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家
 
东正教会在俄罗斯军队中的地位与作用
发布时间: 2018/2/8日    【字体:
作者:威远
关键词:  东正教会 俄罗斯军队  
 
 
[知远导读]本文主要介绍了俄罗斯东正教会与俄联邦武装力量相互合作的发展历程。文章认为,俄武装力量中的军队神职人员对军队保持良好的精神心理状态起到关键作用,有利于军队的安全稳定和战斗力提升。文章编译如下:
 
一千多年来,东正教一直照耀并从精神上滋养着俄罗斯这个独一无二国家的主体——俄罗斯人民。毫无疑问,保障社会生活最重要的条件之一——军事安全,自古以来就在俄罗斯国家和俄罗斯东正教会的相互关系中占据重要地位。数个世纪以来,俄罗斯教会巩固了国家军事实力的精神基础,提升了国家保卫者的精神面貌。
 
在俄军的整个历史发展阶段,东正教都是人员教育和训练的基础。在军队设置东正教神职人员是对军人施加宗教-精神影响的方法之一。
 
当今俄罗斯政治体系的现代化,使俄罗斯东正教会能够不断拓展自身的活动,复兴崇高的基督教精神价值并将其融入公民社会的日常生活,甚至融入到国家军事机关的日常活动当中。
 
1994年3月2日,当时的莫斯科和全俄大牧首阿列克西二世与时任国防部长P•S•格拉乔夫签署了关于俄联邦武装力量和俄罗斯东正教会之间合作的联合声明。该文件成为现代俄罗斯军队-教会关系之后及未来发展的基础。根据该文件,建立了武装力量与俄罗斯东正教会合作协调委员会。
 
需要指出的是,在90年代初期,个别战术级别的部队已近开始了与教会的合作。根据指挥员倡议以及军人本身的意愿,(部队)开始邀请东正教神职人员前往部队驻地,作战舰艇和军用机场。这些教区神甫所在的教堂通常就在部队和卫戍区附近。教会与军人及其家庭成员之间的合作基本上仅限于日常生活层面。
 
2009年7月21日,时任俄联邦总统D•A•梅德韦杰夫作出了一项历史性的政治决定,在俄联邦武装力量当中恢复军队宗教机构。
 
俄联邦武装力量当时的宗教现状促使了这一决定的通过。2011年夏天,俄罗斯国防部科学研究中心(社会学)的调查显示,信教军人占军人总数约70%。他们都是俄罗斯公民,拥有宪法赋予的宗教信仰自由以及满足宗教需求的权利。总统的决定为军人合法权益得到保障创造了条件。同样重要的是,具有强大精神潜力的俄罗斯传统宗教团体,能够像之前20年他们积极致力于军人的精神启发那样,继续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不断将道德标准融入军人这一集体的生活。
 
俄罗斯整体的宗教形势也促进了国家-教会关系的发展。根据俄罗斯研究资料显示,受调查者(根据调查问题的表达方式)中有65%至80%的人将自己归为东正教徒。近20年来,东正教教徒数量持续增加,而无神论者所占比重在降低。根据俄罗斯科学院社会政治研究所最新的研究表明,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将自己与东正教等同看待。至于接受问卷调查人员的文化认同,则有超过70%的受调查者信奉东正教文化。大部分信仰不坚定的人(75%)和一定数量的不信教人员(32.5 %)也将自己划为东正教教徒。受调查者中东正教信徒达52%,伊斯兰教徒达5%,天主教和新教教徒占1%。受调查人员中,信徒的比重在不断增加,不信教人员的比重在减少,信仰不坚定人员的比重基本没有发生变化。
 
根据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的资料,截至2015年7月,在社会机构中,俄罗斯公民对俄罗斯东正教会和武装力量的活动评价最高。
 
教会,由于其在俄罗斯社会中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地位,毫无疑问,在大多数俄罗斯公民中享有最高权威。
 
