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中国传教人在巴基斯坦遇难,舆论风暴危及了什么?
发布时间: 2017/6/29日    【字体:
作者:安希孟等
关键词:  中国传教人 巴基斯坦  
 

编者按

当前强大的国际反恐力量不断给ISIS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军事压力,导致极端分子四处转移。这些极端分子为了获得活动空间,频繁利用恐怖活动,制造社会混乱。今年发生在埃及、法国、英国等地的系列恐怖活动都与其有关。6月11日,恐怖组织将魔爪伸向了巴基斯坦的两位中国同胞。
 
这些事件再次证明,恐怖主义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少数恐怖主义分子、暴徒打着宗教的旗帜,肆无忌惮地犯罪,无耻地践踏人类生活最基本的道德和法律底线。各国政府应联合起来对付极端恐怖主义。通过坚决的军事行动、全面的法律手段并配合最重要的爱与宽恕的信仰,我们才有可能最大程度地减少极端恐怖事件的发生,止息宗教冲突、文明冲突,脱离不同信仰人群互虐的陷阱,为世界带来更全面与更持久的和平。
 
两位同胞殒命异乡,舆论的矛头究竟该指向谁?谁该承担责任?谁该获得尊重和理解?在嘈杂的声音中,我们选用了安希孟教授、袁牧师、苏小和一些知名学者、牧者代表性的批判和思辨,期待能启发读者,理清问题的焦点,让谴责和声讨不再“错伤”良知和信仰。
 
死于恐怖和死于流言
安希孟
 
被恐怖分子杀害的两名中国人,首先是人,其次是咱们自己的中国人。杀害他们,罪莫大焉。任何一个民主国家,一个民族国家,一个正常社会,所有国际社会,对此应该严厉谴责。我国政府对于自己在外国的公民同胞,不论经商、求学、游历、探亲,都格外关心。但我看到,有国人说,这两个人是基督徒、传教士,似乎罪有应得。甚至有一位不负责任的左棍说死者是“邪教组织。
 
然而法治社会,法制世界,朗朗乾坤,对任何一个人,包括罪犯、小偷、大盗、贪污腐化官吏、走资派、叛徒、内奸、不孝之子、恶棍、懒汉,都得经由正常法律渠道决定其或生或死。任何个人或组织无权剥夺其生命。传教士和你、我、他一样,和吾等落后公民,和痴聋呆傻之徒一样,享有尊严和生命权、穿衣戴帽权、吃喝拉撒权。五星红旗上五颗星后两颗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受到可爱的国家法律保护。可以随意剥夺传教士生命财产安全,是上世纪我们一代受过的教育,不能跨国传教、办医院、办学校、救死扶伤,说那是“文化侵略”“唯心主义” “精神鸦片”(多么富于独创精神)。
 
不过现在外国传教士在中国办扶贫救济、办教育、办幼儿学前班,也正常啦。贝宁医疗队、中国援外机构、海外孔子学院,如今早已不在文化侵略、精神鸦片行列了。
 
同志们哪,咱们都不是圣君贤相,平常一个人,别人就能随意剥夺咱的自由和生命吗?但公子无忌另有高见:
 
两名中国公民被ISIS杀害这笔帐应算在谁的头上?
公子无忌
 
两名中国公民在巴基斯坦境内遭到ISIS绑架和杀害一事,巴基斯坦方面确认,被杀害的两名中国公民是“传教士”。对于宗教活动,中国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已经有明确的规定。但事实上,以东北为跳板,尤其以中国境内的朝鲜族民众、乡村农民、贫困大学生等为重点,已经是韩国传教士在华传教的典型策略。甚至,侠客岛的可靠信源指出,这些人背后,也不乏韩国情报机构的身影。
 
“‘维基解密’韩国网站公开的信息指出,早在上世纪80年代,韩国基督教会就已经在中朝边境实施“和平渗透”的活动,甚至策划在华“脱北者”闯入各国驻华使馆等政治事件。因此,此次人质事件暴露出的,无论是巴基斯坦的安全局势、恐怖分子的心狠手辣,还是韩国在华的非法传教,每一个都足以引起足够的反思和重视,任何一点都不应偏废。”
 
不偏不倚,各打五十大板,不过,你有罪,你有错,犯了逆天大罪,应该由有司秉公执法处死。任何人无权处死你。天理昭彰,法网恢恢,他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结束一个炎黄子孙的生命?恐怖势力恐怖分子杀的是人,他们仇恨社会敌视人类,他们没有列国社会各阶级分析的概念,屠杀欧洲居民和美国世贸大楼爆炸,你我感同身受,那是危害世界。杀人,就是杀人犯。他们杀的是“人”!环球时报说那哈儿是伊斯兰教天下,你去那儿传教就不应该。这是什么逻辑?你疯啦?注意,被杀的是中国公民,不是狗。被IS杀害,当然杀“人”偿命。
 
