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调查
 
众神所栖:新疆历史上的宗教
发布时间: 2019/5/16日    【字体:
作者:一刀西域图志
关键词:  众神 新疆 宗教  
 
 
对于大多数吃瓜群众而言,说起新疆的宗教,印象中大概就是伊斯兰教,但事实上,伊斯兰教是最晚进入新疆的宗教。稍微进阶一点的吃瓜群众,则会知道新疆还有一个在历史发展中起到过重要作用的宗教:佛教。
 
其实新疆从古至今,有着多种宗教此起彼落,互相碰撞交汇,除了佛教与伊斯兰教之外,还有其他的宗教,在历史上都非常突出。一般来说,都会表述为新疆为七大宗教的汇聚之地。也就是说,新疆从古至今,至少有过七种宗教流传过。因此新疆也被称之为众神栖落之地。
 
那么七种宗教是哪7个呢?分别是:萨满教、祆教、摩尼教、佛教(包括藏传佛教)、景教、道教和伊斯兰教。这些宗教有些依然存在,有些则融汇到了人们的传统文化之中。
 
这7个宗教,有些人只熟悉佛教、道教和伊斯兰教,其他的就多少有一点懵圈了,个别的可能连读音都不知道咋读,比如祆教,音 xiān(仙),反正我至少就听过有人把“祆”字念做棉袄的“袄”和妖怪的“妖”的。
 
这个字的确和“袄”很像,区别是,“祆”左边是示字旁,右边是“天”字,而“袄”则由衣字旁和“夭”组成。
 
在中国字中,凡是示字旁的字,都基本和祭祀、鬼神之类有关。
 
“礻”是“示”的变形,象形祭祀的台子,所以只要是和神神怪怪、祭拜之类有关的字,大都带示字旁。
 
比如大家都再熟悉不过的:
 
“神”“祖”“祝”“福”“祥”“祸”“祀”“礼”等等。
 
而“衤”则是“衣”字的变形,所以衣字旁的字大都和衣服有关,如:
 
“褂”“裤”“裙”“袍”“襟”“袜”“衬”“衫”“被”“补”“裸”等等。
 
搞清楚了这一点,就会明白,“祆”肯定是和神神怪怪之类有关,而不会和衣服有关——顺便自豪一下,这就是中国方块字牛叉的地方。
 
如果你实在记不住这个“祆”字,那么祆教还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拜火教。记住这个也行。
 
那么新疆历史上这些宗教都存在于什么时候?起过什么作用?怎样兴起?有些又是怎样衰落的?这些宗教各自又都讲的是什么?
 
这些内容只是稍微认真讲讲,估计每种也得讲上好几万字,因此在这里就简单梳理一下,进行一个大致了解。
 
萨满教
 
严格地说,萨满教和其他宗教都不大一样,而只是一种文化现象。更具体一点说,是早期人类共同存在的一种宗教文化现象。
 
早期人类所信仰的,都是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
 
所谓自然崇拜,就是万物有灵,认为世上的一些都有神灵,因而什么鬼神都信,什么东西都拜。更直白的说,就是太阳、月亮、星辰、大地、树木、河流、泉水、风火雷电等等什么的,都认为是神灵,所以拜日月星辰、山神河神、神木神泉、风神火神等等。
 
所谓图腾崇拜,简单地说是从动物崇拜发展而来的,认为某种动物是自己氏族、部落的守护神,能够保佑自己的集体,比如图腾崇拜狼、虎、豹、熊、鹿、鹰、刺猬等等,所以有种说法是古华夏族就是统一征服了有着不同图腾的氏族、部落,然后每征服一个,就将其图腾动物的一部分安在自己的图腾动物身上,最后就形成了后来有着蛇身、鹿角、鱼鳞、牛首、虎掌、鹰爪、狮尾等等组合的龙。
 
除了万物有灵的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之外,原始宗教还有生殖崇拜、祖先崇拜等。而萨满教,则是原始宗教晚期的一种形式,之所以说萨满教不是后来严格意义上的宗教,是因为其没有统一的神,也没有统一的仪式,没有其他宗教的“始祖”或者“创世”之说,也没有成文的、统一的典籍和寺堂庙宇,更没有系统的教义。共同的特点就是继承了万物有灵的自然崇拜,都搞通灵、求福避祸、驱灾辟邪,换一个表述方式说就是都搞巫术,有巫师巫婆,都跳大神,这样说很多人就有概念了。
 
同时,图腾崇拜、生殖崇拜、祖先崇拜,也是萨满教的主要内容。
 
学术界将萨满教分为广义和狭义的两种,广义的萨满教被认为是一种文化现象,不仅仅流传于亚洲北部与中部,甚至包括欧洲北部、北美、南美和非洲。而狭义的萨满教则为阿尔泰语系诸民族。
狭义的萨满教广泛存在于从中国东北到西北边疆的所有区域,所以,今天的满、锡伯、鄂伦春、达斡尔、蒙古以及突厥语族等多个民族,都在其中。
 
在新疆,除了满、锡伯、达斡尔、蒙古之外,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等族均有着萨满信仰,因为没有统一的教义与神祇,所以大家伙儿信仰的神灵各不相同,通灵的仪式也五花八门,对于各自巫师的称谓也都不一样。
 
古代史料中对于中国北部、西部的诸多族群信仰萨满教的记载非常多,大家伙儿也都有各自的巫师。比如吐鲁番的洋海古墓群就出土过2500——2800多年前的萨满巫师干尸。
 
而萨满教至今仍然存在于新疆各个民族之中,求神问卜、祈福祛病等等无所不包,很多已经融合到文化之中,这方面我以前专门发过相关的文字,感兴趣的可以阅读《维吾尔巫术:信仰萨满的维吾尔人》《白魔法与黑魔法:维吾尔萨满的黑白巫术与巫师》《走进维吾尔巫术之门》查看。
 
主要教义:原始宗教、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生殖崇拜、祖先崇拜
主要形式:祈福免灾、求神问卜、跳大神
主神:无
创始人:无
诞生时间:史前
在新疆流传时间:史前直至现在,融合于各民族文化之中
 
祆  
 
祆教的祆,前面介绍过,这是一个根据外来读音而造出来的字,最早见于唐代,据说和古代于阗语中的“灰烬”有关,一个“礻”一个“天”,自然表示的意思是祭拜上天。
 
不过在西方,祆教被称为“琐罗亚斯德教”,而祆教徒则自称为“马兹达教”,这是因为祆教的创始人就叫琐罗亚斯德,而祆教的主神,则是阿胡拉·马兹达,在汉文典籍中,这个阿胡拉·马兹达也被称为天神、火神、胡天神、祆神等等。
 
至于琐罗亚斯德,还有一个名字是查拉图斯特拉,这个名字广大文艺青年可能会熟悉一点,因为德国大哲学家尼采,有一本著作,就是借着这个琐罗亚斯德之口,或者说是借着查拉图斯特拉之口说的,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经典哲学著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顺便说一句,如果没有经过西方宗教、哲学系统的学习,而直接读尼采这本书的话,基本都看不懂,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尤其是没有西方宗教文化背景的中国人能看懂这本书,反正我当年十几二十岁左右的时候翻了一遍根本就跟读天书一样,然后就撂在书架上再也没翻过。
 
言归正传,继续说琐罗亚斯德。
 
关于琐罗亚斯德到底是哪儿的人,一直有多种说法,比较公认的说法则认为他是古代波斯(今伊朗)人。而关于他确切的出生年份,也有很大争议。一般认为他大约是公元前10世纪到前6世纪的人。祆教徒则称其生于公元前628年,卒于公元前551年,这个年代在中国内地正是春秋战国时期。
 
我们知道宗教大体上可分为多神教和一神教,区别就是所信仰的是多个神还是唯一的神,比如道教就是典型的多神教,神仙系统无比庞大;佛教也是多神教,除了如来佛还有弥勒佛、四大菩萨等等。
 
而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则都是一神教,只信仰一个真神、一个真主。实际上这三个宗教也是一脉相承发展出来的,所以这三个宗教也被称为亚伯拉罕诸教。
 
