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五点原因告诉你:为何说福音派支持特朗普很复杂?
发布时间: 2016/7/29日    【字体:
作者:栗子 翻译
关键词:  福音派 特朗普  
 
 
据说福音派正投票支持特朗普,但事实是更为复杂的。
 
如果你感兴趣的宗教和政治在美国的话,那你肯定已经通过报道、研究和评论知道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正试图讨好福音派基督徒。特朗普甚至主持了一个闭门交流活动,他努力说服超过900名福音派基督徒,证明自己值得他们的支持。
 
虽然许多高调的福音派牧师和政治领导人接受了特朗普,詹姆斯·杜布森甚至宣称特朗普已经决志归信了基督教,但要知道的是:那些曾反对他的福音派领袖对特朗普显得尴尬的拥抱并不是故事的全部。在关于“福音派站在特朗普一边”的这个叙述下,隐藏的是一个更复杂的景象,而不能只是简单的指责一些福音派虚伪。
 
与布什相比,特朗普如何
 
根据当前的民意调查,尽管特朗普似乎拥有福音派62%的支持,但罗姆尼和小布什都曾享有超过10分之8的福音派选民的支持。换句话说,与以前的共和党候选人相比,特朗普得到福音派支持大约下降了20%。
 
虽然我们可以假定大约百分之10 - 20的福音派选民已经进步了,他们会投票给民主党和无党派人士,但这相对过去的福音派支持率的下降不应该被忽视。我们知道那20%的福音派选民现在不支持特朗普的是哪些吗?当他们在临近选举时候对特朗普了解增多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期望他们的人数能够增加?
 
福音派在初选中分裂
 
虽然福音派教徒和基督教徒对特朗普的支持使其在初选中战胜,但至关重要的是,在竞选中还有两个强大的和特朗普一同竞争的福音派候选人:卢比奥和克鲁兹。约翰卡西奇也有强有力的基督教成员支持。自从这几个共和党初选人中使用不同的赢家通吃的格式,授予所有代表去竞争该州的赢家,特朗普还是在一个分裂的福音派投票中赢得了胜利。
 
特朗普甚至在南方的宗教中也从未赢得绝大多数的福音派选民的支持。福音派选民总是分散到其他候选人那里去。有些人甚至认为,福音派一定程度上延缓了特朗普在竞选上的胜利,例如俄亥俄等州。
 
这和经济有关
 
道德问题只是利诱了少数的福音派选民,因此更有可能的是特朗普在移民和关注经济问题上的强硬言论激励了他的支持者从而无视宗教。事实上,这次选举中更大的故事是民粹主义运动如何试图颠覆两党制体系,这一体系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企业和富有的捐赠者。
 
几名记者透露,特朗普在南方宗教的成功更有可能是一种相关性而不是因果关系的产物。特朗普对服务蓝领保守派选民并为他们争取利益的关注对选民产生了共鸣而忽视了宗教。
 
随着越来越多的福音派承认反对同性婚姻的文化战争失败,反堕胎已经上升到了国家问题的程度,特朗普很大程度上填补了保守派之间对工人阶级忽视这一问题的空白。事实上,特朗普享受的福音派的支持很大程度上可能是一些福音派试图从令人不安的两位候选人之间做出选择,两害取其轻选择了特朗普,因为希拉里一直是保守派的禁忌。
 
全国性福音派的领袖 PK 地区堂会的牧师
 
如果你问美国福音派的一般民众陆可铎(Max Lucado)和罗伯特.杰弗里斯(Robert Jeffress)是谁,很有可能大部分会知道陆可铎是谁,而作为达拉斯第一浸信会主任牧师的杰弗里斯牧师则在他自己所在的德克萨斯地区更广为人知。杰弗里斯牧师是特朗普的福音派顾问之一,而陆可铎则是一位受人热爱的畅销书福音派作家,曾写过一篇对特朗普的严厉批判而闻名。
 
此外,虽然特朗普的一位有力的全国支持者葛福临拥有葛培理家族遗产,并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大量的粉丝,但有一点不容忽视: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院长阿尔伯特·莫赫勒(Albert Mohler)用他的重大影响力反对唐纳德·特朗普。虽然特朗普夸口说福音派政治领域中一些有威望的人都站在他这一边,但仍有几个家喻户晓的美国全国性的福音派领袖反对他。换句话说,陆可铎这样的全国性的福音派领袖远比罗伯特.杰弗里斯这样的地方性牧师或者像米歇尔·巴赫曼这样的政治家更具代表性。
 
教会出席人数的比例与反对反特朗普的比例正相关
 
宗教社会学家用来区分经常实践信仰的福音派和不积极参与信仰的文化福音派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是教会出席率。当然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测量方法,但它能帮助我们更好地引导主流福音派趋势,特别是提到特朗普的时候,这一点尤其明显。
在福音派中,每周去教堂的人只占35%,他们支持特朗普,而55%的人很少去教堂,他们声称对特朗普支持。而公平地说,即使35%这个福音派教堂出席率是个很高的数字,也不能用来支持一个生活轨迹与圣经道德相背离的人,当然圣经教导我们欢迎陌生人、爱我们的邻居甚至是我们的敌人。至少让我们确定,福音派这场运动还没有使得大家一同集体倒向特朗普。
 
我个人认为,福音派因为唐纳德·特朗普的崛起而受到困扰,我能列举出数百名有同样看法的福音派学者、牧师和作者。许多福音派哀叹有许多基督徒领袖支持他。如果真是的话就没有一线希望了。相反,我们认为福音派运动本身是错综复杂的,因为这个运动是有分散的、分裂的、很难对特朗普有一致的声音和态度。
 
转自基督时报
http://www.christiantimes.cn/news/21419/【译稿】五点原因告诉你:为何说福音派支持特朗普很复杂?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浅议美国的法律与宗教 \吴婷婷
“在法学院里,他们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学科,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
 
中国历史上天主教福传困难原因剖析 \蔚和平
前言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甚至包括在今天,不少的情形下,中国的基督…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白贲编译
2017年7月1日,由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普世反恐论坛”在京举行。人…
 
佛道教寺观“社会所有”的法律缺陷 \徐玉成
2017年6月7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权益保护委员会会议在湖南湘潭举行。中国…
 
信仰自由与神权专制是不能“多元共存”的 \秦晖
再论“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      “左”“右”两种偏见都忽视了“文化无…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世俗化改革与土耳其宗教教育的发展
       下一篇文章:军事政变对美国-土耳其双边关系的影响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