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以地方教会为解决方案
发布时间: 2020/12/25日    【字体:
作者:麦茨·麦可尼 迈克·麦金利
关键词:  地方教会 解决方案  
 
 
 
译/王霄星
 
“我们若不喜爱教会胜过其他,就不配列为教会成员。”
 
——加尔文《诗篇注释》
 
(Commentary on the Book of Psalms)
 
有时候,这个世界会让你难过。我(麦茨)第一次遇见皮卡丘(Picachu)的时候,他大概十岁。皮卡丘非常可爱,也特别友好,他和另外十来个孩子住在灌木丛里,用脏兮兮的黄色床单当屋顶。在这些孩子中,皮卡丘的年龄较大,他极力保护着自己的小家庭。那时我刚刚开始一个事工,把果汁和新鲜面包带到街上,想接触圣路易斯(巴西)的许多街头帮派。皮卡丘和我立刻成了亲密的朋友。
 
我认识皮卡丘的那几年里,他的样子变得更加熟悉、老成,也显得更疲惫。我每天都会见他,他都会紧紧地拥抱我,然后我们坐下来吃点喝点东西,我会给他和他的朋友分享耶稣带来的盼望。他听得很认真,经常请我和他一起祷告。有时候,我们会一起唱几首赞美短诗。有一天,我问他家在哪里,他告诉了我。当我问他是否想念家人时,他说想念。他不太情愿地同意和我一起回家,试着和家人团聚,希望不再继续流浪街头,而是重回学校。
 
费了一番功夫后,我们终于在一个垃圾场边上找到了那个地方。他的“家”是用木板箱、旧篱笆桩、汽车碎片和泥土拼成的。未经处理的污水像小河一样从木地板中间流过,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味道。有十一个人住在这里,而这里并不比我们普通的浴室大。真是可怕的画面!怪不得皮卡丘觉得在街上流浪更好。
 
我以为他回家会受到欢迎,像浪子回头一样。但他母亲一看到他,就开始骂脏话,又对我大喊大叫,让我把他带走。她甚至要把皮卡丘卖给我。之后,一个老人拖着脚步挪出屋子,开始无缘无故地打皮卡丘。我们赶忙撤退,后来他母亲叫他滚,叫他去死吧,而那个老人是皮卡丘的祖父,当皮卡丘还是婴儿的时候,他就一直和皮卡丘发生性关系。
 
记得离开那个社区的时候,看到上百个婴儿和学步的孩童在街上玩耍,我觉得自己发现了下一代皮卡丘的滋生地。我感到难过、愤怒和没有希望。面对这个男孩令人心碎的遭遇,偶尔的面包、果汁和美好的圣经故事都显得毫无用处。他需要更多,但我不得不承认,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以有限之力,为皮卡丘这样的孩子们做了一切能做的事,但严酷的现实是,我在那些街上开展的事工,并没有给这些年轻人的生命带来多大的改变。我们最多是给予临时的帮助,但没法带来持久的希望和改变。我们把这些孩子安排在看护中心,但没过几天他们就会跑出来,回到街上乞讨,出卖自己换取毒品。很多少年成了我们收容中心的“常客”。在外人看来,我们很忙(我们的确忙),并且对第一世界的支持者而言,这意味着绝好的拍照机会和服事上的成功。但是我天天与真相为伍,老实说,对我们没完没了的事工,我感到沮丧。
 
有一天发生了出乎意料的事,真是到了紧急关头。那天我去了皮卡丘常待的地方,发现那里的孩子比平时多。我走近他们时,听到了婴儿的哭声,抱婴儿的是个女孩子,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原来她就是婴儿的母亲,刚刚把孩子生下来。当我问她母亲的一些情况时,她告诉我,孩子的外祖母也是流浪儿,才二十五岁左右,住在该城的其他街上。这个问题的社会性、制度性和一代代的延续,戳到了痛处。
 
