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经济
 
市场经济与基督徒
发布时间: 2009/2/10日    【字体:
作者:曼德
关键词:  宗教 经济  
 


                                      曼德


    企业文化是社会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尤其在当下全面市场化、城市化的中国,企业文化不仅影响了经济领域,甚至影响到社会文化。近几年由深圳华为公司倡导的“狼文化”,居然畅行华夏大地、长时间深刻地主宰了国内企业文化甚至社会文化,这是企业文化败坏社会文化的典型个案。苏州德胜洋楼是一个有教堂的企业,它将企业文化与管理奠定在圣经根基上,以“诚实、勤劳、有爱心、不走捷径”为价值观,在中国企业界同样引起了巨大反响,它的《员工手册》正式出版后居然发行近20多万册,众多企业以此为准绳来改造自己的文化,它强调的法治、信仰、爱心奉献等主题也深刻地影响了社会,这是通过企业文化来更新社会文化的好的典范。

    市场经济文化基督化是时代临到我们基督徒身上的真正异象,在市场经济的各个领域作见证是当代基督徒的呼召。市场经济这个伴随16世纪宗教改革而来的新生事物使中国教会正在经历三个转折:

    一、从农村中心向城市中心的转折。以前国际社会最关注、国内教会最复兴的是在中国的河南、安徽农村,但由于市场化、农村城市化进程加剧,农民大量进入城市,他们开始在城市里宣教、在企业和社区中建立教会,他们不仅牧养河南人、安徽人,而且牧养北京人、上海人等城市人;

    二、教会里不谈经济到经济生活中作见证。在男耕女织的农村无所谓职业,但在城市中必须明白基督徒的职业观是什么?金钱在现代社会中构成很大的比重,基督徒也急需了解正确的财富观是什么?还有基督徒企业家,也急需了解圣经原则的企业管理、企业文化是什么?在经济生活中做见证,成为基督徒迫切的时代使命;

    三、基督徒构成正从社会弱势群体改变为中坚阶层。众多年轻人、学者专家、企业家、医生、律师、演员都成为基督徒,他们拥有话语权和社会地位,正在强有力的以光盐作用影响着主流社会。这三点转折实际上也是福音从台下走到台上,从边缘进入中心,从支流成为主流的过程,在此过程中福音要渗透到市场经济的方方面面,遍及经济领域的每个角落,企业文化基督化也就成为宣教的重中之重。

    企业文化基督化也是上帝为中国宣教开的一条出路,因为在国内私营企业大都由企业主自己主宰文化,官方鞭长莫及;通过企业文化的更新,可以更新大量的涌入企业的农民工的生命。不久将来,伴随农村城市化的加剧,企业宣教必将代替农村宣教。企业文化的更新,也可以更新企业的客户甚至与之打交道的政府官员的生命、影响政府各机构的管理模式和文化,最终深刻地影响社会文化。
 
    在谈企业文化基督化具体见证和异象之前,我想谈谈在“三化”过程中对中国本土的信仰系统、文化本源也要讲“分”,不能只讲“和”。近几年来,许多基督徒学者、传道人为了在国内传播福音、减少固有文化敌意的缘故,调和儒、道、释与基督信仰的关系,本意是非常好的,但由于太强调“和”,太强调退让与妥协,反而使信徒们因为看不到基督信仰的本质和独特之处而最终丧失了应持守的原则,也丧失了本该占领的主流话语空间,致使本土固有文化完全侵蚀了基督信仰并在最近几年大行其道、主宰着社会文化、影响着主流媒体和公众。

    如在国内异常火暴的于丹现象、易中天现象和企业界大红大紫的曾仕强的“中国式管理”等等国学热潮,从反面给我们警醒:如果不强调原则和分别,就不是中国文化基督化,而是基督被儒家化、道家化甚至佛教化;如果不检讨多年来我们进行的文化基督化事工的路径、策略和过失责任,那么我们今后的道路会更加的艰巨。因此我们在文化基督化过程中要该分别的分别、该强势的强势、甚至该揭露的就应该揭露。因为正如马太福音28:18中所宣告的:“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我们要有得胜的雄心和信心,也正如约翰•加尔文所说:“欲想在天国得荣耀的,今生必须争战。”
 
