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清华简《筮法》与早期易学占筮重估
发布时间: 2022/7/1日    【字体:
作者:刘光胜
关键词:  清华简《筮法》;遂日;上毁;乾坤运转  
 
 
依据字体特征及《左》《国》筮例,清华简《筮法》可能来自三晋地区。《筮法》“遂日”,是指两卦代表的时日是前后连续的两天。“上毁”意为上卦与下卦乾卦(或坤卦)相比,一爻的性质发生了改变。“人身图”坤卦对应的人体部位不是腹部,而可能是心。“乾坤运转”模拟月亮的阴晴圆缺,展现的是阴阳消长的时空观。从占筮的层面看,以清华简为代表的楚地《筮法》查祟、禳灾,其理论设计周全、细密,居于战国易学的翘楚地位。
 
2013年12月,清华简《筮法》整理者筚路蓝缕,为学界提供了高质量的研究版本,特别值得称道。在清华简《筮法》研究中,有些易学术语像“遂日”“上毁”等,文字释读看似简单,实则含义晦涩难明,严重制约了对清华简《筮法》筮占理论与方法的解读。学界之所以对《筮法》真实性心存疑虑,很可能是因为我们对其占筮术语、原理并未真正读懂。笔者在研读时贤成果的过程中,有所心得,特求教于诸位同好。

一、楚地筮法来源蠡测
 
清华简《筮法》的来源问题,乃学界尚未解开的疑谜。清华简《筮法·小得》:“邦去政已,于公利贫(分)。”整理者指出,利分公室,从用辞上看,似与称王之楚国不合。如果《筮法》不是楚国本地筮法,那它从何而来?贾连翔先生认为清华简《筮法》的解卦原则,与《左传》鲁闵公二年(前660)筮例相合,且荀子曾在楚地传易,于是,他猜测楚地筮占可能源于鲁国。我们先将《左传》闵公二年鲁国筮例抄写如下:
 
成季之将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间于两社,为公室辅。季氏亡,则鲁不昌。”又筮之,遇大有之乾,曰:“同复于父,敬如君所。”及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
 
将大有卦与乾卦并列,按照清华简《筮法·男女》一节,上去两爻,下去一爻,所得中间的三爻卦均是乾卦,正如贾先生之说,确可得出“季友为男性”的判定。但问题是鲁国筮例卜筮并用,先卜后筮。卜楚丘之父之所以得出“男也。其名曰友”的结论,用的是龟卜之法,而不是筮法。卜楚丘之父其后用筮法,从大有卦至乾卦,采用的是“卦变”为占,两卦是本卦与之卦的关系。而清华简《筮法》没有卦变、爻变,且不用卦爻辞,所以,将鲁国筮例的占筮之法等同于清华简《筮法》,其中可能存在误读。
 
《荀子·大略》曰:“《易》之咸……咸,感也,以高下下,以男下女,柔上而刚下。”《非相》篇说:“《易》曰:括囊,无咎无誉。”从《荀子》所引《彖传》《序卦》看,荀子精通的筮法是《周易》,而不是清华简《筮法》。荀子熟稔乾坤六子之说,可能是出自《周易·说卦》,而未必是清华简《筮法》。《荀子·大略》篇说“善为《易》者不占”,荀子强调君子进德修业,对于《周易》占筮功能持鄙视态度,因此,他是否传《周易》,学界仍有不同的意见。鉴于以上诸多环节的缺失,“清华简《筮法》源自鲁国”的意见尚需周密的论证。
 
真正和清华简《筮法》有密切联系的,是《左》《国》“之八”筮例。《国语·晋语四》曰:
 
公子亲筮之,曰:“尚有晋国。”得贞屯悔豫,皆八也。筮史占之,皆曰:“不吉。闭而不通,爻无为也。”司空季子曰:“吉。是在《周易》,皆利建侯。”
 
秦穆公送重耳回国,重耳亲自占筮,贞问自己能否执政晋国。他所得的屯卦的下卦和豫卦的上卦都是震卦,其阴爻筮数皆为八。韦昭注:“内曰贞,外曰悔。震下坎上,屯。坤下震上,豫。得此两卦,震在屯为贞,在豫为悔。八,谓震两阴爻,在贞在悔皆不动,故曰皆八,谓爻无为也。”重耳所用筮法,不是《周易》。韦昭不知如何解释,只能用静爻来搪塞。
 