祆教,则是一种从多神教往一神教过渡的宗教,也就是说,祆教虽然与与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均为一神教,但仍然保留着一些多神教的痕迹,比如祆教认为,主神阿胡拉·马兹达就创造了六大天神作为其助手,而这六大天神却不同于多神教中诸神的关系,也不同于基督教中上帝与大天使的关系,而是一种“父子”关系。
 
祆教主要教义为善恶二元论,即认为宇宙有光明和黑暗两种力量,两种力量反复较量,光明最终战胜黑暗。这一点和后来的摩尼教很相似,因此很多人往往会将祆教和摩尼教混为一谈,实际上,光明与黑暗对立的学说,是摩尼教从祆教中继承的。
 
祆教之所以也被称为拜火教,就是因为崇拜火,认为火是主神阿胡拉·马兹达的儿子,代表光明和正义。
 
很多人不清楚的是祆教还崇拜水,认为水是阿胡拉·马兹达的妻子,人类之母。这一点与汉文化水火不容,水火相克的观念不同。
 
除了原本就存在的萨满教,祆教是最早传入新疆的外来宗教,一般认为大约在公元前4世纪进入新疆,而根据史料记载,最迟到3世纪魏晋南北朝时期,祆教就已通过新疆传入内地。
 
史料记载,祆教曾广泛存在于新疆,《魏书》《旧唐书》《新唐书》《旧五代史》《宋史》《宋会要》等都记载过新疆境内的高昌、焉耆、疏勒、于阗、龟兹等地的祆教流传情况。而信仰祆教的,主要是经商的粟特人以及部分突厥人。粟特人通过经商,将祆教带往内地,所以历史上从敦煌到长安,凡都城大邑,都有祆教徒和拜火祠。而汉文史料中记载来自西域的胡僧、波斯僧等,也大都是这些祆教徒。
 
所以今天我们看古装影视剧,尤其是武侠剧什么的,包括最近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里面出现的西域胡僧、异人什么的,就是这批人。所谓内地幻术,皆出西域,就是这么来的。
 
这样的情形,在随后的历史上一再重演,佛教、摩尼教、景教、伊斯兰教等,都是从西边进入新疆,之后再进入内地,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所谓丝绸之路,更是一条宗教之路。
 
今天出土祆教文物最多的地方是吐鲁番。这也好理解,吐鲁番干燥炎热的自然环境,文物自然容易保存。
 
在吐鲁番盆地,曾出土过部分关于祆教的文献、文物,最为著名的,则是1981年在吐峪沟中出土的祆教陶棺。
 
按照祆教的教义,人死后要把尸体放入“寂静之塔”中,待鹰鹫啄食肉之后,再将骨头存放到特制的容器中,这种容器国际上通常称为“纳骨瓮”。由于“纳骨瓮”的制作材料多为陶器,所以又被称为“陶棺”。而“纳骨瓮”的形状主要为长方形或帐篷形两种,分别模仿当时定居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居住场所。
 
当年在吐峪沟出土的陶棺内,安放的是粟特人祆教徒,时间大约在唐代。而在鄯善胜金口,德国人曾于本世纪初出土过4件祆教雕塑,包括主神阿胡拉·马兹达,以及粟特祆教文化中的娜娜女神。
 
和萨满教一样,今天祆教虽然在新疆早已失传,但很多遗俗却融入了今天多个民族的生活中,比如维吾尔等民族结婚娶亲的时候都要过火堆,麻扎里要点油灯等,就都是拜火教的痕迹。
 
甚至有学者推测,维吾尔语中,对真主的称呼不是“安拉”而是“胡大”,很可能就是来自祆教主神的名字阿胡拉。而在塔吉克人的生活中,祆教的遗留更为众多和明显,比如塔吉克人要过“迎水节”、“播种节”等,就都是祆教的节日。
 
但如果要说起今天最主要的拜火教遗俗,则是诺如孜节。
 
新疆人都知道,每年春分后,新疆的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塔吉克等民族,都要过盛大隆重的诺鲁孜节,一般都要过好几天。诺如孜节,正是祆教教历的元旦,是所有节日中最为重要的。因此诺如孜节才相当于汉文化中的春节,而不是很多人误以为的古尔邦节。
 
祆教关键词
 
别称:拜火教、波斯教、琐罗亚斯德教、马兹达教等
主要教义:善恶二元论,光明必将战胜黑暗
主要形式:崇拜火与光明
主神:阿胡拉·马兹达
创始人:琐罗亚斯德
诞生时间:公元前600年左右
诞生地:波斯
在新疆流传时间:公元前4世纪至10世纪,后融合于各民族文化之中
 
摩尼教
 
摩尼教在中文典籍中,以往也被译为牟尼教、末尼教,其实都是该教创始人名字的不同音译。
 
和祆教一样,摩尼教也是源于波斯。
 
摩尼教于公元3世纪起源于波斯,曾经兴盛一时。创始人摩尼出身于一个基督教家庭,自称为佛祖、琐罗亚斯德(祆教创始人)和耶稣的继承者,也是一位先知。摩尼认为,摩尼教以前的宗教都不过是一条条河流,而最终,这些河流都会汇入摩尼教这个世界之海。
 
所以摩尼创摩尼教有点集大成的意思。但是摩尼教基本上是以祆教为基础,杂糅了基督教、佛教教义而形成的。不过摩尼在传播摩尼教的过程中,遭到了当时波斯正统宗教祆教的抵制,所以摩尼最后被钉死在了十字架上,这一点倒是和耶稣一样。随后摩尼教被宣布为异端邪说,摩尼教徒从波斯四散逃往各地,摩尼教的中心一度从巴比伦转移到了中亚的撒马尔罕。最终,摩尼教驻足于吐鲁番盆地。到8世纪中叶,摩尼教在吐鲁番的达到了鼎盛,直至12世纪,吐鲁番都是世界摩尼教的中心。
 
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摩尼教文书在吐鲁番出土发现最多的原因,没错,又是吐鲁番,这回不仅仅是因为那里的干燥炎热,还因为那里曾是摩尼教的中心。
 
吐鲁番出土的粟特文摩尼教文书,信中间绘制着乐师,上方则画着一顶摩尼教。特有的白色高帽,乐师中间金色的文字为:“致承法教道者的辉煌伟大的荣光”。
 
在吐鲁番的柏孜克里克千佛洞的38号洞窟,有一幅壁画和其他的洞窟都不相同。壁画正中绘有三棵并生在一起树,树两旁,则或跪或立着众多的人物,其中还有生着翅膀的天使。这显然不是一幅佛教壁画,而是摩尼教的壁画内容。
 
摩尼教的核心教义简单的说就是“二宗三际论”,“二宗”继承于祆教,认为世界分为光明和黑暗两个国度,光明之国占据着东、西、北三方,而黑暗之国占据着南方。“三际”则是指初际、中际和后际,也就是过去、现在和未来。
摩尼教认为初际,光明之国在上,黑暗之国在下,彼此对峙,互不侵犯,但在初际之末,黑暗之国侵入光明之国,虽然最后光明之国取得了胜利,但是光明之国本身也不纯正了,光明和黑暗已经互相纠缠在了一起,这就是中际。那么后际是什么状态呢?就是世界最终彻底毁灭,一切从头开始,恢复到初际的状态。
 
而我们现在都是在中际,中际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柏孜克里克千佛洞38窟的这幅壁画中的三棵树,就是象征着光明的东、西、北三方。
 