   这几年我一直深入到中国各地企业从事圣经原则企业文化传播的工作,在企业文化领域,我感受到传统文化对基督信仰的阻力是非常大的。先不说主外的企业,就是基督徒的经济行为,由于传统观念的毒害,而与信仰有着巨大的差距。有些企业家由于基督徒员工不敬业甚至说出了:“我发誓再也不招基督徒员工了”的呼声,基督徒没有树立工作就是敬拜、就是calling的正确职业观,反而以传统的、现实的、唯物的观点认为工作就是赚钱,与自己的信仰没有任何的关系,工作不属灵、不是侍奉、可以敷衍了事,可以不讲职业伦理。

    不少企业家虽是基督徒,但在管理上推行的还是儒家金字塔形的集权专制、人治而非法治、践踏契约与诚信、强调权术和谋略、毫无商业伦理,假冒伪劣产品敢做、行贿受贿事常有、对员工毫无关爱。教会里一套、社会上一套,企业管理和文化比外帮人更加地糟糕。当社会上流行“狼文化”时,众多基督徒经济人士无动于衷、熟视无睹,甚至同流合污。这些经济领域的败坏行为一定程度上玷污了基督徒的形象、阻碍了更多的人归向基督。
 
    企业基督化就是在矫正基督徒的经济行为,使基督信仰彻底化、整体化、全面落实在企业的经营管理、企业文化、职业观念、财富观念上,是在强化信仰而非弱化信仰,使更多的人因基督徒好的经济行为而归向主。目前在国内,从事企业基督化、工商界侍奉工作的主要有三股力量:一是由某新加坡商人组织的每年两次的大陆基督徒企业家论坛,已经举办十届多;一是全福会在各城市举办的工商界福音餐会;一是cbmc在深圳等大城市开展的工商团契工作,其他还有不少包括本人在内的独立的工商界侍奉力量正在兴起。

    在中国当下的市场经济领域、企业文化基督化有三个重点:
 
    一是天职观的推广。在2004年、2006年我写作并出版了《天职》《新职业观》,两书标志着基督信仰深入到工作、经济的层面,可算为企业文化基督化的起步工作。正如哥林多前书 10:31:“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做什麽,都要为荣耀神而行。”也如约翰•加尔文所说“世界就是我们的修道院”,工作就是我们的敬拜方式,就是在市场这个修道院中修道的方式,经济领域的工作与牧师的神职一样神圣。

    工作是呼召(calling),是马丁•路德在宗教改革时提出,并由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重点强调的。正如韦伯所说:“职业思想便引出了所有新教教派的核心教理:上帝应许的唯一生存方式,不是要人们以苦修的禁欲主义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个人在现世里所处地位赋予他的责任和义务。这是他的天职。”

    工作是天职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工作是上帝安排的使命,是我们神圣的职责,所以我们必须勤劳、敬业、追求卓越、看工作为宝贵。二是工作既然是上帝的职业,所以在工作中要效法上帝的公义、圣洁、慈爱。工作是天职,所以是使命,所以要圣洁,所以我们基督徒做工作要更加地敬业、更加地重视职业道德,并通过工作上的好见证来传播福音。国内有很多基督徒企业正在努力塑造员工的天职观。如享誉主内外的沈阳华夏民俗村的《华夏人厨师宣言》和“行厨如行医、菜品如人品”的华夏人厨师格言,宣告的就是天职精神。

    还有苏州德胜公司请博士生导师给木工学校学生授予“匠士”学位,这在中国文化史上是第一次。匠士的颁发使卑微的木匠明白自己的工作是何等神圣,也有力地颠覆了传统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士、农、工、商”等的轻视职业、蔑视劳动的官本位职业观念和职业等级划分。这个企业中令人耳目一新的口号:“我确实没有多大的本事,但我有认真工作的态度”“我们不认为一个平庸的博士,比一个勤劳敬业的木匠对社会贡献更大”都彰现了天职观。这些美好见证正在更新着中国人的职业观,使国人把工作与信仰的实现开始联系起来,开始意识到工作就是生命信仰的实现方式,是神圣的敬拜,因此工作中要纯洁神圣、恪守职业道德,工作上要敬业勤奋,不能让官僚主义玷污工作。天职观在更新着企业文化的同时也更新着社会文化。

