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东正教复活节圣火「奇迹」之争
发布时间: 2019/5/9日    【字体:
作者:徐凤林
关键词:  东正教 复活节 圣火「奇迹」  
 
 
对基督宗教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基督宗教有个传统节日叫复活节;进一步了解基督宗教不同派系的人也知道,复活节是东正教最大的节日。与西方基督教更注重圣诞节和基督受难不同,东正教传统更注重基督战胜死亡的复活。但很少有人知道,东正教复活节前夕有一个整个东正教世界性的重要仪式——耶路撒冷圣墓教堂的复活节圣火降临仪式。每年的这一时刻,上帝的「恩典之火」[i]都会在耶路撒冷牧首和亚美尼亚主教的祈祷中「从天而降」,神奇地点燃牧首手中的蜡烛,象征着基督复活恩典的降临。这就是东正教复活节的圣火「奇迹」。
 
一圣火仪式
 
复活节圣火降临仪式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东正教世界有广泛影响,也因其「奇迹性」而更加引人注目。如今,在每年的东正教复活节前夕,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万名朝圣者和游客参加和观看圣火仪式。近些年来,在许多有东正教会的国家都进行圣火降临仪式的电视直播,包括格鲁吉亚、希腊、乌克兰、俄罗斯、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塞浦路斯、黎巴嫩和埃及。同时,圣火还传往世界各地,一些国家在当天派专机把火种运送回国,得到本国教会领袖或国家领导人隆重迎接。参加迎接圣火的国家有俄罗斯、希腊、乌克兰、塞尔维亚、格鲁吉亚、摩尔达维亚、白俄罗斯和保加利亚。
 
在当今的耶路撒冷老城,有一个属于基督宗教各派系的建筑群,叫做基督复活教堂,也叫圣墓教堂,因为这里是当年耶稣基督受难、安葬和复活的地方。每年的复活节圣火仪式就在这里举行。圣火仪式具有悠久的历史。公元五至七世纪,在耶路撒冷教会就有在复活节前夕大周六晚祷中点燃圣火的仪式。关于圣火奇迹的最早证据开始于九世纪,一个法国朝圣者伯纳德(Бернард)大约在公元八七〇年记载了关于复活节前的大周六有圣火降临基督墓穴的事件。即圣火不是人点燃的,而是自动燃起的,而且伴随着闪电一样的光。
 
圣墓教堂中有多个小教堂、修道室和圣地,分别属于希腊正教会、亚美尼亚教会、科普特教会、叙利亚教会[ii]和天主教的圣方济各会。圣墓教堂中央的穹顶下方有一座小教堂,叫做「库弗克里亚」(Кувуклия,希腊语意为「皇帝寝宫」),属于希腊正教会,其内部有两个小房间:里间为基督墓室,大小为2.07x1.93米,当年耶稣基督就安葬在这里,也在这里复活。「恩典之火」也正是在这神奇降临的。外间稍大,叫做天使副圣堂,大小3.4x3.9米,房间中央放着一张桌子,桌上有一块圣石,象征当年被天使移开的石头。
 
圣火仪式在复活节前的大周六,当地时间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三点举行。在圣火降临之前,先举行一系列准备仪式,包括:以东正教耶路撒冷教会牧首为首的各派代表(亚美尼亚教会、科普特教会、叙利亚教会、修士代表等)进入圣墓教堂大门,围绕库弗克里亚小教堂的十字架游行,然后停在小教堂门前;阿拉伯青年东正教信徒在场内高呼信仰口号;熄灭小教堂内部的全部灯火,并由各方代表对小教堂内部进行检查,以确保其中没有点火器具;用蜡封住小教堂大门,并加盖印章,直到耶路撒冷牧首和亚美尼亚教会主教进入时再打开。耶路撒冷牧首在进入墓室之前脱掉外衣(有时被搜身),然后与亚美尼亚主教一起进入库弗克里亚小教堂,小教堂门关闭。此时,整个圣墓教堂内的全部灯火都已熄灭,拥挤的人群每人都拿着一捆未点燃的蜡烛,静静地等待着上帝恩典之火的降临。一些信徒相信,如果圣火不降临,就将是世界末日。特别是二〇一二年的东正教复活节,圣火是否降临更多了一些悬念。
 