摩尼教的最高主神,就是管理光明之国的大明尊,也被称为大明神。
 
同时摩尼教也有着所谓“三封”、“十戒”等一套清规戒律,比如不杀生、不偷盗、不奸淫、严格吃素等等。
 
摩尼教最初传入新疆,是分为两个不同的阶段,或者说分为了两拨,第一拨大约在公元6—7世纪。
 
公元6—7世纪,中原地区正是南北朝大分裂时期到唐代建立的阶段。而摩尼教最早正式进入内地,则是在武则天时期,也就是大约比新疆晚了个一百来年或者几十年。
 
最初在新疆信仰摩尼教的也是粟特人。反正粟特人的信仰非常的杂,当时粟特人中信祆教、摩尼教、佛教、基督教的都有。
 
公元6—7世纪,摩尼教在新疆传播的第一阶段,只是在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的一些点上存在。在和田的丹丹乌里克、巴楚的图木舒克都出土过粟特语的摩尼教文书,楼兰、焉耆等地也被证明有摩尼教的存在。但当时摩尼教在新疆并不成什么大的气候,影响十分有限,摩尼教在新疆的辉煌壮大则要等到回鹘西迁。
 
回鹘人在唐代以前一直生活在蒙古高原,信仰的也一直是萨满教。安史之乱后,摩尼教开始在回鹘上层流行,并逐渐成为回鹘人独尊的正统宗教。
 
公元840年,回鹘人被黠戛斯人击败并遭遇雪灾,开始西迁,分成了葱岭回鹘、西州回鹘和甘州回鹘三支,其中的西州回鹘,也叫高昌回鹘,最终落脚吐鲁番盆地并以此为中心创建了高昌回鹘王国,史称第二高昌王国,以区别于唐以前汉人创建的高昌王国。摩尼教也因而随之成为国教,遍布整个新疆,自此迎来了鼎盛时期。
 
这也就是说,作为当初回鹘高昌王室寺院的柏孜克里克千佛洞,最初是有着大量摩尼教壁画的,但因为回鹘人不久转而皈依了佛教,因此摩尼教壁画均被佛教壁画覆盖或销毁。事实上,柏孜克里克千佛洞38窟的这幅摩尼教壁画,就是在后来洞窟的清理中,从一个被覆盖的泥层后发现的,这也是目前在国内,所发现保存最完好的摩尼教壁画。
 
到了公元9世纪后期,佛教逐步代替摩尼教成为回鹘高昌的国教,定于一尊,摩尼教因此逐渐在吐鲁番衰落。
 
摩尼教的衰落有着多种原因,一般认为其主要是过分依赖于政治,不重视对平民百姓的传教,导致回鹘高昌对佛教感兴趣后,因为没有群众基础而迅速衰落等等。 
 
不过在中国内地,摩尼教却一直顽强存在着。或许很多人对内地摩尼教的存在非常陌生,但如果说起明教,说起金庸的《倚天屠龙记》以及圣火令、左右光明使,相信绝大多数人都非常熟悉。而明教,正是摩尼教在内地的一个称呼。
 
事实上摩尼教在中国历史上往往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而且还大都和改朝换代、政治动荡有关。比如我们所熟知的北宋造反领袖方腊,历史上就是当时江南地区摩尼教的教主,其所率领的起义军均为摩尼教信徒。因为摩尼教吃素,所以当时也被成为“食菜事魔”。
 
直到清末民初的白莲教、红灯照等组织,实际上都是在佛教、道教的基础上融入了一些摩尼教的内容。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摩尼教教徒,或者说曾经的摩尼教教徒,就是创立了明朝的朱元璋。明朝的这个“明”字,就和摩尼教(明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金庸的《倚天屠龙记》就持这一种观点。
 
而摩尼教或者说明教之所以后来不为人们所熟知,也是因为朱元璋。当了皇帝的朱元璋为了统治稳定的需要,全面禁止摩尼教的传播,并竭力销毁自己和摩尼教的所有痕迹,从而使摩尼教随后在中国与佛教、道教等宗教杂糅,一直秘密存在于民间,也留下了很多未解之谜。
 
不过关于这一点也有争议,有人认为明教与明朝和朱元璋并无直接关系,明朝的得名也并非是因为明教,反而是因为明教“上逼国号”,也就是和大明的国号撞车了,被朱元璋下令打击。
 
摩尼教关键词
 
别称:牟尼教、明尊教、明教、食菜事魔等
主要教义:二宗三际论,光明必将战胜黑暗
主要形式:崇拜光明、吃素等
主神:大明尊
创始人:摩尼
诞生时间:公元3世纪
诞生地:波斯
在新疆流传时间:公元6-7世纪进入,8世纪达到鼎盛,公元12世纪衰落
 
佛  
 
佛教无疑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宗教,也是在中国影响最大的宗教,而且门派众多,故事更多。
 
关于佛教的起源,基本上每个中国人都多多少少清楚一点:古印度净饭王的儿子释迦牟尼29岁放弃王位,离家修行,最后在一棵菩提树下一夜悟道,修成佛陀,佛陀,意思就是觉悟者。
 
释迦牟尼的生卒年代说法不一,多达60多种,中国学者经过研究考证,确定其诞生于公元前565年,灭寂于公元前486年,大体与孔子同时。这个考证也被多数地区所认可。
 
佛教的真正光大则是在公元前269年至232年,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时期。阿育王将佛教定为国教,对内整理典籍,倡导佛法,对外则派出高僧组成的传教团,向周边传道,其中有一支传教团就将佛教传播到了古印度北部的犍陀罗和罽宾地区。犍陀罗的位置在今天巴基斯坦的白沙瓦一带,罽宾的罽,可能很多人不认识,音jì,位置在今天的克什米尔一带。
 
打开地图我们就能知道,这就挨着新疆了,与咱们的塔里木盆地也就是隔着帕米尔高原和昆仑山,一山之隔。
 
佛教是什么时候传入新疆的,一直有争议。这一点不像是佛教传入内地的时间,比较明确。
 
内地佛教正式进入的时间是公元纪元前后,一种说法是公元前2年,西域的大月氏政权派佛僧抵达长安传播教义;另一种说法则是公元58年—75年的汉明帝永平年间正式传入,说是永平七年(公元64年),汉明帝梦见有金色的神人飞在空中,次日询问大臣此为何神?被告知是佛,于是汉明帝派遣人员前往西域求法,并专门为请来的高僧在洛阳修建了一座寺庙,因为西域请来的高僧是用白马驮着经卷而来,所以便将这座寺庙称为白马寺,这也是中国的第一座佛寺。
 
这个白马寺我十几岁的时候去过,那时白马寺前的白马石像也没什么保护,记得我还上去骑了一下。
 
相比之下,佛教进入新疆的时间就没这么清楚,但肯定是早于内地,否则汉明帝也不会派人到西域请高僧。
 
季羡林认为佛教是通过两条途径进入中国的,一条是从印度到大夏,也就是今天的阿富汗东北部,进入中国;一条是从中亚进入中国。但不管怎么进入,都得经过新疆。
 
一般认为,约公元前1世纪,佛教由罽宾首先进入于阗,同时另一支则传入龟兹。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佛教在西域诸城邦达到了鼎盛,形成了于阗、龟兹、高昌三大佛国重镇。
 
佛教的根本教义应该很多人都清楚,“四谛”“八正道”“十二因缘”和“三法印”,其实最根本的就是超脱生死轮回,达到涅槃。不过到了释迦牟尼去世后100多年,大家开始对教义有了不同看法,佛教于是分裂为上座部和大众部,这两部被称为根本二部,之所以叫根本二部,是因为后来还继续分裂出更多的部。到了公元1世纪前后,开始出现大乘佛教。而大乘佛教这一派则将其他的部派称为小乘。不过对方并不接受小乘这个名称,而是自称上座部。
 
但不管怎么样,后世人们都认可了大乘、小乘的叫法。
 
大乘和小乘在教义上有着很多不同,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小乘讲究是个人修得正果就行了,而大乘则讲究不仅要自己修成正果,更要普渡众人,大乘、小乘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小乘就是自己一个人乘坐一条小船到达彼岸,而大乘则是要用大船承载更多的人,带着大家都到彼岸。
 