    二是仆人式领导以及法治、制衡观念在企业管理中的体现。旧有的马克思主义涉及不到现代企业的管理,所以当今国内企业的管理,主要是以儒家式管理为核心的金字塔管理模式,这种管理方式主宰着国内企业文化、影响着社会文化,甚至大多数基督徒的企业采取的也是儒家式的管理文化。

    儒家思想实际上跟市场经济风马牛不相及,它所导致的企业管理只能是金字塔形的集权管理——圣人至上、唯上不唯下、官僚主义横行、对高层缺乏监督与制衡、视员工为奴隶、视顾客为仇敌。

    孔子理想的管理模式是在古圣王的盛世, 管理根基建立在圣人的道德上。《论语》寄希望人能成德而成圣,由成圣而主政。而我们知道人是全然败坏的,人的道德是最脆弱的,把企业、国家社会的根基建立在某一两个人脆弱的道德基础上,这就是儒家管理与基督教管理本质区别所在。

    基督教认为人的有限性、罪性是根深蒂固的、不相信人可以自己拯救自己。儒家本质上却认为人可以成为神、上帝。孟子认为:人人皆可以为尧舜;人之趋善,如水之就下。人有天生的善端,本此善端,便可成德、成圣。荀子认为:途之人可以为禹。程朱理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内圣外王之路,也是把国家、组织的管理权柄最终交给神一样的圣人。到陆王心学的“宇宙即是吾心,吾心就是宇宙”、“心即理,心外无物”更是把人的自我为主、自我为神、自我为上帝发挥到极致。

    儒家相信人毕竟有体现至善、上通神明的可能,所以在管理上推崇圣王管理模式,最高管理者惟我独尊、毫无监督、颐气指使、践踏规则,被管理者对圣王惟命是从、阿谀奉承,各管理层欺上瞒下、对上不对下、只会揣摩上面的意思,听命行事,唯老板上级是尊,视顾客员工为敌、官僚主义横行、爱心匮乏、低层员工权利丧失殆尽,最终形成“领导干部帝王化、员工群众奴隶化”的管理局面。

    曾国藩推崇的“不为圣贤,便为禽兽”。一方面说明他对自己道德修养的严格性,另一方面在他看来中国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圣贤,另一类是禽兽,圣贤毕竟是少数人,大多数人则是禽兽。所以当他成为圣贤的时候,大多数人在他眼中就是禽兽,死不足惜,这句话直接包含的就是蔑视民众、践踏人权的意识,不这样理解我们就不理解为什么曾国藩作为儒家数一数二的圣贤,杀起人来极其残酷,落下“曾剃头”的恶名。圣贤就可以滥杀“禽兽”般的人民,这就是儒家圣王理想的逻辑结果。

    儒家的管理到毛泽东那里发挥到极致,毛的语录是:“我就是秦始皇加马克思”“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服从神何不服从己,己即神也,己以外尚有所谓神乎?”一个自我为神、众人奉他为上帝的管理者会把一个企业、一个国家糟蹋成什么样子,1978年以前共和国的历史已经清楚的表明了。

    好树结好果子,坏树结坏果子。儒家文化尽管有诸般的美善之处,但我们看看它几千年的实验期中所结的果子便知道它确实乏善可陈。管理方面,无非表现为“2000年如一日”(历史学家唐德刚语)的官本位、集权压制、唯上不唯下、毫无爱心的管理体制。我们看一种文化,就要看它的本质,而不是它貌似进步的一些枝节末梢。儒家文化的本质是人的自我为主,因为自我为主,所以导致王权专制、官僚主义、崇尚厚黑与权术;因为自我为主,所以没有上帝和天国的参照、对比、督促和更新,所以导致墨守成规和不思进取。