俄联邦国防部军人信教人员工作局局长,哲学博士A•I•苏罗夫采夫认为,军队-教会关系是国家-教会关系的组成部分,是俄联邦武装力量军事指挥机关与宗教组织,为保障国防和国家安全,教育军人和文职人员,维护公民在信仰自由和参与宗教团体自由方面的宪法权利,在法律上规定范围内的协作原则以及在历史上形成的协作样式的总和。
 
俄军与宗教组织的协作,保证了俄联邦服役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力的落实。俄联邦法律不禁止军人成为宗教组织成员。为保障俄罗斯东正教会代表在武装力量中的合法活动,制定了规定宗教组织与俄联邦武装力量关系的规范性法律基础。规定军队-教会关系的规范性法律基础还在完善阶段。
 
目前,俄联邦武装力量正在采取实际步骤推动牧师事业,发展军队-教会关系。现在完全可以说,俄罗斯东正教会公共服务的意义以及教会对当今公民社会、国家及其武装力量的精神影响得到了加强。
 
为防止俄联邦武装力量中出现宗教和种族冲突,早在2011年7月,时任军人信教人员工作局局长B·卢基切夫就表示,军队神职人员机构的引入不会导致非东正教军人遭到歧视:“不存在歧视问题,当东正教徒前往教堂时,剩余的人要各司其职”。同时,时任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也说:“设置军队神职人员职位时……我们应当考虑兵团和部队种族-宗教成分的实际情况”。当时提出的方案是:“如果旅、师、训练机构超过10%的人员由某一种宗教信仰的人构成,那么该种宗教的神职人员就应当被纳入相应兵团的编制”。
 
俄联邦武装力量中神职人员的主要任务包括:进行祈祷仪式和宗教仪式;精神-启发工作;参与指挥机关组织的,对军人(工作人员)及其家属进行的爱国主义及教育活动;协助指挥机关采取预防工作,维护法律秩序和纪律,防止违法行为、老兵欺负新兵行为以及自杀行为;在宗教问题方面为指挥机关提供咨询;参与构建基于基督教精神准则的集体关系,帮助军人(工作人员)家庭建立健康的精神环境。军队神职人员与包括军事爱国主义和军事体育俱乐部,老兵和其它社会组织在内的各种组织,共同参与军人(工作人员)家庭成员启发和教育工作的组织与实施。
 
在俄联邦武装力量部队驻地,俄罗斯东正教会神职人员进行以下活动:(以宗教仪式)“圣化”(通过教会仪式使神圣化)部队和军旗,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司令部大楼,兵营,治疗康复机构及部队营区内的其它设施;就宗教问题向指挥员和首长提供咨询;帮助组织抵制宗教团体的非法活动;向指挥机关报告军人集体的道德-心理状况,人员的信教情况以及部队驻地的宗教形势;训练并吸收自愿助理参与精神教育和道德培养工作;与教育机构共同举行单人和集体谈话、座谈、讲座、讨论会、爱国主义主题报告会,对具有违法、欺负新兵、自杀、酗酒和吸毒倾向军人进行单独教育,为死亡及牺牲人员安置墓地;参加部队荣誉日,俄罗斯纪念日、部队日、兵种节日的庆祝活动,新军人宣誓、新训练年度开始仪式,帮助部队指挥机关建设宗教文学图书馆。
 
军队神职人员针对信教军人开展工作的物质基础是位于部队驻地范围内的俄罗斯东正教会宗教场所(教堂,礼拜堂,祷告室,针对信教军人的野外工作站)。
 
2016年,部队神职人员数量超过150人,其中包括2名穆斯林伊玛目-哈提卜和1名佛教喇嘛。
 
国防部建立了三级信教军人工作机构,其中包括:
 
武装力量人员工作总局内设的信教军人工作局;
 
各军区人员工作局内设的信教军人工作处和黑海舰队人员工作处内设的信教军人工作科;
 
