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财产
 
河南乡村小庙生存图鉴
发布时间: 2020/9/11日    【字体:
作者:法圆法师
关键词:  乡村小庙 仙台镇大悲寺  
 

--四亩玉米年入2600元,主食几乎都是玉米粥

2019年,九月底,我坐着绿皮车,穿越华北平原,走进中原腹地,河南叶县,来到仙台镇大悲寺
 
寺院座落于一片寥落的庄稼地中,因为是秋收时节,地里的玉米刚刚收割,一马平川的苍茫大地上,孤零零地屹立着复兴的古寺,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穿越时空亘古往复的雄浑感觉。
 
寺院饮食条件、居住环境的简单,是可以用清贫来定义的。
 
主食几乎都是玉米粥,间或配以简单的面食。
 
蔬菜则是寺院自己种的,有什么吃什么,几样菜炒在一起。如果做饭的居士多加些酱油,就几乎分不出都是些什么菜了。
 
僧寮是大殿两侧的配房,木板床、布衣柜、没有蚊帐、没有卫生间。
 
淋浴室在寺院的东北角,昏暗低矮,通风极差,只可以勉强使用。
 
卫生间在寺院的西南角,如果是夏天,这段距离不算什么,但若是冰雪覆盖的冬天,走这段路就要多加一些小心。
 
至于大寮和五观堂,就更难定义了。
 
做饭与吃饭是在同一间低矮阴暗的旧房间内,通风不好,卫生条件也比较差。破旧的桌子放上电磁炉,就是做饭的地方。切菜则在吃饭的矮桌上。
 
洗菜洗碗的水池在屋外,连个简易的遮雨棚都没有,下雨时,就只能和着雨水洗碗。
 
天热的时候,我们就搬个矮桌在屋外的树下吃饭。桌子很破旧,摆上两块辅大殿地面剩下的瓷砖,就成了比较不错的桌面。小凳也很陈旧,但不耽误使用。
 
于是,早殿过后以及中午出坡归来,我们就坐在天地之间,清风之中,喝粥吃菜。那时候,才更明白,摄取饮食不过为长养身体,所有的味觉分别都是多余。
 
虽然生存条件并不算好,寺院也只有一位年过古稀的老师父住持,但行持却从未从简。
 
每天凌晨四点二十,我准时打板。老师父随即起身,于钟楼之上,接板叩钟,我则赶回大殿点灯燃香,之后,赶至鼓楼接钟敲鼓。鼓声将尽,老师父于大殿接鼓击磬,早课由此开始。
 
因为是秋收,所以早斋过后,几乎没有休息就要开始出坡作务。
 
我们先是翻晒已经脱粒的玉米,晒好的玉米小部分留着自己吃,大部分卖掉。
 
随后,还要晒干玉米核儿,因为这玉米核儿就是寺院一冬取暖做饭的柴火。
 
玉米刚收好,天气预报说,要下雨了,我们又要与雨赛跑抢收黄豆。
 
这一季的黄豆收成并不好,干旱又逢虫害,有些地块几乎绝产。老师父说,那也要收回来呀,从春到秋的付出,能收些回来做明年的豆种也好呀。
 
这样的劳作一般会持续到暮色深沉,天光隐没。尽管此时的我们已经很是疲累,但是每天的全堂晚课却从未间断。
 
没有居士来寺的时候,古老的中州大地上,苍茫的夜色之中,就只有我跟在老师父身后诵经念佛。
 
晚殿过后,就到了晚钟时间。我先于鼓楼撞响暮鼓,老师父于钟楼接鼓唱响晚钟偈,而我则在历代僧侣千年不变的誓愿余响中,接钟打板。
 
板声断续,天地归于寂静,寺院一天的行持由此结束。
 
秋雨如约而至,气温骤降,一夜之间,中原大地从盛夏走进深秋,我们因此也多了一些闲暇。
 
老师父和我计算起这一季的收成。
 
豆子就不说了,够种子就很好了,玉米收成还是不错的。这一季,寺院种了近四亩玉米,亩产大概在八百斤左右,每斤玉米卖到0.83元。这些钱,就是寺院日常开支。
 
我默默听着,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就是卖掉所有的玉米,寺院的收入也不过2600元左右。如果再算上春收的一季小麦,寺院日常可用资金也很紧张。
 
我问老师父,为什么不拿些居士供养的钱做生活费用,老师父说,那钱是用来建寺的。
 
老师父说,你别小看这大悲寺,以前,它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寺院,出家僧侣众多,梵唱不断,经声绕梁。我既然有缘住持此处,就有义务恢复古寺,让它复现昔日的鼎盛繁华。与重建寺院相比,生活的清贫,就不值一提了。
 
老师父说,你看,寺院现在有些规模,附近的信众就更愿意来寺院了。虽然他们可能懂得的教理并不多,但是,哪怕只是于佛前点一柱香,或者跟着上一堂早课晚课,都会成为他们离苦得乐,最终解脱的善因缘,这才是出家人应当在意的事。
 
秋风秋雨中,没有生活艰难,只有随缘行持,只有古寺重兴,我与老师父捧着手中的玉米粥,相视而笑。
 
凤凰网佛教、慧海公益一直以来都在关注偏远地区的寺院、法师,凤凰网佛教总编辑崔明晨老师作为发起人之一,发起了“僧伽医养计划”,希望通过公益的方式,帮助偏远地区的寺院、法师。
 
在偏远地区弘法的法师,他们不住名山大刹,他们游走在佛法并不兴盛的边地,他们的容身之处,可能是某处偏远的山村小庙,也可能是苍凉高原上的一座孤寺,甚至只是荒山野岭中的一处狭小茅棚。
 
他们的生活,并不诗情画意,他们所在的地方,远离现代文明都市,可能连寻常的吃饭喝水,都甚是困难。
 
即便人们把目光投向困境群体时,也往往忽略这些出家僧伽,而这些偏远地区的小庙,无疑更需要供养。
 
在佛教中,僧宝是一切世间供养、布施、修福的无上福田。供僧能让出家众仰仗修行,进德修业;在家信众以供僧功德,福慧增长。
 
 觉悟号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权需要统一根基吗——《世界人权宣言》起草过程中的宗教和哲学论争 \化国宇
摘要:《世界人权宣言》起草正值自然法复兴的重要时刻,作为新自然法学派的一大分…
 
20世纪初中文世界对法国政教分离政策的诠释 \汲喆
【摘要】:1904年法国通过了《禁止宗教机构办学法案》,1905年又通过了著名的《政教分离…
 
民国时期政府宗教治理的举措及启示 \任杰
一、宪法明确信教自由原则 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政府,首先明确地提出了信教自由原…
 
浅析美国宗教自由政策 \张会贞
本论文旨在探究在很多其他国家正在经历宗教衰退的时候,美国宗教为何会依然保持其…
 
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的法理思考--基于S.A.S.V France案的启示 \毛俊响
摘要:立法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往往涉及对个人宗教信仰表达自由的限制。国际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岭南近代基督教堂建筑艺术
       下一篇文章:森马“碰瓷”少林寺,是侵权还是炒作?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