过了数分钟或数十分钟,耶路撒冷牧首和亚美尼亚主教手持点燃的蜡烛从小教堂内出来,把圣火传给众人。此时,教堂钟声和人们的欢呼声响成一片,相机闪光灯和无数蜡烛的火光交相辉映。据说圣火在刚点燃的几分钟内不会灼伤人,所以,在人群中能看到有人用手中的烛火「洗手」和「洗脸」。
 
俄罗斯东正教会是在一五八九年才从君士坦丁堡希腊正教会中分离和独立的,因此在耶路撒冷圣墓教堂没有自己的领地。但早在十二世纪初,就有俄罗斯修道院长丹尼尔(Даниил)关于圣火降临的记载。此后,一直有来自俄罗斯的朝圣者参加圣火仪式。从二〇〇三年开始,俄罗斯每年都派代表团乘专机前来参加复活节圣火仪式,并在圣火降临之后马上用两盏灯笼把火种用飞机运回莫斯科。当天夜里,俄罗斯东正教会牧首到莫斯科弗奴科沃机场隆重迎接,把圣火安放在莫斯科救主基督大教堂,然后再分送到俄罗斯各主要教区教堂。来自圣地的圣火在这些教堂中燃烧四十天,直到基督升天节。从二〇〇七年开始,俄罗斯独立电视台每年都对耶路撒冷圣墓教堂的圣火降临仪式进行一小时的现场直播。
 
圣火降临仪式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历史上,这一「奇迹」有许多见证者的描述。但也有许多怀疑和否定。特别是在现代,更是被许多人质疑。
 
二圣火奇迹
 
在对奇迹的多种质疑中,许多人更关心的是科学的质疑。或许是出于对教会传统和信徒宗教情感的尊重,还没有哪家机构或个人对圣火奇迹进行全面的科学检测。不过在二〇〇七年,俄罗斯物理学家沃尔科夫(Андрей Волков)暗中把一件小的科学仪器带入圣墓教堂,对圣火降临进行了监测,并在二〇〇八年复活节前在俄罗斯东正教会主办的读书会上公布了测量结果和数据。结果是怎样的?
 
沃尔科夫说:「在圣火被带出库弗克里亚之前几分钟,十五点零四分到零六分之间,在用于记录电磁波谱的仪器上记录下了一种奇怪的长波脉冲,这种脉冲后来再没有出现过。我既不想推翻任何东西,也不想证明任何东西,但这是科学实验的结果」。这个结果意味着甚么?专家对这一实验结果的解释是:「发生了放电—或者是由于出现闪电,或者是由于现场的某种电视设备关闭,或者是瞬间打开了类似压力打火机之类的东西。」[iii]
 
沃尔科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无意得罪信仰者,只是在进行科学实验,纯粹出于好奇心,与揭露圣火起源无关。他还说,仅从这一次测量结果中是不能够得出科学结论的,只有多次重复测量的数据才有科学意义。
 
圣火现象有四点引起科学家的兴趣。四个传说中的「奇迹」有待科学解释:
 
第一,近千年中有许多见证者说,在圣火降临前,在圣墓大教堂内墙壁上发出像闪电一样的亮光,但与闪电不同的是不伴随雷声。只是现在由于几千部照相机的闪光灯使这些闪光看不见了。这些罕见的放电现象本身并不奇怪,但它为甚么出现在这里,而且每年有固定时刻?
 
第二,圣火在基督墓穴中的自燃。从物理学来看,自燃都是放电的结果,那么放电又是由甚么引起的,是否由于前面说的闪电?
 
第三,许多人说,这圣火在点燃后最初几分钟之内不会灼伤人。所以有人用圣火「洗手」或「洗脸」。这样的属性是低温等离子体所固有的。这又是一个电学现象。如何解释?
 
第四,传说在一五七九年,新任耶路撒冷市长是土耳其人,他把取圣火的权利交给亚美尼亚教会的代表,不容许希腊正教牧首进入墓室。结果亚美尼亚教会代表在墓室中的祈祷毫无效果,圣火没有降临。此时站在教堂门外的希腊正教牧首也进行祈祷。忽然一个雷电击中了教堂大门左侧的立柱,点燃了牧首手中的蜡烛。从此取圣火的权利又交回到希腊教会牧首。参观者可以看到,至今在教堂大门左侧的立柱上还有一个裂痕。经科学鑉定,这个裂痕确实不是机械破坏所致。这也表明圣火出现之前发生了放电,科学家企图用仪器「捕捉」到这一放电现象。
 
