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破坏性膜拜团体痴迷者之救助模式
发布时间: 2018/2/1日    【字体:
作者:郑伊芳 周复初
关键词:  圣座主权 梵蒂冈城国 罗马宗座 宗座使节 宗座代表  
 
——以“全能神教会”为例
 
     破坏性膜拜团体“全能神教会”于2011年底进入台湾,照台湾法令规定,成立“桃园县财团法人基督教新歌教会”,其财产总额至今为 57,481,540 元。[1]另一面,于台湾报纸刊登半版与全版广告,传达该异端的内容与思想,并号召可拨打该专线联络[2]。更在许多捷运站有诸多团员向路人散布该教义。因媒体及群众效应,引起台湾众教会与社会大众的讨论,甚而有民众以为基督教会大发热心传扬福音。
 
     然而,台湾众教会在详细了解之后,发现此为破坏性膜拜团体,于中国大陆地区已有许多不法情事。2014年更发生山东昭远麦当劳全能神信徒殴人致死一案,原因只是因为该女子拒绝给陌生人电话,就被视有邪灵,当场被殴致死[3],此种非理性之不法手段,更说明为一破坏性膜拜团体。
 
  壹、破坏性膜拜团体痴迷者救助方式
 
  破坏性膜拜团体不仅伤害痴迷者的身心灵,更对家庭、社会甚至国家之造成极大的损害。因此,如何引导破坏性膜拜团体痴迷者脱离,已经不是以“宗教属于个人信仰自由”的观念来理解,而是需要政府、社会各界重视,一同投入资源来防范与处理。
 
  一、欧美国家以民间团体为主力进行救助方式
 
  欧美国家素有较成熟的民间团体对破坏性膜拜团体进行批判与干预,对痴迷者提供专业的心理咨询和脱迷(deprograming),已建立较有效的救助模式。如美国新纽泽西州Cult Education Institute[4] (邪教教育机构),就以民间非营利单位成立,针对邪教有专门研究,并制作相关新闻公告,亦有针对痴迷者专业的脱迷课程。英国 Cult information centre (邪教信息中心)[5],也是民间非营利单位,制作相关如何照顾痴迷者,如何辨别为破坏性膜拜团体等。在欧洲地区,法国最早于 2001 年就立法加强预防和压制侵犯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宗派运动[6],有 European Federation of Centres of Research and Information on Cults and Sects(欧洲宗派研究和信息中心联合会)对于欧洲相关的破坏性膜拜团体有相关信息的批露跟研讨。[7]并有全国性的组织 National Union of Association for Denfense of the Familes and Individuals(护家庭和个人协会全国联合会),针对痴迷者于全国各地有分支机构,可进行相关的心理咨询。[8]
 
  二、各界相关投入资源,费用甚高
 
  破坏性膜拜团体的痴迷者,为进行相关心理治疗等费用,各界相关投入资源花费甚高。如以美国专门收容破坏性膜拜团体的 meadowhaven 机构,该单位一人所需费用为每月3000美元(约人民币19860元,约台币90000元)。[9]以台湾卫生福利部著名的精神科医院桃园疗养院为例,50分钟心理治疗为新台币1200元[10],坊间诊所50分钟心理治疗约为新台币1500元。而心理治疗疗程约为8至12次,每次疗程约为新台币18,000元约(人民币4,000元)。以下为简表:
 

 
  这样的相关费用对于美国与台湾为例,都是不小的负担。以台湾本身虽然费用较低,但还有相关精神医疗员额不足,与诊所不够普及等问题。[15]笔者试以一位破坏性膜拜团体的痴迷者,台湾一次疗程费用计算,则若有百位则产生一千多万元的相关费用。而“全能神教会”于大陆地区若有五十万痴迷者,则脱迷费用则可能高达九十亿或上百亿。若专业服务尚未普及且一般家庭负担甚重,依赖此种作法来处理破坏性膜拜团体痴迷问题,可说缘木求鱼。
 
  贰、痴迷者脱迷需认知改变、多方协助
 
  一、认知心理学理论适合“全能神教会”痴迷者脱迷
 
  然而面对破坏性膜拜团体的痴迷者,笔者认为心理咨询仍有其显著地位,尤以认知心理学理论尤为适合“全能神教会”痴迷者脱教参考。认知心理学认知有两个主要历程,一个为“编码运作”(cording operation):对认知输入进行的处理,另一为“记忆和应用运作”(memory and applied operations):对第一阶段后的处理机制。[16]以下为简图:
 

