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家
 
教会在社会公义中扮演的角色
发布时间: 2018/6/15日    【字体:
作者:C. Reken
关键词:  教会 社会公义  
 
 
要清楚地认识到教会如何置身于社会议题之中,有一个问题至关重要:那就是区别作为公共机构的教会,和作为有机体的教会。这是理解教会,或者说将其概念化的两种不同的方式,因而衍生出两种不同的探讨方式。并不是说一种是正确的,另一种是错误的;也不是说一种恰当而另一种不恰当。这两种方式都有其正当的用法。
 
您可以认为教会是一个公共机构,或者像柏克富(Berkhof)一样称其为信徒之母(mater fidelium)。作为公共机构的教会是正规组织,为达成特定的目标而组建。它是一个代理人——说话、办事、有自己的立场。作为机构,它有自己的目标、计划、组织架构、人员以及任务,有当尽的本分。在很多方面与其他机构有相似之处,如政府、学校。为教会工作的人被称为同工,同工的做工是对教会的服侍(要注意基督徒的做工并非都是服侍)。
 
您也可以将教会看作一个有机体,如柏克富称其为mater coetus。这种称法将教会视为信徒的躯体,是信徒的团契。与公共机构教会不同的是,这里强调教会是个体信徒的集合,而不是统一的组织。在这样的集合中,显然每一位基督徒都是一位代理人,都在神的计划中有自己的用途和呼召。无论是水管工人、教师还是政客,都有自己的使命和呼召。
由此我们还需要区分教会事工和神国事工:教会事工是基督徒作为教会代理人的工作;神国事工是基督徒作为教会代理人以外,为侍奉主而做的工。
 
基督徒参与社会工作
 
这里并不是要探讨基督徒是否需要从事社会工作——因为我们显然需要。每位基督徒都应将自己的信仰和价值观带向公众舞台,应用于现今重要的社会议题。这是神国事工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作为基督徒,一部分的责任是将我们对他人的爱心行出来,使人能够看见——基督徒应当周济饥饿的、安慰受伤的、看顾患病的。基督徒水管工安装水管,让神国中没有一处漏水,这是他们神国事工的一部分;当我们尚在黑暗中,基督徒教师就将切实的盼望教给我们,乃至有一天看见了,不至于视而不见;基督徒的货运司机开车运输,将神所造的美物要运向远方,这也是他们的神国事工。
 
同样,基督徒个人还可以自行、或通过基督徒组织,在政府层面参与解决问题。西方国家基督徒实现这一点,最便捷的方法就是投票,投给我们认为能够解决现今问题的候选人。通过诸如Bread for the World,Center for Public Justice之类的组织,基督徒尝试将政策往好的方向引导。有责任心、有爱心、做守法公民,是每一位基督徒的使命。
 
但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个体或小群体的责任,且都属于神国事工。我们每个人在神面前履行自己的公民职责时,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不能将我们所说所行的,与教会事工混淆。至于原因,我接下来会说明。
 
教会如何参与社会议题
 
接下来我们要探讨这篇文章的主要议题:公共机构教会与社会公义。
 
教会作为公共机构的主要工作——不是伸张正义,而是教人们警醒,知晓神的审判;不是呼吁社会公正,而是向人们传达神借着耶稣基督所彰显的公义;不是教人们如何选举政府官员,而是告诉万国万族人民,有一位神拣选我们进入永生。教会作为公共机构的主要工作,是开启神国大门,通过教导纯正的福音、执行圣礼和实践门徒的准则,来牧养纯正的基督信仰。
 
但这并不代表教会不能伸张社会公义,或站出来为不公正现象的受害者呐喊。相反,在特定的时刻教会必须站出来,明确阐述广义范畴上社会政策应有的导向。例如,一个保护其公民不受暴力行为伤害的社会,正是教会应当努力的方向。
 
但通常,在“社会如何更好地达成使命”这个问题上,教会不应正面迎战政治问题,或将这个问题归为己任。也就是说,教会机构普遍应该回避政治问题。在社会暴力行为的问题上,枪械管制是带来保护呢?还是武装了犯罪分子?培养更多警官、建造更大的监狱或强制执行死刑,哪一个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或者哪几个?事实上,这些问题都不在教会的专职范围内。
 
我个人认为,教会应反对那些本可以避免的贫困现象,但哪些政策可以更好地解决贫困现象,教会不宜作具体的主张。比如说,怎样的社会援助是最好的?或者说,个人福利政策是有效的解决之道吗?教会作为社会机构,并不享有回答这个问题的特权。当然每一位基督徒都有自己的观点,不过我认为,将自己的政治观点提升至神学地位,就是妄称神的名了。
 
