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外媒称大陆梵蒂冈差不多谈妥 台当局称最重要的是“邦交”
发布时间: 2016/11/24日    【字体:
作者:观察者网综合
关键词:  梵蒂冈 台湾 主教任命  
 
 
据华尔街日报网站10月30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中国和梵蒂冈考虑签署主教任命权协议,双方的谈判代表就中国天主教的主教任命问题达成妥协。
 
报道称,根据提议,中国政府在主教任命上可提出几名候选人,让教皇从其中选择;教皇有权拒绝候选人,并可要求提名新的候选人。
 
华尔街日报称,梵蒂冈谈判人员认为双方有可能在11月底之前达成协议,目前正待教宗决定,一旦方济各同意,最后结果要看北京如何决定。
 
报道指出,虽然梵蒂冈重新与北京建立自1951年以来切断的外交关系仍是未知数,但相较此前的回避政策,此举被视为教宗亟欲对中国大陆敞开大门的重大外交突破。这次谈判教宗方济各一旦同意与中国领导人签署协议,意味梵蒂冈将接受未经教廷许可、由大陆任命的8名主教。
 
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梵蒂冈与中国曾就中国天主教主教任命问题进行过谈判。在教皇保罗二世时期,双方就互相承认主教做过非正式安排。但过去十年,中国政府数次未经梵蒂冈认可任命主教,目前中国有8名主教未获梵蒂冈承认。作为就未来主教任命达成一致的前提条件,中国坚持要求梵蒂冈认可这8名主教。华尔街日报认为,该协议若达成意味着未来中国的主教都将是得到北京认可的人。
 
对此,中梵关系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任延黎也认表示,此一方案代表大陆对于主教任命权仍可牢牢掌控。
 
但对于这项发展,中国问题专家、美国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教授Richard Madsen(赵文词)认为,这将使梵蒂冈饱受来自大陆地下教会的强烈抗议,“他们会认为遭到教廷背叛,这反而会加剧大陆爱国教会与地下教会的分裂。”
 
不过,据路透社10月21日引述天主教及梵蒂冈消息人士的话称,对梵蒂冈而言,在任命主教的问题上达成共识极为重要,因为这将减小中国天主教会内部正式分裂的可能性。若能达成协议将有助于团结这两大派别。米兰天主教大学专研中国天主教历史长达20年的研究者Elisa Giunipero说,若达成协议,“定将消除(中国天主教内部)分裂风险,60年来这一直是个潜在威胁。”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提及,协议亦将推迟许多棘手问题,包括自称效忠罗马的中国地下教会主教的法律地位,他们未经大陆当局同意进行宣教。
 
 10月5日,教皇方济各公开接见苏州教区主教徐宏根(前左)及大陆信徒。
 
10月5日,教皇方济各公开接见苏州教区主教徐宏根(前左)及大陆信徒
 
另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0月15日援引天主教亚洲通讯社称,教皇方济各10月5日在梵蒂冈首度公开接见来自中国苏州教区主教徐宏根,他隶属大陆官方天主教爱国教会。
 
报道称,由于中梵并未建交,教皇过去只会私下接见大陆主教,公开接见实属首例,被视为中梵关系改善的重要象征。但报道称,梵蒂冈电台中文网页对此没相关消息。
 
中时电子报还引述匿名神父及宗教学者指出,即使公开接见环节,教皇亦需作预先安排,因此不可能是偶遇拍照,这显示教廷与大陆主教任命谈判,可能已取得一定共识。
 
而早在8月,香港教区枢机主教汤汉曾撰文称,就主教任命问题,教廷与大陆已达成初步协议。
 
此前,教皇方济各多次公开表示希望与中国政府发展更好的关系,并避免刺激中国,包括未就人权问题强硬批评中国、拒绝见达赖。
 
10月21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能否确认中国和梵蒂冈本月底前将派代表讨论中国大陆主教任命的问题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不掌握有关信息。但中方对改善中梵关系抱有诚意,并为此作出了不懈努力。目前,双方接触对话的渠道是畅通的、有效的。我们愿与梵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进行建设性对话,推动双方关系改善进程不断取得新进展。
 
台当局访放话称“不反对中梵对话”
 
据台湾“中央社”10月31日报道,台湾“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31日表示说,台湾与梵蒂冈长久以来一直分享相同的人权和自由等普世价值,但“外交”并不是零和游戏,我方也不反对梵蒂冈与中国大陆的对话。从台湾立场出发,最重要的就是继续维持台湾与梵蒂冈长久并且稳定的“邦交”。梵蒂冈是台湾在欧洲唯一的“邦交国”。
 
另台湾“外交部”31日也表示,梵蒂冈并非俗世国家,对外关系首重全球牧灵与福音传播,它也非常关注中国教会教友问题;梵蒂冈教廷国务院长帕洛林枢机主教今年9月赴台会晤台湾“副总统”陈建仁,谈到梵蒂冈与大陆的关系时曾说明,梵蒂冈基于传教及牧灵的目的必须与中国大陆对话,以解决推展天主教会相关问题,但双方的对话仅止于教会事务,没有触及政治、外交关系方面的问题。台“外交部”并表示,将密切注意梵蒂冈与中国大陆的对话与互动。
 
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唐德明则称,尊重宗教自由,密切观察后续发展。至于是否可能影响“中华民国”与梵蒂冈的“邦交”,他认为,需要“外交部”谨慎评估。
 
转自信德网
http://www.chinacatholic.org/News/index/id/36624.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中必须高度重视宗教信仰问题 \王冬丽
我国民族自治地方约占国土面积的64%,西部和边疆绝大部分地区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少…
 
论基督教对西方法律思想的深远影响 \王路遥
  人们普遍认为西方文明是基督教文明,同时西方社会人群的主体目前也是信奉是基督…
 
两种正义观与立法精神 \黄裕生
我们不仅生活于现在,也生活于过去与未来,因为我们有思想。思想有多深,我们的过…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郭暮云
按照亚伯拉罕·凯波尔的定义:原始阶段的宗教,很难与政治、法律、经济、艺术、科学等…
 
千禧年主义和早期美国社会秩序的形成:对韦伯和托克维尔理论的补充 \李晋 马丽
在对现代社会秩序的研究中,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Weber)在他经典社会学著作《新教…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中国-圣座外交关系简析
       下一篇文章:2016 第三届中美反恐会议综述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