到了公元7世纪后佛教继续发展,部分大乘佛教与印度的婆罗门教结合,诞生了一个新的佛教教派,这就是密宗。
 
对于新疆而言,大乘、小乘、密宗都存在过。
 
新疆早期进入的佛教都是小乘,因为那时大乘还没出现。公元4世纪中后期,由于一代高僧鸠摩罗什的出现,龟兹成为西域大乘佛教的中心,兴盛一时。鸠摩罗什名震天下,也因此成为中原统治者的争夺对象,先是被前秦皇帝苻坚派大将吕光,将鸠摩罗什抢到了凉州,准备送到国都长安,谁知还没来得及去呢,苻坚已经兵败于淝水之战,随即被羌人姚苌所杀。姚苌建立后秦,凉州的吕光于是割据凉州建立后凉,鸠摩罗什因而也滞留凉州。吕光死后,他的几个子侄互相争夺王位自残,而后秦那边姚苌的儿子姚兴继位后不久,即攻破后凉,这才终于把鸠摩罗什给带到了长安,以国师待之。
 
鸠摩罗什对中原的佛教贡献非常大,今天很多的佛经用的还是他当年翻译的版本。比如现在仍在使用的《金刚经》《法华经》《维摩诘经》译本等等。同时很多西域的词汇也因此融入到了汉语中,比如“沙门”是龟兹语,“和尚”是于阗语,“佛”是龟兹语对印度语的译音等等。
 
然而当鸠摩罗什离开龟兹,东去内地后,大乘佛教在龟兹迅速衰落,小乘佛教再度占了上风。所以后来唐玄奘取西经,一路走过来,很多地方信仰的都是小乘。而唐僧是大乘,去印度取经也是要取大乘的经。
 
在龟兹,龟兹王请玄奘吃饭,就给上了肉菜,所以玄奘是拒绝食用。
 
我们以往认为佛教徒都是吃素的,但实际小乘是吃肉的,只不过要吃“三净肉”,也就是三种“干净”的肉,即:眼不见杀、耳不闻杀、不为己杀。也就是这个吃的肉只要在宰杀过程中自己没有看见、听见,也不是专门为我宰杀的,就可以吃。这一点倒是与孟子的“君子远庖厨”意思接近。
 
其实早期佛教都是可以吃“三净肉”的。因为你修行的时候自己不做饭,都是去化斋,施主给什么就吃什么,没有挑三拣四的权力,只要符合“三净肉”的条件就行。
 
与于阗、龟兹、疏勒等城郭不同,高昌的佛教情况比较特别一点,是分别从两个方向进入的。最初分成了两个部分,并非一体。位于交河故城的车师前国,是来自于龟兹佛教的东传,而位于高昌故城的高昌,则是来自于河西地区的北凉向西传播。
 
随后两边的佛教不断融合,但总体上是汉地的佛教以及儒家文化是主流。等到唐玄奘取经的时候,高昌国的佛教达到了空前的繁荣,玄奘被国王麴文泰强行挽留、之后玄奘选择绝食抗争、麴文泰迫不得已放行玄奘并与之结拜的故事很多人都耳熟能详。
 
回鹘西迁后,无论是跑到喀什噶尔一带的葱岭回鹘还是跑到吐鲁番、吉木萨尔一带的高昌回鹘,都是信仰摩尼教的,但很快,两地的回鹘都开始信仰更具吸引力的佛教,尤其是高昌回鹘,将佛教奉为国教,空前兴盛,在今天的高昌故城内,已发现的佛教寺庙遗址就达到了五十余处,不过更为辉煌灿烂的,则是包括柏孜克里克、吐峪沟、胜金口、七康湖、雅尔湖、拜西哈尔以及大小桃儿沟在内的10多处石窟群。
 
而交河故城中不仅有着各种佛寺遗址,在今天游客参观线路的终点,还有着一个塔林,其中的大塔,则是模仿佛教四大圣地之一的,印度菩提伽耶大塔,为国内所仅见。
 
然而无论是麴氏高昌还是回鹘高昌,虽然都定佛教于一尊,但仍然都是多种宗教并存,萨满教、祆教、摩尼教、道教、景教依然存在和发展。
 
至于曾经的龟兹,今天的库车,更是留下了包括克孜尔、库木吐拉、森木塞姆、克孜尔尕哈、玛扎伯哈等在内的石窟群。关于龟兹石窟,以前我也专门写过,感兴趣的可以阅读《莲花的吟唱》。同时佛教在龟兹还造就了西域乐舞的代表龟兹乐舞,等等。
 
相比之下,似乎只有另一个佛国于阗留下的遗迹最少,这个原因,则是因为后来残酷的宗教战争。
 
密宗,或者说喇嘛教,则主要是在明代以后,为统治新疆的准噶尔人所信仰。让康熙头疼不已的准噶尔大汗噶尔丹,自己就是一位活佛,也是五世达赖的弟子。而当南疆的阿帕克和卓在伊斯兰教白山派、黑山派的斗争中败北后,也是跑到西藏,请求五世达赖的相助,最终依靠准噶尔人的力量重返南疆。
 
而准噶尔人这一时期在伊犁河两岸也修建有规模宏大、金碧辉煌的扎尔固寺与海努克寺等等。
 
关于这些内容,此前在所发的《砍向满清的第一刀》《大小和卓之乱》两个系列里都有专门的提及。
 
到了今天,新疆依然有着一批佛教寺庙香火旺盛,如乌鲁木齐的清泉寺、昌吉的西圣观音寺、玛纳斯的大佛寺、吉木萨尔的千佛寺、巴仑台的黄庙等等。
 
佛教关键词
 
主要教义:超脱生死轮回,达到涅槃
主要形式:吃斋打坐,诵经礼佛等
主神:如来
创始人:释迦牟尼
诞生时间:公元前6世纪
诞生地:古印度(今尼泊尔)
在新疆流传时间:公元前1世纪至今
 
道  
 
与佛教相比之下,道教在新疆的历史上影响要小的多,且主要集中在高昌国时期和唐代的西州(今吐鲁番)时期。
 
但这并不是说新疆其他的地方,历史上没有道教的存在,文献记载,当年鸠摩罗什27岁时,游学返回龟兹途中,经过温宿(今属阿克苏),就遇到了一个道士。这个道士当时以长于辩论而著称,“神辩英秀,名振诸国”,也就是说是一个辩论高手,在西域诸城郭赫赫有名。道士辩论,自然是和佛教徒辩论佛、道两教谁才是正道,不过这个道士运气不好,遇上了鸠摩罗什,二人开始辩论前,道士很自信,说:“论胜我者。斩首谢之”。也就是说能辩论过我,我就把脑袋砍下来。
 
辩论的结果自然是鸠摩罗什大获全胜,而这个道士也不说砍脑袋的话了,直接拜鸠摩罗什为师,皈依了佛教。当然,以鸠摩罗什的佛教徒身份,也不可能让辩论输了的道士真砍自己的脑袋。
 
这个记载证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西域,不仅有道士,而且道士还能公开传道,跟佛教叫板。
 
道教,是完全土生土长的中国宗教。但是我们一定要搞清楚,道教与道家其实是两回事儿,道教是宗教,而道家则是哲学思想——虽然大家都尊老子李耳为鼻祖。
 
老子我们知道,诸子百家之一,是和孔子同时代的人,留下了著名的《道德经》。而道教则产生于东汉中叶,汉顺帝时,张陵(后改名为张道陵)创“五斗米道”,也就是交五斗米就能加入教门。张陵尊老子为教主,称之为“太上老君”,而张陵后来也被道教徒尊为天师,没错,就是后来万古一系的张天师。中国的皇帝是不停的换,大家轮流做。但是有两个传承却是一直都没有断过,一代代传到了今天,一个是孔子家族的衍圣公,一个就是这个张天师家族。
 
到了汉灵帝时,巨鹿人张角创立“太平道”,教徒发展到10万来人,然后就搞了个黄巾起义。这一阶段五斗米道也在继续发展,以张陵的孙子张鲁为教主。随后张鲁归降曹操,五斗米道得到快速发展。张家也因此大天师生小天师,一代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到了现代。因此五斗米道后来也被称为“天师道”,又叫“正一道”。 
 