中国传教土是中国人,杀中国人就是杀人,不是杀狗。政府保护国人,体恤国人,爱民如子,包括“好人”和“坏人”。凡圆颅方趾之人,炎黄子孙,一体仰赖皇恩。公民者,非私民也,乃公家的人,政府的民。受当局保佑,政府警察誓死保卫小小老百姓。“这笔帐应算在谁头上?”有疑问了?杀人不偿命?传教活该被杀吗?中国和列国法律不保护信仰传播教义自由吗?世界乱套了吗?辩护师脑子进水了?干将们为恐怖分子张目、开涮?这是什么意思?为恐怖杀人开脱?这两位中国公民该死吗?传教就该杀头吗?宗教徒不受联合国人权保护?地球人不都是世界公民?恐怖分子不受谴责?杀人有理?政府不保护该国公民?国人不为自家同胞在外受辱被杀申冤,反责备死者信教传教有罪?当传教士,又不违人伦道德,不违列国公法!
 
韩国属儒家文化圈,就该去海外办孔子学院,不该信基督耶稣?这法制观念令人生疑!若在那儿办了孔子学院弘扬汉家信念信仰遭杀,就活该被杀吗?川民(川普之民)王亮说:“那些信韩国邪教的,平时哪里记得家国祖宗,要死了才想起,但你这么有种去玩闪米特人的游戏(基督教是闪米特人的宗教吗?--引者注),谁也保不住你”。
 
王亮说,“具体到这个案子,不能放过恐怖分子,也不能放过那个棒子(韩国),对于各类邪教,必须一网打尽”。他说“恐怖分子主要目标暂时还不是我们,亲英美比较危险。普通群众或许有抱怨,但普遍更恨日英美。”祸水外流,坐山观虎斗,对于别人的灾难幸灾乐祸。这完全是和我国政府唱反调,完全是恐怖分子言论套数。环球时报不去揭露恐怖分子,却揭露中国人被绑案背后的韩国传教夫妇。“他们是在奎达当地传教的基督教徒”。
 
 两个中国公民被恐怖分子用枪打成了筛子,一切像没发生一样,没有主流媒体的鞭挞,没有微信微博怒转,没有全民愤慨抗议辱华。微博上左右派一致冷漠的态度让我吃惊,我的体会是:怎么会这样?!
 
同样是年轻人,一位马里兰杨姓留美女生,赞美一句“美国甜美的空气”,瞬间引爆国家媒体,群情踊跃,怒骂辱华声讨言论刷屏社交媒体,大家立刻知道了她的家乡,她的父母,甚至她高中和小学同学的名字。
 
这种鲜明的对比,发生在经济已经不再落后,声称做好准备代替美国领导世界的文明国家,还真是让我吃了一惊。
 
同样的事发生在美国,结局会怎样,人家是怎么处理的?
 
2014年8月,美国自由媒体人James Foley被ISIS斩首,视频流回美国,全美震惊愤怒,社交媒体一片谴责,新闻媒体深挖事件背景:
 
James Foley 无视美国国务院旅行警告,执意入境叙利亚采集新闻卖给西方媒体,但传统媒体和社交网络显然对James如何来到叙利亚,做什么工作毫无讨论兴趣,他们关注的焦点是毫无人性的凶手,为什么要杀害一个普通人。
 
据美国媒体当时报道,在James被杀害前一个月,2014年7月,奥巴马总统曾亲自指挥,成立特别行动小组,调动包括160美军特别行动航空师在内的多支美军部队参与营救,还动用大批直升机,战斗机、无人机,铁三角特种部队等国家武装力量介入,前前后后花了数千万美元以挽救James的生命
 
但由于复杂的地形和ISIS绑架经验丰富,援救行动最终失败,随后美国司法部启动特别调查程序,问责政府营救失职,这笔帐算到了美国情报部门失职的头上。
 
受谴责的情报部门为了给国民一个交代,誓言不惜一切代价在全球范围内找到凶手,为James报仇。
 
 2015年初,投入巨资苦苦寻找凶手的美国情报机构收到好消息,并锁定了嫌疑人Jihadi John。8个月后,美军经过精心策划和追踪,于11月使用遥控无人机发射导弹将Jihadi John炸成了肉酱,随后美国媒体和国防部宣布确认这一消息。
 
