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教会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
发布时间: 2014/4/18日    【字体:
作者:张凯
关键词:  教会 权利  
 

    
  2003年我开始做律师,同一年我成为了基督徒。有人告诉我相当好律师大概不能成为好的基督徒,好的基督徒不会是一个好律师。因为很多人看来,在中国做律师必须要做一些不好的事。
  
    法学家伯尔曼有句名言:没有信仰的法律将沦为僵条,没有法律的信仰将沦为狂信。我既想做一个好的基督徒,又想当一个好的律师,似乎也是有希望的。两年以后,我发现,中国的家庭教会有大量法律的需要。有些牧师常常因为办教会,被罚款、拘留、劳教、判刑。这让我找到了二者兼得的好机会。我发现,我既可以是一个基督徒,又可以做一个好律师。
     
  我想先介绍一下,教会面对政府逼迫的普遍方法。
   
      一、教会面对逼迫常用的方法

     1.逃跑。逃跑似乎是可以找到圣经依据的。因为在圣经里耶稣有过逃跑的经历,但圣经里说要成为山上的城,总是逃跑似乎也很难成为好的见证。但这却是是很多教会常常不得不用的方法。

     2.忍耐。很多牧师一次次被抓,就一次次忍耐。当然,我也深深感到在帮助教会的过程中,我自己受到的帮助是最大的,因为我总能遇到很多爱主的弟兄,他们甚至在监狱都做了美好的见证。我曾在看守所里遇到一个弟兄,他说:这里好的无比,这里的人是最需要福音的人,耶稣就是在罪人的地方传福音。每当这时,我都受了很大鼓励。

      3.找关系。并不是每个教会都那么坚强,也有很多的教会,人被抓了,牧师或者教会里有一些地位的人,就找关系疏通,甚至行贿。圣经里说:贿赂能败坏人的慧心。这样的做法,当时看起来可以起作用,但给教会带来更的伤害。一旦警察在这里能得到好处,过一段时间还会抓人。

      4.不合作。现在我所在的北京守望教会,实际就是用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来对抗宗教逼迫的。

      5.实际上,往往前面的方法都用过后,教会才会去找律师。所以找到律师的往往都是走投无路的。我曾经帮助过一个教会,他们教会非常保守,有人人把家庭教会称为地下教会,而这个教会也确实在地下。进入他们教会需要从一个人家进去,从后门出去,下楼,进入地下室。然而,即使这么隐蔽,他们经常被当地警察骚扰,轻则罚款,重则劳教。有一个弟兄,十年里三次劳教,有七年是在劳教所里过的。最后他们实在忍无可忍了,才决定找律师。很多教会没有对是否应该找律师有过平等的讨论。甚至有人去找律师都会被认为是不属灵。

      我想中国教会对待法律或律师需要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拒绝法律服务,第二个阶段是接受法律服务。现在中国教会正在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阶段。我认为一个成熟的教会应该进入第三阶段,就是购买法律服务。因为只有主动购买法律服务而不是祈求律师援助,才代表你是成熟的,你才可以选择好的服务。但现在教会远远没有意识到这点。
 
      二、教会维权的困难
 
      (一)教会的准备不足
 
      1.神学理论的准备不足

      事实上,教会维权遇到的第一问题不是法律问题而是神学问题。这就需要各位神学生做更多的研究。中国教会对待维权一直有争议。有人同意,有人反对。并且似乎都有圣经依据。反对的人认为:(1)《罗马书》里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2)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3)背起自己十字架,与耶稣同受苦。(4)干预政治。 (5)作用不大,多数败诉。

      认可教会维权的观点主要是:1保罗上诉2符合人类普遍规则。

      这样的分歧在教会内一直存在,很多时候,教会受到逼迫大家才开始这样的争论。如何处理这样的问题,很显然不是律师可以做到的,这个神学的梳理,需要我们神学院对此更多的研究。
 
      2.组织结构的准备不足

      我走过很多的教会,全国的省市我几乎走遍了,包括新疆、西藏的教会。中国的教会普遍缺乏成熟的组织结构,很多教会是家长制,一旦牧师被抓,整个教会就没有一个可以负责的人。有时候牧师被抓后,只有他们的家人和我们联系,非常孤单。教会不知道去哪里了?为信仰受逼迫,与其他刑事案件不一样,它不是一个家庭的事,而是整个教会的事。教会应该有处理这样问题的准备。
 
      3.财力的准备不足

      现在的教会维权的模式是律师援助,教会奉献,有时还有些其他方面的援助。做教会维权的律师风险高,收益少,我认识一些律师开始热情很高,后来就放弃了。教会有时候来差旅费都无法支付。这样导致教会维权很难持续。教会对灾区、弱势群体的捐助都很热心,但对教会维权,很少愿意拿出钱来支持。
 
     (二)现实的不利
 
      1.立法对教会的不利

      中国的宗教立法是在宪法的指导下有严重政治意识形态的立法,它不是宗教自由法,而是宗教管制法。而我们的宪法本身就存在严重问题。
     
      宪法规定:
  
    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
 
      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
 
      这样的法律条文就算是不懂法律的人也可以看出问题。比如什么是正常的?法律语言要求准确,这很显然不是一种法律语言。还比如:在表述上它说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多数国家的立法表达是宗教自由,而宗教自由包括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活动自由。这样在执法的时候就有警察说,你可以信,在家信。但不能出来礼拜。很显然这样的解释与现代文明下的宗教自由相背离。
 
