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圣座与中国当局
发布时间: 2018/7/5日    【字体:
作者:梵蒂冈中文网
关键词:  圣座 中国  
 
 
在近期的历史中,准确地说,是在圣若望保禄二世教宗牧职期间,圣座与中国当局建立起有关主管单位之间的接触。双方所展开的私密会谈,起初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效,但圣座坚决持续对话,对中国政府展现尊敬的态度,试图跨越以往或当下的所有误解,澄清天主教会的宗教本质和圣座在国际层级行事的目的。
 
中国共产党对天主教会似乎也产生了类似于区分理论立场和对话需求的想法:中共虽然对宗教在社会内的意义与功能仍抱持哲学偏见,却也从为严峻迫害行径作辩护,缓慢地转变到对信徒的个人信仰有所开放,尽管改变的步调在全国并不一致。
 
若望保禄二世教宗2001年曾论及与中国当局对话的必要性:「圣座为了全人类的利益、以全天主教会的名义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敞开对话的大门,这是人所共知之事。为了中国人民的福祉及世界的和平,期盼在克服了以往的误解之后,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起合作。」(致利玛窦抵达北京四百周年国际研讨会文告,2001年10月24日)而本笃教宗2007年阐明,在对话中,「在中国的天主教会的使命不是为改变国家的结构或行政组织,而是向人宣扬基督」(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天主教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教友的信函,第4号)。
 
因此,教会为自身要求传扬福音的权利和自由:她的使命不涉及那与政治密切相关的问题。建设一个公正的社会与国家秩序首先是个政治任务,但与此同时,它也是至关重要的人性及道德任务,教会有义务透过净化理智、培育伦理、发出先知之声,甚至在必要时刻有建设性地提出批评,借以作出她独特的贡献。
 
本笃十六世如同他的前任所做的那样,在写给在中国的教会的信函中多次肯定圣座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敞开对话之门。他期盼「不久就能见到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有具体沟通合作的途径」,因为「友情策励交往、分享心灵喜忧、团结与互助」(第4号)。一方面,切莫忘记信仰与牧民智慧的指南针;另一方面,切莫忘记谦卑地认识相关议题的复杂性,我们必须克服与合法政权的持续冲突,针对现存的问题寻找解决方法(同上)。
 
在这一贯的行动和教宗训导下,教宗方济各渴望继续致力于对话。而这要求坚持与中国政府的官方谈判,秉持必要的谨慎周密与明辨,以及出于信赖天主的高瞻远瞩和孜孜不倦的刚毅。此外,这也解释了圣父为什么在不同场合表达了想要访问幅员辽阔的中国和拜会中国国家主席的心愿。
 
(与中国对话系列四)
 
转自梵蒂冈中文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美虽新邦 其命惟旧:读《美国秩序的根基》 \刘军宁
任何秩序都是建立在特定根基之上的:如果根基是细弱且摇晃的,那么秩序的坍塌就是可期…
 
赵朴初居士对于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贡献 \徐玉成
内容摘要:本文介绍了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在中共十一届…
 
论我国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法律制度的发展与完善 \黄沛景
摘要 随着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开展和深入、与世界的日益接轨,宗教信仰自由在今天的…
 
效率准则的确立与宗教公平伦理的演变 \张志鹏
“宗教与经济伦理”学术研讨会论文 摘要:经济学论证了效率是人类社会的基础性伦理准…
 
网络空间里的权威与流动性宗教:宗教传播的新疆域 \亚当•波萨马伊/布莱恩•特纳
宗教人士和宗教团体对互联网的利用始于20世纪80年代。自那时以来,在网上探讨宗教事…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全球第一所中国公学的圣家堂重新向公众开放
       下一篇文章:尼加拉瓜政治动荡:教宗邀请该国主教继续对话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