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东正教的神人之际
发布时间: 2020/11/5日    【字体:
作者:徐凤林
关键词:  基督教 东正教  
 
 
 基督教分为天主教、东正教、新教三个派别,这是大家比较容易接受的通行的说法。基督教起源于东方的西亚,之后这种东方宗教向西方广泛流传。历史上除了基督教之外,还有犹太教、弥特剌斯教、摩尼教、祆教和诺斯替教等,中国的道教也可以算是一种宗教。尽管各个宗教的起源、仪典和名称术语各不相同,但还是有诸多共通之处。这些宗教的教义都有这样的特征:强调真理的启示性、救世的愿望、先知或救世主、善恶两分法、施洗仪式、教化教外人士等等。
 
   基督教的分裂缘于罗马帝国的分裂。在君士坦丁时代,罗马主教以圣彼得的名义统治着整个基督教世界,是公认的教皇和领袖。然而,他的特殊地位不久就遭到君士坦丁堡主教的质疑。教义分歧开始扩大,基督教最终分裂为东西两派,即东正教和天主教。两派之间的差别变得非常强烈:罗马天主教保持着相对于皇帝和其它世俗政权的独立性,成为一个国际性组织,它的特征在“普救会”中得到反映;而东正教集教权和政权于皇帝一身,由他来任命主教。东正教附属于国家政权,要求教徒既忠于教会又忠于皇帝,而教会权力也随着政治权力的变易而消长。俄国沙皇承续了拜占庭皇帝的衣钵,莫斯科成为“第三个罗马”。同拜占庭东正教一样,俄国的东正教与国家的关系也非常密切。同时,它也是一种具有独特的民族气味的宗教。
 
   东正教教会,是一种统一的自由的和谐。人在自由中有一种共同的统一性。这就是以上对形象说法的解释这三个教派的区别。接着要解释的就是神人之际。神在这次讲座中主要是讲上帝,而人主要指凡间的的个人,有些时候也指信徒,就是那些还没有真正入门获得神的指点的人。神人之际主要是讲神与人的交通,就是他们如何达到交流,缩短距离,而人能达到神的地步。这大略相当于中国哲学中的天人之际,讲上天和凡间的统一与和谐。
 
   宗教的根本问题,就是神与人的距离,就是与人的交通,用这两个较多使用的词,我觉得大概可以用这两个词说明这个问题。人如何与神交流,确实是值得关注的问题。从这个角度看,东正教的神与人的交往,可以说是最远的,又是最近的,是可以达到的。不象西方一些宗教要用很多的理论来阐述、传达,要有很多思维、理性上的工作去做。东正教不需要这些,因为它最远又最近。这种交流的方式,很神秘,又是最难把握的。不是西方所尊崇的理性思维所能把握的,而是从我们自己的认识出发,能够体验,或者通过思维的东西,比如通过希腊哲学中的一些概念,来建立一种体系,达到神学的目的。这是西方典型的从人到神的道路,有一整套的理论方法。这是一种对上帝存在的证明。证明是理性的,是一种方法手段。而在东正教中没有这些东西。所以说,正是在这样的神人之间的场合,存在着东正教的特点,可以从中看出它和两个教派之间的一些差异。所以说,西方的基督教如果要与东正教比较的话,东正教的天更加高远,地更加广大,心更加深邃,人更难以捉摸。为什么要说难以捉摸,这可能要讲到俄罗斯的民族性格。这需要从俄罗斯民族个性讲一下。在东正教这种文化之下,造成了这种民族心理、民族性格。而这种俄罗斯民族心理、民族性格与东正教又是互动的,也影响了东正教的发展。这也是他们民族文化与世界各族文化有所差异的基础。下面具体地讲一下东正教的特点,这与西方的天主教、新教有所不同。
 
一、耶稣崇拜
 
   东正教中,耶稣是受难的形象。他被束缚在十字架上,被钉死,脸上满是痛苦和希望。这是他对受难的人们拯救获得的一种报答。拯救是受造物的神圣化,人们相信,凡人能够被神光所照亮、开启。这和西方的哲学有所不同。西方宗教认为,拯救并不是普遍的,只是有些人生来能够获得拯救,其他人注定是要下地狱的。东正教不会如托马斯阿奎那所说,未来世界里,善良的人能够得到拯救。
 
