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教宗回应枢机质疑,批评律法主义
发布时间: 2017/3/23日    【字体:
作者:光启小粉丝
关键词:  教宗 枢机 律法主义  
 
 
现任教宗方济各意图改革梵蒂冈,但是对这一延续近2000年的机构进行改革,总是会面对抗拒。回顾过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曾被土耳其恐怖份子枪击、若望保禄一世只在任卅三天便猝然离世、保禄六世在马尼拉差点被刺,树敌颇多的若望廿三世,他的房间曾被人安装了窃听器……
 
继去年10月13名枢机在有关家庭的世界主教会议开幕当日,向教宗发出信函,质疑或强烈反对他采取或批准的会议安排和规程;今年11月14日亦有4名枢机对教宗周日发布的劝谕进行质疑。网络有声音幸灾乐祸,甚至认为教宗将会面临弹劾……人们忘记了教宗在世界各地和各种宗教场合倍受欢迎的场面。
 
这次质疑,由前马耳他骑士团团长Raymond Burke枢机,荣休科隆总主教Meisner枢机,宗座历史委员会前主席Walter Brandmuller,前意大利博洛尼亚大主教Carlo Caffarra枢机四人联名,他们说9月曾写信给信理部没有得到回应,因此于11月14日公开在向教宗方济各的劝谕《爱的喜乐》提出质疑请教宗澄清在社会最敏感问题上(堕胎、离婚再婚、同性恋德等上面)的态度。问题是:天主教反对堕胎、同性恋等,提倡家庭的价值,这是无可置疑的。但是对涉及到堕胎、离婚再婚、同性恋的人如何处置进行表态,这确相当不易。
 
 因此,教宗最近在接受意大利《前途报》记者访问时,含蓄地回应了这种律法主义者的态度,他说:“有些人仍然只看到或黑、或白,殊不知在生命的江河中乃需要进行分辨。倘若批评不含恶意,它就能帮助我们成长。不过,某些秉持严格主义(律法主义)思想的人,则是把自己的不满隐藏在他的盔甲内。”
 
 对于最近大陆天主教内一篇流传甚多的谬文,以教宗本笃十六对 梵二会议是一种飞跃、是对传统的割裂的说法的批评文章为基础,提出现在不能谈“梵二精神“,根本没有所谓的梵二精神。我们看到,教宗的这次访问内容包含了对这个问题的明确的回应,他强调,接受梵二大公会议精神是一段漫长曲折、尚未完成的历程。
 
教宗10月底和瑞典信义宗参加宗教改革纪念活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是肯定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了吗?这个访谈也回应了教宗活动的实质:推进梵二会议的大公主义。他批评了改教者路德的做法,认为路德将教会看作是一个机构,没有看到教会是需要上主的恩宠不断完善的。他尖锐地指出:“建设一个自我封闭教会的诱惑,导致对立也就是分裂,历史总是重演。”他尖锐地称这种教会的自我封闭,就是教会的“癌症”。
 
教宗17日在会见世界明爱机构代表委员会代表的时候,指出现代世界深受“即抛型文化”(一次性消费文化)文化的影响,需要一场“柔性革命”来改变这种“心硬症”(cardiosclerosis)。教会需要慈悲,教会要关注穷人。
 
以下为两篇关于前途报专访的报道。
 
教宗接受《前途报》专访 - RV  18/11/2016 18:49
 
(梵蒂冈电台讯)意大利天主教《前途报》11月18日刊登了教宗方济各在慈悲禧年即将结束时接受该报的专访。教宗表明,教会责在传扬福音,为穷人服务,而不是用来肯定自己思想的“工具”,也不是寻求捧场者的“球队”。教会是基督的工程。
 
慈悲禧年即将落幕,教宗希望“许多人”都发现自己深受上主的眷爱,谨记爱天主和爱近人是“不可分离”的。“服事穷人就是服事基督,因为穷人是基督的骨肉”。教宗承认,他并没有为慈悲禧年制定一套计划,却只是顺从圣神的引领。
 
“我喜欢设想全能的天主常会健忘。祂一旦宽恕了你,就记不得你的罪过了,因为祂乐於宽恕。对我而言,这就足够了。宽恕别人帮助我们懂得,我们应把基督信仰观念从严守法规转移到天主的位格上,祂成了慈悲。”
 
“《爱的喜乐》劝谕中提到,有些人仍然只看到或黑、或白,殊不知在生命的江河中乃需要进行分辨。倘若批评不含恶意,它就能帮助我们成长。不过,某些秉持严格主义思想的人,则是把自己的不满隐藏在他的盔甲内。”
 