如果我决定为某位政治候选人投票,这是我的决定而非神的,我对此负责。但如果教会的执事教导会众,为某位候选人投票是属灵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如果我反对新的福利政策,并将我认为它不好的理由写成一封信,寄给国会议员,那么这是我的作为而非神的,我要在神面前为此负责。但如果我作为牧师,在布道中为教会表明立场,反对福利改革,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因此,教会可以去勾勒社会政策的大致目标,但一般不去支持某个特定的政策。然而有时候,当某个政策明显违背道德原则时,教会应站出来反对。或许这个政策背后有邪恶的目的,比如说种族清洗;又或许目的是合乎道德准则的,但政策本身不道德。比如政府希望通过堕胎合法化来减少贫困现象,这个目的是好的,但教会必须公开反对堕胎,并与其抗争——教会也确实这么做了。基督徒改革宗教会(The Christian Reformed Church)已经在不同场合,通过主教会议反对堕胎合法化。
 
我个人认为,比起宗派的委员会和工作者,主教会议对社会不公正现象的公开反对,能够帮助我们认清某个政策是不道德的。当然我并不是说道德的真理由多数票决定。与其说是存在论,我的观点不过是一种认知论:如果“改革宗”的基督徒就某个政策问题产生严重分歧,那么这个问题是否道德有待商榷。
 
两种必须避免的危险状况
 
一旦教会试图针对所有不道德的社会政策进行发言,有两种危险的状况必须避免。第一,教会无法处理所有的不道德政策,导致在必须出面的时候,反而闭口不言。比如针对种族隔离的不道德政策,一些在南非的教会就没能站出来反对。第二个更大的危险——教会会为错误的道德问题辩护。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教会就是与“不公义”同流合污,就像美国部分教会反对美籍非裔人士争取公民权益。
 
判断什么是道德上允许的,什么是道德上不允许的,教会拥有神的话语,确实身处一个有利地位,故应当在当今道德问题上多多发言。然而事实上,很多政治问题的讨论,是在两到三个道德允许范围内的选项中进行,至少在西方国家是这样。而在这些选项中进行抉择,需要一些属世的智慧,这一点,基督徒并没有特殊的权利。
 
最后,让我再额外举出一个教会不参与当今社会政策讨论的原因:这会危害到教会的本职工作。首先,本应花在本职工作上的精力和资源会被耗费。其次,这会使教会与某些政治议程之间产生联想。我认为有些教会没有扎根于真理,并不是因为他们神学层面上出现问题,而是他们将其与某个政治议程联系到了一起,而他们个人对该政治议程持有异议。如果某个社会政策不是道德义务层面的,那么将它与基督联系在一起会严重阻碍教会的本职工作。基于这些理由,我们应拒绝试探,不要让教会成为我们政治信念的代言人。
 
总结
 
首先,神呼召每位基督徒,要有责任心、有爱心,做守法公民。
 
其次,教会应表明立场,什么才是社会应当追求的普遍目标。当某个目标是邪恶的,教会应站出来反对——比如种族清洗。教会也当反对不道德的政策,即使其追求的目标是合乎道德准则的。
 
然而面对大多数的政治抉择,教会应保持沉默,无论是关于某个政策的,还是关于某个政治人物的。教会在这方面的抉择上没有优势,如果坚持这么做,则会阻碍教会完成自己的基本使命。
 
最后,关于绝对性道德问题,教会提出政策建议或指出社会问题时,应通过正式的集会来进行。如果相关问题为全国性甚至是国际性的,则须通过宗派会议,而非宗派董事会或办公室。
 
(本文中译:朱脉一)
 
转自橡树文字工作室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法国伊斯兰布卡运动20年——政教分离传统下的本土治理和移民文化的纷争 \陈振铎
布卡运动是指法国穆斯林移民社群在公共空间争取女性佩戴伊斯兰头巾的权利,为此而在…
 
寻求法律与宗教的和谐-北欧经验及其启示 \李红勃 许冬妮
内容提要 北欧国家有着悠久的宗教传统,大部分人口都是基督教路德宗的信徒。北欧…
 
美国立国的宗教基础 \杨凤岗
  政治是事关公共利益的事务。有人群就有社会,有社会就有政治,有政治就要有权力…
 
大政治,小生活:全球宗教复兴的两个维度 \刘义
20世纪后半叶历史发展的一个吊诡之处在于,当1960年代现代化和世俗化的范式正当鼎盛…
 
当前我国宗教组织财产制度研究 \陆艳
硕士论文摘要 当前我国宗教组织财产制度问题,由于其特殊的复杂性,即一方面属于敏…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国宗教的社会组合体结构
       下一篇文章:国家与宗教:政府有义务教育人民什么是正义和善吗?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