二、圣母崇拜
 
   神和人要进行交通,圣母是人身亲情的纽带。在宗教中,她是耶稣的母亲,是上帝的妻子,具有重要的地位。因为有了她,人和神之间显得更加亲近。圣母是荣耀无比的天使,帮助上帝和基督沟通,为基督说情。这有点类似于中国传说中的观音娘娘,当然这是两种不同的神的体系。东正教信徒对圣母非常崇拜,他们可以不停地祈求圣母的帮助和恩典。从这个方面来说,圣母是东正教的灵魂。因为有了圣母的存在,东正教具有了人性的特点。但是,这与西方的宗教不同。西方的宗教宣传品中,圣母都是一位安详的妇女,手里抱着婴儿小耶稣。这些宗教画是有一定规格的,圣母都是侧面的,画中圣母面容只有现实人的34。但是在俄罗斯的年画中,圣母是一位老妇人,耶稣明显可以看出是一位30岁左右的男子。他们的表情都显得很痛苦,所以西方神学家往往抨击东正教缺少人性,扭曲了人的正常心理状况,比如说欢乐、安详等等,在绘画中,圣母与耶稣的性格是有缺失的。但是,正好相反,东正教认为,这种痛苦能够最准确地表达圣母与耶稣的形象。东正教对圣母的崇拜是很普遍的,比如说俄法战争中,拿破仑被俄国大败,俄国人认为这是圣母的力量在暗中相助。又比如,在莫斯科保卫战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这两个城市也受到了圣母的保护。他们又认为,圣母是他们抵御北方敌人的神,是斯拉夫的保卫者,这样,他们能够有力地抵抗土耳其人的进攻。从上可以看见,圣母在东正教中受到很高的重视,她在东正教中具有独有的形象,非常具体、生动,传达了人与神之间的一种特殊的关系。
 
三、圣像崇拜
 
   圣像是以艺术的方式把无形的东西有形化,它并不是靠抽象的推理,而是通过色彩、线条、平面的组合来表达一定的意思。俄罗斯的一位哲学家在《在色彩里面的思辨》中就讲到了圣像的意义。圣像是描绘神的的具体的形式,这与西方有所不同。对圣像崇拜的这个特点,就是来源于彼岸世界能够获得描绘。圣像与西方的自然主义油画完全不同,它是平面的东西,不许对像中人物的肉体和面容作具体的形象描绘。它表现的不是一张张脸,而是和点、线联系密切的一张张面,是“神韵”,而不是“形态”。它不是三维立体的,而是平面的。在一个东正教教徒看来,赏心悦目的形式是没有必要的,他们追求的是超越形式的东西。
 
   圣像主要包括耶稣的、圣母的、天使的。这几类从表情上看来,都显得很庄重、肃穆、沉重、压抑、忧郁。拿现代的欣赏标准来看,这些圣像很难令人赏心悦目,但是东正教的神学家们认为它们恰恰是体现了神在人间。从一位凡人看来,圣像应该多给人们一些希望和快乐才对。难怪现代哲学家批评这个宗教文化没有人性。圣母是如此的忧伤,脸上带着泪痕,这远远不同于西方的光着身子的自然的母亲,没有母亲看着婴儿的怜惜、幸福。而耶稣只是大人的一个缩影,他的外形比正常的成人缩小了很多,甚至有些耶稣还拿着一本书。整个看上去,就是一位俄罗斯母亲和俄罗斯的儿子的形象。很多人认为这就是东正教的风格,我认为其实不是这样,他们更接近拜占庭风格,因为圣母看不出是男是女,耶稣拿着的可能是一本宗教经典。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俄罗斯出现了不少专门学习画圣像的学校,人们在这里学习圣像的画法、结构等等。其实,在16世纪,圣像学校是非常有名的,人们在那不仅要学习圣像艺术,而且需要体验哲学本身,在进行色彩、线条、几何等方面的训练外,还要接受一定的规则训练。
 