一天后,美国时代广场民众自发游行,奥巴马在华盛顿发表电视讲话称 “正义的审判已经得到执行”(Justice has been done)。
在我理解,公民的生命尊严代表国家尊严,这高于一切。
 
引发深思
袁牧师
 
环球网姓赵的记者报道有关两名中国人在巴基斯坦遇害。在报道中说:此前报道称两人为教师,不过据外国媒体6月12日的最新消息,他们是“传教士”。
 
教师和传教士明显不同,教师被害一万人难过、千夫申讨ISIS。但说是传教士时,舆论和评论包括大多数的国人就觉得他们死有余辜了。在环球时报的报道中,更是使用了被愚弄,涉世未深等词汇。媒体没有谴责施暴者,却谴责受害者;没有责备恶人,却去发掘受害者的信仰和自由,借着对受害者的宗教行径“传教”,来说明他们的遭遇是罪有应得。对于在巴遭遇恐怖分子杀害的人,受到如此待遇也是“正常”的行为。还谴责韩国人带坏了中国年轻人,他们涉事未深,遭人愚弄,为韩国人传教等。
 
这是什么逻辑?这是什么样的宗教排斥?当年的玄奘到印度求取佛经被誉为千古传奇,为传播共产思想而被杀害的人被称为先烈,为传播基督教义的人却被誉为愚昧。
 
各位看官:记住!他是我们的同胞,他们不是施暴者!他们不是品格和行为的暴虐者。他们为了自己的信仰,用爱去关怀人,用行动去关心不一样宗教的族群。在电视早前报道中:虽遭恐怖分子的射击,连当地的路人都愿意去抵挡恐怖分子。这足以说明,他们非当地人眼中的另类和当诛之人;反而是被百姓保护和尊重的人。
 
可是到了我们的国内呢?国内冷漠的媒体和评论,对比为保护中国“传教士”的巴人,我们是何等的惭愧和让人心寒呀!更让人心寒的是基督教的某些人,很多人也在质疑他们传道的合法性和必要性。为什么要到这么危险的地区去冒险?让人想不通!?中国尚需要福音,为什么要跑那么远?
 
我想来回答一下:若基督不是为我们受害,若主的使徒不是为福音受苦,哪有今天福音在中国的兴旺,无数的西方传教士死在中国,被国人杀害,义和团杀害传教士,不但没有阻止西方基督教界对中国的爱,反而激发他们更多对中国的爱。在中国兴建学校、医院,开展救灾和科学及知识传播。这都是有史可究、证据确凿的史实。
 
感谢那些不怕死的传教士,他们用生命来爱这个世界,他们应当得到尊重,不是那些让人心寒的评论和谩骂。让我们来爱自己的同胞,哪怕他是罪犯,他的生命同样值得尊重;IS和他们家人的生命同样值得尊重,但他们的行径让人发指,应该受到谴责和打击,他们应该受到制裁,但他们同样和我们一样受造于神,需要尊重和爱。
 
对两名传教士在巴遇难的信仰剖析
苏小和
 
两名中国年轻人在巴基斯坦遇难,环球时报及时把这个新闻事件打造成一个与韩国、传教士这两个关键词有关的热点话题,而不再是人们更加关心的反恐。这样的新闻传播拿捏的技术,迅速吸引了很多人的追捧。印象最深的就是儒学大师秋风,直接称呼传教士为文化恐怖主义,并认为死者的家人这个时候应该高兴,因为两个年轻人已经进入天国。
 
对这件事情以及国内人们的反应,我关心三个子命题:
 
第一,这件事的真实性有多大。所谓真实性,就是指这两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传教士身份。从目前我掌握的信息源来看,两位年轻人在巴基斯坦传教的新闻,只有三个信息源。第一是环球时报,第二是巴基斯坦内政部的官方声明,第三是德国之声引述巴基斯坦内政部的声明。这三个信息源头,我一直不相信。至于我为什么不相信这三个信息源,读者们自己去理解。
 
第二,为什么环球时报和儒生秋风会在这件事情上如此卖力,这也是我关心的问题。环球时报的作派,就不用讨论了。我反复陈述过这样的观点,对于生活在中国内地的人们,任何国际新闻,请不要阅读任何中文信息,更不要阅读环球时报。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更加关心为什么贵为学者的秋风大师如此亢奋。以我对他的了解,秋风说这些话,也算是他的一贯性思维。他一直把传教士称之为文化恐怖主义,一直把工业革命之后欧洲技术和贸易进入中国称之为殖民。前者是文化自觉,后者是技术自觉,所以秋风主张完全回到中国文化。
 
我当然尊重任何人的观念趣味和自由选择,但逻辑要自恰。如果我是他,我会完全放弃任何西方的文化要素,比如宪政,比如几何,科学,大学,医院,互联网,电脑。至少应该从自己做起,用算盘和毛笔、马车,应该纳妾,而不应该继续守住一夫一妻制度!
 
