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政教关系
 
旧约与新美国
发布时间: 2017/5/5日    【字体:
作者:Russell Kirk
关键词:  旧约 美国  
 
(说明:本文是Russell Kirk所著《美国秩序的根基》一书第二章第六部分)
 
在殖民地时代的美国,任何接受过基础教育的人都熟知一本书:《圣经》。旧约和新约同样重要,因为美国殖民地在建立时恰逢对希伯来文化的学术研究重新火热起来,而且早期美国基督教信仰的加尔文主义特征强调以色列的遗产。
 
马吉安主义(Marcionism)是基督徒试图从犹太人教义中排除出去的异端,在早期的美国没有追随者。*在美国革命前,只有少数犹太人在殖民地定居,而且直到十九世纪最后几十年人数才增多。不过,以色列的遗产在美国的影响力大于在欧洲的影响力。
 
【*大约在公元二世纪中叶,马吉安教导说基督徒应该只认可圣保罗的“纯全福音”,而且犹太人的雅威实际上不是上帝,而是工匠神(demiurge);在工匠神的权势下,人类会蒙受苦难,直到基督来临。】
 
新英格兰的清教徒们不仅以十诫和《利未记》与《申命记》来建构他们共同体的秩序,而且一直将他们自己比作以色列和犹大的百姓。清教徒们认为自己在上帝的指引下正再次经历希伯来人的磨难和成就。丹尼尔 布尔斯丁(Daniel Boorstin)说,“为解答自己的问题,他们随时准备引用《出埃及记》、《列王纪》或《罗马书》以及圣经中那些叙事性较弱的部分。他们所处的独特环境和他们对情节的洞察力让他们得以看见这些叙事性段落的特殊含义。他们生命的根基是他们自比为以色列之子。他们想象自己通过到狂野去再次经验出埃及的故事,而不仅仅是单纯遵从一个到狂野去的明确指令。在他们看来,圣经与其说是一部法律集锦,不如说是一套有约束力的先例。”12
 
新英格兰的清教徒
 
新英格兰在智识上的领导地位将赋予那个地区一种与其人口规模不相匹配的对美国的影响力;这些领导人将对希伯来遗产的理解传播到新英格兰各殖民地以外很远的地方。同时,日内瓦的约翰 加尔文的教导给新英格兰的公理会教会打下非常鲜明的印记,对其它美国殖民地也有影响(虽然没有那么强烈)。中部和南部殖民地的长老会信徒--苏格兰人、苏格兰-爱尔兰人和英格兰人--也是加尔文的追随者;一直到十七世纪中叶,连属于圣公会信徒的殖民者都常常强调圣公会教义中的加尔文主义要素。13浸信派信徒也受加尔文的影响。
 
约翰 加尔文的希伯来语研究和他阐释的有关罪和人之败坏的教义对基督教旧约的理解所产生的影响在美国要强于欧洲国家或者其它基督徒占多数的国家。当然,美国殖民地的路德宗信徒、卫理公会信徒、贵格会信徒以及其它基督教团体也没有忽视旧约,尽管它们对旧约的强调程度一般可能不如加尔文主义者。
 
尼尔 里摩尔(Neal Riemer)评论道,“因为旧约的核心主题便是从奴役和压迫中得自由”,以色列和犹大的遗产滋养了美国的自由。“就像巴别塔故事的寓意一样,它警示人们不要企图成为上帝。就像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一样,它迫使人们认识到自己的必死性和不可靠性并承认地上不可能存在乌托邦。对认为可以通过偶像崇拜具体实现乌托邦的信念,它屡次予以猛烈的抨击。不过,另一方面,它又为人们通过努力改善生活留出足够的空间。按照我的理解,这就是上帝与诺亚立约,然后又与亚伯拉罕、摩西和后来的先知重新确认此约的核心意义。”14
 
巴别塔
 
因此,旧约有助于将早期的美国人造就成社会现实主义者。恰如埃德蒙 伯克在殖民时期结束时所宣称的,大部分美国人的宗教是“异议者中的异议,新教中的新教主义(Protestantism of the Protestant religion)”--充满了自由精神。不过,美国人表示异议的对象并非律法和先知;加尔文主义者的争吵对象也不是以色列之子,而是圣公会的特权。一般而言,加尔文主义者对旧约权威的确信比马丁路德更加热切;圣约的观念影响了他们所有的政治信念。
 
克林顿 罗斯特尔(Clinton Rossiter)精准地说出了这关键的一点:美国民主社会端赖于清教徒和其它加尔文主义信念--而且正因为此,它在不小的程度上也仰赖以色列在上帝主权之下的经验。罗斯特尔说:“虽然美国的民主有种种缺陷和坎坷,虽然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一直是而且现在仍是一项具有高度道德意义的事业。不管人们对这一民主体制的渊源可能还有什么疑问,赋予它生命和本质的道德体系的主要源头则是毫无疑问的。。。。”这一清教徒遗产--也即这一被嫁接的希伯来传统--带来了:契约及随之而来的衍生物;比‘天空中某种徘徊不定且无所不在的东西’更宏阔的高级法;自足且负责任的个人的观念;经济个人主义的某些关键要素;坚持公民应受教育以理解其权利和义务的主张;以及中产阶级的美德--它是道德稳定性的坚实基础,而美国人则认为,成功的民主体制必须永远仰赖它。
 
当然,清教主义以及美国其它形式的加尔文主义本质上还属于基督教,并非只是更新后的犹太教。很快,这些因素改变了早期殖民地时代的那种严格的加尔文主义:加尔文主义色彩较淡的圣公会的扩张、路德宗的影响、十九世纪几百万天主教移民的到来、以及很多持其它信仰或主张的移民的到来。另外,随着代际的更替,新英格兰人自己也放松了马萨诸塞湾殖民地创建者们的严格教义。
 
不过,虽然如此,如果不诉诸于律法和先知,美国的政治理论和体制以及美国的道德秩序便不可能获得很好的理解、维系或更新。“我们信仰上帝”这一美国信念重新确认了与诺亚、亚伯拉罕、摩西以及预言中最后日子里的以色列之子们所立的圣约。地上的耶路撒冷从来都不是一座雄伟的城市:今天,生活在纽约市的犹太人远远多于在所罗门最光辉灿烂的日子里生活于巴勒斯坦所有地区的居民。不过,比起清教徒们创建的波士顿、荷兰人创建的纽约或因杰斐逊主义者和汉密尔顿主义者在政治上的妥协而诞生的华盛顿,永恒的耶路撒冷这座灵性之城对美国秩序的影响更大。当地上之城灰飞烟灭时,信心和盼望却会永存:这实际上是以色列在上帝主权之下的经历的主要教训。
 
转自大国US微信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需要设立宗教法人 \杨建伟
——以天主教会为例 引言 在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的进程当中,为了促进和谐的…
 
全球化与宗教问题 \赵士林
一、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谈起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提出以来,遭到的批评…
 
浅议美国的法律与宗教 \吴婷婷
“在法学院里,他们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学科,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
 
中国历史上天主教福传困难原因剖析 \蔚和平
前言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甚至包括在今天,不少的情形下,中国的基督…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白贲编译
2017年7月1日,由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普世反恐论坛”在京举行。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恐怖主义的问题不在于宗教,而在于把宗教当做工具
       下一篇文章:千禧年主义和早期美国社会秩序的形成:对韦伯和托克维尔理论的补充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