当我还在整理思绪的时候,皮卡丘来到我跟前,咧着嘴笑,介绍我认识他的厄玛(姐姐)。厄玛有着金色的皮肤,小狗般的棕色眼睛,样子十分讨人喜爱。我问皮卡丘,厄玛来这做什么,皮卡丘回答说:“牧师,她过来和我们一起住,这些孩子都是。听说有牧师给我们东西吃、很爱我们,他们就都来了。”他挥动手臂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小团队,这个小团队现在增加到了二十人左右。
 
我说不出话来。我开展这项事工,原本想让孩子们脱离街头流浪的生活,回自己的家,结果却恰恰相反,无意中把这些孩子吸引到了街头,远离了家人(他们原本就是这样)和社区。我见过他们生活过的“老鼠洞”和受虐的环境,他们是从那里逃出来的,但我不能吸引他们到街头生活。其他朋友为这些孩子开放自己的家庭,让他们有个住处。尽管这些家庭做了很了不起的工作,但当这些孩子以惊人的频率进进出出时,这些家庭也不过成了旋转的门。我不得不重新评估自己所做的一切。
 
建立地方教会
 
为了弄清楚我们城市流浪儿童问题的根源,我开始追踪这些孩子们的出身。后来得知,多数孩子来自于市郊的一个贫困地区。有一天我和几个巴西同工去到那个社区,我们开始讨论,是否有可能在这个社区建立教会。几个月里,我们获得了一块土地,建起了社区中心、小型学校,还有足球场,“福音教会”诞生了。
 
我们开始和一小群巴西人一起学习圣经,在我们新建的地方开始小型的主日崇拜。不久,有当地人过来,听福音并蒙了拯救。我们教他们如何工作,教他们的孩子读书,并提供体育活动和儿童俱乐部。
 
改变是惊人的。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服事街头流浪儿童,但最终没能把一个孩子从那种生活方式中挽救出来。尽管他们生活的环境恶劣、危险,但多数孩子却不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就算把他们带回家,给他们衣服穿、东西吃也无济于事。他们已经习惯了原来的生活方式,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给他们的自由。但是我在“福音教会”服事时(也包括我离开后许多年)成功地阻止了无数的孩子堕入到那个世界。所有这一切都只是因为策略的改变,从解决危机到建立传讲福音的教会。这个教会欢迎穷人,愿意服事穷人的整个生命。这是个进度缓慢的工作,会耗费更多的人力物力,但我深信,在为巴西流浪儿童的生命争战中,地方教会的价值非凡。
 
地方教会真的重要吗?[2]
 
一句话,真的重要。尽管我们在前几章谈了地方教会的失败之处,也提到了很多基督教机构的吸引力,但迈克和我坚信,建立健康的、以福音为中心的教会,是在艰难之地神命定的事奉方式。有人可能认为,由谁来做这份工作并不重要,只要耶稣被传开了。但是,我们认为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教会是重要的。
 
1、地方教会是神在世上完成其使命的方式
 
神首先是藉着教会来彰显自己,地方教会是神福音布道的首要策略。例如使徒保罗反思他的事奉策略:“甚至我从耶路撒冷,直转到以利哩古,到处传了基督的福音。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罗15:19-20)
 
保罗认为,从耶路撒冷到以利哩古的区域(即今天的巴尔干半岛地区)正在被福音触及,福音事工在那里“完成了”。是因为保罗把福音传到了那里的每个社区和家庭吗?当然不是。而是因为保罗知道在这些地方已经有教会了,所以他可以把这块区域从福音布道清单上划掉。保罗知道,那里的教会会把福音传播到周围的地区。地方教会在当地做福音布道的工作。
 
教会处在神大使命计划的核心位置。这就是为什么使徒保罗差派提多和提摩太这样的人去鼓励信徒,是为了造就地方教会,而不是为了建立独立的福音机构。事实上,绝大部分新约书信都是写给(现在仍然适用于)某些教会的。简言之,神定意让地方教会在世上代表祂的国,而不是人建立的其他机构。
 