      2、三类教会的处境

      用杨凤岗老师对宗教群体的三色理论划分,一、合法的红色,比如三自教会。二、非法的黑色,2000年前后,中共出台了两个文件,大概定了15个宗教团体是邪教,而这些邪教里有几个都和基督教有关系。第三是介于合法与非法之间的灰色。比如家庭教会。这种政教关系实质是背离政教分离原则的,现代社会已经普遍认为:一个政府是没有权力界定一个教会的信仰的。警察既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去鉴定一个教会的教义。这样做必然也就把很多信仰纯正的教会也一起打压了。像家庭教会,这种处于灰色地带的信仰团体就很尴尬。一方面根据中国的宗教事务条例,“家庭教会”就不合法,但是另一些一些文件却确认了“家庭聚会”的合法性。实际上,无论是教会还是聚会,从权利救济的角度来说,没有本质区别。我们的维权主要法律依据第一是国际条约和宣言,第二关于中国公布的认为家庭聚会不需要登记的文件。第三还有领导看法,有人说中国最大的法就是领导看法。关于家庭聚会的合法性,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局长多次在答记者问里说:家庭聚会是合法的,不需要登记的。我们也就把他说的内容打印出来,交给执法部门。

      3、司法的不利

      现实中,教会问题被一些超法律职能部门管理,比如公安局的国保、610办公室。这些部门都是超越法律的部门,这些部门违法很难被追责这也是教会维权的困难。
 
      三、教会维权的价值和意义

      讲了这么多困难,似乎我们总是输,似乎律师意义和价值不大。但实际不是这样。我现在讲讲教会维权的价值和成功的地方。
 
      1.这是个传福音的好方法,法庭可以是布道场。我曾帮助过的一个教会,公安局认定他们是邪教,但他们不服气。说我们可以为主受苦,也可以坐监狱。但不能认定我们是邪教,所以他们就要和官方打官司。最后这个案件真的就开庭了,因为我可以按照法律程序要求他们以证人的身份出庭。很多信徒走几十里山路到法庭,就是为了出庭做证。法庭上,这些人出庭做见证,有的写证词,讲自己信耶稣以后生命的改变。以前酗酒的、赌博的如何改掉了坏习惯。法官也从来没听过这些信息。正如圣经里说的:“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平时你找一个法官、公安和他讲讲福音,几乎不可能。但在法庭上,他必须听。

      甚至有些时候确实是他们对教会的误解,法庭就是一个解释的场所。我曾经办理的一个案件,警察就是不理解 为什么他们教会有那么多奉献款。而我们在法庭上也就解释教会传统和圣经里玛拉基书的记载。

      2. 我们有很多成功的案例

      很多案件,我们起诉到法院,法院不受理。这样我们就会告法官渎职。这样法官就会找公安,明明是公安办的事,把麻烦惹到法院这里。这样公安有时候就会找我们和解。也有时候法院主持,私下和解。甚至有些时候公安还会给教会赔一些钱。这些小小的胜利鼓励了很多的教会。

      去年我们在内蒙办理的一个案件,到了二审,法官就主动和我们说:信仰自由,公安不应该抓,我们给你做工作让他们放人。你们就别告了。我听说还有公安局局长,家里人生病了。把牧师接过去为家人祷告,甚至有些法官和我讨论圣经的问题。
 
      3.为教会以后的平安做了准备

      很多时候,诉讼当时没有任何效果,法院也不理我们。反正是不立案。但是,我们会用各种方法,把公安违法的事情公开。比如向上级机关复议,向人大、纪委、检察院投诉。有时候我们投诉信要写几百封,争取让当地领导每人一封信,并且督促他解决,并且寄很多次。我曾经有个助理每天的工作就是寄信。很多人觉得在中国没用,但实际上,中国的制度是外面看起来很统一,而内部斗争非常激烈的。我们告公安局局长,副局长会私下里给我们写信,告诉我们这个人还干过什么?这人情妇在哪里?基本这么折腾过后,公安局的下次对教会的执法就会小心很多。一个地方就会平安好几年。过几年可能公安局长换了,我们就又需要和他们折腾一次了。有些教会打一次官司,取得了成功,上了瘾,还想多打几次,因为他们实在被欺负了太多年。我只能告诉他们,大概要等几年了。

      (本文为作者在美国三一神学院的讲座,转载自:作者博客2014年4月13日,有删节。原标题《中国教会维权的困境与行动》。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6e59110101hvkj.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法律和社会想象——1772—1864年英属印度盎格鲁-印度教法建构中的文本翻译 \杨清筠 王立新
摘要:前殖民地时代的印度并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成文法典。殖民统治时期,为了对英属印…
 
19世纪移民前后爱尔兰天主教与新教关系研究 \李晓鸣
摘要:19世纪对于爱尔兰的天主教徒来说,是一个不平凡的时期。在爱尔兰本土,新教统治…
 
李光耀如何促进新加坡宗教和谐 \圣凯
摘要:李光耀深刻地理解宗教安顿人心的社会功能,试图让国民用自己的宗教信仰去接受和…
 
欧洲“永久和平计划”研究(14世纪-18世纪初) \米科霖
摘要:和平是人类共同关注的话题。对于欧洲人而言,和平意味着在一定的边界之内消灭战…
 
僧侣遗产继承问题研究 \黄琦
摘要:僧侣作为一类特殊群体,其身份具有双重属性。从宗教的角度讲,由于僧侣脱离世俗…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当代中国穆斯林网络传媒研究(上)
       下一篇文章:当代中国穆斯林网络传媒研究(下)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