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特朗普在白宫里设立了一个神秘宗教组织
发布时间: 2018/4/12日    【字体:
作者:环球网
关键词:  特朗普 白宫 神秘宗教组织  
 
 
“中央圣经研习小组”......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特朗普自上任以后,在白宫开百年之先声,成立了一个神秘的“中央圣经研习小组”,小组成员包括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美国新教育部部长贝特西德沃斯,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等一众美国政府内阁成员。
 
据英国媒体报道,每周三,这些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就会齐聚在华盛顿的一间神秘的会议室,一起深入学习领悟探讨上帝的“精神”和“旨意”。
 
美国政府部门主要负责总统安保的特工处工作人员对外透露,研习小组的学习地点无法对外透露,只有小组成员才知道具体的学习地点。
据英媒报道,这个研习小组的“发起人”共有十名内阁成员,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按时参加每次集体学习,因为他们琐务缠身,所以只能尽己所能。
每次集体学习的时间持续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研习小组的成员在课后还可以跟负责“讲课”的“国师”联系交流学习心得。
而这位“国师”的经历也引起了外媒的关注。据外媒报道,这位名叫拉尔夫·德罗林格的“国师”身高两米有余,年逾花甲,是一位前NBA球员。拉尔夫·德罗林格经常谦称自己“只是一个膝盖不好的运动员。”
 
他的经历一直与宗教团体相伴,他曾经三次在NBA选秀活动中被球队选中,但每次都主动拒绝加入职业球队,他称自己“沉迷于对基督福音的热爱,以至于与之相比所有事情都相形见绌。”
后来他加入了一个名为“运动员在行动”的基督团队。这个团体可以让他在全世界近35个国家打篮球赛,并利用中场休息时间向当地民众传福音。
 
拉尔夫·德罗林格称,“这对我来说非常完美,因为我真的不喜欢篮球,但我喜欢布道。”
 
后来,拉尔夫·德罗林格成为了达拉斯小牛队的一名职业球员,并在退役后于96年转向政治。
 
拉尔夫·德罗林格所领导的宗教部门现在美国的43个州的州府都设有分部,此外还设有20多个海外机构。每个分部和机构的领导者都由当地的牧师担任,但有外媒质疑其中没有一个部门是由女性领导的,这让人匪夷所思。
 
对此拉尔夫·德罗林格辩解称,圣经中没有限制女性在商业领域的领导地位,没有束缚女性在政治领域的领导地位,但圣经明文禁止女性在婚姻关系中的主导权和在教会中的领导权,这些在圣经中都是一清二楚的......这并不意味着,在一个平等的意义上,女人是不太重要的。这只是她们的角色不同。
 
2010年时,拉尔夫·德罗林格所领导的宗教机构在国会大厦委员会的分部开始开展圣经学习研究活动,该研习小组现有50名成员。而在2015年,这个研习小组中的四人在当选为参议员后,又要求在参议院中成立了一个参议员圣经学习班。而在2017年3月,在唐纳德特朗普上台两个月后,在这个圣经研习小组的发展模式开始在内阁中得到生根发芽,“美国中央圣经学习小组”正式成立了。
 
拉尔夫·德罗林格称特朗普任命的所有内阁成员先前都参加过我们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圣经研习小组。他将这份“功劳”归因于副总统麦克·彭斯,因为他最清楚谁是那些最有信仰的人。
 
拉尔夫·德罗林格同时表示,“特朗普暂时还不是小组成员,但他确实是一名基督徒,并在最近几周得到我的打印版讲义。”
 
拉尔夫·德罗林格的圣经研究讲义并非私密或秘密。任何人都可以在线阅读。
 
英国媒体摘选了他的部分讲义内容称,关于同性婚姻,拉尔夫·德罗林格写道:“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仪式在上帝眼中是不合法的。”他重复了这一主旨,突出地表现出来,并坚定了这个主题。
今年一月,当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将德罗林格和他的研习小组成员描述为“基督教民族主义者”,他写了一封1400字的信来表示抗议。
 
能源部长里克佩里和农业部长桑尼珀杜是“中央圣经 研习小组”的成员。“拉尔夫德林格是我的生活指导员。”佩里说。
 
德罗林格称这种说法意味着“我正在秘密地与内阁成员见面,以便推翻政府”。面对外界质疑他主导的研习小组不只是一个圣经研究小组,而暗含有政治主题,有政教合一倾向时,德罗林格表示,我相信我们的制度可以让两者很好的保持距离,但不至于分崩离析。无论是什么组织和机构,家庭,商业抑或教育,它们都需要神的话语中那些“清规戒律”来保证正确的运作。
 
来源:环球时报微信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当代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 \巫升海
摘要 宗教信仰自由是指公民依据其内心信念,自愿地选择信仰某种宗教并进行宗教实践…
 
有关清朝对蒙古地区宗教政策及宗教立法研究 \乌云陶格斯
【摘要】宗教作为统治阶级管理国家、控制民众精神的最有效手段。在清朝统治者看来,…
 
宗教工作如大禹治水,宜“疏”不宜“堵”——以行政强制手段阻止宗教发展结果适得其反 \史方平
习近平在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做好党的宗教工作,把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
 
清末士绅和教会在地方上的冲突与矛盾——以湖北社会为中心的考察 \刘元
摘要:基督教在传入中国内地的过程中,受到来自地方士绅的最激烈的反对。反教的原因…
 
基督教生出“非暴力不合作”? \杨凯乐
耶稣,被人说成是革命者,也被人看作是非暴力不合作第一人。近年来,当基督徒们越…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越梵关系分析
       下一篇文章:靳禄岗主教表示:我们很高兴教宗-中国对话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