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中世纪隐修生活复兴的代表人物:圣伯尔纳铎
发布时间: 2023/12/8日    【字体:
作者:走进教会
关键词:  中世纪 隐修生活 圣伯尔纳铎  
 

圣伯尔纳铎(St. Bernard de Clairvaux, 1090-1153)


圣伯尔纳铎在1174年,也就是在他去世后仅仅21年,即被宣为圣人。1830年被教会奉为圣师。

 

他是中世纪隐修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代表了熙笃推动的圣本笃隐修生活的复兴、隐修士为教会服务的承诺、十字军东征的精神、朴素的苦修生活和迅猛发展的神秘主义的力量,被尊为中世纪神秘主义之父,也是极其出色的灵修文学作家。

 

圣伯尔纳铎出生于法兰西丰塔纳莱第戎的一个贵族家庭,这位未来的明谷隐修院院长是法兰西丰塔纳领主泰瑟兰(Tescelin le Roux)和久负盛名的蒙巴尔家族的阿勒特(Aleth)的第七个儿子。早年受教宗额我略七世和克吕尼隐修院改革运动的影响,他跟随隐修院的议事司铎系统地学习了三艺制教育(文法、修辞学与逻辑学)。

 

19岁那年母亲去世,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创伤,他一度过着贵族纨绔子弟的生活。1112年(或1113年)他决定度隐修生活,与30多位同伴、兄弟和亲人一同来到第戎南部位于熙笃荒僻河谷中的熙笃会隐修院,成为隐修士。这是一个极为严格和热诚的隐修院。

 

1098年,莫莱姆的罗贝尔(Rober de Molesme)创立了熙笃会,12世纪初聚集了一些寻求苦修、严格尊重圣本笃回归的修士。

 

11156月,伯尔纳铎与12位隐修士(如同12位宗徒)在明谷(Clairvaux)成立了一座新的隐修院。以这里为起点,他们开始向整个拉丁天主教世界发展。至1153年伯尔纳铎去世时,熙笃会已经拥有345座独立的隐修院,其中一大半都是明谷(Clairvaux)的分支。

 

圣伯尔纳铎极力推崇简朴、安静的隐修生活,但他却在12世纪的历史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理解并支持严格按照教义生活的基督徒的生活,因为他们就像一道不为人们所知道的光,或者平地拔起的高山。

 

1112世纪间,在教会推动严守教义的改革运动中,伯尔纳铎是一位鼎力支持者和积极参与者。他坦承:“天主的任何事物都与我有关”。譬如,领主之间的冲突;1129-1130年的圣殿骑士团得到罗马教廷支持;备受争议的主教选举;1130-1138年的教会大分裂,伯尔纳铎支持教宗依诺森二世获选,他坚决支持教宗必须拥有高尚的道德生活,并且不厌其烦地尝试说服所有的欧洲人与他站在同一立场;1146年,在维泽莱为第二次十字军东征讲道;捍卫莱运河犹太社群的权利,1148年反对强制受洗等。

 

伯尔纳铎有时称自己是“12世纪的喀迈拉”,他完美诠释了韦伯式的“入世的修道生活”,成为“罗马隐修政治”的一部分,即由教会机构来管理社会的模式。

 

圣伯尔纳铎有着极大的感染力,引领自己曾为公爵的父亲与两位兄弟舍弃家财一同修道。当时有这样的一句话“做母亲的把儿子藏起来、做妻子的把丈夫藏起来、朋友把朋友藏起来”,免得他们受感化去做修道士。他拥有优美的人格,口才很好,擅长讲道与写作,会写神学论文以及美妙的诗歌。他以优秀的口才与文才,高举教宗与圣母,终止教会的分裂。

 

他是中世纪第一个伟大的神秘主义者,也是苦修的简朴生活与个人灵修运动的领导人。他强调天主之爱,并相信基督徒要爱天主才能认识天主。而人类对物质的贪恋可以藉著祈祷与自律而改变成为对基督的热爱。圣伯尔纳铎虽然是一位出世的修士,但对于当时的政治也并非不闻不问。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圣伯尔纳铎的号召

 