清华简《筮法》:“凡肴(爻),如大如小,作于上,外有吝;作于下,內有吝;上下皆作,邦有兵命、燹 (怪)、风雨,日月有此(疵/食)。” 爻,指的是八、五、九、四。恶爻在上卦出现,则邦外有悔吝;在下卦出现,则邦内有悔吝;上、下卦皆有,则有外地入侵、水旱灾害、风雨不时、日月有食。《晋语四》屯卦、豫卦两组卦,实际是左上、左下、右上、右下四卦对贞。“贞屯悔豫,皆八”,上、下卦皆出现了恶爻八,所以,筮史将重耳的占筮结果判定为“不吉”。
 
重耳自国外回晋国,谋求的是君位。对照清华简《筮法》,豫卦的上卦皆为筮数八,对应的正是君位(见图1),屯卦的下卦皆为筮数八,对应的是宫廷之位(见图2)。我们知道八是恶爻,所以,筮史言“闭而不通”。震为足,而八之爻象为脚足肿胀,所以,难有作为。
 
不以卦体,而以爻体判定吉凶悔吝,是清华简《筮法》的重要特征。《左传》《国语》“之八”筮例3见,当和清华简《筮法》出自一系,它们是研究楚地筮法源头的突破口。
 
清华简《筮法》所言“于公利贫(分)”,利分公室,最著名的事件是春秋时期的三家分晋。清华简《筮法》不少文字带有三晋文字的特征,如“夕”见于《古玺汇编》1723,“返”见于中山方壶,“祖”见于中山王鼎,“ (也)”与中山王器所见“ ”字形相近。从日、从页、从止,乃楚文字“夏”之常见写法。孙合肥认为《筮法》“ ”(夏)字从“又”不从“止”,见于《玺汇》3990,可知《筮法》文本存有晋系文字的特征。从文本筮例到字体特征,笔者猜测楚地筮法可能是来自三晋地区。简言之,清华简《筮法》是中原地区与楚国之间文化传播的生动见证。
 
二、清华简《筮法》易学术语解读
 
(一)述(遂)日
 
清华简《筮法》“遂日”“当日”“当辰”“中期”等时间术语多见,说明占卜者所处之具体时空、境遇,对于占筮结果判定具有重要的意义。清华简《筮法·瘳》:“凡瘳,见述(遂)日、上毁,瘳。”述(遂)日,整理者指出,“述日”,占筮之日,与“当日”意同,指出现与该日干支相当之卦。“述日”是“述日”,“当日”是“当日”,两者明显不同。整理者将“述日”等同于“当日”,颇值得商榷。但整理者联系干支来解释“述日”,无疑为我们指明了正确的方向。笔者将《瘳》《咎》所见“述日”卦及干支列表如下:
 
《瘳》一节右下为艮卦,右上为兑卦,天干、地支皆紧密相连,见表1。无论占筮之日是哪一天,只要艮卦、兑卦出现,一定意味着是连续的两天。乾卦无地支,单从天干看,巽、乾亦可组成连续的两天;但由于乾坤运转,有时则恐未必。《咎》一节,由于乾卦、坤卦无地支,所以,用天干系连,无论贞问之日是哪一天,只要乾卦、坤卦出现,必然意味着是连续的两天。从天干的角度看,巽卦亦可与乾卦、坤卦组成连续的三天;但考虑到乾坤运转,有时则未必能成为连续的三天。
 
《说文·辵部》:“述,循也。”《汉书·外戚传·卫后》颜师古注:“遂犹延也。”述、遂,皆有绵延、相继之义。笔者猜测,所谓的“遂日”,是指筮者所得的四卦之中,两卦的天干、地支紧密连续,因此,不管占卜之日是何日期,一定存在前后相继的两天。
 
(二)上毁
 
清华简《筮法·瘳》:“凡瘳,见述(遂)日、上毁,瘳。”整理者指出,本卦例上为兑少女、巽长女,上节卦例为巽长女,离中女,卦象相似,皆不能男女相配,或即“上毁”之义。整理者所说的上节,即《咎》。该节说:“凡咎,见述(遂)日、妻夫、昭穆、上毁,亡咎。” 所谓男女相配,即是“妻夫”。“上毁”“妻夫”同见于清华简《筮法·咎》一节,则可确定“上毁”并非指男女相配之意。
 
