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调查
 
云南碧罗雪山下深邃峡谷中,一段历史往事回味悠长
发布时间: 2024/3/8日    【字体:
作者:孙继生
关键词:  云南碧罗雪山 法国神父  
 


云南怒江大峡谷中一次不同寻常的葬礼,两位法国神父的怒江传奇故事

 

一,向怒江大峡谷出发!一个重大而危险的决定

 

1846327日,教廷宣布,从四川代牧区分设拉萨代牧区,由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负责。1868728日,更名为西藏代牧区(1924123日,西藏代牧区以主教驻地四川康定打箭炉更名为打箭炉代牧区,亦即后来的康定教区)。

 

1888年,受派遣的西藏代牧区神父任安守,来到云南德钦地区后,做出了一个重大而危险的决定——他要由此出发,越过澜沧江和碧罗雪山,到怒江大峡谷传教。

 

为什么说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呢?

 

因为这决定了这位当年32岁神父后半生的命运,此后他49年在怒江大峡谷几番生死离别、命运多舛的生活由此开始,直到他81岁最后长眠于此。

 

那为什么说这是一个危险的决定呢?

 

首先,翻越终年积雪的碧罗雪山到怒江大峡谷,他当年走的那条路被称为“传教士之路”,这是一条神秘莫测、崎岖艰险的野羚羊都不敢穿越的小路。

 

即使是在有GPS、海事卫星电话等等装备的今天,重走当年的“传教士之路”依然被最勇敢的探险驴友们视为壮举,而他们那个时候是1888年,所以在当时的藏民心中,这些神父都绝非等闲之辈。

 

二,过去的岁月与痛苦的记忆

 

但这还是次要的,主要的还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藏传佛教的红教宁玛派喇嘛的地盘,任安守到那里要面对的是政教合一,掌握军队和行政资源,有生杀大权的喇嘛教和土司相结合的既得利益联盟。

 

早在1864年,也就是任安守来到怒江那年的23年前,任安守的前辈吕神父就曾在秋那桶建过一座教堂。当时很多藏民改信天主教惹恼了喇嘛和土司,他们带兵把教堂付之一炬,教堂里两名神父在相互办了告解圣事以后,带领教民躲避追杀逃难到了怒江的溜索桥边。

 

危急关头吕神父坚持让几十名教友先过河,当吕神父最后一个顺着溜索到了怒江中心时,追赶来的喇嘛兵乱枪齐发,年仅30岁的吕神父身中数弹,坠入波涛汹涌的怒江峡谷,22天以后尸体才在下游的河道边找到,而那些逃出来的教民二十多年都不敢再回家乡。

 

但是这根本阻挡不了像任安守这样视死如归、富于献身精神的传教士,因为埋土他乡被他们视为必然的归宿。

 

三,相似的历史再次重演

 

任安守和他的同伴出发了。他们每人带着一本圣经,历经千辛万苦翻越了碧罗雪山。

 

他们到达了怒江大峡谷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遭到了仇恨者武装的袭击,任安守的同伴身中毒箭死在了他的怀中,他们被迫撤回,铩羽而归。

 

但他们并不气馁,第二次出征时,任安守收容了当年逃出来的那些教民武装起来,经过一番周旋,打败了劫掠的武装匪徒,他如愿进入丙中洛站住了脚。

 

丙中洛往东翻过山是迪庆的德钦,西北方向是独龙江,再往西是缅甸,往北是西藏的察瓦龙,察瓦龙和丙中洛之间的那条山路就是传说中的茶马古道。

 

任安守神父把当年逃散的教民重新找了回来,在这近似原始部落的山寨里开始了他49年的传教生涯,1904年在白汉洛修建了做弥撒的教堂。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905820日深夜,土司喇嘛故伎重演,带领200多人身背火枪、手持砍刀攻打白汉洛教堂。和几十年前一样一把大火烧了教堂,这就是历史上所谓的“白汉洛教案”。

 

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幸运的任安守那一天刚好去茨中有事,躲过了这次劫难。

 

四,任安守成为西南地区唯一有官衔的传教士

 

任安守十几年的心血被大火烧了个精光,岂能罢休,他背着干粮独自翻越碧罗雪山去告状,在当时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一路上苦不堪言,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走完这次路程,在历经了漫长3个月后终于到达昆明。他找到法国驻昆领事一起到云贵总督的衙门,提出了“强烈抗议”,要求赔偿损失。

 

清政府早想收拾那些太过嚣张的地方势力,立即派兵过去,但因为财政困难,用了一个“赏官减银”计,封任安守一个“三品道台”,以抵消一半赔款。

 