这次十字军与所有历次十字军的任务都不同,在于保卫圣地,由于伊斯兰教反攻夺回失土埃德萨,消息传到西欧之后造成基督教徒们忧虑,使得教宗安日纳三世(Eugenius III, 108854日—115378) 推动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圣伯尔纳铎(Bernardus)临危受命,到西欧各国宣传十字军运动的思想,说动了法王路易七世与神圣罗马帝国的康拉德三世,并以宣讲和以奇迹治愈了许多病人,赢得了很多人参加十字军运动。

 

圣伯尔纳铎留下了数量丰富的书信,这些信件与他的各种活动密切相关。他的著作主要是隐修院中的讲道,内容有着极高的学术价值,并非只是单纯把熙笃会修道制度所推崇的以简朴模式写成了文字。

 

他的最重要的代表作是《关于雅歌的讲道》(Sermons sur le Cantique des cantiques),他不知疲倦地对天主圣言进行注释,寻求一种能够使精神升华的道德和象征意义。正是在《雅歌》的注解的过程中,他构建了神秘神学体系。他认为隐修生活有助于默想,了解自己,摆脱“差异”,借由纯粹的爱所带来的喜悦,与天主合而为一。

 

伯尔纳铎作品中与教会相关的内容常常被忽略,但它有助于我们了解为何伯尔纳铎参与12世纪的众多事务。在他看来,只有基督徒群体(隐修院或教会)“统一”,隐修士或神秘主义者,才能获得“统一的灵魂”。

 

在献给出身于熙笃会的教宗安日纳三世(尤金三世,Eugenius III)的《论思考》一书中,伯尔纳铎阐释了一种教宗精神权力理论,对中世纪西方和其他地区的权力理论产生了深远影响。对伯尔纳铎而言,教宗是教会的精神领袖,不是君士坦丁或查士丁尼的继承者,他继承的是圣伯多禄位的“天主的代言人”。

 

教宗安日纳三世应该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行使”教宗的威严,“拥有帝王的头衔”,但又要像任何神职人员一样服从福音的要求。因此,头衔和人必须分开,教宗依旧是人,他无法拥有教会的神圣性。教廷并非统治机构,而是服务机构。拥有教宗头衔的人并不是主宰者,而是一位“管家”,一位以爱德之力管理教会的管家。

 

圣伯尔纳铎的神学思想极具前瞻性,不独对中世纪的教会是一副精神良药,对于今日之教会而言,也同样颇具现实意义。

 

神学观点

 

圣伯尔纳铎不赞同纯粹循理性之路亲近天主,他强调必须要爱与知识并重。他将爱分为四种层次:(1)为自己而爱人,(2)为自己而爱天主,(3)为天主而爱天主,(4)为天主而爱人。爱的最高境界完全是上主自己的工作,是上主主动更新人,使人成圣。他认为天主与人之间爱的联合,并非源于理智上的联合,也不是神性与人性本质上的联合,而是人在意志上完全顺从天主的联合。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会通之路:儒教对韩国现代法律的影响 \杜文忠
摘要:以"礼"为核心的传统儒教制度与近代西方法的冲突,成为近代以来以中国、日本、韩…
 
德鲁兹社团与以色列国家关系的变迁(1918~2018年) \潘楠
摘要:德鲁兹人作为以色列境内的少数族裔,在1918年英军占领巴勒斯坦全境后不久,便获…
 
现代埃及宪法变迁中的伊斯兰因素及其实践 \李典典
摘要:从自由主义时代至2014年新宪法的出台,埃及经历了百余年的制宪历程,宪法中的伊…
 
论都铎王朝时期王权主导下的英国民族国家建构 \张墨雨
摘要:都铎王朝时期是英国由封建国家向现代化民族国家转型的重要阶段。王权的建立、巩…
 
欧洲中世纪教权与王权关系的演变及其意义 \黄志鹏
摘要:中世纪早期的政教关系通常被称为“两剑论”,教权与王权交织着合作与冲突。教会…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晚明佛教的精神特质及其研究方法新探——以太虚大师的看法为基础
       下一篇文章:中国神学本土化之反思:纯正教义和教会权柄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