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教宗 朝鲜危机 外交途径
发布时间: 2017/5/5日    【字体:
作者:梵蒂冈电台讯
关键词:  梵蒂冈电台讯  
 
 
(梵蒂冈电台讯)教宗方济各4月29日结束他的第18次国际牧灵访问,从埃及返回罗马。在飞行途中,教宗回答了记者的提问,谈及朝鲜核危机、意大利博士生雷杰尼(Giulio Regeni)遇害事件、移民问题、委内瑞拉暴动、联合国的角色,以及大公运动。

教宗首先谈及朝鲜核危机,指出核战争的危险和威胁,呼吁有关负责人展开“谈判”,强调“外交途径”是解决朝鲜危机的唯一出路。教宗说:“关於这场零星的世界大战,我几乎已经说了约两年之久,这是零星的战争,但它已经扩大,甚至越来越集中。某些热点问题现在被进一步强化,因为朝鲜试射导弹已经一年了,至今仍在继续,现在这个问题似乎过於炙热。我常呼吁通过外交途径,也就是透过谈判来解决问题,因为这关乎人类的未来。今天扩大化的战争必将毁灭很大一部分的人类和文化,带来方方面面的破坏。”

教宗然後列举了“战火纷飞的地区”,从中东到非洲;也谈及负责协调工作的国家,如挪威,以及国际组织的角色。教宗说:“我认为联合国有责任更新自己的领导角色,因为这个角色现在有些被冲淡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记者询问教宗:他是否会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往意大利参加陶尔米纳(Taormina)七国峰会之际接见他。教宗表示他并未获得这方面的要求,但他重申:“我接受任何一个国家首领的接见请求”。

谈到另一个国际危机,委内瑞拉反对马杜罗的抗议活动,以及持续了数周的冲突。教宗表示他深爱这个国家,圣座将为解决该国危机而不遗余力。

教宗在回答有关欧洲民粹主义和法国总统选举的问题时,提到今日的另一个危机——移民问题,说道:“欧洲的确面临解体的危险,这是真的。我在斯特拉斯堡(Strasburgo)曾温和地谈及这个问题,在查理曼奖颁奖仪式中则以更加强烈的语气予以强调,最近更直截了当。我们只该省思这个问题罢了吗?从大西洋到乌拉尔山,整个欧洲也面临一个令它恐惧的问题——移民问题。这是真的。但我们不要忘记欧洲是由移民组成的团体,移民的历史源远流长,我们都是移民。但我们应该认真研究这个问题,并且尊重诚实的观点,从大的政治格局来讨论问题,而不只是关注终将无所成果的国家小政治。”

有人问及教宗,他在访问罗马提贝里纳(Tiberina)岛圣巴尔多禄茂大殿时使用“集中营”来描述难民营是否为口误。教宗强调:“有些难民营确实是集中营。在意大利和其它地区或许有,在德国一定没有。但您设想那些被关在一个营地、不能外出的人能做些什麽?您设想发生在北欧的事,他们想渡过海峡前往英国却被关了起来。”

关於教宗与埃及总统的私人会晤,意大利记者询问教宗是否谈及雷杰尼被杀事件。教宗说,这是一个私人会晤,保密性应该得到尊重。教宗就这位意大利年轻学者2016年初在埃及遇难的事件表明:“我很担忧,我已经透过圣座在处理这个问题,因为遇害者的父母也曾向我提出要求;圣座已经采取行动。我无法说事情进展如何,或到了哪一步,但我们确实在行动中。”

教宗也谈及基督徒受迫害的问题,表明“今天的殉道者比教会初期还多,尤其在中东”。这在大公运动的层面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而大公运动需要在对话与行走中进行。教宗说:“大公运动是藉着施行爱德、相互帮助、在某些有可能的事情上携手合作,一起走出来的。不存在静止不动的大公运动。神学家确实应该研究讨论并达成共识,但这些工作如果不在行走中进行,将无法结出好果实。”
 
转自信德网
http://www.chinacatholic.org/News/index/id/38496.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违宪审查视角下的宗教信仰自由保护研究 \柴世斌
摘要 宗教信仰上升为一种人权而受到法律的保护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宗教自由权…
 
中国佛教道教被商业化的历史—以普陀山申请上市为例 \史方平
2018年4月2日,佛教圣地普陀山申请上市消息出来后,引起社会和全国佛教界的一片哗然和…
 
论教会法对西方法律制度的影响 \于慧施
摘要:教会法是基督教关于教会组织、制度和教徒生活准则的法规,是中世纪西欧封建法…
 
当代中国宗教法治化探析 \郑志泽
〔摘 要〕我国82年宪法就确立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但受到儒家思想、近现代自然科学…
 
越梵关系分析 \Bernard
2018年3月6日,越南胡志明市总教区裴文督总主教在梵蒂冈述职期间突发心脏病去世。2天…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欧洲犹太大教长说与穆斯林风雨同舟
       下一篇文章:教宗方济各关怀劳工:友爱应成为调节经济秩序的原则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