于是任安守成为整个西南地区唯一有官衔,而且是有面圣资格官衔的传教士,他重修白汉洛教堂,从此以后,天主教在云南发展很快。

 

任安守辛勤耕耘,为当地少数民族民众贡献良多,成功地使一部分当地居民,包括世代信奉传统宗教的一批藏民皈依天主,成了天主教信友。

 

五,年轻英俊的安德瑞神父,成了任安守的忘年交

 

1921年,一位年轻英俊的传教士——安德瑞来到了丙中洛。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学会了当地的语言。这也是一个年轻有为的神父,在16年里,他修通了三条翻越碧罗雪山的人马驿道。

 

他和任安守的路径不同,他是从缅甸八莫出发,跟着马帮出发,走了不知多少时间,来到了三江并流的怒江大峡谷,相同的是他也被这神秘的高山和峡谷所吸引。

 

安德瑞到白汉洛教堂接替了任安守的工作,,任安守就腾出手来,在重丁村买了一块地,从剑川请来了木、石、绘画、雕刻等匠人,新建了一座象征圣吉的乳白色重丁大教堂,盖成两个钟楼的迷你版巴黎圣母院。

 

大教堂前后花了10年时间,任安守为此付出了大量心血,重丁教堂于1935年落成。大教堂盖成后,任安守任重丁教堂本堂司铎。

 

重丁天主教堂现在成了丙中洛最著名的教堂(可惜重丁天主教堂在“文革”被毁,1996年在原址上重建,规模远小于原版的大教堂),远远就能看到白色的重丁教堂高高耸立于村子中央,成为了这里一道靓丽而独特的风景线,是广大旅游者的打卡地。

 

六,当年怒江大峡谷中最隆重的葬礼,大家都来了

 

后来安德瑞因为服兵役被召唤回国,参加二次世界大战,他没有想到这成了他和任安守的永别。

 

因为人手不足和交通不便,任安守长期超负荷工作, 1937年,81岁的任安守身患严重的糖尿病,一次大雪封山阻断了马帮进山了道路,严重依赖药物维持生命的任安守,没有等到马帮送来的药物,在重丁去世。

 

教民为任安守神父举行最隆重的葬礼,来和他们最尊敬的老人做最后的告别,大家都来了!

 

任安守能活到81岁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他的很多同事都是在三十多岁就牺牲了,他在这里生活了近50年。他的墓就在重丁教堂旁边,墓碑上书:“任安守神父,1854414日生于法国多姆山县克莱蒙市。1886年晋铎,同年来华西藏教区传教。1898年到贡山丙中洛建教堂传教,直到去世。”

 

丙中洛的老人们都知道,怒江最早的栗子树、葡萄树、真正的烹饪和厕所都是任安守神父带进来的。长期的闭塞使这里的村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他们大都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不知道法国是什么意思,他们只知道,任安守神父是一个值得信赖可以依靠的人。

 

大战结束后,安德瑞急匆匆回到这个村庄,他的良师益友任安守早已安息在教堂的边上。此后他也和任安守一样,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在了这里的深邃峡谷中,他的生活已与这里的少数民族民众密不可分。

 

值到1953年,由于历史的原因,安德瑞不得不离开这里,依依不舍的心情可想而知,离开前他来到任安守的墓地做最后的告别,他对那些哭着来和他送别的藏民轻轻的说:“如果可以,我也愿长眠于此!”。

 

慧言历史妙语古今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近代的基督教社会主义 \周伟驰
内容提要:在基督新教向全球传教的过程中,曾发生过“优先传文明还是传福音”的讨论,…
 
澳门仁慈堂的法律地位变迁研究 \王华
摘要:澳门慈善机构仁慈堂自其成立至今跨越400多年的漫长岁月,穿梭在不同的文化与法律…
 
近代早期荷兰共和国宗教宽容研究(1572-1620) \李瑞林
摘要:荷兰共和国建立之初,宗教宽容的争论便已开始。荷兰人民对西班牙统治时期宗教迫…
 
美国政治极化的宗教因素分析 \白玉广
摘要:政治极化是当前美国政治的显著特征之一,宗教是促成美国政治极化发展的一个重要…
 
欧洲宗教改革与罗马法继受——以路德宗双重分裂之改革为线索 \何勤华 蔡剑锋
摘要:16世纪初以路德宗改革为先导的宗教改革运动是深刻影响欧洲历史的社会运动。这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酒神神话与墓葬艺术的跨媒介研究
       下一篇文章:百年古蜀神话研究概说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