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社会
 
受难的美国与拔刀出鞘的美国——一个中国基督徒对于伊拉克战争的看法
发布时间: 2007/11/14日    【字体:
作者:江登兴
关键词:  美国 宗教 社会  
 
 
 
                                  江登兴

 
  2003年3月20日, 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攻击,在隆隆的炮火中还有这样一则报道:在巴勒斯坦,一个23岁的美国姑娘,因用自己的身体阻止以色列士兵推倒巴勒斯坦民居,而被推土机轧死。
  
    越过海湾的硝烟,让我们回忆这个美国姑娘被轧死时的情形,当以军士兵的推土机冲上来时,她在巴勒斯坦民房前,手无寸铁。在数百公里外,有她的二十多万武装到牙齿的同胞正在对伊拉克磨刀霍霍--她站在那里对着逼近的推土机大声呼叫——推土机还是冲了上去,她倒在地上;推土机从她身上轧过去,然后退回来,然后再从她身上轧过去。她身穿着鲜艳的上衣,这件上衣因为她青春的鲜血而更加鲜艳。
 
   美国终于对萨达姆动手了。在美国动手之前,我的同胞中不断有人发言,有的人反对美国对伊的战争,理由多是基于人道,人道主义当然好,但他们对美国所谓一贯霸权的抗议有失公允,有点骂臭骂倒而后快的架势。我的同胞中还有的人对美国坚决支持,认为美国为的是人权、民主与自由,“人权民主与自由”当然是好东西,但美国屯兵海湾恐怕没有这幺简单。更何况把“人权、民主与自由”这些当代知识分子奉为偶像的东西披戴在美国大兵的金盔上大有政教合一之嫌。
  做为一个受过知识分子精神影响的人,我提醒自己对美国行为的合法性保持警惕;做为一个基督徒,我遵循圣经的教导--尊重政府在公共领域的合理权威,但要以公平与正义的立场对其行为合法性做出独立而审慎的衡量(不过美国不是我的国家的政府)。
 
  美国的这一次动武,根本原因恐怕是美国自9·11以后,认为原来“事先防止暴力,当暴力行为发生后,对暴力进行事后追讨”的行为准则已不足以应付新的世界形势,美国要消灭敌人于他们行动之前。就是说,当邻居在磨刀时,美国就要往他的家里扔炸弹。为了将这一原则付诸实践,美国不惜打破二战以后列国一贯遵行的国际法准则,越过联合国行事。也许美国遏制恐怖主义,追求国家安全的目标有其合理性,它还顺便高举了人权民主与自由。然而当美国违背国际法的一贯准则,越过联合国采取武力时,他的行为就失去了合法性。以合法的手段追求合理的目标是本于圣经的民主精神的精髓之一,然而美国首先违背了这一准则。
 
  在美国动手之前,做为虔诚基督徒的前总统卡特和老布什都基于这一准则对现任总统的政策提出了批评。
 
  不过,我们还可以退一步,即使现有国际国际法非永恒真理,它可以随着国际情势而有所改变。我也深知,布什总统非一个道德中立者,他还有牛仔一样的激情将他的准则付诸实践。也许当代联合国体制及其民主准则在某种程度上使美国不能在这一框架内采取自认为“正确”的行动,正如我们所知道的,民主做出的决定并不总是正确的。我更知道,布什作为一大国领袖有着我辈小民所不知的国际情势需要面对。因此熟读《最高统帅》和《东进鞑靼大地》的布什总统攻伊也许有某种合理性。他现在不顾绥靖而中庸的很多国家领袖的反对而做出力排从议的决定。如他父亲所说的,他此刻“孤独而痛苦”。
 
  正如一个俄罗斯战略家所说的,9·11已经使美国成了惊弓之鸟,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已经决定改变他们二战以后的行为方式,他们要消灭恐怖于萌芽状态,他们认为有必要这样做,他们也有能力这样做。他们有决心在有必要的时候把联合国及其准则扔在一边。这个战略家建议俄罗斯不要螳臂当车,如果不识时务,逆美国而动只会使俄罗斯陷于被动。
 
  战略家的分析当然没有儒生的酸气,它合乎逐利而动的世界政客们的口味。虽然这些政治家们此刻正高扬正义,高声对美国抗议。然而美国的实力正在使雅尔塔会议后的国际平衡被打破,旧的行为准则被抛弃,我们看到一个新的动荡时代正在地平线之外逼近。
 
  但是,在战略家的聪明之外,人类的永恒真理与正义呢?当由二战那一代杰出的领袖所确立的国际法被如旧衣服脱下的,我们要追问与那一件旧衣服连在一起的基本准则,就是“生命必须得到尊重”也要被抛弃吗?由此原则可以推出,不能仅仅通过消灭敌人的生命而制止他可能的罪行。抛弃这一切,这不符合圣经的精神。当人类犯罪背判上帝时,上帝没有通过消灭人的生命而消除罪恶,反而有上帝之子耶稣基督取了肉身,在十字架上,在肉身中担当了人类的罪恶,而为人类开一条胜过罪恶,拥有新生的新路。圣经上说:“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藉着他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
 
  美国将把世界带进一个怎样的一个新时代呢?美国对这些基本法则的破坏也许将使它迅速而便利地赢来一场伊拉克战争的胜利,那么它在道义上带的坏头将给人类带来多少苦果呢?
 