四、圣徒崇拜
 
   圣徒是神的代表,他们代表永生的人,是人走向神的道路的榜样、陪伴、引路人。人们把他们比作镜子,认为透过他们就能够见到神。因为他们是从凡人中走出来的,能接近神而成为神,因此人们就会觉得成为神就不是高不可攀、神秘莫测的事情。而神也可以通过圣徒来关照人、了解人、接触人。东正教很重视圣徒崇拜,因为圣徒与普通信徒不同。普通信徒是有罪孽的,不能获得超度,但是圣徒已经接近了神的境界,他们默默地替人们祈祷,是人的保护者。所以,凡人可以跟着圣徒一起祈祷。据说圣徒死后,尸体是不腐的,这就是干尸,在东正教中叫做圣物,传说它是能够显神迹的。几个月前,我在彼得堡的一个大教堂里看到许多信徒去瞻拜一个看不清的东西,我想可能就是圣徒干尸的象征物,比如说圣徒衣服的一角之类。东正教这么重视圣徒崇拜,这和新教不同。在新教中,他们一般不讲圣徒,认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取消耶稣作为中介者的地位,因为他们认为,圣徒也是神与人的中介者。而东正教认为,崇拜圣徒不会使得耶稣远离人间,他只会使耶稣更加接近凡间。他们认为圣徒是人与神交流的中介者、朋友、共同者。在信徒们看来,如果没有了圣徒,信教的人们就会显得很孤独。因为他们认为相信,人是有原罪的,跟神交流的时候,他们心里充满了恐惧,而认为神是无法企及的。正因为有了圣徒,他们能够为人说话、说情,和人作伴,这样使得人觉得有人在帮他们,永远和他们在一起。与此不同,天主教也有圣徒崇拜,但是要成为圣徒,这需要一定的标准,比如说,一个人在生前作出了大量的贡献,正像托马斯阿奎那那样,他生前就写了很多著作,对神学、哲学、法学都有很深的造诣,现在学法律的人是不能绕过他的。因此,他被视为天使、圣徒,是一位真正的上天的使者。而一般的人,不一定有深厚的知识,也没有什么丰功伟绩。这就要求他要乐善好施,具有很高的德行,在当地有不小的名声,只有这样,才能够达到圣徒的标准。但是东正教并不这样,只要人们具有神圣的感觉,比如说一些修道院的长老,他们每天进行修道,乐于解决大家的难题,为大家看病,名声很好,就能成为一名圣徒。但是这种标准是很难把握的,圣徒的境界也很难用文字来表述,因为他们不被要求有什么大的著作,即使他们有,也是后人帮他们编的有关于他们的传记、书信、宗教体验等等。从这点来看,东正教是很难把握的,让人无法捉摸,这在前面也曾经讲过了。东正教的这个特点,让人看来东正教是很不现实的,力量也较为软弱。因此,信奉东正教的人也不是很多,范围叫窄,具有不稳定性。
 
五、宗教的礼拜特点
 
   从人与神的角度来看,东正教是以丰富多彩的礼拜活动来体现神的氛围、神的世界。几乎每一天都是东正教的节日,夸张地说,有一天甚至会有好几个节日。当然,大的节日只有十几个。东正教的信徒们认为,礼拜活动是神活动的现实场景。东正教的礼拜有两个特点:1、丰富多彩的美感。人们通过这种大型的礼拜活动来洞察神本身,来体验神的生活,来显现神的世界。这里说一下对美的界定。康德认为,美是一种中介物,它是自然的东西与自由的东西的中介,换成我们通行的说法,就是必然世界与自由世界的中介。是审美把它们二者完美地结合起来。在宗教上,对美的体验体现了人对神的世界的具体的把握。礼拜是对天神的洞察,是神灵世界之美。礼拜活动中普遍使用的色彩主要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它们分别有不同的含义,在不同的时间和场合,衣着均有不同。白色被认为是七色光的综合,人们认为它能够准确地再现神的世界,因此,在东正教的十二个大的节日中,比如在圣诞节、显灵节中,当人们祈祷的时候,穿的是白色的衣服。人们在中午着红色衣装,表示神对人的很深的关爱。在宗教中,最隆重的的节日要算是复活节,这需要穿黄色的衣服,因为这代表的是帝王般的尊贵、典雅,表现了人们等待耶稣的到来。而他们又认为紫色是红色和蓝色的相加,而这是属于圣母的,因为圣母有着红色的热情和蓝色的忧虑。十字架始终是黑色的,代表着死亡的肃穆和沉重。这种宗教的实在感大略相当于我们所理解的现实主义。在东正教的礼拜中,大家要一起大声读福音书中的某个片段,这往往是耶稣生活的一个部分,他们认为这不仅是对当时事件的回忆,而且是事件的再现,人们参加到神的活动当中,感受到神与他们同在,同欢乐,共悲伤。这种场面是由主教或圣徒来主持的,气氛很浓重,就象事件正在发生,比如说耶稣复活这件事。这种礼拜仪式也就是神的出现仪式,会使得信徒的回忆生动起来,能够赋予他们伟大的力量,使他们相信自己是新的事件的参加者。
 
