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关系改善的背景、目标及影响
发布时间: 2019/9/26日    【字体:
作者:王建
关键词:  沙特阿拉伯 以色列 中东 地缘政治 “安全战略联盟”  
 
 
摘要: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改善关系是近年来中东地缘政治格局的显著变化, 它既是两国应对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剧变的战略选择, 也是两国政治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遏制伊朗势力的扩张, 加强双边经贸联系和助推区域经济合作, 是沙以两国改善关系的主要战略目标。沙特和以色列“结盟”将加剧中东两大阵营的对立, 扩大阿拉伯国家间的裂痕, 并使巴以问题的解决向着有利于以色列的方向发展。
 
自2010年底始于突尼斯的中东剧变以来, 该地区地缘政治格局的一个显著变化是在阿以矛盾中长期对立的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改善了双边关系[1], 在“对抗共同敌人伊朗的斗争中结成‘同盟’”。沙以改善关系是两国应对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剧变的战略选择, 对中东地缘政治格局的未来发展也将产生深刻影响。
 
沙特和以色列关系改善的背景
 
沙特和以色列改善双边关系, 既有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剧变的背景, 也是两国政治经济发展的需要。
 
一、沙特和以色列关系改善的地缘政治背景
 
在联合国通过巴勒斯坦分治决议后的半个多世纪内, 影响中东地缘政治稳定的主要矛盾是以巴以问题为核心的阿以矛盾以及以沙特为代表的逊尼派穆斯林和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穆斯林之间延续千余年来的教派之争。作为中东的地区大国, 以色列、沙特和伊朗在民族、宗教和地缘政治的矛盾中互为对手, 但在美国均势战略的主导下, 三国之间基本维持了战略平衡。然而, 中东剧变使该地区地缘政治战略态势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一是伊朗强势崛起。中东剧变和美国在中东实施战略收缩, 为伊朗扩大地区影响提供了有利时机。传统阿拉伯强国如埃及、叙利亚、利比亚陷入内乱, 恐怖组织趁乱肆虐。在此背景下, 伊朗大力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权, 受叙利亚政府之邀出兵协助打击恐怖主义, 在稳固巴沙尔政权和击败“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而在叙利亚问题上获得重要话语权。同时, 伊朗以伊斯兰教什叶派为纽带, 与伊拉克的什叶派政治力量、黎巴嫩真主党 (下称“真主党”) 和也门胡塞武装等构建什叶派联盟。伊朗强势崛起, 在阿拉伯世界影响力扩大, 改变了中东地区的战略平衡。
 
二是美国在中东战略收缩。长期以来, 美国通过与中东主要国家结盟来维护地区秩序稳定, 其盟国则依靠美国来保证自身安全。奥巴马上台后在中东实施战略收缩动摇了中东地区盟国对美国为其提供安全保证的信心, 使得美国与盟国关系出现严重裂痕。
 
美国的中东收缩战略由其国家利益决定, 是其全球战略调整的结果。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 首次出访就选择了中东, 显示出对中东的高度重视, 暂时安抚了沙特和以色列的安全焦虑, 但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奥巴马政府在中东的收缩战略。特朗普将奥巴马执政时期在中东的全面收缩调整为选择性收缩, 具体可以归结为四点:一是打击恐怖组织, 使之不能威胁美国本土的安全;二是与中东盟国共同构筑遏制伊朗的联盟;三是在美国亲以势力的压力下奉行更为偏袒以色列的政策, 试图以所谓“世纪协议”解决巴以问题;四是以巨额的军火交易为美国谋取经济利益。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朗核协议, 恢复制裁伊朗, 暂时遏制住了伊朗的扩张势头, 但仍然拒绝在中东过多投入, 希望其中东盟国联合起来共担安全责任。
 
三是巴以问题不再对沙特和以色列改善关系构成阻碍。随着中东和平进程的推进, 部分阿拉伯国家已经在事实上承认了以色列存在的合法性, 而国家利益也取代阿拉伯民族主义成为阿拉伯国家制定外交战略的首要关注点, 巴以问题已经不再对中东地缘政治构成全局性影响。中东剧变以来, 由于伊朗强势崛起, 沙特等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已经不再将巴以问题视为影响其根本利益的核心问题, 沙特过去坚持的以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为发展与以色列关系的前提被淡化了。
 