这些疑问也和许多宗教的和非宗教的奇迹一样,到目前为止尚未得到充分的科学解释。
 
三「仪式」与「奇迹」之争
 
近年来,随着俄罗斯教会和媒体对复活节圣火的大量宣传,在教会内部和世俗社会也产生了对圣火奇迹的广泛质疑。特别是二〇〇八年四月复活节前几周,现任耶路撒冷牧首费奥菲尔(Феофил)在接受俄罗斯记者团采访中,在回答记者关于圣火奇迹的时候,只是把圣火仪式叫做普通庆典,说这里没有奇迹。俄罗斯神学家库拉耶夫对费奥菲尔的话评论说:牧首就差坦白地承认他口袋里装着打火机了。这些谈话和评论发表后,在互联网上引发了关于圣火本质问题的一场沸沸扬扬的争论。大部分争论参与者是东正教信徒,他们的观点有很大差异,乃至针锋相对。许多人尖锐地提出这样的问题:圣火是「神话还是现实」?甚至直截了当地质问:圣火是「奇迹还是欺骗」?与此同时,多家新闻媒体也来「火」上浇油,发表了各类活动家给总统或牧首的公开信,要求禁止「圣火宣传」。教会牧首和俄罗斯总统对这些问题没有正式响应。派代表团乘专机运送圣火和迎接圣火的活动继续进行。当年的复活节之后,争论趋于平静,但并未完全结束。近几年间,每当复活节临近,在俄罗斯东正教会内外仍会不时发出对圣火的揭露与辩护的不同声音。
 
主张圣火只是仪式的著名代表是彼得堡神学院教授乌斯宾斯基(Николай Успенский),他写了关于圣火现象的专门著作《论耶路撒冷大周六圣火仪式的历史》。他在研究了大量耶路撒冷传统的礼拜手册和祈祷手册的基础上,在一九四九年讲话中指出,实际上没有任何奇迹,只不过在大周六礼拜前夕在圣墓教堂要清洗油灯,然后通过特别的祈祷,在这些油灯中点燃新的复活节之火。
 
当今耶路撒冷牧首费奥菲尔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圣火奇迹见证者,但他也强调圣火降临是仪式,而非「奇迹」。在二〇〇八年接受采访时对俄罗斯记者说,大周六仪式是一个仪式,是一种和圣周中的其他仪式一样的「再现」(representation)方式。就像当年复活的音信从圣墓传到全世界一样,如今我们通过这一仪式来再次把基督从圣墓中复活的消息传播到全世界,这里并没有甚么奇迹。
 
尽管乌斯宾斯基和菲奥菲尔都强调圣火仪式只是一种仪式,不承认其中的「奇迹」,但否定圣火神奇不等于否定上帝恩典的实在性。乌斯宾斯基在一九四九年的报告中说:「从基督圣墓中隐藏的灯点燃的火仍然是来自圣地的圣火。对我们来说,这火现在是,曾经是,并且将来也是神圣的,之所以如此还因为其中保存着古代基督教的和大公的传统。这一传统是和对作为照亮世上每一个人的真光的基督的信仰相联系的。基督徒在这样的传统中度过每一天」。[iv]
 
无论是乌斯宾斯基、费奥菲尔还是库拉耶夫,都既没有否定圣火是恩典,也没有否定这一恩典来自上帝,这是东正教一般信条,他们只是否定圣火总是以可见的方式自我燃烧(从天而降)这一外部象征,也就是否定把恩典变成物质的火。因为当圣火代替了恩典的时候,圣火就会失去恩典的属性。圣火的恩典也和任何教会圣事(圣奥秘)的恩典一样,有理由叫做「奇迹」,作为上帝在礼仪外部形式中的临在的事实,本身就是奇迹。恩典的源泉是来自天上之父的圣灵,因此完全有理由说这恩典是从天而降的,说这恩典之火是来自天上的。
 
对圣火现象的这种解释,是以东正教会对「奇迹」的观点为根据的。无论怎样定义奇迹,对真正的东正教信仰者来说,不是信仰来自奇迹,而是奇迹来自信仰。先有信仰,在信仰中才有奇迹,而不是先有奇迹,由奇迹来决定信仰。「奇迹」在东正教的教会经典中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有外部表现和见证的奇迹,另一种是看不见的,没有任何见证者的,没有任何外部征兆的。上帝之言借童女而成为肉身,这在任何教会文本中都叫做奇迹,但这奇迹没有任何见证者,没有任何外部征兆。
 
