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政教关系
 
教皇世俗权力的依据
发布时间: 2017/11/30日    【字体:
作者:朱庭光等
关键词:  教皇 世俗权力  
 
 
754年克尔西献土文件是教皇国最早的文字根据,可惜它失传了。另一个根据却是伪造的“君士坦丁赠礼”。
 
丕平献土引起了东罗马帝国的抗议,因为丕平理该将意大利中部领土归还拜占庭。丕平称它的献土是为了圣彼得,为了教皇替他的加洛林王朝祈祷。教皇为了确保自己得到的领土,竟然伪造了一封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约306—337年)的书信,称它是写给当时罗马主教西尔威斯德一世(314—335年)。这封信写道:君士坦丁大帝曾得麻疯病,罗马祭司要皇帝用儿童殷红的热血洗澡,君士坦丁不忍心杀害无辜的儿童,没有依从。有一天,君士坦丁梦见天主向他启示,劝他领洗除病。他决定试验一番,就请求罗马主教为他施洗。当他跳入水池时,天空忽然显现出一只手,神彩四射,向他伸来。一出水面,身上麻疯病全好了。于是君士坦丁决定重谢罗马教会:迁都君士坦丁堡,把罗马,以至整个西罗马帝国都交给罗马主教及其后任们管辖。
 
很明显,信中称君士坦丁迁都君士坦丁堡、奉献罗马给教会的说法是违背历史事实的。教皇当时并没有出示君士坦丁文件真迹。有的史学家认为,后来流传下来的书信文字是十一世纪以后编造的,当时教皇只是口头说说,用于欺骗东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不知底细,在这封伪书面前,除了哀叹,没有别的办法。这样,丕平的献土和伪君士坦丁书信相结合,奠定了教皇国的基础。这份伪造文件,到十五世纪,才被意大利人文主义者洛伦佐·瓦拉经过缜密考证,彻底揭穿。
 
但是教皇拥有的这一片土地还不能称为国家,这不仅因为“教皇国”的名称是十一世纪以后才出现的,更重要的是这些领土是作为教产接受的,并且教皇不能长期有效行使主权。比如,赠送给教皇的拉温那总督区,由于有着较深的拜占庭影响,一直不服从教皇管辖,拉温那主教也不服从教皇的神权。另外,在意大利本土上,只要有伦巴德人的存在,教皇的世俗权力就受到严重的挑战。
 
768年,教皇的保护人丕平去世,法兰克王国由他的两个儿子统治。王太后愿意与伦巴德人和解,让大儿子查理与伦巴德公主联姻。771年,查理成为法兰克王国唯一统治者,他采取了支持教皇的政策。同年,查理与伦巴德公主离婚,查理与伦巴德王的联盟破裂。773年,后者举兵进攻罗马公爵领地,教皇阿德里安一世呼吁查理出兵,提醒查理应该负起754年4月克尔西协定的义务。查理驱兵南下,一举灭了伦巴德王国,自立为伦巴德王,并且第一次采用了“伦巴德兼罗马人国公”的头衔。774年复活节,查理进入罗马,在教皇的要求下,他确认丕平献土,以武力压服拉温那主教承认教皇的领土主权。
 
但是,教皇又提出新的领土要求,要求查理把伦巴德人在意大利所占领的全部土地归还教皇。查理执意不肯,双方在781年重新签订协议,正式划定教皇领土的范围:罗马公爵领地(这是丕平时代没有明确提到的)、拉温那总督区、彭达波利斯地区,以及伊莫拉、波洛那、法昂扎、菲拉拉、安科纳、奥斯莫和奥玛纳等城市。规定教皇拥有这些领土的君权。协议还详细说明教皇在萨比尼、斯波勒托、本尼文托、卡拉伯利亚、托斯卡纳和科西嘉等地拥有的教产。查理以“罗马国公”的资格,拥有教皇领土上的司法审判权。
 
如果说,754年丕平与教皇的克尔西协定为教皇国的最早文献,查理与阿德里安教皇的这个协定是教皇国历史上最有权威的协定,它保证了相当一段时期教皇领土的稳定性。
 
814年查理死后,法兰克帝国迅速解体,教皇失去强有力的保护,罗马城内贵族派系纷争,力图控制教皇人选,进而攫取教皇的世俗领土。于是,教皇总是要与新上任的法兰克皇帝签订协定,重申丕平献土和查理划定的教皇领土,以及对教皇承担的义务。至今原件保存下来的有824年协定,由虔诚者路易皇帝(814—840年)的长子罗退尔与教皇尤金二世(824—827年)签订,称为“罗退尔宪章”,规定法兰克皇帝向罗马派驻使节,监督教皇领土上的政治和宗教事务,每个新当选的教皇必须当着罗马人向帝国使节宣誓效忠。
 
从九世纪下半叶起,意大利诸侯强大起来了,教皇实际上只拥有罗马公爵领地的世俗权力。960年,意大利王贝冷加发兵攻打罗马,教皇约翰十二世(955—964年)急忙从日耳曼萨克森王朝奥托一世(936—973年)那里搬来救兵。次年,奥托一世替罗马解了围,教皇奉送他一顶桂冠,把他加冕为罗马帝国皇帝,奥托一世回赠教皇一个新的契约(961年2月13日)①,保证为教皇收复教会领土,并加赐几座城池,继续向罗马派驻帝国使节,而教皇必须宣誓效忠神圣罗马帝国。这个契约只是加洛林王朝与教皇所达成的协议的重复,不同的是,教皇改换萨克森王朝作为靠山罢了。
 
契约签订的第二天,奥托一世就离开了罗马。奥托把收复教会领土的条款抛置脑后,教皇所乞求的保护成了一句空话。从965到996年,罗马贵族克雷吕奇控制了教皇的人选,成了教皇领土上的太上皇,教皇所能控制的领土寥寥无几,势力衰微。这种局面一直到十一世纪上半叶才逐渐改变。1001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三世压服了罗马的贵族势力,获得了教皇人选的控制权,为教皇索回了彭达波利斯地区的八个郡。1020年,帝国皇帝亨利一世正式颁布诏书,下令恢复九世纪教皇领土的版图。但这诏书未能得到全面执行。
 
朱庭光等;张椿年;戚国淦,马克垚
 
转自知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立法与宗教管理”学术研讨会 \徐玉成  冯雪薇 等
编者按:2016年12月10日,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宗教与法治学术研讨会”。本…
 
早期基督教的人权观念与人权实践 \魏治勋
提要:作为现代宪政制度核心理念的人权原则起源于基督教的伦理规范。基督教伦理规范…
 
我们的法律与宗教危机 \方灿
——读伯尔曼《法律与宗教》有感 摘要:梁治平先生的《死亡与再生:新世纪的曙光…
 
大智大勇巧安排,复兴佛教绘蓝图——纪念赵朴初居士诞辰110周年 \徐玉成
内容提示: 2017年11月5日,是伟大的爱国者、中国共产党亲密的朋友、著名的社会活动…
 
略论宗教改革对国际法发展的影响 \钟继军 邱冠文
摘要教会否定国家间的相互独立,阻碍了国际法的发展。宗教改革促进了欧洲近代民族国家…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敦煌吐蕃期洞窟与唐蕃文化交流
       下一篇文章:元代前期统治者崇道政策初探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