贾连翔提出新说,他认为《瘳》与《咎》两节之上卦不全为阴爻,也不全为阳爻,因上卦不纯导致整列卦爻不纯,或即“上毁”之义。贾连翔的解释,非常富有启发性。笔者认为“上毁”之“上”,指的是左右两组卦之中的“上卦”。毁,坏也。《周易·系辞上》云:“乾坤毁,则无以见《易》。”如果乾、坤两卦毁灭,就无法看到《周易》之道了。《系辞》明确指出“毁”与乾、坤两卦,存在着密切的关系。
 
清华简《筮法·瘳》一节左下卦为乾卦,左上卦为巽卦,由下卦乾至上卦巽,最下一阳爻变为阴爻,即是“上毁”之义(见图3)。《咎》一节乾卦至巽卦,由下卦到上卦,有一爻发生了阴阳属性转化,“上毁”的意蕴同样明显(见图4)。需要说明的是,清华简《筮法》左右两组卦中(包含上卦、下卦),有一组发生了上述变化,即可称为“上毁”,而不必是两组都如此。质言之,所谓“上毁”,特指下卦为乾卦或坤卦时,而上卦相对于下卦,一爻发生了阴阳性质的改变。
 
(三)乾坤之祟
 
清华简《筮法·祟》:“乾祟:屯(纯)、五,(祖)宗。九乃山。肴(淆)乃父之不=(葬死)。莫(暮)屯(纯)乃室中,乃父。”整理者指出,“屯”读为“纯”,指仅以“—”构成的乾卦。淆,意为“五”“九”混出。暮,在暮时占筮。王化平认为,“灭宗”指已死的宗主或嫡长子。“纯”,是指得到的乾卦由“—”组成,“肴( 淆) ”则指由两个或三个不同的数字组成。贾连翔主张“ ”当从李守奎读为“祖”,“淆”指三种筮数都不同的卦。“莫屯”连读为“莫纯”,指有两个筮数相同的卦。

天星观简79—129:“盘酉习之以长苇。一六一;六六一;六一一;一一一。盘酉占之,长吉,宜室,无咎,无祟。” 左下之乾卦,由“一一一”组成,符合“纯”的标准,可是占筮者明确说“无祟”。因此,整理者将“纯”理解为仅以“—”构成的乾卦,可能是存在问题的。九、五是恶爻,为卦祟之所在。因此,“屯(纯)五 宗”一句中,“纯”与“五”当连读,而不应断读。“纯五”,指的是筮数皆是五的乾卦。乾祟之“纯”,是指五、九之纯,这样逻辑上才能自洽。

“莫”不能训为“暮”,指日暮,而应当为否定副词,相当于“不”。“莫纯”,即“不纯”,指两个筮数相同、一个筮数不同的情况。“淆”则指三个筮数皆不同。从《筮法》乾祟整句看,王、贾两位先生的意见仍需要补充。例如,“九一一”既属于“莫纯”,也属于“九乃山”。笔者怀疑乾之祟,似当分为三种情形:一是“纯”,三个筮数相同;二是“莫(不)纯”,两个筮数相同,一个筮数不同;三是“淆”,三个筮数均不同。此句的断读,应改为:“乾祟:屯(纯)五, (祖)宗,[纯]九,乃山;肴(淆),乃父之不 (葬死);莫屯(纯),乃室中,乃父。”乾卦筮数纯五,祟在祖宗,纯九,祟在邦国之大山;淆,祟在父亲死而未安葬;不纯,祟在室中、父亲。
 
清华简《筮法》:“坤祟:门、行。屯(纯)乃母,八乃 (奴?)以死,乃西祭。四乃缢者。”整理者指出,“纯”,指仅以“六”构成的坤卦。贾连翔认为,“纯”是指三爻皆同的卦,在坤卦中即指“六六六”“四四四”“八八八”三种。天星观简编号75—125:“六六六;一一一;六一一;六五六。应奋占之,吉,卅(三十)岁无咎,无祟。”坤卦筮数纯是六,但贞者明言无祟。清华简《筮法》中预示吉凶的筮数是八、五、九、四,六、七属符号爻,不承担预示吉凶的功能,因此,笔者怀疑“屯(纯)乃母”之“纯”,仅是指“四四四”“八八八”两种情况。“屯(纯)乃母”,不是说以三阴爻“六”构成坤卦,而是说筮数如果出现了纯八(八八八)、纯四(四四四),则祟之根源在母亲一方。
 