    基督化的企业管理和企业文化,根基立在对上帝主权的尊崇、对人的罪性的深刻洞察和把握上,具体体现为仆人式的领导、企业内外渗透爱心、对权力的制衡、对规则的尊重上。马太福音20:25-28:“耶稣叫了他们来,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仆人式领导就是一种高的服侍低的、上级服务关爱下级的倒金字塔管理模式。
   
    党内开明派成都军区刘亚洲将军曾说:“西方宗教的神在受苦,人民不受苦。东方宗教的神在享乐,人民在受苦。这就是东西方宗教,最大的区别。”要做管理者,就是要做仆人,做真真实实的人民的公仆,而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帝王。管理的源泉来自威信,而威信来自牺牲奉献。正如约翰福音12:32:“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领导就是关爱下属、找出并满足下属需求,为了满足基本需求,自然要牺牲奉献.一旦我们为别人牺牲奉献,我们就能建立威信.建立了威信,我们才是货真价实的领导人。这种领导管理哲学在西方基督教为文化根基的自由、民主国家被广泛运用在政治、经济领域,选举、分权、弹劾、问责、听证等制度就源于仆人式领导。
   
    所以基督化的管理就是牺牲奉献、关爱下属、尊重人权、基督为门徒洗脚的仆人式领导。仆人式领导在国内基督徒少数企业开始实践开来。如湖南梦洁家纺公司企业文化核心是:在以“爱”为基石的付出中成就荣耀。统一的行为规范:1。洁身自好。2。善待他人。3。爱人如己。每个管理者的职责就是真正服务好下属。该公司平一车间7组王三元职员写到:“每个加入梦洁这个大家庭的员工,在其成长过程中,随时都会有人给予无私的帮助,而每个在这个家庭里成长起来的成员又都以带上一颗真挚、坦诚的心去帮助别人为己任。‘爱’是相互给予的,正是这样相互之间的无私关怀造就了我们的今天和未来。”
  
    与儒家管理恰恰相反,基督化企业文化出于对人的有限性和罪性的清醒认识,所以强调对有权位者的监督与制衡、强调有限的人对制度规则的遵循,实施法治而非人治,尊重秩序和契约。苏州德胜公司在管理上全面贯彻基督教管理理念,在德胜,公司对员工一再强调公司与员工是一种契约关系,是一种健康的雇佣关系,在《德胜员工守则》中明确写道: “公司始终不认为员工是企业的主人.公司认为,企业主和员工之间永远是一种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是一种健康文明的劳资关系,否则,企业就应该放弃对职工的解雇权”。这是圣经中圣约观念在企业中的彰现。

    在德胜《权力制约规则》的总则中写道:“没有监督及制约的权力必定是腐败的权力。一个公司的管理者包括最高决策者的权力如果没有相应的制约,而只靠道德或觉悟制约,最终必将导致公司的破产。实践证明,没有哪一个人的道德是永恒的”“在督察人员的心目中,员工永远没有等级之分,只有遵守与不遵守制度之别”。在《德胜员工守则》的封面上写着震撼人心的口号:“一个不遵守制度的人是一个不可靠的人!一个不遵循制度的民族是一个不可靠的民族!”

    人不是神,人自身存在着多种的罪性,人尤其是有权位者必须要受到足够的监督和制约;而且人的罪性靠自我的道德修养是根除不了的,必须靠悔改和信靠真正的上帝方能改变。所以人必须谦卑、温顺、顺服规则、敬畏上帝、制约罪恶、千方百计在经济、政治领域用制度制衡人的罪性。

    1649年英国光荣革命前接受加尔文主义的清教徒的典章《韦斯敏斯特信条》第六章论人的堕落、罪恶和刑罚中写到:“由于本源的腐败,我们完全不愿意行善、不能行善,并且被改造成为一切良善的反面,又全心倾向一切邪恶的事情,便不断行恶犯错”。基督信仰叫我们每个人明白自己不是完美的上帝,我们与上帝横陈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与深渊,我们只是败坏的人类,我们在造物主前面只有戒惧谨慎、限制罪性、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以赛亚33:22:“因为耶和华是审判我们的,耶和华是给我们是律法的,耶和华是我们的王。”在上帝那里,司法、立法和行政三权是合一的,但人不是上帝,所以三权必须分立。三权合一的管理者实际上就是自命为上帝,其模式必然是圣王统治、专制霸权,这种管理模式在儒家思想实践中得到了突出体现。