二、沙特和以色列改善关系是双方国内政治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
 
从沙特国内政治看, 在错综复杂的王室斗争中, 王储穆罕默德的地位远未根本稳固, 仍然面临着王室内部诸多反对势力的挑战。穆罕默德希望通过改善与以色列关系, 从而取得与伊朗对抗的战略优势来巩固在国内的政治地位。从以色列国内政治看, 近年来右翼政治力量明显占优, 总理内塔尼亚胡为保证利库德集团的政治利益, 很难在巴以问题上做出妥协, 与沙特改善关系能够极大地缓解内塔尼亚胡政府在巴以问题上承受的压力。
 
从经济社会发展看, 沙特和以色列关系的改善有助于双方加强经济联系, 促进两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沙特经济社会改革的需求和以色列的创新文化为双方开展以创新为核心的经济合作提供了极好的机遇, 潜力巨大。从沙特方面看, 中东剧变与全球经济形势的发展使其深刻认识到, 单纯依赖石油的经济结构和保守的社会形态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 经济和社会改革成为其顺应时代要求的必然选择。沙特推出“2030愿景”, 希望通过创新实现国家经济的多元化, 以吸引外资应对石油收入的减少。以色列的高科技和创新能力位居世界前列, 是中东地区唯一能对沙特经济发展有所助益的国家。从以色列方面讲, 通过改善与沙特的关系, 可以利用沙特在海湾地区的影响力, 发展与其他海湾阿拉伯国家的经贸关系, 从而打破在中东地区的经济孤立, 获得更大的经济发展空间。
 
沙特和以色列改善关系的战略目标
 
沙特和以色列改善关系主要有两个战略目标, 一是共同遏制伊朗在中东扩大影响;二是推动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经济合作。
 
一、构建遏制伊朗的地区和国际战略联盟
 
所谓“联盟”, 就是“两个或更多主权国家之间正式的或非正式的安全合作安排”, [2,3]其目的是“[通3]过将其他国家的实力结合到自己一边来制衡威胁”。回顾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中东国际关系史, 频繁组建国际联盟是一大特征, 而这种联盟通常由两个层级构成, 第一层级是中东地区大国间的联盟, 第二层级是中东国家与域外超级大国联盟。
 
伊朗强势崛起, 被以色列和沙特共同认定为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 两国由此达成战略共识, 结成共同遏制伊朗的“安全战略联盟”, 这是地区层级的“联盟”。由于沙以尚未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因此两国的“联盟”是非正式的, 但从两国应对伊朗崛起所采取的政策来看, 该“联盟”关系实际上已结成。奥巴马执政时期, 两国先后游说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 劝阻美国与伊朗签署核协议;特朗普执政后, 两国共同推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在叙利亚, 两国坚决反对伊朗拓展势力, 要求伊朗从叙利亚撤军。穆罕默德曾对媒体明确表示中东分为两个敌对阵营:一个是沙特领导的温和国家联盟, 包括约旦、埃及、阿联酋、巴林和阿曼, 另一个是伊朗领导的“邪恶三角”联盟。[4]穆罕默德虽然没有提及以色列, 但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逻辑来看, 以色列与伊朗的对抗关系使其成为温和国家联盟的“天然”盟友。在双方盟友关系的表述上, 以色列更直接、公开, 内塔尼亚胡把以色列称为阿拉伯国家对抗伊朗的“不可或缺的盟友”。[5]沙特与以色列之所以能够“结盟”制衡伊朗, 除了双方有共同的国家安全利益关切外, 更在于彼此将对方看成是中东地区另一个有实力和有资源的国家。
 
沙特和以色列都认识到, 遏制伊朗仅靠双方“结盟”是不够的, 要设法把美国留在中东, 使其成为遏制伊朗的坚强后盾, 构筑国际层级的战略联盟。在沙特看来, 以色列有实力自不待言, 但更重要的是以色列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因奥巴马政府政策, 沙特对美国提供的安全保证失去了信心, 但又希望美国能够继续留在中东。能够让美国继续留在中东的唯有以色列, 从奥巴马政府的全面收缩战略到特朗普政府的有选择性收缩战略, 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唯一不可能抛弃的国家。以色列则看中了沙特在阿拉伯世界的宗教地位、经济实力以及对美国的巨大经济诱惑力。沙特和以色列都希望利用对方与美国的关系, 来构建以“沙特—以色列—美国”为轴心的制衡伊朗的国际大联盟, 确保国家安全利益。
 