教宗表明,教会责在传扬福音,教会是耶稣基督的工程;教会的发展是凭着她的“魅力”,而非劝人改变宗教。教会既不是一个“寻求捧场者的球队”,也不是为肯定自己思想的“工具”。
 
倘若一个“以自我为准则”的教会占了上风,这个教会就会“过於注视自己”,不再注视基督,随之出现的是对立和分裂。教会没有“自己的光”,她的存在只为向人类传扬天主的慈悲计划。然而,彼此奉承则是“教会内的恶性肿瘤”。
 
谈到最近的几次大公会晤,尤其是到瑞典参加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活动,教宗答道,这些会晤活动并非慈悲禧年的成果,而是走在梵二大公会议开启的旅程上。目前,基督徒的合一正沿着3条道路行走:一起施行爱德、一起祈祷并承认“共同的信仰”体现於“共同的殉道”,“流血的大公运动”。
 
教宗最後解释说,大公运动的旅程早已开启,因着梵二大公会议和他几位前任的努力而得以成熟,他本人并未加速这个进程,只是随从圣神的引领。倘若基督徒劝人改变宗教,这作法本身就是一个严重罪行。当初,路德反对教会形同一个组织,因为这样的教会以为不依靠上主的恩宠就能向前行走。
 
第二篇:
 
慈悲圣年即将结束之际接受意大利主教团媒体《前途报》采访时,教宗方济各阐述“合一是一段历程,因为合一是一个应该祈求的恩宠”。对《爱的喜乐》的批评:梵二大公会议回到了“源泉”,由此“将基督信仰概念的轴心从某种律法主义转移,这种律法主义可能是意识形态的。一些人继续不理解,要么黑要么白,尽管在生活激流中应该做出辨别”
 
ANDREA TORNIELLI梵蒂冈城(CITTÀ DEL VATICANO
 
“教会不是一支寻找球迷的足球队”。这是教宗方济各在慈悲圣年即将结束之际,接受意大利主教团媒体《未来报》评论员斯塔法尼亚·法拉斯卡女士的长篇采访中表示的。在对慈悲圣年的概括总结中,教宗着重强调了大公合一运动。其间,教宗回应了某些对世界主教会议后宗座劝谕《爱的喜乐》的批评。强调接受梵二大公会议精神是一段漫长曲折、尚未完成的历程。
 
《爱的喜乐》与“律法主义”
 
教宗指出,“教会的存在,只是向人宣讲天主慈悲计划的工具。大公会议中,教会深感在世界作天父之爱活标志的责任。因着《教会宪章》,教会重新回到了其本质的源泉,回到了福音。这是将基督信仰概念的轴心从某种律法主义——这种律法主义可能是意识形态的——转向了天主这个人,祂在圣子降生成人中化成了慈悲。一些人——批评《爱的喜乐》劝谕的人——继续不理解,要么黑要么白,尽管在生活激流中应该做出辨别。大公会议告诉了我们这一点,但历史学家们说,一次大公会议要让教会很好地吸收需要一个世纪……。我们才一半”。
 
没有盛大活动的圣年
 
那些发现自己被深爱的人开始走出不良的孤独、走出了导致仇恨他人仇恨自己的分裂。我希望许多人都发现自己深为耶稣所爱、让耶稣拥抱他。慈悲是天主的名字,也是天主的弱点、祂的弱点。祂的慈悲总是让祂宽恕、忘记了我们是罪人。我喜欢说全能天主的记忆力不好。对我而言,这就足够了(……)。耶稣没有要求任何轰轰烈烈的举动,只要弃绝和感恩。教会圣师,里修的圣女小德兰在她迈向天主的“小路”上指出了孩子那样的放松弃绝,毫无保留地在父亲的臂膀中睡去;指出了爱德不能被封存在底层。爱天主、爱他人是两种无法分割的爱。
 
我没有为慈悲圣年制定计划
 
我没有制定计划,只是做了从圣神那里获得的启示而已。一切就都进行了。我让圣神引领,这仅仅是温顺地服从圣神、让祂作为。教会是福音、是耶稣基督的事业。不是想法的过程、阐述的工具。在教会内,当时机成熟时事情会水到渠成。
 
加速大公运动
 
继续向前的大公运动历程加紧了。但这是一段历程,不是我。这段历程是教会的历程。我见了教会的负责人,这是真的,但还有我的其他前任们同这些和其他负责人们所做的。我没有使其加速。我们向前的速度好像越来越快,按照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概念来阐述这一进程,就是接近尾声时速度会加快。
 