    而基督化企业必须要与这种模式决裂。德胜公司的听证会制度,体现了权力分立原则,开国内企业文化之先河。我曾亲历了一次该公司某高层涉嫌违规的听证会。听证会由当事人(辩方)、主持人、调查人员(控方)、证人、听证团成员(陪审团)、旁听人员组成,虽然当事人是公司级别较高的管理人员,但主持人、调查人员、听证团成员都是最普通的公司职员,这些普通职员通过听证会就行使了司法权。不同于其他企业对嫌疑违规事件的处理采取“公、检、法”于一身的老板独裁方式,德胜的听证会使公司的司法权逐渐独立、对高层管理者施以来自民众的有效监督与制衡,也赋予了一般员工知情权、司法权等权利,使企业充满民主、法治、权力分立的公民文化,从而也更新着社会文化。

    三是羊文化的推广。自2004年大陆出版《狼图腾》、华为公司出版《土狼突围》、2006年《狼性总经理》出版以来,大陆企业界的狼文化愈演愈烈。它表现在市场秩序上是不守规则、蚕食客户、毫无诚信、撕杀流血,表现在管理上就是在邪恶的“狼性总经理”主导下的强制执行、甚至对员工野蛮奴役;表现在社会意识上就是贪婪攫取、破坏环境和社会、只知榨取、不知捐献和回报。

    深圳华为公司多次发生的员工过劳死、自缢事件;2005年中石油吉林公司发生爆炸对公众隐瞒、导致哈尔滨市停水8天事件;太湖几千企业持续向太湖排污导致无锡市民连续10天不能喝自来水事件;震惊海内外的山西黑砖窑、煤窑奴工事件;中国的煤碳,含血量世界第一,每次矿难要死多少中国同胞,各种假冒伪劣产品继续坑害中国消费者,大陆电信、能源、铁路仍然处于寡头垄断之下,诸如此类都是狼文化猖獗嚣张的表现。

    狼文化的特征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毫无诚信;“你死我活”的残酷竞争;贪婪蚕食、鱼肉客户、供应商是冤大头;无人性、亲情的强制执行、透支健康和道德;一统天下、吃掉主义、践踏规则破坏市场。狼文化是刚刚进入现代文明的国度中上演的蒙昧时代的图腾晚会,是一次唤醒兽性记忆的狩猎誓师。狼文化本质是丛林法则、兽性原则等敌基督文化在经济领域的蔓延。狼文化是中国经济发展缺失信仰与道德的产物,是对均衡、共赢、可持续发展的商业环境的极大破坏。

    我们提出羊文化,是针对狼文化的。羊不是中国传统的很“软弱窝囊”的羊,而是圣经里所阐释的赎罪羊,根本而言就是耶稣基督。这个羊是圣洁的,彼得前书1:9:“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羊是最神圣、荣耀、有权柄的。启示录5:12:“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示录17:14:“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

    狼是攫取,是“你死我活”,而羊是全然奉献,是“我死你活”。羊文化在企业文化表现为诚信与爱、仆人式的领导、关爱员工和社会、承担社会责任、谋求高于赢利上的精神信仰价值,它更新了功利短浅的企业决胜之道。

    羊文化的本质是基督信仰在经济、社会文化领域的彰现,是文化基督化中重要的一环。羊文化的精义在于:奉献(全身可为人用)、牺牲(赎罪的祭品)、担当、我死你活(耶稣的死换来了上帝选民的永生)、爱、服务、双赢、顺服规则(深知人的有限性和罪性)、温柔、善良、宽容、多元、民主(对权力时刻的限制和警惕)、圣洁、公义、慈爱、荣耀等等。羊文化的方法论一是以善胜恶, “不要以恶报恶。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不是革命、颠覆、打倒,而是双赢、一起更新。二是从自我更新开始,更新社会。"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马太福音》。从自我悔改开始,从更新自我更新企业开始到更新社会文化。
 