二、加强双边经济联系助推区域经济合作
 
沙特与以色列改善关系不仅有利于两国的经济合作, 而且将为海湾国家与以色列的经济合作打开方便之门, 助推区域经济合作的发展。除了沙特提出“2030愿景”外, 其他海湾国家也先后提出了本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战略, 如巴林的“2030经济发展愿景”、阿联酋的“愿景2021国家议程”、科威特的“2035愿景”, 虽然侧重点不同, 但其共同特征都是希望通过创新实现经济多元化, 吸引外资以应对石油收入的减少。海湾国家都把目光投向了以色列, 希望加强与以色列的经济合作, 借助以色列的创新能力来帮助本国实现经济转型。
 
着眼于未来的区域经济合作是沙特“2030愿景”的一项重要内容。例如, 计划投资5000亿美元、占地面积26500平方公里的“NEOM计划”[6]就是建设一个包括沙特、埃及和约旦的联合经济区, 该计划已于2017年10月正式启动。虽然沙特在“NEOM计划”中没有提及以色列, 但希望吸引太阳能、水资源处理、生物技术、机器人技术和食品技术等领域的高科技公司进入联合经济区, 而以色列企业在这些领域明显比阿拉伯国家的对手更具竞争力。该计划选址在距离以色列南部港口城市埃拉特几公里的地方, 因此可以认为就是着眼于未来以色列加入。以色列方面对沙特的“NEOM计划”也表现出极大兴趣, 希望以此为契机融入区域经济合作。据《耶路撒冷邮报》报道, 几家以色列公司目前正与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就“NEOM计划”谈判, 有可能非公开地签订数十亿美元的合同。[7]2018年11月底穆罕默德访问埃及, 在与塞西总统的会谈中, 两位领导人提出推动阿拉伯国家发展与以色列的经济关系。[8]
 
沙特和以色列关系改善的影响
 
沙特与以色列改善关系, 结成制衡伊朗的“安全战略联盟”, 将加剧中东紧张局势、影响解决巴以问题的解决方向、扩大阿拉伯国家的内部分歧和助推沙以两国经济转型和发展。
 
一、沙特与以色列“结盟”制衡伊朗加剧了中东紧张局势
 
沙以结成“安全战略联盟”后, 中东地区两大对立阵营在地缘政治竞争中没有找到战略平衡点之前, 沙以和伊朗的对立将进一步加剧, 地区安全局势更为严峻, 有多个潜在的爆发战争或冲突的风险点。
 
一是以色列和沙特与伊朗直接正面冲突。决不允许伊朗拥有核武器或制造核武器的能力是沙特和以色列的共同目标。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后, 如果伊朗也选择退出该协议并恢复核试验, 将极有可能招致以色列对伊朗核设施的直接打击, 而沙特也将给予大力协助, 如开放领空给以色列空军。
 
二是以色列和伊朗、真主党、叙利亚政府军在叙利亚爆发冲突。以色列对伊朗在叙利亚的活动, 态度非常明确和坚决, 就是决不允许伊朗在叙利亚建立军事设施以及通过叙利亚向真主党转移武器装备。内塔尼亚胡称“以色列将竭尽全力以推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的同样决心来反对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9]因此, 不排除以色列与叙利亚政府军或伊朗、真主党在叙利亚发生冲突的可能。
 
三是以色列与真主党或哈马斯在黎以边境或加沙地带爆发军事冲突。近年来, 真主党的政治影响和军事实力都有大幅度提升。在2018年的黎巴嫩议会选举中, 真主党及其盟友获得了议会多数席位。伊朗向真主党提供大量的军事装备提升了真主党的作战能力。以色列已多次袭击在叙利亚的真主党基地, 未来不排除双方在黎以边境地区爆发冲突。2018年加沙地带爆发“回归大游行”以来, 以色列与加沙地带交界处的局势持续紧张, 造成巴勒斯坦人大量伤亡, 也存在未来冲突升级的可能。
 
