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经济
 
内卷化、东亚文明与现代资本主义体制
发布时间: 2020/11/20日    【字体:
作者:袭明家庭学堂
关键词:  内卷化 东亚文明 现代资本主义  
 
 
先是几天前看到我外甥在朋友圈转发的一些图片,里面都是年轻打工者的各种吐槽,其中有诙谐搞笑幽默,更多的是力透纸背的悲凉无力绝望。我当时很受触动,觉得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难了。这两天又看到朋友圈不少人在转发文章,讨论中国社会内卷化的问题。这两件事高度相关,我外甥关注的是与他同龄的年轻人的具体感受,相关文章则是从理论上总结和探讨背后的原因。下面谈谈我的看法,想到哪就写到哪。
 
第一、东亚包括中国当下的内卷化当然不同于传统农业社会和农业生产的内卷化。这一内卷化具有普适性,同时发生在东西方,而且在世界范围内共振。从社会上来说,这一内卷化典型体现在欧美和东亚的人口出生率都普遍大幅低于正常的人口替代水平,这意味着这些国家和地区很快就会进入人口减少的时期(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移民国家可能会依赖移民而维持非常微弱的人口增长态势)。内卷化在政治上的表现也非常突出且普遍:川普的当选以及美国政策的转向、美国近期大规模的社会运动、欧洲民粹运动的勃兴、英国的脱欧、中美冲突、香hong港问题等等,都与全球范围的内卷化有很深的相关性。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工作越来越勤奋却常常得不到自己期待的那种回报,很多人则像我外甥的同龄人那样,几乎失去对生活的憧憬,于是,整个社会普遍弥漫着焦虑感和虚无感。
 
第二、这一内卷化首先与现代资本主义体制的内在属性有关。现代资本主义体制源自西欧,与其发展相伴的是,西方从中世纪的信仰时代走向当下高举理性和推崇欲望的世俗化时代。其内在品格既带有阿波罗式的科学理性与秩序,也带有酒神的创造征服的冲动与激情。西方文明的这一内在基因被霍布斯和亚当斯密们发掘并释放出来,成就了当今资本主义体制一统天下的格局。相应地,西方世界由理性与信仰共同构筑的文明秩序便发生了倾斜,信仰与仁爱不再能有效地抑制技术理性的非人道倾向以及漫无边际的破坏性欲望。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和象征,艾略特的长诗《荒原》揭示了当时西方人的精神和灵性危机。第二次世界大战则彻底摧毁了欧洲人的信仰和信心,他们普遍走向虚无主义,在精致浮华的生活中随波逐流。在二战中崛起的美国,没有充分吸取两次世界大战的经验,更没有听取艾略特的警告,反而以更为决绝有力的方式将让资本主义在全球获得前所未有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其中,东亚地区受此影响最大最深。
 
第三、因为二战时的惨败,作为东亚地区现代化领头羊的日本人,被迫放弃其捍卫东亚文明的雄心或野心。大东亚共荣的梦想让位于向盎格鲁撒克逊资本主义模式的全面靠拢乃至投降。日本人因此成就了二战后的辉煌,并再度成为东亚地区所有其它国家和地区效仿的榜样。借着中国当局的当代自强运动,盎格鲁撒克逊-犹太资本主义模式在东亚社会获得的推崇乃至膜拜,远远超过地球上的所有其它地区(包括盎格鲁国家之外的欧洲)。其中的一个例证是,英国人胡润推出的富豪榜在中国受关注的程度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另一个例证是,由英国人发明然后被美国人发扬光大的GDP概念在中国和东亚其它地区受到过度的关注,而GDP这一标准根本无法准确衡量一个地区的生活质量和文明程度。这种关注外在数字而忽略内在品质的倾向,大幅增加了东亚人的生存困境,使得他们的内卷化压力超过了欧美人。
 
第四、除了资本主义本身的基因之外,第二个原因是文化上的。希腊的奥林匹亚精神崇尚竞争,东亚的儒家文化则一贯尚贤,看重尊卑贵贱的等级序列。这是现代资本主义体制能够在欧美繁荣勃兴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争竞必然产生优胜劣汰的结局,在经济迅速扩张、社会文化蓬勃发展的时候,竞争的落败者尚能有重头再来的机会,一旦社会进入发展瓶颈期,竞争便会白热化,除了少数真正优异者外,其他人便可能会陷入内卷化的漩涡之中。竞争型社会的价值准则、社会规范和文化心理,无疑极大地加重了竞争中落败者或潜在落败者的心理和情绪压力。这一方面可能促使他们采取极端的竞争手段,推动社会整体竞争氛围的极端化,使社会快速滑向丛林状态。另一方面,恶性竞争消耗了大量资源,使得资源的产出率变得越来越差,从而将社会进一步推向内卷化的深渊。
 