  也许美国觉得它有足够的力量,在全世界范围内凭武力战胜罪恶。美国也许自信他不仅可以用现代化的手段将萨达姆手到擒来,而且可以做到零牺牲。美国确信可以凭自己的力量维持世界的和平与安宁,而且它还自信自己的行为总是正确。如果美国这么认为,那么我要说美国错了!就如一个人不可能把握管理世界所需要的所有知识一样,一个国家也不可能将凭自己的力量把握世界。谦卑的态度是承认个人与国家的有限性,并盼望与更多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们的合作。在这里我要引用美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法官之一的勒尼德·汉德先生的一句话:“自由的精神即是对其是否正确不很有把握的精神;自由的精神即是尽力去理解别人的见解的精神;自由的精神即是将别人的利益与自己的利益不带偏见一并考虑的精神;自由的精神铭记,即使一只麻雀落地也该引起注意;自由的精神也就是基督的精神……”本着这一原则,我对于我在本文的见解是否正确也持一种“不很有把握”的态度。
 
  以上所提的良性合作的达到有赖于道德,而道德有赖于信仰。
 
  古老圣经的立场是,不能崇拜暴力,正如耶稣基督所教导的:“凡动刀剑的必死于刀剑之下。”圣经的立场还有“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惟有倚靠万军之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 正如少年大卫在面对巨人歌利亚时所宣告的:“你来攻击我,靠的是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从圣经看,有多少人和国家实力上处于弱势,而在道德上牢牢持守时,靠着上帝的帮助而终得胜。这也是十字架的原则。国际形势虽然变化了,十字架的真理不会变。在十字架上耶稣基督手无寸铁,被剥夺了一切,然而在他十字架上苦弱无能的表象中,他赢得了正义的最大胜利。然而今天的美国似乎正与此相反。
 
  当美国拔刀出鞘时,我们盼望在它的刀枪之外,有他们先辈视为立国根基的基督精神的闪光。如果照这一精神,我们当爱我们的仇敌,为逼迫我们的人祷告。只有十字架的爱才能感动人心,“征服”人心,并带来持久的和平。
 
  如果美国以武力控制了中东,那么被美国逼于困境的伊斯兰世界将有一些人会更走向对美国的极端仇视,这也不是好事。消灭敌人的身体并不能最后消灭敌人,而最后的敌人可能正是自己。美国也许比当年罗马帝国还要强盛。当年罗马费尽九龙二虎之力,由西庇阿统帅大军终于打败了宿敌迦太基时,针对如何处置敌人,在罗马的元老院里有一场辩论。有一个人发言说:“但是,迦太基必须倒下!”这时有另一个英明之士站起来说:“但是,迦太基必须站立!”他的理由是,如果迦太基被夷为平地了,那么失去对手的罗马将迅速骄傲而随落。他不幸而言中,今天美国是否愿意步罗马的后尘呢?
 
  当美国拔刀出鞘时,我们庆幸地看到死于以色列推土机下的23岁的美国姑娘,她代表了受难的美国。她的精神是世界的希望所在。
 
  当美国拔刀出鞘时,我跪在黎明的幽暗里恳切祈祷,盼望美国的政府在对萨达姆疾恶如仇时,有美国人民能以基督之爱爱苦难中的伊拉克人民,为他们祈祷,并付出关怀。我更祈求在人类越来越崇尚暴力和力量时,十字架的光芒能给人类带来崭新的希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宗教财产归属的法律思考 \杜应芳 李荣
摘要:宗教财产归属不明,导致社会乱象比比皆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对宗教财产…
 
拉美政治变迁的社会基础——对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国天主教与左翼关系的比较研究 \钟智锋
摘要:20世纪末,拉丁美洲出现了两种型塑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运动——左翼运动和天主教…
 
加尔文:西方权利变革的起点 \安哲明
以良心自由为其中核心,首先要求宗教自由,而取得宗教自由则至少需要保障人不受迫害和…
 
沙特政教关系变革与社会话语重构 \孙晓雯 佘纲正
摘要: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奉瓦哈比派教义为国教,在政治领域和公共生活中践行瓦哈比…
 
从超越世俗到走向神圣 \曾润波
摘要:本文分析了俄罗斯总统普丁在公开国家发言中所涉及的宗教和神秘元素,选择了能够…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大寨修了一座庙
       下一篇文章:让尼姑出嫁如何——论中国需要一场佛教改革运动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