“西祭”,整理者指出,西方之神,与下震祟的“东方”相对。子居或将“祭”读为“蔡”,指流放而死,更为无据。实际上,《筮法·崇》一节主要是讲八经卦祟的来源,即何物作祟,到哪里可以找到禳解的方法。“八乃 (奴?)以死,乃西祭”,是说如果坤卦筮数八出现,意味着祟在为奴而死者,所以,要向西方祭奠这些人,而不是西方之神。
 
“四乃 (缢)者”,整理者只是笼统说 乃《说文》“嗌”字籀文,楚简常以代“益”,并未对句意进行解说。天星观简41号:“祟见如殃之 (缢)死。” ,当训读为“缢”,指自杀者。《筮法》“四乃 (缢)者”,是说坤卦中筮数四出现,当从自杀者那里寻找祟之根源。
 
(四)与“人身图”坤卦对应的可能是心
 
《周易·说卦》第9章:“乾为首,坤为腹,震为足,巽为股,坎为耳,离为目,艮为手,兑为口。”整理者指出,《说卦》与此图比对(见图5),基本相合,惟离在腹下方为异。《说卦》第11章云:“(离)其于人也,为大腹。”《说卦》异说并存,来源不同,所以,才有坤、离两卦皆对应人腹。但从清华简《筮法》看,每卦只对应人体的一个部位。而坤为腹,离亦为腹,两卦对应同一人体部位,整理者的解说似乎不妥。孙航已经注意到此点,他怀疑坤卦应处在胸部的位置。
 
清华简《心是谓中》与《筮法》同为一批竹简,反应了当时精英阶层对心之地位的认识。清华简《心是谓中》曰:“心,中处身之中以君之,目、耳、口、 (踵)四者为相,心是谓中。”心处于身体之中心,为君;耳、目、口、足听其指挥,为相。心掌控四体,地位重要,尤其是心处于身体中心的位置,与《筮法》“人身图”坤卦之位吻合。虞翻、尚秉和指出,坤为心。因此,笔者怀疑《筮法》“人身图”中,坤卦对应的身体部位可能是心。坤卦地位次于乾卦,在六子之上,这与心掌控目、耳、口、足四者也是相应的。
 
(五)关于乾坤运转的猜想
 
清华简《筮法》:“凡乾,月夕吉;坤,月朝吉。坤晦之日逆乾以长巽;内(入)月五日豫(舍)巽,乾坤长艮;旬,乾坤乃各返其所。”整理者指出,在晦日,坤迎乾一起“长巽”,“长”读为同属端母阳部的“当”。乾、坤合巽意指按巽的吉凶判定。“入月五日”即初五日,乾、坤“豫巽”,豫读为“舍”,意既乾、坤离开巽,而一起“长艮”,即改合于艮,指按艮的吉凶判定。“旬”即初十日,乾、坤各返回原位。乾、坤这样以十日为周期的运动,推想在每个月十一至二十日、二十一至三十日照样进行(见图6):
 
《尔雅·释言》:“逆,迎也。” 整理者将“逆”理解为“迎接”是正确的,但示意图6坤卦的运行路线却明显存在问题。坤卦正确的运行路线,很可能是首先至乾卦之位,迎接乾卦,然后与乾卦一起至巽卦之位。清华简《筮法》说“坤,月朝吉”,不管“月朝”是指每月上旬或者上半月,在月朝的时间范围内,坤卦始终为吉。整理者说“乾、坤合巽意指按巽的吉凶判定”,实际上只有乾卦按照巽卦、艮卦的吉凶判定,坤卦此时段恒吉。月夕时段,乾卦亦然。
 
关于中旬、下旬的乾坤运转情况,程浩做了补充说明。他认为根据《说卦》第三章震巽、艮兑相对,可推知二十五日到晦日为震,而二十一到二十四为兑。又离为中女,坎为中男,故应分为上下半月。而《说卦》第十章“震为长男、坎为中男、艮为少男,巽为长女、离为中女、兑为少女”,与此处所说的“凡乾,月夕吉;坤,月朝吉”基本契合。
 
程浩的解说,优点是在巽、艮之外,成功将六子卦都纳入乾坤运转系统之中。日月星辰运行不殆,阴阳四时交替更迭,万物春生冬藏,易学“取类比象”,本质上都是对天道循环、自然有秩的比附。不管是整理者的说法,还是学界其他学者的解释,让笔者疑惑不已的是,以战国时代的科技水平为标尺,乾、坤以十日(旬)为周期的运转,为何在日月星辰,乃至大自然中找不到模拟的对象?

