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政教关系
 
基督徒该如何面对这场没完没了的大选?
发布时间: 2020/12/4日    【字体:
作者:Russell Moore
关键词:  基督徒 大选  
 
 
几周前,一位福音派牧师对我说:“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下一任总统是谁。我的祷告是,这场大选不会变成一场灾难。” 他的意思是,他希望这次选举的结果能够给他在全国各地以及教会会众当中所看到的分裂带来某个明确的答案——不管当选的是这位还是那位。投票已经结束了,现在我们仍然不知道下一任总统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知道,现在很显然:那位牧师的祷告没有得到回应。
 
那么现在基督徒该怎么办呢?
 
首先,也许是时候让我们先认识到这一点:这位牧师希望背后的假设(我相信所有政治立场的人都有着同样的希望)在美国现在这个时代的文化生态中是不可能的。许多人原先期待的(虽然期待的结果肯定彼此不同,在政治光谱的两级)是一场一锤定音的选举。那些支持特朗普总统的人希望的是在大选之夜看到大量的民众用投票清晰地表示他们对特朗普总统过的支持(事实证明,有些人对民调的怀疑是有根据的)。而那些反对特朗普总统的人则希望(很多人甚至可以说寄以厚望)会有一场全国性的反特朗普浪潮。换句话说,有的人希望出现一场“蓝色海啸”,而有的人则希望涌现一片“红海”。
 
双方都认为这场选举是对这个国家的“重置”。这两个群体真正想要的是一种对过往方向和“国家叙事”的终结,而他们可以在美国历史上看到这样的例子。1984年里根总统获得大规模支持下的连任明确了美国将向自己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人民选择了里根的“美国早晨”,而不是当年旧金山民主党大会制定的“双城记”框架。2008年,奥巴马的当选对这个国家来说标志着伊拉克战争时代的结束,对许多人来说也是对1960年代民权运动承诺的一种实现。
 
不过,这次对重置“国家叙事”的渴望与前些年不同,因为我们这个独特的两极化时代。美国(乃至全世界的许多人)似乎都更希望得到一种彻底的胜利。在这种胜利中,另一方必须被打败,甚至被羞辱,使他们几乎失去讨论国家事务的资格。
 
这种期待可以从拜登的支持者对结束参议院“拉布”(filibuster,用冗长辩论拖延议案表决——译注)、扩大法院、通过《平权法案》等有争议的社会议题表示支持的态度中看出来。而从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向媒体泄露大选后应当开除联邦调查局局长、国防部长,甚至福齐博士的方案,还有可能起诉拜登和其他政治对手的主张中更可以看到这一点。我们有理由说,这一切主张大部分都只是为任何一位候选人的铁杆支持者提供的粉丝服务。不过,在所有这些背后,人们的假设不仅仅是这个候选人或那个候选人会获胜,而是通过这样做,国家将明确地告诉人们,这将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但即使在过去更典型的危机时代,选举也没有这样过。这就是为什么“大量出现支持民主党的选民”或“永久长存的共和党多数选民”这一幻想在这一次选举中几乎破灭的原因。
 
这个国家的分裂是真实的,而且无论今年谁最后被确认为当选总统都不能让这分裂消失。这次选举不能够结束对这个国家叙事的争论,我们不应当抱有这样的期待。
 
不同的叙事
 
那么基督徒应该如何思考将来呢?这一点很复杂,因为教会并不是好像在外太空观察着这次选举一样,教会并没有生活在月球上。教会本身在政治上、代际上和种族上都是分裂的。一场选举——无论是“蓝色海啸”还是“红海”——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步是我们要认识到,对“国家叙事”的争论不会自行消失。20世纪80年代的乡村歌手乔治·琼斯(George Jones)和塔米·怀内特(Tammy Wynette)曾经唱过一首令人难忘的歌曲,讲述了一对处于分裂和无爱婚姻中的夫妇(他们知道这一点,因为他们自己是对方的前配偶)。“我有我的故事,”怀内特唱道;“我也有我的故事,”琼斯回应道。“多么可悲啊,我们现在住在一个两层楼的房子里。”他们同声唱道。而我们呢?生活在一个两层楼的国家里。
 
美国现在需要教会讲述一个不同的叙事:一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复活并作王的拿撒勒人耶稣的故事,“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西1:17),宇宙中的每一个叙事最终都在祂里面“同归于一”(弗1:10)。这就意味着说,我们要有能力凭着信心看到现实面纱背后的东西——一位不受国家和文化动荡影响的得胜基督。
 
长剧情
 
我们要扩大我们的视野,其实剧情比我们以为的要长的多。这剧情没有办法在11月或12月结束,甚至也不是在你生命的所有剩余岁月里能结束的。这条剧情线是以万亿年为单位来解决的——实际上超越了我们所认为的时间本身。即使我们不知道谁会在一月份坐在椭圆办公室,我们也知道谁站在天上,有一天会祂会再来治理这天与地。
 
圣经告诉我们,那不会是一场激烈的角逐。
 
 福音联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近代以来西方政教关系研究中的方法与诠释路径刍议 \秦起秀
摘要:近代以降,在西方学界对宗教与政治关联性的研究中,有三种理论形态特别值得关注,即…
 
美国涉政教关系案件审理原则新进展 \安庞靖
摘要:美国涉政教关系案件审理原则是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的立教条款和宗教活动自由条款…
 
论自然法问题 \Hugo Grotius
一、法律被定义为一种规则,并分为自然法和意志法 1.当“法律”在最广泛的意义上…
 
阿米什人争取教育权利的斗争与美国的宗教自由 ——以1972年威斯康星州诉约德案为中心 \尹栋
摘要:“阿米什人”是美国社会中的一个少数派宗教团体,他们自移民至北美殖民地以来,…
 
中西方法律传统的对话——宗教与信仰的力量之于法律 \刘曼
摘要:宗教之于人类,是发端,是最初的意识形态,中西方都不可避免,但是中西方历史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大选与教会
       下一篇文章:约翰·亚当斯的宗教信仰与政治观念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