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观点与争鸣
 
又到高考时,又到“拜神”时——透视国人宗教信仰的功利性和交易性
发布时间: 2018/6/15日    【字体:
作者:刘盐约
关键词:  高考 拜神 宗教信仰 功利性 交易性  
 
 
导读:又到高考时,又到拜神时。观察高考时节一些国人的宗教膜拜活动,可以看出国人宗教信仰具有功利性、交易性和通灵性特征,缺乏道德观念,也无超越尘世的彼岸情怀,更无对天道良知的敬畏。因此要说信仰完全谈不上,更严格地说是宗教膜拜。本文写于去年高考结束后,原题为“从高考时节密集的宗教活动再看国人宗教信仰的功利性、交易性和通灵性”,重新发布时有修订。
 
春节期间各地寺庙场面火爆人山人海香火旺盛,高考时节亦是如此。因此当一年一度的高考即将来临,最紧张的除了莘莘学子外,那就是很多望子成龙的家长了。对于他们来说,少不了祈福式的烧香膜拜,希冀孩子能金榜题名。所以,在高考考场外面还有一道隐晦的风景线,那就是祈福式的宗教膜拜活动。由这里看去,在这个自称是无神论大国的土地上,人们的宗教性非常强烈,有时候并不亚于南亚的印度教徒或西亚的穆斯林们。先看下面几个场景吧。
 
场景一:五台山拜菩萨。笔者老家山西有一个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每年的农历五月十三是五台山龙五爷财神的圣诞日,这一天也是五台山最为热闹的一天。这个龙五爷大有来头,据说是“文殊菩萨的化身”,被封为“龙王广济菩萨”,俗称“龙五爷”。今年的龙五爷“圣诞日”恰逢高考第一日(6月7日),从前一天下午《五爷圣诞》活动就开始了,各庙宇24小时开放,为信众提供礼佛、朝拜、诵经、叩拜等各项活动。在高考中考时节,信众中不少考生家长,他们前来礼拜文殊菩萨,为孩子祈福。这些家长还要进行放生、食素、助念等宗教活动。
 
场景二:“神树”下为考试孩烧头香。笔者居住地所在的安徽省有一个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毛坦厂中学,这所学校附近有一棵“神树”。每年高考前夕很多学生家长都来前来膜拜,香火旺盛,很多人还争着抢烧头香。
 
腾讯曾刊发一篇报道,其中提到:“2017年6月1日凌晨,安徽省六安市,距离高考还有6天,毛坦厂中学的陪读家长们在毛坦厂镇上南边的一座小庙里,争烧头柱香,祈祷孩子高考好运。原先在毛坦厂中学围墙里的柳树,被陪读家长视作‘神树’。由于‘神树’香火太旺,对古树造成了严重损害,当地政府在‘神树’下设立岗亭值班,并接通自来水长流不断,迫使陪读家长无法在‘神树’下燃纸烧香,家长们于是转移‘阵地’,在镇里南边的一座小庙里烧香祈祷。”
 
(媒体报道:““高考工厂”神树下香火全世界最旺”)
 
场景三:本土宗教人士推销中高考有偿服务项目。天南地北的考生及其家长是一个庞大群体,有着如此巨大的宗教需求,有的寺庙和宗教人士及时推出有偿宗教服务,每一项都明码标价。
 
比如笔者就看到一则“捐佛”启事,内容如下:“高考中考即将来临,若能虔诚转发供奉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萨法像,则能获文殊菩萨保佑加持,增长智慧,使学业事业顺利。”接下来是推销具体服务项目:“中高考期间可为学子供文殊智慧灯、供养或认捐文殊菩萨、写中高考祈福牌位和平安塔香、供花果以此功德让所有的考生应试的时候,心境如中秋明月般洁净明朗,思绪能如江海潮水般奔流不止;让他们都能顺利地考完全场,让他们都能表现最佳的实力!”佛教里的文殊菩萨仿佛是传说中道教里的“文曲星”下凡,难怪很多考生家长要去五台山膜拜文殊菩萨呢。
 
(这是笔者今天在自己的朋友圈看到的一位宗教人士发布的广告)
 
观察中高考时节的宗教活动,我们能再次从中看到国人的宗教性特征,笔者归纳概括为三个特征——功利性、交易性和通灵性。
 
功利性:我们可以看得到,无论是春节期间的膜拜(各路神明大荟萃),还是高考时节的膜拜,或者是什么庙会,参与这些宗教活动的膜拜者们并没有对一位绝对超越者的敬拜意识,也没有对彼岸世界的强烈愿望,有的只是很现实考量的功利诉求和祈福心态,那就是我要心想事成,我要官运亨通,我要生意发达,我要事业顺利,我要金榜题名,我要多子多孙,我要财运旺,我要消灾避祸,更要五福临门……
 