六、东正教的教堂
 
   和以上特点相适应,东正教的教堂也照样体现了人与神的便于交流。东正教的教堂一般都由独特的风格,一般较小、圆顶。比如莫斯科的圣巴谢尔大教堂就体现了这个特点。由于木材的使用,给人以柔和、亲切的感觉,这利于人与神的没有阻碍的交往。这远远不同于哥特式教堂的高大、威严、冷漠。圣巴谢尔大教堂建于沙皇伊凡统治时期,像这位杰出的统治者一样也带有鲜明的东正教的风格。数量丰富的穹顶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塔状结构,其鲜活的图案像蘑菇和草莓,又像东方的头帕,更像巨大的冰淇淋。人和神在温情中达到了结合的目的。
 
七、宗教仪式
 
   一般宗教的祈祷,是不划十字的,但是也有很多是要划十字的。但是划十字,宗教之间又有所不同。东正教认为,划十字绝对不是细枝末节的东西,它是有特殊含义的。有一个东正教的大主教说过,看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东正教徒,只要让他划一下十字就能够看得出来。东正教十分重视划十字的方法,但是新教却不要求严格和规范。曾经有一本专门批评划十字动作不规范、不到位的书,它对各种错误姿势有形象的描述,其中讲到:有些人划十字的时候两只手不到肩部,这是不正确的。有些人用手掌来点,就像在赶苍蝇。有些人拇指紧捏,像在往自己身上撒盐。有些人划十字的时候手的幅度很大,就象在钉钉子。正确的做法是:右手三个手指并拢捏在一起,表示三位一体,另两个手指紧捏靠着手掌,表示基督降临到人间,而神是两性的。划十字的时候要从上到下,先从额头到腹部,额头代表理智,代表神圣。腹部表示情感。又要从右到左,因为两肩代表的是人的体力。在划完十字后,要深深鞠躬。划这个十字架意味着想起了在十字架上受难的耶稣。天主教的划十字的宗教仪式与此不同。他们用手比较随便,一般是从左到右,动作不一定到位。而新教更为随便,可以不划十字。东正教内部也有分裂,也不一定所有的划十字的宗教仪式都相同,各个东正教派别中有所区别。东正教的唱诗班是没有伴奏的,但是西方的宗教唱诗班是有伴奏的。在吃圣餐时,大家用的都是面饼,其实就是一种面包,东正教用的是经过发酵的,而天主教用的则没有经过发酵。这种做法的不同,当年曾经引起了教会中很热烈的争论。但我认为,这种争论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东正教认为,发酵的酵母代表了相应的重生,表示的是耶稣的复活,这是很牵强的。他们甚至认为,天主教用的面饼像泥块一般,没有什么生命力。这只是在宗教仪式中所用的具体方式的不同。
 
   我这里试图用俄国一位哲学家的一句较有代表性的话来描述东正教:东正教首先不是一种学说,它不是外部学说,而是内在的精神体验、精神道德,它把内在的修行看成是宗教的本质。东正教是最不规范的基督教形式,也是最精神化的精神方式。
 
   以上是我对东正教的概括性描述,谢谢!
 
历史与秩序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教会法中特有的司法原则-以教会法婚姻诉讼中的辩护官和提诉官为中心 \孙怀亮
摘要:教会法和世俗法在很多司法原则上是同质的,如不诉不理、回避制度、独任法官…
 
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面临危险! \阿利托大法官
全文:我很荣幸今天能够在网络上为联邦党人学会年度大会致词。通常致辞在现场,并…
 
基督教与刑法——对近现代刑法宗教渊源的解读 \衣家奇
摘要:西方的法律文明有其深刻的宗教根源。其中,近现代刑法制度中许多被认为最重要,…
 
神圣与崇高:中国法治的理想图景 \曹培
摘要:基督教对西方法律的影响主要表现为精神上的启蒙和推动多元社会机制形成两个方面…
 
中国佛教僧侣私人财产权问题研究 \孙伟搏
佛教僧侣能否享有私人财产权的争议由来已久。按照佛教内律,僧侣不当蓄财,其所有财…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清教徒神学如何帮助了免疫学的发展
       下一篇文章:净土与天国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