2、地方教会对我们很重要,因为地方教会对神很重要
 
使徒保罗写信给以弗所教会:“又将万有服在祂的脚下,使祂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1:22-23)教会是耶稣在世上的身体。普世教会由各行各业、各阶层的各种人组成,包括犹太人和希腊人,男人和女人,受过教育的和未受教育的,作奴隶的和自由的。无论我们是在尼地里(Niddrie),还是在美国乡村,情况都是如此。无论生活在华盛顿特区,还是在爱丁堡,我们若跟随耶稣,我们就在耶稣里成为一体。通过地方教会的信徒肢体,我们在地上共同代表基督。因此,教会处在神计划的核心位置,也对我们周围的世界有益处,即使在今天这个日益敌对基督教的文化中也是如此。
 
神设计教会主要是为了彰显祂自己的荣耀。以弗所书3:10告诉我们,神正是藉着教会使我们得知祂百般的智慧。不管每个教会有怎样的缺点,真教会都在彰显着神无限的荣耀和智慧。圣经教导我们,教会处在神各样旨意的核心位置。因此,教会也应该成为每个真基督徒生命的中心。保罗说道:“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弗5:25,29)
 
尽管教会有许多不足之处,在世人看来也无关紧要,但耶稣爱教会。教会是耶稣的新娘,祂不打算另娶一个。我们在使徒行传20:28读到,耶稣用自己的血建立了教会。教会是为耶稣建立的,由耶稣建立的,也是依靠耶稣建立的。所以将耶稣与地方教会分开,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如果福音是神伟大救赎计划的钻石,那么教会就是支撑这颗钻石的指环,将福音高高举起,使其向世人发出最耀眼的光芒。
 
3、地方教会是信徒成长的地方
 
地方教会对每个认信的基督徒的生命也很重要,因为我们是在教会里学习教义、领受责备和操练行义。保罗提醒以弗所教会,基督“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4:11-13)。
 
在尼地里这样的住房计划区,人们需要持续地投入时间和努力,而这只有地方教会能提供。有人会通过一些福音机构出现在我们教会的门口,来听福音。但他们很多人只有圣经知识,却活不出基督徒的生命。缺少地方教会耐心的教导和培养,这些人会一直停滞不前。
 
罗恩(Ron)就是这方面一个很好的例子。罗恩是个年轻人,之前在一个基督教机构待了一段时间。这个机构帮他戒了毒瘾,后来他到了我们这里。在机构的那段时间,罗恩作了信仰告白,从毒瘾中走出来后,他也一直在努力地过基督徒生活。他有圣经,也有机会接触网络,但没怎么去地方教会与基督徒相交。
 
结果就是,他认识的作过信仰告白的人都曾经是瘾君子,他的整个基督徒经历也是围绕着毒瘾。罗恩没有与这种文化之外的人接触过,除了知道“来到耶稣面前,努力保持洁净”,他的生命没有多少长进。他是真信徒,但是在神的道和教会共同体方面,他的灵性是营养不良的。
 
罗恩的灵性境况很危险,但他仍需要慢慢地长进。他之前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东捡西捡神学和教义的碎片。因为他没有被喂养过健康的属灵食物,所以当我们开始喂给他甚至最简单的圣经真理时,他感到极度震惊。
 
我们不得不慢慢地教导他基础真理,神的圣洁、罪以及合乎圣经的悔改。对他的灵魂而言,这些是高能量的食物,一开始他觉得难以消化。事实上,他排斥这些真理,拒绝很多福音派的基础真理,例如所有人一出生就在神公义的忿怒之下。起初帮他对付毒瘾的那个福音机构,没法帮助他成长,没法使他在灵性上全面发展。
 