道教其实有着很多萨满教的影子,鬼神崇拜、日月崇拜、祖先崇拜等等,而且求神问卜,驱魔降妖更是巫术的继承,因此有学者认为道教只不过是一种较为原始的宗教。与佛教的追求涅槃不同,道教追求的是长生不老,白日升仙。
 
对于中国古代的知识阶层士大夫来说,道家思想深入骨髓,所以鲁迅才说过中华文化的本质是道,但士大夫阶层对底层的道教,内心却大都是鄙视的,认为那都是装神弄鬼,哄骗愚夫愚妇的东西。
 
不过道教形成后,内部也呈现出向上下两极发展的特征,向上发展的部分吸收儒家思想,与道家学说结合的更为紧密,因而更文人化。而向下发展的部分则成为“通俗道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封建迷信”内容是主流,更符合老百姓的口味。
 
因此向上发展的道教也得到了一些上层社会的支持。比如唐代就推崇道教,尊为国教。这是因为太上老君姓李,和皇帝一个姓,所以唐代的皇帝就追认老子李耳为祖先,封为“太上玄元皇帝”。甚至唐玄宗李隆基还将道士当做宗室来对待。
 
而宋朝皇帝虽然姓赵,但一样尊崇道教,宋真宗加封老子为“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组织人员编纂《道藏》;宋徽宗则干脆自封为“教主道君皇帝”。
 
到了明朝,一样有皇帝痴迷道教,比如嘉靖皇帝,整天琢磨着修炼成仙,大奸相严嵩之所以受宠,就与其投嘉靖所好,青词写的好有关。等等。
 
大概历史上最旗帜鲜明贬低道教的是清朝皇帝,乾隆就很不喜欢道教,对道教天师的官位品级降级,限制道士传教等等。
 
道教在北魏时期经过寇谦之等人的改革,在吸收儒家文化的同时,又吸收了大量佛教的内容,主张道、儒、释三教合流,基本为后世道教所继承。金代王重阳则新创全真派,重视清修,严格戒律,抛弃画符念咒那样的内容。经过不断演变,最终道教形成了正一道与全真道两大宗派。
 
道教作为一个典型的汉文化宗教,在新疆历史上,主要的信仰人群是汉人,具体进入时间不详。罗布泊的古楼兰遗址就出土过绘有朱雀、玄武的彩棺,年代是魏晋南北朝时期。而朱雀、玄武,则是典型的道教文化。在和田尼雅遗址出土的著名织锦,上面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也是魏晋时期的文物,这句话就是一句占卜辞,也有着浓厚的道教色彩。 
 
道教文物发现最多的,还是吐鲁番。
 
吐鲁番的道教是随着魏晋时期河西四郡大量汉人的西迁,而在吐鲁番落地生根的。
 
从东汉末年到大唐初建,中原王朝经历三百多年的大分裂时期,位于河西走廊的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汉人,因而纷纷进入吐鲁番盆地躲避战乱,并随之建立了以河西汉人为主体的高昌王国,而这个高昌王国非常有意思,它是一个汉文化的政权,但是又吸收了很多草原游牧民族、南疆绿洲民族的东西,甚至连国王都是所有世家大族进行推选的,前前后后换了四个家族执政,所以也叫四姓高昌王国,颇有点罗马共和的意思。而道教自然也就随着这个高昌国的建立,成为了当时吐鲁番盆地重要的宗教之一。
 
随着李世民灭高昌,整个西域再次纳入大一统的版图,高昌更名为西州,更是迎来了汉文化发展的顶峰,所以今天在吐鲁番的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出土的晋唐文书中,便出土了大量道教内容的符箓、绘画、经卷残片以及随葬衣物疏。
 
随葬衣物疏可能很多人不熟悉,简单的说就是给逝者随葬品所列的清单,意思是这个逝者去另一个世界,带的东西都有数,什么大神小鬼,其他亡魂之类都不得截留、冒领。
 
随葬衣物疏上列的,通常主要是各种衣物、布匹、生活日用品、文化用品以及粮食、武器等。同时随葬衣物疏上还会记录逝者的姓名、身份、去世时间、地点等内容,有点类似于墓志铭。
 
对于随葬衣物疏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的遣册,到了汉代,已形成规范的随葬衣物疏格式。唐以前的随葬衣物疏上,除了罗列随葬物品外,还会特别注明,所有随葬物品“不得停奄遏留,急急如律令”等等。是典型的道教内容。
 
吐鲁番阿斯塔纳古墓群出土的彭夫人随葬衣物疏,结尾处写着“不得留难,急急如律令”的道教用语
 
进入唐西州时期后,随葬衣物疏的道教色彩逐渐减少,佛教色彩逐渐增大,进而演变为佛教轮回的“通行证”。
 
而在阿斯塔纳-哈拉和卓古墓群出土的伏羲女娲图,本质上所反映的,也是道教内容,和随葬衣物疏类似,伏羲女娲图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原地区就已存在。同时,在吐鲁番考古发现的墓葬壁画以及文物中,还有着道教色彩浓厚,表现二十八宿、“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四灵崇拜以及辟邪作用的桃人木牌等等。
 
等到蒙古汗国横扫欧亚,蒙古统治者是各种宗教都认,所以成吉思汗才会万里迢迢的将丘处机从山东召唤到今天的阿富汗兴都库什山。成吉思汗召见丘处机的原因也很简单,自己年岁已老,得想个法子长生不老啊。刚好有个道教就是专攻长生不老、修炼成仙的,所以一打听,道教界最牛的一哥是丘处机,那就来吧。
 
但是我们知道丘处机是全真派啊,王重阳的弟子,这一派恰恰是不怎么搞神神怪怪那一套的。虽然全真派也追求得道成仙,但否认正一道那样肉体可以直接修炼成仙,白日飞升的理论,反而认为人的肉体是要死灭的,只有通过修炼,让自身的真性、阳神不灭,解脱肉体这个臭皮囊,才能成仙。
 
所以丘处机到了兴都库什山成吉思汗的大帐后,第一次会谈不欢而散。但是接下来,丘处机与成吉思汗多次交谈,阐述自己的思想,劝阻成吉思汗杀戮,要成吉思汗敬天爱民,清心寡欲。最终得到了成吉思汗的高度认可与钦佩,尊丘处机为神仙,下令豁免全真教的赋役,令丘处机总管天下道教等等。
 
文献记载,丘处机一路前往兴都库什山,在别失八里(今吉木萨尔)、阿力麻里(今伊犁)、撒马尔罕(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都遇到了道教信徒。在阿力麻里,还有一个道士张公,担任察合台汗国的大臣,见了丘处机执弟子礼,请求丘处机为阿力麻里的四百多道教徒布道,说您老人家好不容易来了,也给我们这些弟子上上课啊。
 
这些记载都证明了当时道教在新疆的存在。
 
元末之后,道教在新疆绝迹,这个自然也是因为伊斯兰教不断“圣战”的结果,直到乾隆再度一统新疆,道教才随之再次进入。
 
和佛教一样,今天的新疆也有着一批香火旺盛的道观,比如乌鲁木齐的西山老君庙、阜康天池的福寿观等。同时还有着伊犁特克斯八卦城这样的道教文化奇观。
 
顺便说一下这个天池的福寿观,也称铁瓦寺,相传是丘处机当年路过的时候建的,这个听听也就算了,不大可信。倒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曾在这里下榻过。民国时期,当时的同盟会成员、革命军将领,新疆首任督军杨增新的堂弟,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杨飞霞曾在这里出家了一段时间。杨飞霞也是新疆近代史上比较传奇的一个人物,曾任民国南京政府的新疆宣慰使,后被其堂兄杨增新留在新疆,任命为伊犁镇边使。杨增新遇刺后,为了躲避互相倾轧的官场,杨飞霞曾蓄发易服在那里修道。
 
天池福寿观
 
之所以专门说这个道观,是因为2009年的元旦,我参与了首届在天池举办的博格达祭祀活动。当时道观的道长说他夜观天象,那一年中国的西部要有一件大事儿发生。我们当时都是一笑了之,不以为意。后来到了夏天……后来乌鲁木齐发生了什么事儿自己百度去吧。
 
道教关键词
 
主要教义:长生不老、修炼成仙
主要形式:修炼法术,驱鬼作法、炼丹炼金等
主神:太上老君
创始人:张陵
诞生时间:公元2世纪
诞生地:中国
在新疆流传时间:约公元5世纪至14世纪,近代恢复
 
景  
 
曾经年少的时候,每次去西安必去碑林读碑,不过那时候我所留意的,都是从书法角度来说的名碑。因此当我看到一群群的老外围着一块名叫《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大惊小怪的时候,就颇有点鄙夷,因为那块碑从书法角度而言并不怎么样,洋鬼子对我泱泱中华的文化懂个毛?
 
