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家
 
乌克兰危机中的东正教会立场
发布时间: 2022/3/25日    【字体:
作者:德马克波洛斯
关键词:  乌克兰 东正教会  
 
 
东正教世界常让外人困惑不已。西方基督徒可能会被其礼仪、圣像和灵性传统所吸引。然而,东正教的管辖网络和多元文化政治背景也常令人疑惑不解。倘若你只知道美国的东正教,那么你将难以理解非洲、巴尔干地区、中东或Russia的正教徒的全部生活经验。
 
鉴于这种非同寻常的多样特性,鲜有事件能引起教会机构领袖的普遍反应。虽然此次事件似乎令东正教教友(包括Russia境内的教友)因忧惧而团结在一起,但迄今为止,除了普遍呼吁祈祷和和平之外,东正教的主教们尚未做出任何形式的一致反应。
 
自2月24日以来,在16个自主教会中,至少有11个教会的领袖就战争发表了正式声明。这些声明千差万别:有荒诞可笑的,有泛泛而谈的,有尖利深刺的,有令人惊诧的。
 
让我们从ridiculous方面开始。2月24日晚,莫斯科牧首基里尔发表讲话,简单转述了Russian官方禁止将冲突描述为战争、入侵或攻击的宣传。基里尔将这场危机称为“当前事件”,然后恳求双方避免平民伤亡。正如前教会人士查普宁所言,基里尔拒绝挑战P,实则放弃了其牧养责任。
 
当然,我可以理解,在这一点上,基里尔与P交恶相当危险。对纽约的境外俄国正教会(ROCOR)领袖来说,这样做的危险则要小得多。在2月24日发布的牧函中,希拉里昂主教谈到了“Ukraine土地”上发生的事件(这是一种故意的轻视,否认Ukraine主权),建议教众“切勿过度观看电视、关注报纸或互联网”,以便他们可以“在心中摒除大众媒体煽动的激情”。需要明确的是,希拉里昂并非独立正教会领袖;其教会隶属莫斯科管辖。他的牧函甚至完全没有承认这场war,这表明境内外的Russian教会众多领袖深受P的民族主义宣传的熏染。
 
至于来自自主教会的声明,最不温不火的是保加利亚教会、塞尔维亚教会和耶路撒冷教会,它们的声明让人感觉当前危机中不存在任何的aggressor。它们拒绝偏袒任何一方,而是祈求迅速解决问题,恢复“兄弟之间”的和平。格鲁吉亚教会牧首在2月24日早些时候发表的牧函中指出,其教会本身也曾遭受领土入侵,他祈祷和平仍有可能。
 
其他教会对P和R的批评则更加明确。罗马尼亚教会明确表示,R对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发动了war。它要求欧洲领导人直接介入危机,以便迅速实现和平。美国正教会的主教吉洪直接批评了P在冲突中的作用,呼吁P结束暴力。
 
2月26日,芬兰教会不仅批评了R政府,还催促R教会:“芬兰正教会强烈谴责R在U的军事行动。战争毫无理由……我们也呼吁莫斯科牧首区的主教和神父们促进和平。”
 
毫不奇怪,希腊教会和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在谴责P对U之战方面,态度最为直接。雅典大主教指出,他“作为一个人和一个神职人员,对U家庭所遭受的一切,深感震惊”。正是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在2019年向新生的Ukraine正教会颁发了自主教会的通谕(数世纪以来,它一直受莫斯科牧首统辖)。根据教规传统,唯有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才能授予自主教会的资格。但现代世界的每一个自主教会在被授予时,都存在争议(譬如如今的Ukraine正教会)。
 
Ukraine的大多数东正教徒仍然受奥努夫里大主教的灵性领导,他自2014年以来一直是莫斯科牧首区Ukrainian正教会的主教。他这个人很有趣。苏联解体时,他向莫斯科牧首区请愿,要求Ukrainian教会自主。这一请求被立即驳回。但鉴于之前的这一立场,值得注意的是,他在2014年被选为U教会的领导。在战争酝酿期,他仍谨言慎行。和我们许多人一样,他可能相信P不会动武。
 
2月24日,他发表了一份令人惊讶的声明,大胆捍卫U的主权,严厉谴责R:“为了捍卫U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我们呼吁P立即停止自相残杀的war。U和R的人民是从第聂伯河的洗礼池中共同走出来的,这些民族之间的war重演了嫉妒杀弟的该隐之罪。不论对上帝,还是对人民,这样的war都不正当。”
 
谴责R的教会数量将极有可能增加,而如果暴力持续很长时间,情况将更是如此。当然,旷日持久的war也有可能加速Ukraine的正教徒脱离莫斯科牧首区,进入新的Ukraine自主教会。战事才开始数天,局势尚在变化中。
 
GL对言AS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性、宗教信仰与帝国秩序——1555年《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及其规制意义 \王银宏
摘要:1555年奥格斯堡帝国议会决议将神圣罗马帝国之前关于和平与秩序的法令扩展适用于…
 
俄罗斯的记忆政治——宗教的作用及其影响 \胡巍葳
摘要:记忆政治在任何国家都不可或缺。在国家记忆政治中,政权主体通常运用存在于民族…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古典文明的终结与地中海世界的裂变:对西方文明形成的重新审视
       下一篇文章:东正教历史性大分裂:俄罗斯与乌克兰陷入宗教战争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