因此,我想要一个“有求必应”的神——不管它是佛祖还是菩萨,是财神还是妈祖,只要能满足我的需要,只要灵验,它就是我的神。
 
在这里,宗教和现世利益诉求强烈挂钩,至于宗教本该具有的超越性价值和彼岸情怀则被晾到了一边。三年前有一次在老家坐出租车,笔者向司机传福音,他却劈头问了我一句:“信耶稣灵验不灵验?”这一问分明暴露出一般国人宗教膜拜的心理,没有道德是非,没有真理观念,没有伦理观念,有的只是于我有利否的诉求。因此贪官污吏不法奸商们热衷于这类宗教膜拜,家里设有神龛佛堂是很自然的事情。用圣经的话说,这些膜拜者被蒙蔽,“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腓3:19)。
 
交易性:因着一般国人这种强烈功利性的宗教诉求,宗教膜拜活动本质上就变为一种商业交易活动。既然我(膜拜者)有求,你(神明)有应,那么咱们之间就来一场交易吧。我给你贡品给你金钱给你祭拜给你供奉,那么你就要给我服务给我护佑给我好处给我回报。
 
膜拜者和神明之间就构成了一种相互利用的互动——一种投入—产出式的商业关系。从膜拜者这里看,是拿钱购买宗教服务,获取神明护佑,而与道德无关与公义无涉。正是有如此强大的利益驱动,中国本土宗教充满了铜臭味,寺庙成为商业化场所。笔者家乡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要想富,先修庙”,因为宗教的功利性交易性提供了巨大的商业利益寻租空间,在中国几乎没有不赚钱的庙宇。
 
通灵性:很多膜拜者以为拜了就拜了,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糊涂心态,更有甚者见庙就拜逢神就求,不问真假,却全然不知已经陷入了网罗里。因为这些宗教膜拜活动不仅是拜拜而已,而是和这些偶像背后的灵发生了关系。魔鬼就是通过这些神明偶像来蒙蔽人心愚弄人心的。
 
圣经对此指出:“岂是说祭偶像之物算得什么呢?或说偶像算得什么呢?我乃是说:外邦人所献的祭是祭鬼,不是祭 神,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林前10:19-20)王林等“气功大师”之所以能成为达官贵人明星大腕的坐上宾,不是单凭一些雕虫小技,可能也会通灵施行巫术。但这种通灵并没有挪去人们的惧怕,数千年来国人拜来拜去拜遍了各路神灵,仍然摆脱不了对灵界的莫名恐惧,因此还要给拜鬼设立一个节日。
 
观察探究国人的宗教活动,既无道德伦理观念之更新,也无超越尘世的彼岸情怀之提升,更无对于天道良知之敬畏。说“信仰”还远远谈不上,界定为“膜拜”才差不多。因此这种宗教性于人心改良和道德提升无能为力,反而是犹如粉饰墙壁一般。
 
通过比较我们足以看到基督教信仰的“比较优势”,基督教信仰看似不“包容”,却提供了一位具有超强恩典性和道德性的上帝,提供了一位通过十字架自我牺牲而达成救赎的耶稣基督,还有成文的圣典启示,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了一个坚实的道德伦理基础,因此基督教信仰具有强烈的超越性和道德性。
 
除非悔改否则不能获得赦免,除非领受恩典否则就不能获得救赎,除非谦卑自己否则就无法靠近这位真神。“功德无量”和商业交易式的宗教活动在此完全行不通。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把所当尽的本分当成了“功德”,更企图以贿赂神明的宗教方式来和上帝做交易。而耶稣,这位上帝的儿子却宣告道:
 
转自新盐约之声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美虽新邦 其命惟旧:读《美国秩序的根基》 \刘军宁
任何秩序都是建立在特定根基之上的:如果根基是细弱且摇晃的,那么秩序的坍塌就是可期…
 
赵朴初居士对于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贡献 \徐玉成
内容摘要:本文介绍了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在中共十一届…
 
论我国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法律制度的发展与完善 \黄沛景
摘要 随着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开展和深入、与世界的日益接轨,宗教信仰自由在今天的…
 
效率准则的确立与宗教公平伦理的演变 \张志鹏
“宗教与经济伦理”学术研讨会论文 摘要:经济学论证了效率是人类社会的基础性伦理准…
 
网络空间里的权威与流动性宗教:宗教传播的新疆域 \亚当•波萨马伊/布莱恩•特纳
宗教人士和宗教团体对互联网的利用始于20世纪80年代。自那时以来,在网上探讨宗教事…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人性与基督:巴特的基督论人观与耶儒对话
       下一篇文章:大陆佛教应学习台湾佛教团体现代性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