在东正教的圣母领报节和圣诞节礼拜中也使用「奇迹」一词,这些奇迹也是指不伴有任何外部效果和外部特征的奇迹。当代俄罗斯东正教神学家伊拉里昂主教(Иларион Алфеев)说:「为奇迹而追逐奇迹,这从来不是真正基督徒所固有的。教会的最大奇迹是圣餐,在圣餐中饼和酒变成救主的体和血。同样的奇迹是信徒因参加这一教会圣礼而发生的精神改变」。[v]基督徒的生活经验确认,爱是真正的奇迹。在爱中,某些对人来说不可能的东西变成可能的。在爱中,人克服了自己的自然局限性,开辟了另一个更高的自然律。从更大的背景来看,基督教会在几千年的社会发展和巨变中仍然能够存在,在当今的科学时代仍然有人持有基督教世界观,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奇迹。
 
东正教神学家认为,教会有自己关于甚么是「现实」的观念,与世俗社会中的「现实」观念不同。信仰者之所以去受洗,做礼拜,领圣餐,就是为了得到上帝恩典,因而相信恩典是现实存在的。因而恩典之火也是现实的,没有甚么可怀疑。只有在教会信仰之外的人才本能地期待教会还有另外的证据来证明恩典之火的「现实性」。在教会信仰内部,恩典是上帝在人身上的真实临在。因此,来自基督墓地的圣火也就是恩典的一种形式。圣火从外部看是一种可见的物理现象,但其中包含着上帝恩典,这是不可见的「现实」,就像圣餐仪式上的基督临在是不可见的「现实」一样。[vi]
 
四批评圣火崇拜
 
这场有关圣火的讨论主要在信仰者范围内展开。在当今俄罗斯之所以能产生这一争论,一方面是因为对圣火奇迹的相信在大众信仰意识中还占有重要地位,另一方面也说明在俄罗斯东正教内部存在着正统教会信仰与笃信的大众信仰之间的差异。对圣火奇迹的怀疑和否定有可能触动大众的朴素信仰观念。
 
为了具体说明,我们可以举与俄罗斯情况类似的白俄罗斯青年信徒状况为例。二〇一〇年,在白俄罗斯青年东正教徒网站Dubus.by上进行了一次网上问卷调查,问「你是否相信圣火是奇迹?」回答有四个选项:1)我相信,圣火是超自然现象;2)我不信,圣火是人点燃的;3)我怀疑。因为赞成和反对都有根据;4)对此无任何意见。调查结果有763人参与。选择答案1)的有549人,占参与人数的71.95%;选择答案2)的有97人,占参与人数的12.71%;选择答案3)的有69人,占参与人数的9.04%;选择答案4)的有48人,占参与人数的6.29%。当然,我们很难确定这样的网络调查具有多大的普遍意义,但它也能够体现出相当一部分人的信仰倾向。
 
但与此同时,也有许多教会人士对圣火崇拜提出批评和警告。著名东正教神父亚库宁(Глеб Якунин)在二〇〇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致总统的公开信中指出,千百万信徒在媒体宣传的推动下,脱离了节日庆典的宗教本质,热衷于参与多神教的拜火仪式。信众请求总统关注俄罗斯文化部长索科洛夫(Александр Соколов)破坏信仰自由的行为,因为他公开宣传伪东正教迷信,多年前往耶路撒冷参加圣火仪式,并发表言论支持对圣火的迷信态度。二〇〇九年四月,辅祭穆欣(Александр Мусин)与他人联名上书牧首基里尔,要求对「耶路撒冷的大周六圣火和近年来对它的特殊崇拜」给出「神学的、礼拜学的和历史学的评价」。[vii]布宁(Павел Бунин)指出,对「恩典之火」的信仰不是我们得救所必不可少的。宣传恩典之火的奇迹有两个危险,第一,对恩典之火的信仰有可能不知不觉地变成多神教的崇拜。圣火崇拜,赋予其各种神秘属性;第二,产生两类人的纷争,相信圣火降临的人和否定圣火降临的人。因此对此最好不要指责,也不要盲目接受。圣火降临—这非常好,圣火不降临—也毫不可怕。[viii]宗教学研究者希特尼科夫(Михаил Ситников)在分析当代俄罗斯的圣火崇拜时,把这一现象与多神教的传统遗迹联系起来。他说,对魔法的向往,对超自然现象的向往,是与基督的启示格格不入的。基督的信仰者不需要任何神奇效果就能够意识到上帝在世界上的恒常临在。[ix]东正教旧礼仪派学者叶泽罗夫(Андрей Езеров)说:「对于信仰来说,如果基督复活本身还不够,还必须有圣火奇迹,那么这还叫甚么信仰?!我们相信的不是圣火,不是圣物,不是基督圣墓,而是直接相信被钉死和复活的基督自己」。[x]
 