 
  笔者认为正常的基督徒,应为以下反应:
 
  而破坏性膜拜团体的痴迷者——“全能神教会”信徒的心理反应,可能为此:
 
  二、痴迷者因错误基模非正常反应
 
  因此,我们能得知在相同的刺激中,因着对于刺激错误的认知,而导致错误的行为反应。当认知的反应加多,就会慢慢形成一个个人系统化思考,用来如何辨认相关环境刺激,此为基模(schema)。而痴迷者乃是该认知系统,已经在破坏性膜拜团体的灌输下,形成产生错误基模(schema),同时虽然此为错误基模,就算接受到许多挑战此基模的刺激,反而会扭曲刺激给的讯息,来适应基模,产生出认知扭曲(cognitive distortion)的现象。
 

 
  三、痴迷者仍有多方课题需解决
 
  那么就可以理解,我们需要对痴迷者进行脱迷(deprogramming)疗程,将痴迷者认知转化,就能有重新的基模,就能避免这些破坏性膜拜团体信仰导致的不法行为。而在认知重新建构的过程中,脱迷过程可能会遭遇以下类似课题,
 
  笔者将其归纳为三类,然而笔者认为“全能神教会”与一般破坏性膜拜团体不一样之处,“全能神教会”是以原已在正确基督信仰的教会信徒吸收团员,而非像一般破坏性膜拜团体是以一般大众作为目标。因此,此种痴迷者又多了如何回到正确信仰教会信仰,有正确的聚会生活问题。
 

 
  我们可以发现在成为破坏性膜拜团体痴迷者前,他们学习该团体的思想系统,并逐渐以此思想系统取代原先的基模。而脱迷过程中,首先也是重建此新的基模,让其逐渐脱离该团体的认知体系。笔者以大陆地区法轮功及“全能神教会”脱迷过程为例,法轮功痴迷者表示,原先自己是高知识分子,但因为生活遇见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当遇见法轮功思想发现可以理解各样的事件,进而着迷,愈加深入后,就出现放弃自我理性思考能力,转而全然信奉该教主,此时则已成为痴迷者。[17]法轮功的传教主要所面对的族群是以全体民众为目标,并不特定企求哪一宗教族群,乃是以一个新兴宗教之姿与民众号召。
 
  “全能神教会”痴迷者,则许多为大陆农村地区的居民,知识水平不高,加上贫困与农村卫生医疗资源不足,遇到生活困境时,此等破坏性膜拜团体的思想,简单易懂,常常成为他们精神上的寄托,进而成为痴迷者[18]。但“全能神教会”的传教却是以正常基督教教会的会友为主要族群,吸收现有已相信基督的信徒转而相信“女基督”,并且不断申称自己的正当性如声称自己是“基督”,与先进性“基督已经再来”等,采取一种与现有基督教系统类似的样貌,保有熟悉度,却又有不同的特点来吸收人脱离原有信仰。
 
  当我们需要转化痴迷者时,第一就需要攻击或挑战破坏性膜拜团体的思想,导致该痴迷者重新思考破坏性膜拜团体的思想有错误的可能。对法轮功的痴迷者需要重新提及科学理性的重要性,但对“全能神教会”的痴迷者更需要教导正确的基督徒信仰,以增强辨别错误信仰的能力,并协助回归正确的基督教教会,避免再次受破坏性膜拜团体的吸收。
 

 
  四、痴迷者脱迷需要各面共同协助
 
  所以,笔者认为在面对破坏性膜拜团体痴迷者脱迷时——“全能神教会”痴迷者较有难度。
 
  通常在面对“全能神教会”痴迷者需要脱迷时,我们有四大力量可以进行介入与协助。以一个痴迷者的为例,有个人、家庭、教会、政府可以共同来介入协助痴迷者脱迷。
 

  以普遍痴迷者的现象,通常为家庭最先发现该成员有异常现象,故而向痴迷者劝导或介入,然而痴迷者因已陷入其中甚深,甚而因投入破坏性膜拜团体中,个人完全与外界隔绝,只在破坏性膜拜团体之中,此时家人甚至无法见上一面。因此需要公权力的介入,来迫使痴迷者有抽离破坏性膜拜团体的机会。然而面对痴迷者被破坏性膜拜团体灌输的偏差观念,却需要教会或民间专业单位来实行脱迷,家人多半只能提供情感支持与陪伴。
 