但也就是在那时候起,依稀知道了有这么一个教,是一种基督教。
 
现在我们都知道,基督教来自于犹太教,之后分为天主教与东正教,天主教中又分出来新教。中国人所说的基督教,实际上大都指新教。
 
而景教,则是从希腊东正教里分出来的一个教派,景教的“景”,只是中国人的叫法,意思是“光明广大”,国际上,景教则被称为“聂斯托利派”,因为其创始人是君士坦丁堡的大主教聂斯托利。
 
和新教创立之初,被认为是异端一样,景教于5世纪上半叶于叙利亚形成后,也被当时的主流基督教罗马教派认为是异端。
 
景教和主流罗马教派的主要区别是所谓“基督二性二位说”,简单的说就是传统的主流教派认为认为耶稣基督兼具完全的神性与完全的人性,是一个“位格”。这就是所谓的“一体论”。而聂斯托利则认为基督兼具神、人二性,是两个“位格”,神性只是附着在人性本体上,由此进一步提出圣母玛利亚只是生育耶稣肉体,是耶稣之母,不是上帝之母,所以不应圣母崇拜。除此之外,聂斯托利还反对偶像崇拜,而是只保留十字架;不承认罗马教派所谓死后涤罪说,也就是炼狱说;教务人员必须食素等等。
 
关于这些教义的分歧,最后争论双方开了个裁决会。而当时罗马皇帝是倾向于传统主流教派的,因此聂斯托利派被判为异端邪说,随后罗马皇帝下令将聂斯托利革职流放,焚毁其著作,对聂斯托利派进行镇压。聂斯托利本人也被东罗马皇帝流放到埃及而死(一说被流放到了撒哈拉)。
 
这样,聂斯托利派的信徒便流亡东方,由叙利亚进入波斯,得到了波斯皇帝的收留,其后在波斯发展,成为当时与摩尼教、祆教并列的波斯三大宗教,在中亚地区广泛传播,随后逐步进入新疆地区,并通过新疆进入内地。成为唐代所称的“三夷教”之一。
 
很多人看到“三夷教”,以为又是个什么教,其实所谓“三夷教”是唐代对祆教、摩尼教和景教的总称,对唐人来说,这三个教刚好也都是来自波斯。
 
在汉语里,景教也被称为波斯经教、秦教等。
 
“秦”则是指东罗马帝国,所以才会有“大秦景教”这样的说法。
 
根据《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的记载,景教是贞观九年正式进入中原的,那一年,景教的一个主教阿罗本来到了长安,拜见了唐太宗李世民,李世民是先让这个阿罗本在皇家的藏书楼里翻译《圣经》,然后没事了就和他聊聊。经过初步了解之后,于贞观十二年,同意阿罗本进行传教。
 
所以说早在唐代,李世民就已经阅读过《圣经》,知道基督教是怎么回事儿了。
 
当然,相比之下,景教进入新疆的时间要更早。虽然没有具体的时间,但很多资料显示,早在阿罗本进入中原之前,新疆就已经有信仰景教的粟特人。一般学术界确定景教正式进入新疆的时间为公元6世纪末到7世纪初之间。这一阶段,也是伊斯兰教刚刚形成的时期。
 
景教在新疆的传播主要形成了三个中心:喀什噶尔、阿力麻里(今伊犁)和高昌(今吐鲁番)。不过景教在新疆的情况与道教有点类似,主要局限于粟特人、叙利亚人、波斯人,当地人虽然也有信仰的,但微乎其微。而且当时整个西域最兴盛的是佛教,所以并没有统治者支持景教,而不是像内地有皇帝李世民的肯定与支持。因此景教在新疆只是处于自生自灭的一个状态。
 
景教在内地,从唐太宗李世民开始,高宗、武则天、玄宗、肃总、代宗、德宗、文宗这一连串皇帝,除了武则天不怎么待见景教之外,其他的皇帝对景教都持支持态度,《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就是于德宗时期的公元781年刻成的。
 
曾经看有资料说,这块碑被列入所谓世界四大石刻之一。所谓世界四大石刻,除了这块碑之外,剩下的三块分别罗塞塔石碑、摩押碑和授时石刻。
 
罗塞塔石碑,是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一块石碑,主要价值在于其上镌刻的是古埃及象形文字和希腊文字——古埃及象形文字的遗物很多,希腊文的更多,但这块碑却是唯一一个古埃及文字与希腊文对照的,这就解决了长期以来不知道古埃及文字怎么读的问题。
 
摩押碑,也叫米沙碑,古代一个叫摩押国的国王米沙刻的记功碑,上面分别刻着希伯来文(犹太文字)和摩押文(腓尼基字母拼写的一种文字)。其价值在于印证了《圣经·旧约》的一些内容,也证明了传说中的摩押国是存在的。
 
授时石刻,也叫阿兹特克历法石。主要价值在于记载了古代美洲的阿兹特克人(印第安人的一支,历史上生活在北美洲南部)对于时间和宗教的认知。
 
通过其他三块石刻,我们一眼就能看出,这个所谓世界四大石刻,显然是西方人的标准。而景教碑能够入选,倒也说明了西方人对这块碑的重视程度,或者说是对基督教在中国存在的重视程度,即使景教是基督教的“异端”。
 
虽然景教得到了唐朝多代皇帝的支持,但到了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中国宗教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武宗灭佛”或者叫“会昌法难”,也就是唐武宗李炎认为佛教僧侣太多了,寺院经济损害了国家利益,这其中还有武宗所信赖的道士从中挑拨等等,因此武宗下令禁佛,大量僧侣被强行还俗、佛寺被拆除、寺院财产被没收,严格限制寺院人数等等,总计拆毁关闭佛寺和私人佛教场所5万余座,勒令还俗僧尼26万余人,遣散寺院奴婢15万余人。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三夷教”在这次运动中也全部受到了牵连,景教也就因此在中原绝迹。迫使内地的景教徒流亡到了新疆。
 
而在中亚地区,这个时期伊斯兰教开始进入,景教自然也是难以立足,于是很多景教徒也选择从中亚进入新疆。这样就等于东西两个方向的景教徒,差不多都跑到了新疆。
 
这一时期遗留景教文物、遗迹最多的还是在吐鲁番。近代出土了景教的《福音书》《赞美诗》《圣乔治殉难记》等大量回鹘文、粟特文文献以及壁画、绢画等。
 
今天在高昌故城,还保留着一处景教教堂的遗址。上世纪初,德国人冯·勒柯克对这里进行了挖掘,发现了著名的“棕枝主日”壁画并盗往了德国。
 
“棕枝主日”是景教的节日之一,也叫“圣枝节”或“主进圣城节”。根据《圣经》的记载,耶稣在受难前五天,骑着毛驴进入耶路撒冷城,受到信徒的夹道欢迎,人们脱下衣服铺在路上,砍下棕树枝拿在手中进行欢迎,这也是耶稣最后一次进入耶路撒冷。
 
除了高昌故城的景教教堂遗址,在德国人的考察报告中,还记载了一个名叫西旁的景教教堂遗址,而德国人在这里,出土了大量的景教文献。但由于当时的德国人记载的具体位置不详,西旁遗址的位置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直到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考古工作者根据德国人留下的照片进行反复比对,终于在高昌区葡萄沟附近找到了西旁景教遗址。
 