第五、除了体制和文化之外,社会内卷化的第三个原因是政治性的,在美国和东亚,利益集团的操控无所不在。利益集团存在于所有社会形态之中。不过,资本主义体制下的利益集团具有前现代社会难以企及的隐秘性、跨国性、复杂性、流动性,并拥有前所未有的手段和工具(比如货币政策、跨国公司、媒体平台、政治献金体系等等)。久而久之,利益集团编织起极其庞大甚至无远弗届的操控网络,一般民众好似被纳入无物之阵,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说不清楚其中的原因。利益集团的谋利冲动和隐秘操纵无疑大大减少了本来属于普通民众的机会和资源,让他们日益陷入被动甚至依附的地位。对自我命运失去控制、并进而成为任人摆布和剥削掠夺的对象,让他们的生活变得黯淡无光,甚至促使他们以拒绝结婚和生育的方式做出最让人悲哀的被动反抗。
 
第六、根据媒体的报道,韩国和台湾在今年都会出现人口减少的现象,而且这一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都比各自先前预计的人口减少的拐点提前了。新加坡在今年也会出现十年来的首次人口减少现象。这些地方纷纷紧随日本的步伐而去。中国的人口可能也会比预测的更早到达拐点,实际劳动力数量可能已经过了拐点。香港可能也是如此。这与当今世界的其它迹象一样,都表明全球资本主义的扩张已经走到尽头。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日子里,曾经推动全球内卷化的那些因素还会持续发挥作用,而可支配的人力资源却在减少之中。最终,越来越少的人要接受越来越强的内卷化压力,平均摊派到每个人身上的内卷化压力反而会加大。现在年轻人的绝望和消极反应实际上说明他们是清醒的,也是感觉敏锐的。
 
第七、在全球内卷化危机日益深化的背景下,世界各地的社会政治问题都有加速发展的趋向(正如前面所例举的那样),也因此,全球都在寻找新的出路。也是在两三天前,一位在目前的共和党内颇具影响力的学者兼评论家在美国的观看人数最多的电视访谈节目中公开建议川普,把本次总统大选的竞选主基调定位在阶级冲突。无论其动机如何或者川普会在何种程度上接受他的建言,这简直是石破天惊之论。要知道,共和党传统的支持者有相当一部分是资本主义体制的既得利益者,阶级冲突犯他们之大忌的话题。这位先生提出这样的建议,一方面说明美国人对现存体制的不满和反思,另一方面也表明他们在积极寻找新的出路和方向。但是,仅仅在政治层面做出一些努力,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从文化上找到拨乱反正的努力。
 
第八、无论对个体还是对共同体来说,解决全球内卷化压力的最终出路在文明的更新与文化的重建。要理解这一问题,可能要温习老子的智慧。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就本文来说,这句格言意指任何一种意识形态或制度都不是常道,最终必然沦落为利益集团谋求私利的工具。真正的常道就像源头活水,所有的文明都必须靠这种源源不绝的活水来滋润更新自己,只有这样,文明才能保持持久的活力,不会被任一意识形态或人为建制捆绑,让普罗大众的生命充满活力与希望。只有这样,人们的观念体系和制度会设计才会有足够的弹性和灵活性,避免成为束缚甚至压制民众的工具。只有这样,政治才会相对清明,利益集团操控的能力和机会才会大幅缩小,一般民众因此被内卷化的危险才会大幅降低。就其现在的形态而言,资本主义已经成为一种僵化的意识形态和制度装置。人们如果不能借着道的源头活水对它进行改良,也许革命就很难避免。
 
 袭明家庭学堂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教会法中特有的司法原则-以教会法婚姻诉讼中的辩护官和提诉官为中心 \孙怀亮
摘要:教会法和世俗法在很多司法原则上是同质的,如不诉不理、回避制度、独任法官…
 
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面临危险! \阿利托大法官
全文:我很荣幸今天能够在网络上为联邦党人学会年度大会致词。通常致辞在现场,并…
 
基督教与刑法——对近现代刑法宗教渊源的解读 \衣家奇
摘要:西方的法律文明有其深刻的宗教根源。其中,近现代刑法制度中许多被认为最重要,…
 
神圣与崇高:中国法治的理想图景 \曹培
摘要:基督教对西方法律的影响主要表现为精神上的启蒙和推动多元社会机制形成两个方面…
 
中国佛教僧侣私人财产权问题研究 \孙伟搏
佛教僧侣能否享有私人财产权的争议由来已久。按照佛教内律,僧侣不当蓄财,其所有财…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21世纪人类学面临的新挑战
       下一篇文章:没有文章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