  因此,面对此种状况,Steven A. Autenrieth提出一个新的方案,认为当痴迷者呈现不寻常行为,甚至家人无法与之见面时,法院可以以公权力强制要求该痴迷者每周至少固定时数与家人见面,并在固定时数中有专业人员进行脱迷课程的咨询。[19]这一面可以保障痴迷者的人身安全,一面可以促使痴迷者避免完全受到破坏性膜拜团体的精神控制。同时又有专业的脱迷咨询,并且有家人的情感拉力,笔者认为这是相当好的四个面向的协力组合。
 
  在这个组合下,政府达到社会监督功能,运用公权力保障人民安全,对于破坏性膜拜团体的不法行为,也唯有政府公权力才足以对抗,这也是教会与民间单位元相当需要的。由教会跟民间单位发挥及投入大量资源,作专业性的研究与协助,由家庭给予情感支持与适时通报。政府可以大幅减少防范破坏性膜拜团体的资源投入,也避免面对此种宗教事件专业性不足的困扰,更可以结合教会与民间资源,有足够资源与耐性,帮助痴迷者长期脱迷过程,进而减低社会及家庭不安的状况。教会与民间单位也能团结,互通有无彼此协助,教育信众正确的信仰观念,加强对抗破坏性膜拜团体偏差观念的抵抗力。
 
  笔者认为这种启用教会与民间单位的力量是相当良好的作法,不仅考虑专业性的研究与咨询问题,更考虑到该痴迷者最终回归正常教会聚会的去处,由该教会与民间单位进行帮助,更熟悉知道如何协助该痴迷者脱迷回归教会。而且该脱迷者将可于教会与民间单位再次现身说法,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达到教育信众之效,并帮助仍在脱迷阶段的痴迷者。面对此种破坏性膜拜团体的救助方式,笔者观察台湾所使用之方式相当符合此等效益,并达到事半功倍之效。
 
  叁、对抗“全能神教会”痴迷者——台湾经验
 
  一、众教会共同成立“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
 
  当破坏性膜拜团体——“全能神教会”进入台湾,并且大肆以广告宣传后,台湾教会团体深入研究后,便发现此团体于大陆地区已犯下多起不法情事,并且在许多描述上都假借基督信仰,试图鱼目混珠。台湾的教会团体发现事态严重,便纷纷结合台湾各大教会团体或相关基督信仰机构,至少有64位牧师与单位联合签名,第一次集合台湾基督教界力量发表声明,表示此团体绝非正确基督信仰教会,并有许多不法纪录,更有多项真理错误,请社会大众与信徒勿与其接触,务必警醒小心避免受害。
 
  此一声明不仅于教会内部由各长老与牧师公告提醒信徒小心,更以全台主要六大报纸的版面同步刊登,达到向台湾社会各界倡导之效,避免社会大众与慕道友轻信该团体。这样的声明因为深具各基督教团体的深受信任之牧者联署,并由相当多基督教传媒联合报导,让信徒与台湾各界都对此内容都有相当的信任度,转而对“全能神教会”有正确的认识。
 
  除此之外,台湾各教会亦积极举办讲座,清楚向信众说明“全能神教会教义”的错误,以及骇人听闻的不法情事,由对“全能神教会”的深入研究的牧者清楚说明,并邀该教会的牧者联合劝导,一面进行真理教育避免误入错谬系统,一面更深入以案例说明,让信徒更加不敢掉底轻心。在这样各面的宣传下,为台湾的教会达到了非常良好的预防之效,包括信徒刚入教会者却问遍所有的信徒联络方式,或者提到“女基督”“话在肉身显现”“基督已经来了”等词,立即就通报长老,并且拒绝与此人再有来往。
 
  台湾基督教牧者经过研讨,获得共识认为此种破坏性团体需要有专门的机构长期对抗并研究,故台湾基督教许多团体的牧者,共同组成“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该会不仅制作会刊,针对信徒进行信仰基础教育,并指出异端错谬之处,加强预防之效。该会呼吁遇到破坏性膜拜团体3步骤:1.拍照上传:以供教会作异端名单的参考,提醒圣徒。2.避免接触:切勿接触他们所给予的任何东西。3.告诉教会:和教会的负责弟兄说明,并告知本会。
 
