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美国福音派领袖在911周年日前夕拜会沙特王储
发布时间: 2019/10/10日    【字体:
作者:编译:S.I
关键词:  美国 福音派领袖 沙特王储  
 
 
在911恐怖袭击周年纪念日前夕,美国福音派领导人代表团与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会面,讨论该国的宗教自由状况及反对极端主义的斗争。
 
该代表团由美国及以色列双重国籍公民、作家乔尔·罗森伯格(Joel Rosenberg)率领。他们一行也拜会了沙特各个高级政府官员及军方人士,讨论了作为该国“2030愿景”中的改革计划,还参观了古老的纳巴泰(Nabatean,“绿洲”)城市欧拉(Al-Ula)。
 
参加9月10日周二会议的人士包括沙特驻美国大使瑞玛·班达尔·沙特(Reema bint Bandar)公主、外交国务大臣阿德尔·本·艾哈迈德·朱拜尔(Adelal-Jubeir)、国防部副大臣哈立德·本·萨勒曼(Khalid bin Salman)亲王,以及穆斯林世界联盟秘书长谢克哈·穆罕默德·阿艾萨克(Sheikh Mohammed al-Issa)。
 
在多日的访问期间,代表团还听取了有关阿拉伯半岛基督教历史的简介,以及证明伊朗正在帮助也门冲突中胡赛叛军的证据。
 
这次是罗森伯格所率领的代表团第二次到访沙特阿拉伯。去年11月,就在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发生新闻记者贾迈勒·艾哈迈德·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遇害案之后,代表团首次访问沙特。由于时值美国本土最为致命的恐怖袭击事件18周年纪念日的前夕,这次与王储的会面访问引起了批评者们在社交媒体上的愤怒,他们纷纷指出参与911袭击事件的19名劫机者中有15人就是沙特公民。
 
代表团的一份声明表示:“虽然选择911所在的这周访问沙特会让人意外,但我们觉得对于这个必须去到、能去到以及相信要去到的国家来说,没有更合适的时间了。” “事实上,我们在这个极其重要的一周内访问沙特,正是无视了那些旨在通过仇恨和恐惧而非勇气和温和来破坏沙特改革的人士。”
 
代表团除了罗森伯格及妻子林恩外,还包括美国最受尊敬的福音派公关公司之一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拉里·罗斯(A. Larry Ross)、家庭研究委员会高级研究员肯·布莱克维尔(Ken Blackwell)、美国全国宗教广播公司前主席威尼·佩德森(Wayne Pederson)、基督教广播网络前首席执行官米歇尔·利透(Michael Little)、超大型教会牧师斯基普·海特兹格及妻子伦雅(Skip Heitzig& Lenya)。
 
福音派公共关系执行官约翰尼·摩尔(Johnnie Moore,)也在一行之中。摩尔是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也是与特朗普政府保持非正式接触的福音派领袖们的发言人,还是基督教领袖大会的主席。这次访问标志着摩尔自去年以来第三次到访沙特阿拉伯。
 
摩尔向《基督邮报》表示,福音派代表团的大多数成员会于周日抵达沙特并在周四离开,还称在这些日子里挤满了会议和旅行。摩尔也详细说明了王储将周二下午的大部分时间用于与代表团会面。
 
摩尔称会议是在911周年纪念日举行的,使得“谈话达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程度。”
 
“在沙特阿拉伯,任何恐怖分子都不能在夜里轻易地入眠。现在可不是像2001年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能冒出个像(基地组织创始人)本·拉登那号的人物来。” “当你与这群年轻的沙特领导人会谈时,他们显得非常有个性。他们不仅提到(本·拉登)劫持了他们的宗教信仰和上帝的名义,而且还提到他们不会通过让其赢得战争的方式来摧毁我们的未来。”
 
罗森伯格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令代表团倍感鼓舞的是,印第安纳州共和党人托德·扬(Todd Young)参议员和缅因州无党派人士安格斯·金(Angus King)参议员到访沙特并与王储会面,然而罗森伯格也表示了失望,称他们是2019年唯二到访沙特阿拉伯的参议员。
 