二、巴以问题的解决向着有利于以色列的方向发展
 
沙特为了发展与以色列的关系, 希望尽快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前安全顾问雅科夫·纳戈尔对此评论称, “沙特如此急于同以色列合作对抗伊朗, 以至于它不再关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达成什么样的协议。他们不再谴责协议的内容, 他们为了走出下一步需要一个协议, 为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提供政治掩护”。[10]原本是巴以和平进程的结果决定沙以关系的进展, 现在变成了沙以改善关系决定巴以问题的解决方向。面对来自美国、以色列和沙特等阿拉伯国家的多重压力, 巴勒斯坦方面缺乏有效的反制措施, 巴以问题的解决正在向有利于以色列的方向发展。
 
三、扩大阿拉伯国家的内部分歧, 加深民众不满情绪
 
在中东剧变中, 阿拉伯国家内部固有的分歧进一步扩大。与以色列结盟后, 加之有特朗普政府的支持, 沙特的外交表现得更为强势, 对持有不同政策的阿拉伯国家施以强大压力。2017年6月, 沙特等多个阿拉伯国家同卡塔尔断交。2014年和2015年, 沙特和科威特因权益分配问题出现分歧, 两国共有的两个油田被迫先后关闭, 沙特国内曾有人因此扬言对科威特发动战争。[11]2018年9月30日, 穆罕默德赴科威特商谈恢复两个油田的生产, 但未能达成一致。科威特因沙特的强势而担忧自己的安全, 不得已寻求外部支持, 在2018年10月9—10日召开的土耳其—科威特军事合作委员会会议上, 两国签署了2019年联合防务计划, 旨在加强两国间的军事合作和军事协商。科威特或许是海湾国家内部矛盾的下一个爆发点。
 
巴勒斯坦对沙特支持特朗普的“世纪协议”强烈不满, 扩大了阿拉伯国家间的裂痕。2018年1月14日, 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央委员会紧急会议上,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演讲中证实了一些阿拉伯[1国2]家向巴勒斯坦施压接受特朗普的“世纪协议”。但是, 阿巴斯拒绝接受美国的“世纪协议”, 并称之为“世纪耳光”。面对沙特的压力, 巴勒斯坦民众只有通过示威游行和在媒体上抨击沙特来发泄心中的愤懑。在巴勒斯坦人的示威游行中, 沙特国旗与以色列、美国国旗一道被焚烧, 沙特国王和王储的画像也被焚烧, 此举又引起沙特民众的强烈不满, 加深了两国民众的怨恨情绪。
 
2017年美国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 作为伊斯兰教圣地耶路撒冷监护者的约旦表示强烈反对, 约旦民众举行了游行示威且在示威中打出了谴责穆罕默德的标语, 约旦媒体上发表了质疑和谴责沙特的文章。沙特媒体则发表文章指责约旦在1948年至1967年统治东耶路撒冷期间未曾宣布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国的首都, 声称以色列是从约旦人手中夺走的东耶路撒冷, 约旦人应对此负责。
 
虽然巴勒斯坦、约旦和沙特官方都竭力避免事态的扩大, 但是从官方到民间的不信任感和怨恨情绪, 对阿拉伯国家的团结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害。中东剧变后, 阿拉伯民族主义日渐式微、阿拉伯国家将维护国家利益作为外交首要原则, 使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民族权利的斗争越来越失去了来自阿拉伯世界的政治支持。
 
四、助推两国经济转型和发展, 但对他国利益产生影响
 
沙特和以色列改善关系有助于双方加强经贸联系。凭借沙特的资源和资金优势以及在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力有助于加快以色列融入中东市场的进程, 而以色列的技术和创新能力则有利于沙特实现经济多元化, 双方通过加强经贸合作可加快实现经济转型和可持续发展。但是, 正如上文所指出的, 沙特和以色列结成“安全战略联盟”, 虽然保证了自身的安全和经济发展, 但是加剧了中东地区两大阵营的对立, 也将严重损害两大阵营争夺影响力所涉国家的利益, 如叙利亚、也门的战火难熄, 巴勒斯坦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国家的梦想难圆。
 