五对东正教的认识
 
通过这场圣火之争,使我们对东正教的教会神学有两点进一步认识和理解。
 
首先是东正教会对恩典理解。教会把圣火的本质理解为上帝恩典,而把恩典理解为对人的内在改造。按照希腊教父和现代东正教神学家的观点,人被造不是作为自主的或自足的存在,因此人自身并没有自己的不变本性;人的本性是应当在上帝恩典之中得到改造和完善的。这种人性可变性或动态性观点,也是东正教神学的内在逻辑要求。因为如果人性不可改变,或原初受造人性已经是完善的和不需要改变的,那么,上帝恩典和拯救就将成为不需要的。东正教神学家洛斯基指出,东方教会的宇宙论和人论具有动态的特点,它排除了自然概念与恩典概念的任何对立性:这两个概念是彼此渗透的,一个存在于另一个之中。人的本性内在地要求上帝恩典,负有与上帝合一的使命。这样,与西方基督教主要把恩典理解为超自然之物不同,东正教信仰观把信仰主要看作是上帝恩典对人的内在作用和改造过程。对东正教信仰者来说,上帝的存在不是外在「客体」,上帝恩典也不是客体,而是个人与上帝的内在联系。因此,上帝及其恩典在个人经验之外是无法被认识的,这一经验能够改变人的心灵本身。在这个意义上,圣火的奇迹是奥秘,是信仰者得拯救和被改造的经验,虽然这一拯救和改造是从外部看不见的。在这一拯救的和改造的经验之外,在信仰者得救和被改造的事实之外谈论圣火的事实,是不可能的和无意义的。
 
其次是东正教会对神秘主义的观点。圣火奇迹的讨论与东正教的神秘主义特点有关。与西方基督教不同,东正教没有经历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因此保留了更多的早期基督教神秘主义成分。但东正教会也并非完全肯定神秘主义。东正教神学家认为,基督教的神圣境界与神秘体验有关,但也有其明确规范。在精神生活中把神秘体验和神圣相混淆是危险的。如果神秘体验仅仅是既无善也无恶、无光明也无黑暗、无运动也无静止的无底深渊,就会使耶稣基督受难和拯救世界的福音失去了价值,取消了宗教中的真理,因为在神秘体验中没有真理标准。这样,人就变成了自己的梦想的工具,常常不知不觉地受魔鬼力量的操纵。[xi]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宗教不同于科学的清楚明白,具有神秘性,但正统宗教信仰也并不就是陷入神秘境界、意识的完全无定型状态。不仅科学批判迷信,正统教会也批判迷信,也批判某些新兴宗教的通灵术。具有悠久历史的世界性大宗教都有正统的教会、教义、教规,因而具有明确的信仰真理,自觉的教会意识,确定的规范和界限。这些规范和界限大部分是与人类的精神价值和道德规范相符合的,并且在现代社会生活中仍然起着重要作用。这也是宗教的积极意义之所在。当然,宗教一旦进入社会生活,就具有了复杂的社会政治和文化属性,因此也会带来不同宗派和民族之间的对抗和战争。
 
六一般宗教学问题
 
东正教圣火是东正教世界内部的现象,但这一现象也提出了一些具有一般宗教学意义的问题,这些问题对于汉语基督宗教研究和汉语基督宗教神学也同样具有启发性。至少有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信仰与奇迹的关系问题。宗教信仰在古代都与神秘或奇迹密切相关,那么,在当今科学发达和知识丰富的时代,奇迹或神秘为甚么在许多信众中还有很大影响?奇迹(祛病免灾等)还是否宗教信仰的必要条件、是否影响大众皈依和保持信仰的必要因素?如果是,那么,这样的信仰是不是愚昧和荒诞?或者如何对这些奇迹进行合理的科学解释?如果不是,即宗教信仰无需奇迹和神秘,那么,宗教信仰是否等同一般的道德教化、会否丧失一定的功能?
 