兵团、部队和国防部培训组织内负责信教军人工作的指挥员(首长)助理。
 
军队神职人员编制中共有250多个职位由俄罗斯传统宗教团体的神职人员担任,10个职位由不具有教职的文职人员担任。
 
俄罗斯东正教会成立了莫斯科牧首负责与武装力量和护法机构协同的事务管理处,负责协调信教军人事务。在部队驻地没有军队神职人员编制的情况下,教区军队事务处积极采取措施,安排教区东正教神职人员参与该项活动。
 
在当今俄罗斯,东正教会不仅对军队中的教民给予宗教关怀,还在军事教育领域积极恢复了部分经验和做法。现有的军人宗教教育中心是东正教圣吉洪诺夫人道主义大学的分支机构,在这里,受过高等教育的军官能够接受四年制的宗教学和神学教育。
 
部分毕业生成为了军队神职人员,由于先前的军队工作经验以及接受的宗教教育,他们最适合针对军人开展工作。
 
军队神职人员参与演习、训练、远洋航行及完成其他战斗训练任务。
 
在实施各种演习过程中,为了保持人员良好的道德-心理状态,研究从宗教和思想上组织抵制国际恐怖主义,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以及破坏性宗教团体的活动,部队要展开信教军人工作站。设置这些工作站是用于祈祷,并在军人中开展宗教-精神工作。军队教育工作者认为,俄罗斯东正教会的活动对军人的活动和行为产生了积极影响,促进军人形成一定的军事文化。
 
俄联邦武装力量人员工作总局局长米哈伊尔·斯梅斯洛夫少将也肯定了东正教神职人员的正面影响。他强调,俄罗斯军队正在返回自己的历史根源,回到军人服务祖国的传统宗教基础。据他称,军队神职人员对军人的教育工作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神职人员的工作不再局限于教堂的院墙内。在靶场、远洋途中都可以见到神职人员,他们参与解决很多对部队生活造成消极影响的问题。
 
俄罗斯国防部领导积极研究军队与教会之间的友好合作模式。俄罗斯东正教会和军队领导层代表定期举行会面,讨论俄罗斯东正教会与武装力量进一步合作的机制。
 
俄联邦武装力量人员工作总局信教军人工作局与莫斯科牧首负责与武装力量和护法机构协同的事务管理处,组织富有成果的合作,共同选拔军队神职人员职位候选人。
 
在国防部部队和兵营所在地区,东正教教堂和礼拜堂的数量正在增加。截至目前,在国防部管辖区域内,共有266座东正教教堂和礼拜堂,以及37间祷告室。
 
军队中的神职人员首先是要为部队、分队完成任务提供宗教保障。这也是军队神职人员的主要作用,与其自身宗教和职业能力相符。军队神职人员应当由经过包括军事职业培训在内的专业培训的人员构成,要符合武装力量唯一的职业技能要求。
 
目前,俄罗斯东正教会负责俄军的道德-精神状态,这在安全保障领域对国家的帮助很大。
 
2014年7月,军队社会学家经过专门研究和统计后认为,自称教徒的军人在5年时间内增加了15%。大部分信教军人希望自己的部队能有神职人员充当指挥员的正式助理。
 
笔者曾进行过一次调查,旨在确定俄罗斯空天军远程航空兵军官对现代俄罗斯社会宗教文化基础的认识。大多数(近80%)的被调查者将自己归为东正教徒,约1%归为伊斯兰教徒,其余的军官认为自己不信仰任何一种宗教。
 
在对国防部军事大学的学员和教员进行问卷调查(共有66人接受问卷调查)时,当被问及对军队东正教神职人员的工作是否满意这一问题时,62%的人做出了肯定的回答,32%的人表示难以回答,6%的人认为是不满意的。受调查者中有90%的人认为自己是东正教教徒。
 