总之, 在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剧变中, 沙特和以色列为应对伊朗的强势崛起、美国实行中东收缩战略以及满足国内政治经济发展的需要改善了双边关系, 结成了“安全战略联盟”。沙特和以色列的“安全战略联盟”或许可以保证其自身安全和经济利益, 但激化了中东两大对立阵营之间的矛盾, 增加了爆发战争的风险。因此, 只有本着普遍安全和共同安全的原则, 通过对话解决矛盾, 方可实现中东所有国家的持久和平稳定。
 
来源:《当代世界》2019年第1期
 
注释:
 
[1] Ian May, “Inside The Prospective Israel-Saudi Arabia Rapprochement", http://www.jpost.com/Israel-News/Inside-TheProspective-Israel-Saudi-Arabia-Rapprochement-515801.
 
 
[2][美]斯蒂芬·沃尔特著, 周丕启译:《联盟的起源》,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7年版, 第12页。
 
[3] 同[2], 第144页。
 
[4] Jeffrey Goldberg, “Saudi Crown Prince:Iran's Supreme Leader'Makes Hitler Look Good'",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mational/archive/2018/04/mohammed-bin-salman-iran-israel/557036/.
 
[5] Omar Robert Hamilton, “The Battlefields of Jerusalem”, https://www.madamasr.com/en/2017/12/15/opinion/u/the-battlefields-ofjerusalem/.
 
[6] “NEOM”由neo (拉丁语的new) 和阿拉伯语mostqabal (未来) 两个词组合而成, 意即“新未来”。
 
[7] Max Schindler, “Israeli Companies Talking to Saudi Arabia About$500b.'Smart City'", http://www.jpost.com/Business-andInnovation/Israeli-companies-likely-talking-to-Saudi-Arabia-about-500-bil-smart-city-508429.
 
[8] Yassir Okbi, “Report:SISI, Saudis Push Arab Nations to Trade with Israel”, https://www.jpost.com/Middle-East/Report-Sisi-CrownPrince-push-Arab-nations-to-trade-with-Israel-573117.
 
[9] Whitney Webb, "Speaking in Front of Israel's Nukes, Netanyahu Says IDF Will Hit Iranian Forces in Syria with'All Its Might'", https://www.mintpressnews.com/speaking-in-front-of-israels-nukes-netanyahusays-idf-will-hit-iranian-forces-in-syria-with-all-its-might/248498/.
 
[10] Raf Sanchez, “Saudi Arabia'Doesn't Care'About the Palestinians as Long as It Can Make A Deal with Israel Against Iran, Says Former Netanyahu Advisor",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2017/11/25/saudi-arabia-doesnt-care-palestinians-long-can-makedeal-israel/.
 
[11] Yingluck, “Fearing Invasion of KSA and MBS, Kuwait Invites Turkey to Set Up Military Base", https://defence.pk/pdf/threads/fearinginvasion-of-ksa-and-mbs-kuwait-invites-turkey-to-set-up-militarybase.582843/.
 
[12] Adam Rasgon, “Abbas Confirms Palestinians Being Offered Abu Dis as Capital of Future State”, http://www.jpost.com/Arab-IsraeliConflict/Abbas-confirms-Palestinians-being-offered-Abu-Dis-as-capitalof-future-state-534738.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论我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与限制研究 \张胜霞
硕士论文摘要 宗教是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世界上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宗教。全世…
 
信任视域下的宗教:兼论基督教中国化 \黄海波
——基于长三角宗教信仰调查数据的分析 内容提要: 现代多元社会中,宗教与信…
 
“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考释 \王亚荣
“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常被提及,传为东晋道安法师所云,甚至被抽象为道安法师所确…
 
香港禁止蒙面规例|附法国“面纱禁令”的宪法机理 \王蔚
禁止蒙面规例 (由香港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41章…
 
新加坡是怎样实现宗教和谐的 \王学风
新加坡是一个移民社会,不同的种族带着自己的语言、文化、宗教和价值观念纷至沓来,…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教宗非洲访问
       下一篇文章:美国福音派领袖在911周年日前夕拜会沙特王储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