一月分月朝、月中、月夕,是东汉郑玄的解释。而清华简是战国时期的文献,在简本《筮法》中只有“月朝”“月夕”,没有“月中”,所以,不能盲目套用郑玄的解释。一月乾坤运转三次,第一次坤卦逆(迎接)乾卦,第二次乾卦逆坤卦,那么,第三次谁逆谁?为何坤卦要多逆乾卦一次?笔者尝试提出第三种乾坤运转方案:乾坤运转是以月为时间单元,乾坤两者均分,运转周期不是10天(旬),而应是15天。
 
清华简《筮法·乾坤运转》的句读,当重新调整为:“凡乾,月夕吉;坤,月朝吉。坤晦之日逆乾以长(长:执掌)巽,内(入)月五日豫(舍)巽。乾坤长(长:执掌)艮,旬,乾、坤乃各返其所。”晦日,乾、坤两卦一起至巽卦之位,五日后,离开巽卦之位,至艮卦之位。十日后,离开艮卦之位,各归其位。下半月乾卦逆坤,在艮卦五日,在巽卦十日。和以前学者理解明显的不同,是乾坤执掌艮十日,而不是五日。

巽卦是二阳爻,一阴爻。艮卦是一阳爻,二阴爻。由晦日至望日,乾坤运行由(巽)至(艮),一阴爻变为二阴爻,体现的是阴气渐盛,月亮由缺至圆。由既望之日至晦日。乾坤运行由(艮)至(巽),二阴爻变为一阴爻,体现的阴气渐消,月亮由圆复缺。质言之,清华简《筮法》作者取象于“月”,乾坤运转比附的是月亮之阴晴圆缺,体现的是以月为单位阴阳消长、循环往复的时空观。
 
三、早期易学占筮决疑的不同类型
 
“以卜筮者尚其占”,占筮吉凶,预判未来,是易学兴起的最初动因。目前出土的早期易学文献,主要有上博简《周易》、马王堆帛书《周易》、阜阳汉简《周易》、王家台秦简《归藏》以及楚简中的卜筮祭祷材料。《左传》桓公十一年(前701):“卜以决疑,不疑何卜?”卜筮是解决人们心中疑惑的,但这些早期文献解决问题的方式却各有特色。战国时代的占筮样式,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
 
(一)史学易
 
以神话传说、历史故事解易,是王家台秦简《归藏》的特色。王家台秦简《归藏·小过》一节曰:
 
昔者□(殷)小臣卜逃唐(汤)而攴(枚)占中(仲)虺,中(仲)虺占之曰: 不吉。


小臣伊尹欲逃离商汤,让仲虺占筮,仲虺占筮结果为不吉。后人以秦简《归藏》占筮,遇小过,以伊尹的事例为证,可知结果当为“不吉”。王家台秦简《归藏》只是说“不吉”“有吝”,问题是面对“不吉”“有吝”,该如何应对呢?但它并未给出明确的禳灾方法、处理方案。
 
(二)德义易
 
“德义”易的特点是重德义,轻占筮。马王堆帛书《要》篇孔子曰:

《易》,我后亓(其)祝卜矣!我观亓(其)德义耳也。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乎德,又□(仁)□(守)者而义行之耳。赞而不达于数,则亓(其)为之巫;数而不达于德,则亓(其)为之史。史巫之筮,乡(向)之而未也,始(恃)之而非也。后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吾求亓(其)德而已,吾与史巫同涂(途)而殊归者也。

自春秋时期以来,人文理念升腾,《周易》中蕴含的德性因素受到关注。和史、巫相比,孔子以德性作为易学的切入点,疏远易学的占筮之用,加速了《周易》由“筮占”向“德义”转进的历程。在儒家看来,道德修养已经成为吉凶悔吝的决定性因素。如果人生了疾病,向筮者求助,《周易》经传给出的答案是修德。如果人卜问雨旱、娶妻、生子男女,《周易》经传给出的答案依然是修德。但这些内容与君子修德联系并不密切,儒家的泛道德化并不能真正消弭、化解问事者心中的困惑。
 