唐以后,景教除了在新疆存在之外,也传到了漠北草原,在一些游牧部落中传播。所以等到蒙古汗国崛起后,欧洲一直传说,蒙古人中有一位汗王和他的部众信仰基督教聂斯托利派,也就是景教,名字是“长老约翰”,有广大的国土,非常强大云云。所以欧洲人是激动不已,派出了一拨又一拨人来找这个长老约翰。
 
事实上蒙古汗王中根本没有一个叫长老约翰的,但是沾边一点的人倒是有,这就是成吉思汗的义父,克烈部的汗王王罕,信仰的就是景教。熟悉成吉思汗历史的人都知道,王罕虽然是成吉思汗的义父,但是后来二人反目,王罕被成吉思汗击败,在逃亡中被乃蛮部所杀。
 
而乃蛮部也有信仰景教的,最著名的就是乃蛮部王子屈出律,在被成吉思汗击败后,屈出律跑到新疆,投靠了当时在新疆一带的西辽汗国,当了西辽汗王的女婿,但是屈出律却乘着西辽汗王出征之际,叛乱夺权,俘获并软禁了汗王,成为西辽的实际统治者。
 
当时的新疆,喀什噶尔、和阗等地已经都信仰了伊斯兰教。不过屈出律显然对伊斯兰教没好感,比如在喀什噶尔每户居民家里都派一名士兵进行监管,强迫和阗的穆斯林改宗信景教或者佛教。
 
屈出律强迫老百姓信景教好理解,而强迫老百姓信佛教则是因为屈出律的老婆,也就是西辽的公主是佛教徒,因此也有人认为,屈出律后来是跟着自己的老婆改信了佛教。但不管怎么说,屈出律反正是不让人信仰伊斯兰教。
 
只不过屈出律的统治时间很短,因为很快成吉思汗就跟收割机一样打了过来,屈出律败逃巴达哈伤(今阿富汗巴达赫尚)后被杀。
 
乃蛮部另一个信仰景教的著名人物是回鹘人塔塔统阿。
 
成吉思汗在打下乃蛮部的时候,抓获了这个塔塔统阿,塔塔统阿是一个掌管乃蛮部汗王金印的文官,而成吉思汗则对他掌管的这个金印很感兴趣,因为当时蒙古人没有文字,什么命令都是口头相传。所以成吉思汗就重用了这个塔塔统阿,引进了印章制度,并让塔塔统阿根据回鹘文创造了蒙古文,蒙古人便从此有了文字。
 
现在我们知道,后来的女真人又根据这个蒙古文创造了满文。所以这些都是来自于一个景教徒。
 
根据文献记载,西辽到蒙元时期,轮台、阿力麻里等地都建有景教的大教堂,有各自的主教;喀什喀尔则是当时景教的第十九教区。
 
14世纪中叶到14世纪末,随着蒙古统治者的伊斯兰化以及对吐鲁番地区的“圣战”,景教最终在南疆完全绝迹,但是伊犁、吉木萨尔却一直有少量的景教徒,而且一直用叙利亚文做祷告。19世纪中叶,也就是阿古柏之乱的时候,沙俄侵占伊犁,就发现当地还有着三四百人的景教徒。
 
沙皇俄国当时对这拨人也很感兴趣,打算让他们改信东正教,但遭到了这些景教徒的拒绝。其后,新疆便再也没有关于景教徒的任何记载了。
 
景教关键词
 
主要教义:基督二性二位说,其他与东正教相同
主要形式:圣礼、十诫等
主神:上帝
创始人:聂斯托利
诞生时间:公元5世纪上半叶
诞生地:叙利亚
在新疆流传时间:约公元6世纪末到7世纪初进入,14世纪末几近绝迹,19世纪中叶发现有少量信徒,后不知所终
 
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今天毫无疑问是个热门话题。其实伊斯兰教一开始就是以“大热门”的姿态登上历史舞台的,以很短的时间崛起于中东,建立了横跨欧、亚、非的帝国。
 
伊斯兰教于公元7世纪由穆罕默德在阿拉伯半岛创立,穆罕默德称自己得到了真主安拉的“降示”,也就是每隔一段时间便给自己传达教义,穆罕默德由此成为安拉的使者和先知。这一段历史想必很多人都知道。
 
在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之前,阿拉伯人主要信仰原始宗教,类似于萨满的万物有灵信仰和“精尼”(也译为镇尼、精灵)信仰(所谓“精尼”,就是在阿拉丁神灯里放出来的那种),也有部分人信仰基督教和犹太教;阿拉伯半岛周边的拜占庭主要信仰基督教;波斯主要信仰祆教;埃及则是多神教。
 
伊斯兰教在教义上,一开始基本都是来自于犹太教、基督教的内容,比如基督教的先知,也是伊斯兰教的先知,等等。
 
公元613年,穆罕默德在麦加正式对外传教,但是效果并不理想,穆罕默德于是决定去当时另一座重要的城市雅斯里布城去传教。那里有三个很有影响力的犹太人部落,穆罕默德打算劝这些犹太人皈依伊斯兰教,因此带着自己在麦加一百多人的信徒前往雅斯里布城,这就是伊斯兰历史上的大事件“哈吉拉特”,也就是迁徙之意。而雅斯里布城后来也因此更名为麦地那,意为“先知之城”。
 
在麦地那,穆罕默德日渐壮大,为了吸引犹太人加入伊斯兰教,穆罕默德对教义上进行了很多迎合,模仿犹太教。比如犹太教规定不吃猪肉,那么伊斯兰教也规定禁食猪肉;犹太教有斋月,那么伊斯兰教也有斋月,其他还有男孩的割礼、丧葬的方式等等。可以说伊斯兰教受到犹太教的影响更大一些。
 
但是犹太人根本不认穆罕默德。于是穆罕默德与犹太人不久后反目,将三个犹太部落各个击破。并表明:“我一定会从阿拉伯半岛逐出犹太人和基督徒,而只留下穆斯林”。
 
穆罕默德壮大之后,不断和麦加方面进行战争,最终取得胜利,麦加全体居民皈依伊斯兰教。公元632年6月8日,穆罕默德去世。
 
这些内容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会单独来讲。
 
穆罕默德之后,阿拉伯人进一步扩张,而当时阿拉伯半岛两侧的拜占庭帝国与波斯萨珊帝国均因连年争斗,元气大伤,因此给了阿拉伯人崛起的机会,或者说,给了伊斯兰教崛起的机会。当然崛起之后也出现了教派的分裂。这一点以前发过,感兴趣的可以阅读《大小和卓之乱(番外篇)从四大哈里发到伊斯兰的分裂》。
 
伊斯兰教传播的迅速,首先是因为教义浅显易懂,一个人只要公开宣称自己入教,就算是穆斯林。伊斯兰教虽然吸取了犹太教、基督教大量内容,但却抛弃了其中大量复杂的神学部分,更侧重指导人们的世俗生活;其次在当时的背景下,伊斯兰教讲求对下层平等,一视同仁,所以一开始就吸引了大量的下层人群入教;再次是伊斯兰教本身就是个军、政、教合一的组织,穆罕默德迁入麦地那后首先建立了“乌玛”,即宗教共同体,超越以前阿拉伯半岛存在的部落血缘纽带,超越种族,成为日后哈里发国家的雏形,“乌玛”相对于各个分散的部落,具有很强的战斗力和政治性,这是伊斯兰教区别于其他宗教最显著的特征。
 
伊斯兰教的基本教义除了“信主唯一”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六信”和“五功”,这个内容以前也有所涉及,可以阅读《大小和卓之乱(番外篇):伊斯兰的“圣战”(吉哈德)》。
 