  有信徒接触到该团体人员,要去他家,进入后突然发现情形不对,被逼迫看该团体书籍,并且要该信徒坚称承认该团体信仰,否则不放他离开,致使信徒心生恐惧,后来因行踪不明,家人来电询问,才顺利脱身。该信徒离开后,想起牧者曾提醒破坏性膜拜团体,并且也以自己亲身经历对教会其余信徒说明,让信徒更加警觉。
 
  二、“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有效防备破坏性膜拜团体
 
  2014年“全能神教会”信徒于山东昭远麦当劳殴人致死,此时“全能神教会”仍在台湾报纸刊登大篇幅广告宣传该团体,此举被著名媒体人陈文茜批评“没有半点仁慈”[20]。可以说该团体于台湾基督教界、甚而被一般社会大众皆认定为破坏性膜拜团体,拒绝与之往来,可说成功达到预防之效。
 
  根据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观察,异端东方闪电于2014年开始另一波的网络宣传,策略也大幅转变。各类宣传不标明膜拜团体“全能神”“东方闪电”名称,改用基督徒一般用语,如“赞美来到锡安”“这里的羊儿有草吃”等。另于社群媒体创立社团如“神的羊听懂神的声音”,试图蒙骗信徒,将所结交为网友的信徒们加入该社团,在其中散布膜拜团体言论。同时发布经节图文,但网址链接却是导向东方闪电的相关网站,网站上并有实时的对谈功能。经查访,该团体发展多达14个相关中文网站,3个英文网站及1个韩文网站。同时,该团体为进行网宣,还架设论坛进行研讨与技术训练,讨论如何与基督徒问答、制作精美图文影音等。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便实时发布消息,呼吁社会大众儆醒小心防范。
 
  该团体亦发现网络传播的潮流,及去除鲜明立场易受大众信赖的模式,其中原名称为“追踪东方闪电”网站,目前改名为“中文圣经网”。该网一经由 google 搜寻页面,仍呈现东方闪电相关字眼,网址也无不同。东方闪电网站试图网罗有心寻求者,该网站分类标签也为“圣经奥秘”“耶稣再来”“信仰指南”,中间亦放置许多其他基督徒团体影音,以此假伪正统中文圣经网站,较原先清楚标榜异端东方闪电网站更多浏览,可见此假伪确实使信徒容易混淆。不过,透过实时警讯及基督教各界的合作,此一假伪网站已为众人所知。目前结合教会与民间单位之力,该团体已难于台湾地区积极发展。
 
  因此,透过民间单位积极且专业的研究追踪破坏性膜拜团体,将可有效避免与防治信徒受害,还启用民间单位之力量,可说一举数得之效。
 
  目前因“全能神教会”尚未在台湾犯下刑事案件,然台湾已引进相关破坏性膜拜团体若犯下刑事案件,将可采取“修复式司法”的运作模式,来修护被害者与加害者的关系,因而达到心理疗育与平衡的效果,最终协助被害者与加害者回归正常家庭关系。在此制度之下,可以有专门之个案管理师,并且由司法介入其中,在公开安全的地点让被害人与加害人见面。该会谈的修复促进者需要有具备法律、心理咨商、社会工作相关背景,让被害者与加害人能厘清当时的状态,而疗育创伤。[21]
 
  2014年曾发生日月神教负责人涉嫌将一位信徒儿子伤害致死,引发社会舆论,并再次注意信仰的相关问题。其中此案另外18名被告,已经接受此种修复式司法,由该县检方、政府教育处及社会处,共同来协助这些被告积极修复家庭关系,回归正常生活。[22]若“全能神教会”于台湾犯下刑事案件,检方将会考虑使用“修复式司法”,来处理相关心理疗育过程。然因该团体之痴迷者多原有基督教会聚会生活,个案管理师若具专业宗教研究背景则更为妥适。
 
  三、“得荣社会福利基金会”培训志工与个案协助
 
  笔者认为台湾得荣社会福利基金会是一个启用民间单位元很好的模式,得荣社会福利基金会基于许多优秀的高中学生选择自杀身亡,故由众多基督徒成立此民间组织,盼望对于青少年族群,在学识的课程外,传输正确的的价值观,热爱宝贝生命,运用各界基督徒志工的爱心,实施生命教育。
 