2015年12月,《红星报》在自己的版面上刊登了这样一则事例:“在驻南奥塞梯军事基地指挥机关上一工作年度中,得益于神甫安德烈•济佐的参与,事故和犯罪数量减少了73%”。但这是个案。总体来说,问题在于,目前还未能制定出用于评估神职人员劳动成果的客观标准。我们要说的是,将兵团(院校)中事故与犯罪的数量与神职人员的工作效率直接挂钩是不准确的。神职人员对集体精神面貌的影响是不能用数量来计算的”。
 
据(东正教的)大司祭德米特里•索洛宁,(莫斯科牧首负责与武装力量和护法机构协同的)事务管理处陆军合作部主任,军事大学校长信教军人事务助理称,“军队神职人员确实挑选了最专业和权威的神甫,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成果丰硕”。根据兵团、部队和分队指挥员,军事院校校长的反馈,不久前我们开始的工作是具有建设性和积极性的,有助于巩固武装力量。可以得出唯一的结论——成效是积极的”。
 
退役上校尼古拉•尼库利尼科夫回忆称:“车臣战争时,士兵们一个接一个地去找神甫,希望从他们那找到精神支持,坚强自己的意志,听到智慧和抚慰心灵的话语。我作为指挥员并没有阻止他们这么做,我自己对神甫也总是很尊重。他们与战士们一样面临枪林弹雨。和平时期,在乌里扬诺夫空降旅服役时,我深信,神甫的话很具有约束性。士兵经常去神甫或者教堂忏悔,他们根本就不会酗酒或者犯罪。可以说,有什么样的神甫,就有什么样的部队。他们(神甫)无需任何指令就能够让人去完成任务”。
 
指挥员和教官认为,信教军人比不信教军人对待战友要更友好。他们的这种积极态度不仅是针对同一信仰的人,对具有其他宗教信仰的人也是一样的。其他宗教也在利用俄罗斯东正教会的经验。伊斯兰教、佛教、犹太教代表也开始参加军队的各种战斗训练活动以及军队神职人员的集会。
 
俄联邦国防部长S•K•绍伊古2016年8月24日会见莫斯科和全俄牧首基里尔时公开声明称,“俄罗斯武装力量与教会的合作对军人的精神状态产生了积极影响”。
 
由此可见,俄罗斯东正教会将成为俄罗斯军队中富有精神影响的意识形态机构。俄罗斯东正教会的社会和宗教地位对俄罗斯武装力量的战斗潜力产生了一定的积极影响。
 
俄罗斯东正教会正积极推广俄军和包括军事和护法部门在内的其它联邦国家权力机关,在部队中推广牧师传教和宗教启发的经验。
 
俄罗斯东正教会的主要目标是让俄罗斯军人具备对敌达成精神优势所必备的品质。
 
俄罗斯东正教会与俄联邦武装力量的进一步合作将成为新时期军人教育工作和培养爱国主义精神的重要资源。
 
当前,俄联邦武装力量和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合作实践取得了积极的成效,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全文完)
 
转自搜狐
http://www.sohu.com/a/209748942_439965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违宪审查视角下的宗教信仰自由保护研究 \柴世斌
摘要 宗教信仰上升为一种人权而受到法律的保护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宗教自由权…
 
中国佛教道教被商业化的历史—以普陀山申请上市为例 \史方平
2018年4月2日,佛教圣地普陀山申请上市消息出来后,引起社会和全国佛教界的一片哗然和…
 
论教会法对西方法律制度的影响 \于慧施
摘要:教会法是基督教关于教会组织、制度和教徒生活准则的法规,是中世纪西欧封建法…
 
当代中国宗教法治化探析 \郑志泽
〔摘 要〕我国82年宪法就确立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但受到儒家思想、近现代自然科学…
 
越梵关系分析 \Bernard
2018年3月6日,越南胡志明市总教区裴文督总主教在梵蒂冈述职期间突发心脏病去世。2天…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且莫误解中国宗教(三)
       下一篇文章:英国、伊斯兰和世代斗争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