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财产
 
道符书写的灵异世界
发布时间: 2020/8/14日    【字体:
作者:朱越利
关键词:  符箓 灵异世界  
 
 
人们常常以具有特色的标志为依据,将道教划分为丹鼎派和符箓派两大派。丹鼎派的标志有炼丹图、修真图等,符箓派的标志有符图箓印(统称符箓)等。
 
符箓内涵丰富
 
符箓是道士使用的一种文字或图形,种类繁多,数不胜数。符和箓尚有细微区别。符的内容主要是禳词、咒语、鬼像、神像和其他图形等,箓的内容主要是鬼神的名讳、服饰描述、职能等。道教称符箓具有神力,符箓派道士经常凭借符箓遣神役鬼、镇魔压邪、治病求福等。道教又称,人若佩戴符箓,可以祛邪避鬼、虎狼远遁、刀兵不侵。
 
符箓一般书写、涂画在纸、绢、竹、木等载体上,有些则镌刻、铸造在建筑物有关部位及碑石、金属制品上。一些符箓是抽象的符号,大部分符箓的文字似字非字,图形千奇百怪,外人难以辨认,有师承的道士则能诵能画。也有一部分符箓的文字和图形,虽外人亦能读能识。
 
符箓的内涵非常丰富,对符箓的内涵进行仔细发掘,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内容。比如,《五岳真形图》是一种道教符箓,大约出于魏晋之际。这一符箓在六朝道士中的地位非常高,当时道士入山时常常佩带该符。葛洪《抱朴子内篇·登涉篇》说:“上士入山,持《三皇内文》及《五岳真形图》,所在召山神,及按鬼录、召州社及山卿宅尉问之,则木石之怪,山川之精,不敢来试人。”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第3卷指出,“真形”图类似于山岳的等高线图。那些错综复杂的旋圈看上去像人的肠子,这表明它们所代表的可能是山的内部。灵地的黑白轮廓图还附有说明,告诉弟子如何在草图上为洞穴和水道着色。小川琢治的《中国地图学之发达》、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卢嘉锡主编《中国科学技术史·地学卷》,以及姜生、汤伟侠主编《中国道教科学技术史·汉魏两晋卷》和《中国道教科学技术史·南北朝隋唐五代卷》,都对《五岳真形图》做了研究。
 
再如,《道法会元》卷259“元帅真形符”中绘一把刀尖下指的短柄宝刀图像,“响刀现行符”中绘一把刀尖直上的长柄龙刀图像;卷260“朗灵符”中绘一把刀尖直上的短柄宝刀图像;卷259“元帅真形符”中绘有关元帅右手捧敕令、左手持铁铃铁索图像,“变形书迎刀符”中绘有一幅关元帅右手执刀、左手持铁索图像;卷260“朗灵符”中绘有关元帅头顶天雷、足踏地电、左手执宝刀图像。这些图像出现在明《道藏》版中,是否宋元符图原貌,不得而知。这些图像不同于俄国人柯兹洛夫1908年从甘肃望城子盗走的金代关羽画像。即是说,这些图像既不能称文人画,也不是年画,而是符图,颇像剪纸。如果《道藏》本《道法会元》中的关羽图像(包括关羽大刀图像)是宋元符图的原貌,则可能与古代剪纸、影戏有某种相互作用的关系。
 
学界关注道教符箓研究
 
国外学者很早即重视对道教符箓的研究。法国学者索安著《西方道教研究编年史》(吕鹏志、陈平等译,中华书局2002年版)概述说:经过康德谟和石泰安的研究,汉代以前封建习俗中符的起源已颇为明了。法国学者石秀娜认为,符是写有契约的书板,分成两半后双方各执一半。“合符”是一种封建忠道仪式,对道士则意味着它与经由符而通达的神圣力量交流的不同方式。美国学者鲍菊隐对以下符箓进行了分析:(1)五岳的迷宫图和天界、阴间图;(2)画于九宫魔方中且以九为布局单位的空间图;(3)星图、祭坛和祈祷室的平面图,以及对人体微观世界景观的描摹。
 
我国学者也对符箓进行了一些研究。比如,王育成在《文物所见中国古代道符述论》(《道家文化研究》1996年第9辑)一文中认为,中国古代道符大致经过了这样一个历史过程:符箓源于早期的灵物崇拜,是诸灵物中的一种。两汉时期由于帝王将符与天命结合在一起制造出符命,大大提高了符的社会地位和影响。东汉中后期道教人物接过这种崇拜形式,并将其至少发展为六种类型,形成道符的第一发展阶段。魏晋南北朝时期,道符的形式逐步统一,使长条类型道符成为最基本的符制,形成道符的第二个发展阶段。自隋唐时期开始至明清,由于道教的复兴,道符也进入它的鼎盛状态,在长条类型道符为主的情况下,创造出灵宝天文、符印等新品种,并且在其他一些物品上出现,以至于越过大海传入日本等国家,形成道符的第三个发展阶段。
 
詹石窗的《道教艺术的符号象征》(《中国社会科学》1997年第5期)一文,从符号学角度对道教艺术进行探讨,指出道教艺术本身就是一个符号象征系统。他区分了道教艺术的自然符号与人工符号的特性和功能,考察了具象符号与抽象符号在道教艺术中的不同表现及其象征蕴含。在此基础上,他从道教艺术的审美功能上,发掘了隐含于道教艺术中的人的精神,说明道教的生命意识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通过符号象征来体现的。道教艺术之所以充满生命的气息和律动,正在于关注生命之精神的作用;也正因为此,这种艺术形式才闪烁着独具魅力的美的灵光。
 
虽然学者们对符箓进行了相当多的研究,但研究空间仍然十分巨大,特别是运用形象史学的方法进行研究,前景更是广阔。道教具象的内容,远远不止符箓一项,此外还有绘画、建筑、雕塑、服饰、法物等。形象史学研究的开展,将对我国的道教研究起到促进作用。
 
转自宗教学术网
http://iwr.cass.cn/zjys/201502/t20150216_3110358.s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权需要统一根基吗——《世界人权宣言》起草过程中的宗教和哲学论争 \化国宇
摘要:《世界人权宣言》起草正值自然法复兴的重要时刻,作为新自然法学派的一大分…
 
20世纪初中文世界对法国政教分离政策的诠释 \汲喆
【摘要】:1904年法国通过了《禁止宗教机构办学法案》,1905年又通过了著名的《政教分离…
 
民国时期政府宗教治理的举措及启示 \任杰
一、宪法明确信教自由原则 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政府,首先明确地提出了信教自由原…
 
浅析美国宗教自由政策 \张会贞
本论文旨在探究在很多其他国家正在经历宗教衰退的时候,美国宗教为何会依然保持其…
 
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的法理思考--基于S.A.S.V France案的启示 \毛俊响
摘要:立法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往往涉及对个人宗教信仰表达自由的限制。国际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最后的那烂陀
       下一篇文章:福建解放军庙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