罗恩在我们教会遇见了和他有类似经历的人(非常重要),也遇见了和他截然不同的人(同样重要)。观察罗恩如何面对他接收的信息,如何在教会挣扎于这些信息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所有人真的生来就是罪人?离开耶稣,全世界真的处在神的忿怒之下?他那些不信的家人和朋友真的会下地狱?罗恩需要有人帮他解答这些问题。他身边需要有一些人,这些人同样有着艰难的背景,面对过相同的问题,并最后成功地解决了这些问题。他身边也需要有一些人,这些人出身于安定的背景,面对过不同的神学问题。罗恩需要了解神全备的旨意,并以此作为他的终极真理,而不再依赖于他的感觉。罗恩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以及他身边的那些人)成长经历的一部分。
 
一开始虽然有挣扎,但罗恩最后还是接受了洗礼,成为教会的一员。现在,他的人际关系跨越了社会分化,有了不同的朋友。谈到属灵的问题时,罗恩也不再是一无所知。更重要的是,罗恩开始看到地方教会的重要性。随着他慢慢掌握更多的圣经知识,他的信心也在增长。一开始这对他来说是一场战斗,但是他坚持了下来(像我们曾经一样),今天他在学习成为一名专业的建筑人员,同时他的属灵生命也在成长。只有碰到其他悔改的罪人时,罗恩自己的罪才会显露出来;只有向成熟的弟兄承认这些挫折和罪时,他才能理解悔改、成圣和忍耐。简言之,是教会让圣经影响了他的生活,就如罗恩现在所说:“虽然很痛苦,但是地方教会拯救了我的生命。”
 
4、地方教会是信徒必须顺服属灵权柄的地方
 
生活在苏格兰住房计划区的人对权柄感到不快。所有的权威人士都会遭到怀疑和嘲笑。从普遍蔑视警察,到我们当地足球队队员的行为举止,我在尼地里住房计划区的整个文化中看到了这一点。我们每个礼拜都在年轻人中作工,训练他们踢足球。[3]但是如果他们认为谁是个权威人士,他们就绝不听他的批评和意见。
 
当这样的人来到基督面前,这种态度必须马上被对付。神呼召基督徒顺服属灵上的领袖,对基督徒来说,最好、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健康的地方信徒团体。希伯来书的作者对此明确说道:“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来13:17)
 
长老们蒙神的呼召,负责监督地方的信徒:“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徒20:28)因此,所有的信徒都应该成为地方教会的成员,处在长老们的照顾和监督之下。不加入地方教会的信徒,坦白来说就是不顺服神,其实他们是正在得罪神。约拿单·李曼(JonathanLeeman)说:“基督徒并不是加入教会,而是顺服教会。”[4]藐视任何权柄的文化,需要看到带领和顺服的健康模范,而展示这种模范的最佳之地就是地方教会。
 
5、地方教会是属灵监督的最好之处
 
许多年前,我和一个福音机构的一位同工相处过一段时间。大家都知道他很有个性,他服事的机构以他为荣。他的工作很出色,给那些有艰难经历的孩子们带来了很多帮助。这些孩子成群结队地围着他,他的照片常常出现在该机构的精美画册中。
 
但他个人方面完全是一团糟。他向我坦诚,自己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读圣经了,沉迷于色情网站,经常和非基督徒朋友出去喝酒。但是只要他投入工作,服事儿童俱乐部,给他的支持者拍照的机会,他所在的机构就很高兴,就不管他个人的情况。机构里的每个人都很忙,除了每个月的团队会议和年度评估,大家根本没有时间管其他人。
 
因为这个人没有真正的属灵监督,所以多年来他在灵性上一直漂泊不定。实际上他不属于任何地方教会,每次去教会的时候,他都选择不同的教会。机构的人知道他去教会就满意了,但他去过的教会都不认识他。
 
这个人是不是极端的个例?可能吧。但我担心很多福音机构的同工有类似的经历。太多人以为这个人的故事只是个反常现象,但我遇见过很多这样的人,也劝告过他们。
 
所有的基督徒都需要属灵上的监督和纪律,但要成为一个地方教会的成员才能拥有这些。成为地方教会的成员使我们不再漂泊,为我们提供鼓励和督责的环境,也提供一个共同体来激励我们彼此相爱和行善。有人认为,他们所在的机构就是他们的共同体,或者他们的朋友就是他们的共同体,但监督不只是和朋友交谈,而是要谦卑地顺服教会的领袖和其他成员。
 