伊斯兰教在新疆的扩张,也是分为了两个阶段。
 
首先是在公元10世纪,建立了喀剌汗王朝的回鹘人开始信仰伊斯兰教。事实上,喀剌汗王朝并不仅仅是回鹘人,还有着葛逻禄、样磨等等的西突厥部落。
 
回鹘西迁,进入新疆的有两支,分别是高昌回鹘和葱岭回鹘,但回鹘人无论是迁到了新疆东部还是河中地区,那里当时都不是真空的,都是有着其他原住民的。因此葱岭回鹘所落脚的地方,大都是些西突厥部落,而高昌回鹘所落脚的地方,汉人居多,这就使这两支政权有了不同。
 
喀剌汗王朝第一位信仰伊斯兰教的是萨图克·布格拉汗,其在王子的时候信仰伊斯兰教,之后利用伊斯兰教推翻了其叔父的统治,并勒令臣民信仰伊斯兰教。布格拉汗死后,其子穆萨继位,确定伊斯兰教为国教。
 
新疆的第一座清真寺:阿图什大清真寺,1996年重修扩建。寺后为萨图克·布格拉汗之墓
 
公元962年,也就是在穆萨确定伊斯兰教为国教的两年后,喀剌汗王朝东边以佛教为国教的于阗国(今和田),终于向喀剌汗王朝宣战,战争的导火索是当时喀剌汗王朝治下的佛教徒,因反对统治者强迫改变宗教信仰,在喀什噶尔举行了暴动。佛教徒反抗的暴动遭到了喀剌汗王朝的严厉镇压,而做为佛国的于阗自然不愿袖手旁观,正式进攻喀什噶尔,拉开了百年战争的序幕。
 
这段历史很多人都写过,这里就不再细说。总而言之,战争早期,于阗始终占有明显优势。不仅占领了喀什噶尔,而且还打死了穆萨之后继位的汗王,穆萨的儿子阿里·阿尔斯兰汗。
 
但最终,由于喀剌汗王朝从中亚招募了数万伊斯兰“圣战士”,于阗战败。公元1024年,于阗国亡,于阗的佛教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今和田地区至今没有发现一件完整的或者残损的于阗文佛教文书,今传世的于阗文书多出自敦煌千佛洞,由此也可窥知受难的佛教徒去向的踪迹。在和阗地区发掘出的佛寺遗址中,墙泥硬如陶片,显然是被火焚烧过,木桩都成焦黑的木炭。(《西域佛教史》魏长洪等著 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
 
而在《突厥语大词典》第一卷中,也明确写到:
 
我们如山洪奔流
攻入他们的城池
佛寺全部毁掉
在佛像上面屙屎。
 
攻下于阗之后,喀剌汗王朝便与高昌回鹘直接接壤了(高昌回鹘时期,另一个佛国库车,也在其境内)。于是喀剌汗王朝进而进攻高昌回鹘,但随即遭到了高昌回鹘的猛烈反击。事实上,当初于阗国之所以能支撑百年之久,而且初期优势明显,就有着背后高昌回鹘,乃至吐蕃的支持,道理也很简单,无论是高昌还是吐蕃,都是佛教政权。当时内地已经是宋代,宋代虽然也支持于阗,但一来路途太远,二来自己的燕云十六州还收不回来呢,实力实在有限。所以只能是精神上支持。
 
攻下于阗后的喀剌汗(黑汗)王朝与高昌(西州)回鹘版图(《简明中国历史地图集》)
 
就在喀剌汗王朝对高昌回鹘进行“圣战”的时候,公元1130年,辽朝宗室耶律大石在辽朝被金朝灭亡之后,带着一支人马西至新疆,在很短的时间内,不仅将今天的整个新疆,而且还将中亚地区一举征服,建立了西辽政权。
 
除了后来篡权西辽的屈出律之外,西辽政权与后来的蒙元政权,在对待宗教的态度上都一样,非常包容,各种宗教和平发展。西辽的建立和其后蒙古帝国的到来,打断了伊斯兰东进“圣战”的进程,直到东察合台汗国的第一任汗王,信仰了伊斯兰教的秃黑鲁·帖木儿和他的幼子,第三任汗王黑的儿火者。关于秃黑鲁·帖木儿,此前的《大小和卓之乱》系列中有专门的篇章,可阅读《大小和卓之乱(二)来自中亚的神秘主义教团》查看,而最终对吐鲁番“圣战”,攻陷吐鲁番的黑的儿火者,也有专门一篇《大小和卓之乱(番外篇)从黑的儿火者的陵墓说起》。
 
也就是说,从秃黑鲁·帖木儿开始,新疆便开始了第二轮伊斯兰教的扩张。
 
时至今日,伊斯兰教依然是新疆信仰人数最多的宗教。
 
但我们要清楚一点,以往很多人在表述新疆伊斯兰信仰时,往往会说维吾尔、回、哈萨克、柯尔克孜、塔吉克等民族都信仰伊斯兰教等等,这一表述毫无疑问是错误的,因为宗教不等于民族,比如我就见过维吾尔、回、哈萨克等族群中,有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也有信仰佛教等其他宗教的。
 
伊斯兰教关键词
 
主要教义:信仰安拉唯一、末日审判等“六信”
主要形式:五功、“圣战”等
主神:安拉
创始人:穆罕默德
诞生时间:公元7世纪
诞生地:阿拉伯
在新疆流传时间:公元10世纪至今
 
 
 
大致梳理完新疆历史上宗教的发展和变迁,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首先是一直以来,新疆都是多种宗教信仰并存。
 
以往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一说到新疆就是伊斯兰地区,就和伊斯兰挂钩。那么通过梳理,我们就能很清楚的看出,新疆历史上大多数时期,都是多种宗教并存发展的。而只要是多种宗教并存发展的时期,也都是历史上辉煌的时期。
 
喀剌汗王朝和东察合台汗国时期,统治者开始强行推广伊斯兰教,战火不断,对新疆经济、文化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这其中,有统治者借助宗教攫取权力的原因,也有一神教本身排他性的原因。
 
一神教较多神教,显然更具排他性,而这一点在伊斯兰教上表现的更为突出,因此这也是今天很多人对伊斯兰教有看法的原因之一。
 
但即使是在伊斯兰教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时期,新疆其他的宗教也一直顽强存在,或者融合到了传统文化之中。
 
其次,通过新疆宗教发展演变的历史,我们不难看出,任何宗教的兴衰都与政治环境的变化有关。无论是摩尼教的兴起与衰落、佛教的被尊崇到被打击、景教的传播和变迁,以及伊斯兰教的兴起等等,都是和政治紧密相连的。换句话说,宗教从来就没有和政治分开过。
 
而伊斯兰教本身和政治结合的更为紧密,其一开始就是一个宗教、政治、军事综合的产物,所以在这一方面表现的也最为明显。
 
三是除道教外,其他的宗教全都是由西而来,或者说大都借助波斯(伊朗)这块跳板而来,因此国际上有学者认为,新疆受东伊朗文化的影响非常之深。
 
事实上,所谓丝绸之路,在文化的交流上,也不是如我们以前很多人所认为的汉文化输出大于西边的输入,反而是西边的输入更多,至少在宗教方面如此。这些输入的文化,除宗教外,从饮食起居到歌舞绘画,涉及诸多方面,也正是这些输入,被内地吸收、融汇之后,创造出了一个个璀璨的朝代。
 
叙拉古之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基督教与西方宪政的发展——一种基于历史视角的考察 \阚英
硕士论文摘要: 摘要:众所周知,在过去两千年的时间里,西方文明深深地受惠于基…
 
零和扩张思维与前现代帝国的宗教政策——一个以政教关系为中心的分析框架 \孙砚菲
摘要 在研究前现代帝国时,西方学术界倾向于强调前现代帝国较之民族国家对治下不…
 
法律文明的起源 \何勤华
摘要:在描述法律文明的起源时,由于文字尚未诞生,因此仅凭法学的文献是不够的,必…
 
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 \周永坤
【摘要】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是现代宪法中的两个重要概念,发端于宗教改革和唯物主义…
 
宗教事务管理措施必须于法有据 \冀华昌 刘简宁
2019年3月,南方某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出台了《××市群众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奖励办法》(以…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社会变迁中的古村落信仰空间与村落文化传承
       下一篇文章:没有文章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