罗森伯格称:“在反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战争及对抗伊朗不断上升威胁之中,沙特阿拉伯是美国最为重要的战略盟友之一。” “是的,美国与沙特的关系面临重大挑战。但我们敦促更多的参议员来到这里,看看王储正在进行的彻底和积极的改革,并直接向他提出坦率的问题,而不是在华盛顿不断向他放冷箭。”
 
根据摩尔的说法,去年进行的宗教自由讨论在这个逊尼派占多数的王国中起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指出,穆斯林世界联盟于今年早些时候举行了为期四天的会议。出席会议的有1200多名伊斯兰学者,产生了宣传宽容、温和、多样性及共存理念的《麦加宪章》(Mekkah Charter)。
 
摩尔称用一种“改革角度”来看待沙特经济的多样化的话,则“一切正常行驶”。他还称沙特制度上、政治上和意识形态层面上的经济阻碍“迅速土崩瓦解”。对于沙特宣布将颁发新的旅游签证一事,摩尔表示乐观。“为什么这事情很重要?因为沙特以前是封闭的,而现代化和改革需要开放。”
 
在谈及与沙特政要们的会谈时,摩尔称他和其他福音派人士要求对方更改某些法律条文和政策。摩尔称还不想公开这场有限度的私人谈话细节:“这是一次非常具实质性的讨论。它是如此般地现实,以致于我们甚至还无法与外界分享所谈论到的绝大部分内容。对话是坦诚的,我们是现实的,也很有耐心。”
 
摩尔称赞了沙特改革议程“2030愿景”。他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去沙特三次呢?”
 
“我觉得事情正在向前发展,而且还是迅速地向前发展。如果他们最终只能完成自己提出来的‘2030愿景’的一半或三分之一,那么沙特和该地区将变得无法辨别出来。我们遇到了许许多多正在管理层面实行改革的人,我认为他们会取得更多的成就,也认为他们会做出很多成绩出来。”
 
尽管在改革方面作出了很多努力,但有报道称沙特阿拉伯于今年春季大规模处决什叶派神职人员,这给宗教自由倡导者们泼了一盆冷水。
 
摩尔表示,沙特对待什叶派人士的方式是本次讨论中所提出来的众多问题之一。“我们谈了很多类似的问题。我一直对沙特的国家安全问题更为同情,因为这涉及到伊朗利用宗教作为他们在该地区一些活动的挡箭牌。” “我们试图采取细致入微的观点,同时完全不动摇我们对于人权和宗教自由的承诺,同时也完全承认沙特存在大量不公正行为的案例。” “同时,我们也承认沙特人在说‘是的,我们致力于改善这一领域’时并不具有欺骗性。但你也得承认,来自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极端分子都巧妙地认识到了,提升人权和宗教自由的保护是保护他们或其极端主义活动最为有效的盾牌。”
 
在会谈的联合声明中,福音派领导人们最后表示,他们对沙特阿拉伯正在进行的事态发展范围感到“高兴”,但也期待能有更多变化。声明表示:“对于需要花费数年改革才能结出的果子,我们是抱着现实期望的耐心友人。”
 
除了与政府官员进行会面外,福音派代表团还在周三(即911周年纪念日当天)与穆斯林世界联盟的领导人会面,探讨促进和平共存的方法。
 
全球基督徒资讯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五月花号”公约 \里奇•洛瑞
背景介绍:1620年11月11日,经过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为“五月花”的英国三桅盖伦…
 
论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当代法治建设的影响 \公惟韬
摘要: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国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语 \马小红
摘要 中国古代的“法言法语”与现代社会法律语言的日益专业术语化不同,是术语、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赵忠龙
【摘要】近代商法发端于中世纪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习惯。封建教会的宗教信条和…
 
道教与嵩山中岳庙的国家祭祀 \张广保
 中国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传统,说者以之归属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关系改善的背景、目标及影响
       下一篇文章:圣座与中国:一扇打开的门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