  因着台湾社会多起的青少年自杀案例,让台湾政府的教育部更认可“生命教育”为可选修课程,盼望让青少年接受正确的传输,进而珍赏自己的生命。 除了办理学校的普遍教育外,得荣基金会会并且有项目的个管师,对于其中弱势或急难家庭的孩子,无论是在学校课业与财务上,甚至身心关怀中,都有合适的引导与帮助,协助相当多孩子度过难关,转向正面有美好未来。其中,更启用这些曾经有此背景的孩子,再服务有相关背景的年幼孩子,达到积极见证,现身说法之效。
 
  得荣基金会善用民间力量,启用志工,因而所服务的范围与数量都堪称庞大,然而却没有极大的花费,完全是发挥了非营利团体的功能,进而让资源有了最大的效益利用。以下为得荣基金会服务数量:
 

 
  其中,可以看出得荣基金会志工与学生人数比,约为以1:8。换句话说,每8位学生,就有一位志工专门辅导。此种大量资源的投入,使得学生有良好的关怀,让校方非常欢迎此种课程,既可以有多余人力辅导学生,又可以使学生有正确的价值观。
 
  另一面,得荣基金会的志工也非仅有热心者即可投入其中,皆需要完成的志工教育训练后,才能够前往真实服务学生。这样的培训,使得所有的志工都具备对于学生的心理状态、辅导技巧、实务演练的基础,在面对真实的状况时能有合适的反应与处理。此种志工培训,不仅爱心者,更装备他们,使他们能够跟专业辅导者有合适的配合,服务不同状况的孩子。比较一般性的问题,就可以由志工代为处理,当遇到较为专业的问题,就可转介较为专业的个案管理师,使得服务的数量跟质量上都能扩大跟提升。
 
  四、“得荣社会福利基金会”由个案亲身见证、持续回馈服务
 
  最成功的即是,项目辅导过的孩子之后仍投入其中,以自身经历勉励同样困境的孩子,不仅带来亲身见证的效益,更成为不断投入的志工来源,进而使得基金会资源有效利用。
 
  例如,个案1,出生后即父母离婚,妈妈不知去向,爸爸因病过世,之后便为低收入户,从小自卑、无人与之互动,但自从成为得荣基金会辅导对象,协助有正常的学生聚会生活,增加人际互动关系。而且更礁导他们可以从被帮助者,成为帮助者,到如身障孤儿院服务这些孩子,体会到自己生命的价值跟仍拥有的宝贵。上了大学进而又回基金会帮助相关的孩子。
 
  个案2,因爸爸生病,家中经济不佳,家庭关系紧绷而高压。但因为得荣基金会社工的协助,敞开心怀并且参加相关的聚会,开始觉得人生充满关怀与爱。因此长大后,也选择相关助人行业,盼望持续关心这群青少年,让他们走向正确的人生方向。
 
  这些诸多的例子,都说出他们在人生上,本来都可能走入歧途,但因为得荣基金会这些资源与志工的介入,转变他们的生命,使他们有一个新的面貌与人生,并且盼望自己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回馈社会。这与这些误入歧途的痴迷者正有相当的相似之处,但借着专业的辅导,都使他们转往正面,发挥他们的才能。
 
  得荣基金会不仅协助相关生命教育,亦与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共同合作,传达正确的基督信仰。笔者认为此等方式正是最佳的救助典范。目前在台湾的救助方式下,有效防范破坏性膜拜团体“全能神教会”,亦使该团体至今尚未犯下刑事案件。
 
  五、“全能神教会”痴迷者的救助方式——台湾经验
 
  我们可以看见台湾对于宗教事务的处理方式,即以现有法律为依据,当宗教人士犯下现有法律案件,则政府公权力将会也必须介入,遵循现有法律实行相关处理,如犯下刑事案件,以刑法追究其刑责,如犯下民事案件,以民法追究其损害赔偿。台湾固有宗教自由,宗教亦属超验范围,但当触犯法律,并不拥有法律的豁免权,仍照一般法律程序办理。
 
  然而政府也考虑到宗教信仰对于个人的影响,甚而有时会致使人作许多非理性行为,若没有完善的救助系统,痴迷者可能只是接受刑罚,他日回归社会,仍会在错误信仰下持续犯下该类案件,因此也引进了“修复式司法”,期许借着司法检方、项目个管师及相关局处单位,共同协助受破坏性膜拜团体影响的痴迷者,能够不仅是在接受法律的制裁外,还能在信仰上脱离错误的影响,进而回归正常的人生,才是正确的矫正。可见台湾政府对于宗教信仰虽然尊重其自由,也认识到错误信仰,尤其是破坏性膜拜团体对于痴迷者的影响,故而采取相对应的措施,避免耗费更大量的社会资源。
 
