); Iowa Code 2.11 (1983); Mo. Rev. Stat. 21.150 (1978); Nev. Rev. Stat. 218.200 (1981); N. J. Stat. Ann. 52:11-2 (West 1970); N. M. Const., Art. IV, 9; Okla. Stat. Ann., Tit. 74, 291.12 and 292.1 (West Supp. 1982-1983); Vt. Stat. Ann., Tit. 2, 19 (Supp. 1982); Wis. Stat. Ann. 13.125 (West Supp. 1982).
[25] See 1867 Neb. Laws 85, 2-4 (June 21, 1867), reprinted in Neb. Gen. Stat. 459 (1873).
[26] Panhandle Oil Co. v. Mississippi ex rel. Knox, 277 U.S. 218, 223 (1928) (Holmes, J., dissenting).
 
                         (本文为本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政教分离中的理性与信仰———黑格尔论国家与宗教之关系 \于涛
摘要:黑格尔的法哲学理论中,政教关系既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又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论中世纪宪政中的基督教因素 \姜永伟
硕士论文摘要:宪政不仅仅是一种文化,它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对于自由、正义以及平等…
 
当代欧洲政教关系状况及述评 \刘国鹏
【摘要】欧洲地区,尤其是中、西欧地区宗教信仰的总体特征和最新趋势是世俗化日益加…
 
中国古代宗教治理的法律解读 \建志栋
【摘要】自孔子以来的儒学体系,奠定了中华文明重视道德伦理的文化特征,因此,在中…
 
基督教原罪论对现代刑法的启蒙 \衣家奇
〔摘要〕缘起于西方社会的现代刑法制度,在形成与发展中受到了基督教文化的深刻影响。…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奥登诉佩里判决反对意见(二)
       下一篇文章:马什等诉钱伯斯反对意见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