实用的大公运动与神学争议
 
并不意味着把什么搁置起来。为穷人服务意味着为基督服务,因为穷人是基督的化身。如果我们一起为穷人服务,意思是说我们基督徒在触摸基督的伤疤时结合在了一起。我想到了明爱和路德教派爱德机构组织在隆德会晤后的工作。不是机制,而是一段历程。某些将“教义上的事”和“牧灵爱德的事”对立起来的方式不是福音精神的,制造了混乱。
 
基督徒的合一是一段历程
 
合一不是靠我们之间达成协议,而是因为我们一起追随耶稣。一起前进中,因着我们追随的基督的事业,我们可以发现我们是合一的。跟着基督后面走把我们结合在了一起。皈依意味着让上主活在我们内、在我们内作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发现我们也在宣讲福音的共同使命中是合一的。一起前进、工作时,使我们意识到我们已经在上主的名内合一了。为此,合一不是我们创造的。我们会意识到,是圣神在推动着我们、带领我们向前。如果你顺从圣神,将是祂告诉你该走的路、其余的全部由祂去做。如果祂不带你去、如果不是圣神用祂的力量推动你,你是无法跟着基督的。为此,圣神是基督徒合一的缔造者。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合一是在前进中形成的,因为合一是我们要祈求的恩宠。也是为什么我反复重申基督徒内的强迫他人改教都是犯罪的。教会永远也不会因为强迫他人改教而成长的,而是“因为吸引”,正如本笃十六世所写的。为此,基督徒之间的强迫改教,本质上是严重的罪。因为违背了怎样成为一名基督徒保持基督徒身份的过程本身。教会不是一个寻找球迷的足球队
 
大公运动的关键
 
完成一个进程而不是占据空间,也是大公运动历程的关键。值此历史时刻,合一是通过三条道路实现的:用爱德事业一起前进、一起祈祷、承认共同宣信的,就像以基督之名、在鲜血凝成的大公主义内的共同殉道。在这里可以看到,敌人本身承认我们的合一、领洗者的合一。敌人,在这一点是不会错的。这都是有形可见的合一的表现形式。共同祈祷是有形可见的、一起行爱德事业是有形可见的、在基督的名内共同殉道是有形可见的。
 
教会的癌症
 
我继续想到教会内的癌症是彼此相互奉承。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谁是耶稣,或者从没有遇到过,总是可以遇到的。但如果一人在教会内,在教会内行为,恰恰是因为在教会内形成并助长了他对主宰、对表现自己的渴望,有一种精神上的疾病,以为教会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人的机制,一切都任凭野心和权势的逻辑摆布。路德的反应中也有这一点:拒绝教会是一个组织的形象,可以不需要上主的恩宠继续存在下去;或者认为教会是一个理所当然的、事先保障的拥有。这就是建设一个自我封闭教会的诱惑,导致对立也就是分裂,历史总是重演。
 
东正教徒与第一千年的合一
 
我们应该回顾第一个千年,总是可以激励我们的。这不是机械性地倒退回过去、不是单纯的“倒车”:这里有值得今天借鉴的宝藏……。初期教会时代的教父们很清楚,教会要不停地靠基督的恩宠活着。为此,我在其它场合多次强调,教父们说教会没有自己的光,他们称为“mysterium lunae”,光的奥迹。因为教会是反射基督的光,并不是其本身的光。而当教会不看基督,过多地看自己时也会分裂。这就是第一个千年后所发生的。仰视基督使我们摆脱这种习惯,也会使我们摆脱必胜主义和严厉主义的诱惑。使我们共同走顺从圣神的道路,这条路把我们引向合一。
 
转自光启小粉丝微信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立法与宗教管理”学术研讨会 \徐玉成  冯雪薇 等
编者按:2016年12月10日,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宗教与法治学术研讨会”。本…
 
早期基督教的人权观念与人权实践 \魏治勋
提要:作为现代宪政制度核心理念的人权原则起源于基督教的伦理规范。基督教伦理规范…
 
我们的法律与宗教危机 \方灿
——读伯尔曼《法律与宗教》有感 摘要:梁治平先生的《死亡与再生:新世纪的曙光…
 
大智大勇巧安排,复兴佛教绘蓝图——纪念赵朴初居士诞辰110周年 \徐玉成
内容提示: 2017年11月5日,是伟大的爱国者、中国共产党亲密的朋友、著名的社会活动…
 
略论宗教改革对国际法发展的影响 \钟继军 邱冠文
摘要教会否定国家间的相互独立,阻碍了国际法的发展。宗教改革促进了欧洲近代民族国家…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基督教与穆斯林领袖齐聚开罗 针对ISIS共同探讨和平之道
       下一篇文章:教宗接见欧盟首脑:投资生命、家庭和青年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