  另一面,我们则可以看见台湾善用民间团体的力量,及时并有效地应对破坏性膜拜团体于台湾的各项策略,达到一个相当强大的防范力量。然而,事实上我们观察到,破坏性膜拜团体并不是单一策略。尤其是具规模性的团体,随着不同状况变更不同策略,就“全能神教会”在台湾策略,台湾基督徒信究学会长期观察,便发现该团体持续性改变手法,因而积极公告避免信徒受害。可见,应对此种具规模性的破坏性团体,需要有一个民间单位来长期观察,并提供实时信息,以便防范。
 
  而同时在协助痴迷者脱迷上,特别需要相关的宗教背景专业,以让其辨别错误的宗教信仰,不论是时间上与资源上,都显见需要长期投入,而非短期奏效。相关延伸出的庞大费用,也是一个困难。而台湾的民间单位,如由台北市教会主要联合各教会,共同成立的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及得荣基金会便积极投入其中,以基督信仰的热诚与奉献,扶持防范异端得机构运作,并有相关大量信徒,领受负担奉献自己担任志工,再以民间机构之力办理专业培训,之后便可进行辅导。同时根据普遍基础教育,解决简单认知、正确信仰问题,达到预防之效,另一面运用项目个管师的功能,对困难的个案进行项目辅导。此种分流辅导作法,节省大量社会成本与实际费用。
 
  因为宗教有其超验的特性,宗教信仰也有其专业的相关教义与内容,政府官员抑或公权力执行者难以深入了解,与痴迷者沟通将会有包括宗教术语跟认知的相关门坎,涉入往往只能耗费高度资源处理外部行为。
 
  所以,笔者认为台湾教会共同对抗破坏性膜拜团体,采取的相关救助方式是非常好的模型。台湾借由民间团体,启用教会相关资源,许多信徒奉献担任志工,而且具有基本信仰知识,加上专业的助人培训,可以大量于各个地方进行基础教育,作为防范破坏性膜拜团体的第一道防线。第一线志工发现困难者又可转介项目个管师更专业的辅导,再借这些被辅导个案,回来现身说法。此大量人力都可借由民间单位办理,而且减少相当庞大的政府部门困难与支出。
 
  另外,关于破坏性膜拜团体后续追踪,也可借由专业民间团体的成立,长期专门研究,发布实时消息,向社会大众教育跟传输,将能让破坏性膜拜团体的策略失效。
 
  启用民间团体的力量,不仅能够帮助政府解决如何应对不同于一般事物的宗教问题,如破坏性膜拜团体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而且也能保守教会的聚会安宁,又大幅节省政府支出,可说是三赢。
 
  笔者以简图说明台湾应对破坏性膜拜团体之救助方式:
 
  肆、结 论
 
  笔者认为台湾在面对破坏性膜拜团体,无论是政府与民间方面,建立了一个极佳的模式,不仅成功防堵破坏性膜拜团体“全能神教会”,也能借此救助借由台湾经验,由政府与专业民间单位共同协力,普遍信仰教育志工培训,项目管理痴迷者。脱迷者转而辅导痴迷者,将可防备破坏性膜拜团体,并达到资源有效利用。
 
  综上,笔者认为台湾经验有四个要点,可供应对破坏性膜拜团体时参考。一、由相关专业民间单位,并接受政府扶助下,实行普遍的基础真理教育。二、运用相关热诚人士,善用非营利组织的资源,针对此类痴迷者有项目管理。三、痴迷者脱离破坏性膜拜团体后,亦可以自身经验帮助痴迷痴迷者,达到现身说法的震撼度。四、有效善用社会资源,更有效减低破坏性膜拜团体对社会之危害。
 
  这样的模式将可有效帮助痴迷者脱迷,并减低社会大众误信破坏性膜拜团体,最终促成社会与国家的安详与和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郑伊芳* 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副研究员。
 