6、地方教会是按照圣经执行纪律的地方
 
抱怨基督教机构缺少纪律管教没有意义,纪律管教不是他们的工作。管教那些不守纪律或公开犯罪的信徒是地方教会的职责(见太18:15-17;林前5:1-13;帖后3:6;多3:10)。
 
以拉布(Rab)为例。拉布在大家的帮助下脱离了酗酒的恶习,之后加入我们教会,受了洗。他成长得很快,直到有一天他决定当逃兵,喝得酩酊大醉。他想要加入另一个教会,因为那个教会不会监管他。我们给他打电话,跟他的父母交谈,也为他祷告。
 
我们只好把他列入教会的关怀名单。我们召开了成员会议,和会众分享了他目前的情况。我们宣布给成员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可以给拉布写信、发邮件或者打电话,鼓励他重新回到主和教会面前。这个方法不是都有效,但对拉布起了作用。不到一周拉布就悔改了,重新回到了教会。这对教会和关注这件事的共同体而言,是多么美好的见证啊!
 
如果你阅读圣经,你会发现到处都有教会的影子,却根本看不到基督教机构。需要清楚的是,迈克和我都认为很多基督教机构很伟大,我们只是反对福音机构与地方教会竞争,反对机构取代地方教会,无论机构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基督教机构应该认清自己的角色,即通过他们当中的会众,来增进和服务于福音的传播。
 
《教会》2020年12月号(总第84期)
jiaohui
 
[1] 本文是麦茨·麦可尼和迈克·麦金利所著的《艰难之地的教会》一书的第五章的内容。取自https://9marks-static.oss-cn-hongkong.aliyuncs.com/wp/2020/01/ChurchinHardPlaces.CHS_.zip,2020年10月13日存取。承蒙授权转载,特此致谢。——编者注
 
[2] 麦克·斯蒂尔斯(J.MackStiles)对地方教会的定义很有帮助:“教会是神所设立的地方信徒的聚会,在其中信徒彼此委身。他们定期聚会,教导神的道,进行圣餐和洗礼,对成员执行纪律,建立合乎圣经的带领结构,并一同向神祷告、奉献。”(J. Mack Stiles, “NineMarksofaHealthyParachurchMinistry,”9Marks (March1,2011): 6-13, www.9marks.org/journal/nine-marks-healthy-parachurch-ministry.中文链接https://cn.9marks.org/article/nine-marks-healthy-parachurch-ministry。)
 
 
 
[3] 迈克调侃道:很遗憾麦茨说的是英式足球,而不是真正的足球。
 
 
 
[4] ChurchMembership(Wheaton,IL:Crossway,2012),30.中文版为《教会成员制》,九标志中文事工出版。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法的开端——论罗马法的基督宗教化及其对当今法学思维之意义[1] \徐龙飞
提要:古典希腊与罗马世界的法律文化为法学、法律设置了开端,特别是为近现代法学…
 
佛法与世法:民国时期佛教界法律活动研究 \侯永国
【摘要】:民国成立后,《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和《中华民国宪法》都明确规定了"宗教自由…
 
近代以来西方政教关系研究中的方法与诠释路径刍议 \秦起秀
摘要:近代以降,在西方学界对宗教与政治关联性的研究中,有三种理论形态特别值得关注,即…
 
美国涉政教关系案件审理原则新进展 \安庞靖
摘要:美国涉政教关系案件审理原则是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的立教条款和宗教活动自由条款…
 
论自然法问题 \Hugo Grotius
一、法律被定义为一种规则,并分为自然法和意志法 1.当“法律”在最广泛的意义上…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江西之“道”
       下一篇文章:天主教历次大公会议内容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