(三)象数易

包山简201—204曰:

宋客盛[公]聘于楚之岁,荆(夷)之月,乙未之日,应会以央蓍为子左尹贞:自荆(夷)之月以就荆(夷)之月,出入事王,尽卒岁,躳身尚毋有咎。六六一;六六六;六一一;六一一。占之:恒贞吉,少有感于躳身,且爵位迟践。以其故说之。举祷于宫地宔(主),一羖;于亲父、蔡公子家,特豠、酒食,馈之;亲母,肥冢、酒食;举祷东陵连嚣,肥冢、酒食……应会占之,曰:吉,至九月喜爵立(位)。

左尹贞问未来一年之内,侍奉君王,是否有咎?应会用央蓍为其占筮,结论是总体吉祥,身体略有不适,爵位受赐可能有些迟缓。应会给出的禳灾办法是“以其故说之”,并以酒食物品祭祀宫地宔、亲父、亲母、蔡公子家等。禳灾之后,再次占筮,结论是吉。至九月受赐爵位。

清华简《筮法》与包山简、葛陵简、新蔡简所用筮法同属于一系。清华简《筮法》作者将占筮的内容分为十七命:果、至、享、死生、得、见、瘳、咎、男女、雨、娶妻、战、成、行、仇(售?)、旱、祟。根据问事者的事项,用揲蓍法起卦占筮。如果结果为凶,则依据清华简《筮法·祟》一节查找祟之所在。然后,用固定的说辞(近于清华简《祷辞》)向鬼神祷告,以牺牲、酒食隆重祭祀,以祈求鬼神赦免问事者的灾祸。祭祀之后,再次占卜,并用验辞记录最终结果。
 
清华简《筮法》采用四卦对贞的形式,将阴阳、四时、五行等观念融入占筮,把天干、地支和卦、爻结合起来,注重“当月”“当辰”, 形成了贞问—起卦—查祟—祷告—禳灾—占卜—验证等一系列程式。王家台秦简《归藏》以史解易,便于传播,却于易术水平有限。儒家完成了由占筮向德义转进的内在超越,《周易》经典化,成为六经之首、大道之源。《周易》占筮的功用退居次要的位置。以清华简《筮法》为代表的楚地筮法,讲爻祟而不讲卦德,将易学占筮、禳灾功用发挥至极致,成为体大思精的筮占系统。
 
综上所述,清华简《筮法》带有晋系文字的特征,与《左》《国》所记“之八”筮例同源,其源头可能是来自三晋地区。《筮法》“遂日”,是指同一次占筮中,两卦代表的时日是前后连续的两天。所谓“上毁”,可能是上卦相对于下卦乾(或坤),一爻的阴阳属性发生了改变。与“人身图”坤卦对应的人体部位可能是心,而不是腹部。乾坤运转模拟的月亮阴晴圆缺,运转周期是15日,而不是10日。战国时代的易学类型,大致可分为史学易、德义易以及象数易。从现存材料看,以清华简《筮法》为代表楚地易学在占筮、禳灾方面,理论设计尤为完备。如果单纯从占卜方法的视角考察,清华简《筮法》乃当时易学占筮之翘楚。
 
原文载于《国际儒学》2022年第1期
独立精神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信仰与秩序:1935年徐州城隍信仰风波探微 \刘晗 王亚民
摘要:民国时期的徐州,城隍信仰已然融入了民众的日常生活并形成一种共有习惯,既具有…
 
英国的宗教与宪政革命 \吴曼曼
摘要:宪政是当今文明世界的普遍存在,甚至是现代国家文明的根本标志,它的产生一向被…
 
英格兰的法律:布莱克斯通 \拉塞尔•柯克
张大军译 殖民地时期的美国没有正规的法学院,而且在英格兰受过教育的律师很少。…
 
当代布基纳法索多元宗教共处模式及其面临的挑战 \史永康
摘要:多元宗教共处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宗教群体在同一领土内共享公共资源和基础设施…
 
自然、法律与社会:新兴权利证成的三种法哲学路径——兼驳新兴权利否定论 \王方玉
摘要 新兴权利的提出和证成具有多种路径,主要包括体现自然法思维的自然路径、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从端午节俗看中国古人的抗疫智慧
       下一篇文章:卫斯理圣洁运动传统中的女性——支持女性充分参与教会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