周复初* 台湾基督徒信仰研究学会常务理事、台湾中央大学荣誉教授。
 
[1] 法人财产与夫妻财产登记公告查询,http://cdcb.judicial.gov.tw/abbs/wkw/WHD6K00.jsp ,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2]《面对异端东方闪电 教会界首度联合声明》,《国度复兴报》,2013年03月02日, http://krtnews.tw/chinese-church/local/article/3838.html,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3]《山东麦当劳血案 6嫌犯是“全能神”邪教成员》,东森新闻网,2014年05月31日,https://goo.gl/QxrMuz,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4]Cult Education Institute,https://www.culteducation.com/mind-control.html,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5]Cult information centre,https://cultinformation.org.uk/article_caring-for-cult-victims.html,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6] Légifrance(负责通过互联网进行法律传播的法国公共服务机构),https://www.legifrance.gouv.fr/affichTexte.docidTexte=JORFTEXT000000589924&fastPos=
1&fastReqId=1882362651&categorieLien=cid&oldAction=rechTexte,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7]European Federation of Centres of Research and Information on Cults and Sects,http://fecris.org/articles-and-brochures/david-brear-the-universal-identifying-characteristics-of-a-cult/,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8] National Union of Association for Denfense of the Familes and Individuals,http://www.unadfi.org/aide-aux-victimes/demander-aide ,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9] MeadowHaven,http://www.meadowhaven.org/program.html,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10] 桐心理治疗所,http://www.tongpsy.com/about.php#fee,杏语心灵诊所http://www.reangel.com/04-Price.html,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2日。
 
[11] worldbank,2016年的数据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NP.PCAP.PP.CD,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3日。其中中国大陆为美金15,500元
 
[12] 行政院主计处,https://www.dgbas.gov.tw/ct.asp?xItem=33338&ctNode=3099&mp=1,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3日。
 
[13] 美国劳工部,https://www.dol.gov/whd/state/stateMinWageHis.htm,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3日。
 
[14] 劳动部,https://www.mol.gov.tw/topic/3067/5990/13171/19154/,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3日。
 
[15]《精神病患个管师不足 卫福部拟年增百名》,自由时报,2017年12月13日,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paper/1159729,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3日。
 
《精神患者反复住院 居家治疗后重回社会》,联合新闻网,https://udn.com/news/story/7326/2697131 ,2017年09月12日,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3日。
 
[16]陈烜之(2007),《认知心理学》,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页5。
 
[17]湖北大学反邪教课题组,《建立心理救助系统 防范抵御邪教滋生传播》,《科学与无神论》第94期,2015年,页55。
 
[18] 蔡炎斌、刘新庚,《引导涉邪人员回归社会的机制与路径探析——基于社会治理创新的视角》,《广西社会科学》第237期,2015年,页161-162
 
[19]Steven A. Autenrieth,“Exit Intervention: A New Approach to Saving Family Members From Destructive Group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ultic Studies, Vol. 8, 2017, pages 50-59。
 
[20]《邪教渗透台湾:吸收大学高材生 长得不漂亮无入会资格》,凤凰网http://news.ifeng.com/a/20140604/40584477_0.shtml,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9日。
 
[21] 《修复式司法制度简介》,台湾台南地方法院检察署,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9日。http://www.tnc.moj.gov.tw/ct.asp?xItem=322595&CtNode=35013&mp=020
 
[22] 《帮陈巧明伪证 11人受法治教育》,《自由时报》,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paper/837789,最后查询日:2017年12月19日。
 
转自非拉铁非
http://philadelphia.net.cn/web/dialectics/study/145.htm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台湾众召会的变迁 (1984~2015) \张证豪
学与教会组织之因素 摘要 地方召会是目前台湾信徒人数居于第二多的基督教团体…
 
宗教网络出版管理中的法律问题 \翟运松
摘要:宗教网络出版是互联网宗教信息传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和其他领域的网络出…
 
日本的宗教法人认证制度 \仲崇玉
摘要  宗教法人认证制度在日本宗教法制中居于基础性的重要地位。宗教法人(团体…
 
“霍尔特诉霍布斯案”背后的道德哲学理据 \张 琴
——“义务论”与“后果论”的博弈 一、霍尔特诉霍布斯案案情回顾 在2015年的…
 
政教关系的全球考察 \王秀哲
一问题与方法 宗教与政治都是对人类生产与生活影响深远的重要社会现象。近代以来…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百年道教学研究的反思
       下一篇文章:道教易学命运观的现代性反思——西方文明视野下的中国术数文化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