    美国基督徒玫琳凯创办的全球最大女性企业玫琳凯的黄金法则是:“你希望别人怎样待你,你也要怎样待别人。”玫琳凯可能是全球基督徒数量最多的企业,这种靠爱而非靠狼的凶狠的企业文化正在影响着大陆企业文化。类似玫琳凯的企业正在国内兴起,如湖南梦洁家纺公司中基督徒比例很高,强调爱客户、爱下属、爱同事、爱上司,对社会也进行大量的捐献和爱心活动,不仅获得了全国2005年企业文化建设先进单位称号,而且也荣获2005年全国床上用品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苏州德胜公司成立长江平民教育基金会,建造平民小学,为社会公益事业捐助已经超过1千多万元。其他在温州、宁波、上海、沈阳、哈尔滨等主内企业也在实践着羊文化,在企业内部成立爱心之家、团契,关爱员工的身心、家庭和生命信仰,并承担了大量的社会责任、福音责任。

    羊文化也得到了海内外的认同和支持,我们羊文化团队不仅深入各企业进行培训、咨询、文化建设工作,而且也经常出席一些商业论坛,宣讲羊文化、揭露和更新狼文化。羊文化在塑造企业新文化新战略的同时,将给予当下企业文化乃至市场经济以爱心、生机与持续发展,必将为国家的良好转型与福音拓展、文化基督化在企业界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

    通过天职观、仆人式领导、羊文化三个层面,我们对企业文化基督化这个重大使命有了清晰的认识,这个伟大的异象希望能成为众多弟兄姊妹的负担和委身,也希望众多的弟兄姊妹能成为我们的同工。

    我也根据多年的经验,给参与文化基督化这一神圣进程的弟兄姊妹一个建议,具有异象和使命并有神学理念的基督徒,要想推进中国文化基督化,一定要找到一个实践理念的阶层,或大学生、或企业家、或职场白领、或民工、或艺术家、或学术界、或自由知识分子等,只有找到并立定心志于一个阶层,才能通过这个阶层的基督化来推进整个中国文化的基督化。

    最后,我强烈地感受到,在经济领域、在企业文化领域传播福音并见证基督,这是上帝为中国宣教开的一条崭新的出路,也是文化基督化、信仰彻底化的一条出路。我们要通过企业文化的更新进一步更新社会文化,通过立足企业文化来主导社会主流文化,使那些误导中国市场经济的魔鬼撒旦的伎俩在上帝的光照下烟消云散,使福音全面彰现在中国的企业内外、市场经济领域甚至社会文化的方方面面,让职业人士、企业家全面见证基督的荣耀,逐步使社会文化、民族文化基督化、福音化,让全地高唱哈利路亚。
 


作者简介:曼德,著有《新职业观》《天职》《信仰与经济》,中国羊文化首倡者,天职精神培训专家。此文根据曼德的发言整理,原文题为“企业文化基督化---市场经济下基督徒的文化使命”,有部分删节。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第十届宗教与法治暑期班招生简章 \朴实
主办单位: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 地点:北京 培训时间:2019年7月8-11日(4天) …
 
从新西兰恐怖袭击事件看全球化中的抗拒认同 \张志鹏
当地时间15日下午,新西兰第二大城市克赖斯特彻奇(又名“基督城”)的两座清真寺发…
 
法律与宗教:宗教法在传统印度法中的核心地位 \高鸿钧
以达摩为核心的宗教法是传统印度法的权威法源和基本制度。在传统印度法的产生和发展…
 
对舍利瘗埋中国化命题之反思——“地宫”背后的多样古代中国 \陈锦航
摘要:本文从主要对舍利瘗埋的“地宫”概念、空间性质进行研究,发现宋以前的舍利瘗…
 
寻求法律与宗教的和谐:北欧经验及其启示 \李红勃 许冬妮
【摘要】北欧国家有着悠久的宗教传统,大部分人口都是基督教路德宗的信徒。北欧各国…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觉醒、认同与合约的重订——读《第四次大觉醒及平等主义的未来》
       下一篇文章:从私人信仰到“公民信仰” ——天主教企业家的信仰与市场经济中的诚信关系调查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油烟净化器油烟净化器价格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