从俄罗斯学者的讨论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圣火是否奇迹问题上存在着分歧,大多数研究者不承认圣火的降临是自然奇迹意义上的奇迹,而强调这一仪式的宗教意义,并且对「奇迹」概念作了广义的解释。但另一方面,更多信众对这一奇迹的信仰和热情并未因此而减退。这一现象提示我们,在汉语基督宗教研究中,对待基督宗教中的奇迹现象,也应当区分两个层面:一是宗教学研究层面,应当对基督宗教历史和现实中的奇迹现象有理性的、清醒的认识和努力加以科学解释,揭露利用迷信谋取私利的不良行为;第二个层面是广大信众的信仰心理领域。应当努力以宽容的态度对待这些奇迹信仰。应当理解,在宗教历史传统氛围中,奇迹观念在某些信众(特别是文化水平较低的信众)心理领域有着与众不同的形态,某些在通常看来是奇迹的东西,在他们的观念中是一种「自然」现象,他们对此的信仰也是自然而然的,不足为奇。
 
第二,宗教与仪式的关系问题。仪式是东正教特别重视的教会传统,而教会传统的主要内容都是通过礼拜仪式体现出来的,可以说,如果离开各种礼拜仪式就没有东正教,这方面与基督新教有很大差别。为甚么如此?如果圣火降临只是仪式,那么为甚么年复一年地得到数万人朝圣?如果认为圣火仪式是以非奇迹的方式传达上帝恩典的真实临在,那么如何理解仪式的本质?
 
当然,基督新教对教会传统仪式的简化也有适应现代社会生活的必要性,特别是对于基督宗教在非基督宗教民族文化中的传播具有积极作用。但东正教对仪式的重视仍然告诉我们,汉语基督宗教神学不应仅仅是思想概念的研究和理论的构建,也应有宗教仪式方面的考虑。
 
注释
 
 [i]. 复活节圣火,英语为Holy Fire(圣火),俄语则为Благодатный огонь(恩典之火)。
 
 [ii]. 东方基督教会又分为希腊正教会和另外几个在教义上遵循古代传统的东方教会,包括亚美尼亚使徒教会、科普特教会、叙利亚教会等。俄罗斯东正教会属于希腊正教会,后来成为自主教会。
 
 [iii]. Разоблачение благодатного огня (http://afaq.narod.ru/1.html, accessed 15Aug 2016).
 
 [iv]. http://herald.com.ua/forum/6-18-1 (accessed 15Aug 2016).
 
 [v]. Христианское отношение к чудесам (http://www.holy-fire.ru/modules/pages/Hristianskoe_ otnoshenie_k_chudesam.html, accessed 15 Aug 2016).
 
 [vi]. Пивоваров А.Б. Благодатный огонь: миф, реальность или чудо? (http://holy-fire.ru/ modules/pages/Blagodatnyj_ogon_mif_realnost_chudo-print.html,accessed 15Aug 2016).
 
 [vii]. http://www.kriptoistoria.com/forum/index.php?pp=b853880rek9t9yz44o2o&f=1&vt= tree&tst=all&m=15998 (accessed 15 Aug 2016).
 
 [viii]. http://kuraev.ru/smf/index.php?topic=144513.0 (accessed 15 Aug 2016).
 
 [ix]. 同上。
 
 [x]. 同上。
 
 [xi]. ОсиповА.И. Путь разума в поисках истины.Глава IVЯзычество.3.Мистицизм.
 
汉语SCT
 
《道风:基督教文化评论》第四十六期 2017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五月花号”公约 \里奇•洛瑞
背景介绍:1620年11月11日,经过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为“五月花”的英国三桅盖伦…
 
论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当代法治建设的影响 \公惟韬
摘要: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国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语 \马小红
摘要 中国古代的“法言法语”与现代社会法律语言的日益专业术语化不同,是术语、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赵忠龙
【摘要】近代商法发端于中世纪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习惯。封建教会的宗教信条和…
 
道教与嵩山中岳庙的国家祭祀 \张广保
 中国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传统,说者以之归属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复活蛋的起源与复活节几件趣事
       下一篇文章:关于藏传佛教的四皈依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