一个人不能无知到如此程度:一边反对西方人的技术,反对全球贸易,一方面却又使用别人的技术成果和市场秩序,靠着别人发横财。
 
话语至此,有必要交待一下,我以后不再批评秋风了。之所以有时候批评他,是因为我的思维惯性依然把他看成一名学者,但是现在,他的一些话语方式,已经比环球时报的水准更低,完全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作派。
 
第三要讨论的命题,是基督徒的殉道精神。在这个问题上,必须要理直气壮地说明,基督徒向来有传福音和为福音殉道的传统,阿奎纳把殉道传统总结为人类伦理学意义上的勇敢之美德。“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一个人成为一个基督徒之后,第一是人生使命上的改变,就是意识到传福音的责任。这是基督徒最典型的标志之一。而当基督徒讨论刚强壮胆,就是讨论殉道,“那杀身体的,杀不了我们的灵魂”,基督徒为了传播上帝的福音,愿意献上自己的生命。这种伟大的生命观念秩序和伟大的信仰传统,是那些在这个世界上混吃等死之辈所永远无法理解的。
 
在意义与价值观上
我偏重相信死去的两位就是宣教士
理由在于:
 
在这个意义上,我偏重相信两位死于巴基斯坦的年轻人就是传教士的事实是真的。理由在于:
 
第一,此前有关于韩国传教士在阿富汗遇难的消息,我记得那个韩国年轻人的脸,充满了微笑与平静;
 
第二,基督徒把福音传到地极,这是每个基督徒都知道的责任与使命,因此我完全相信中国的一些基督徒会去巴基斯坦传播福音。事实上我了解,的确有中国基督徒去中东地区传福音的事实,他们是一些勇敢的人,去的时候就做好了为主殉道的准备,去的时候就没打算活着回来。
 
第三,基督徒相信,每个即将来临的明天都是自己的末日,因此必须努力,把今天的事情做完。
 
如果有人问我
既然殉道是一个传统,为什么你不去?
我的回答是:
 
第一,每个人传福音的方式不同。彼得被倒钉死在十字架上,而约翰却在荒岛上写作直到身体衰老。在中国的很多传教士死于义和团的屠刀之下,而特蕾莎修女却在印度工作到老,喂养了一代又一代饥饿与贫穷的人们。
 
第二,我怯懦,我胆怯。
 
第三,我殉道的时刻尚未来到。不过,人人必有一死,死后必有审判,我很愿意接受每个人都要死去这个伟大的秩序,这才是最大的公义,最大的恩典。我在等待着关于我的殉道和我的审判。
 
应该就基督徒传福音的一些原则问题进行必要的解释:
 
基督徒传福音遵守自由选择的一般秩序。一个人是否愿意将福音纳入到自己的工作中来调整生命的秩序?基督徒认为,首要条件是上帝主权,次要条件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第三个条件是每个基督徒作为信使而存在。这构成了福音传播的一个稳定的三一秩序:
 
上帝主权
每个人的自由选择
信使
 
当我们说上帝主权,是说一个人是否接受福音,成为基督徒,完全是上帝的计划与约定,人们在这一点上必须守住边界,不能僭越上帝的权柄。
 
当我们说每个人的自由选择,是指福音传播是一种完全意义上的和平方式,同时完全尊重每个人的自由选择权利。基督徒不会采取任何强迫性的措施逼迫他人接受福音,每个传福音的基督徒仅仅是一个信使,一个现代意义上的邮差。当我们把上帝的话语带到你的面前,你可以选择热情拥抱,也可以选择熟视无睹。
 
当我们说作为信使的基督徒,是指每个基督徒在传福音工作上的使命、责任和激情。某种意义上,这构成了一部伟大的历史。当你在非洲的最南端看到黑人基督徒,当你在新西兰看到一个城市竟然用基督命名,当你在中国贵州一个偏远的山村看到有人在祷告,你要明白,而且讶异,你要知道,一定是有基督徒来到了这里,并且带来了上帝的话语。你要知道,福音传播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过程,保罗将福音从以色列犹太人地区带到欧洲,欧洲的基督徒们将福音带到非洲,北美和南美,澳洲、亚洲。这个过程已经延续了2000年。在最近几十年的时间里,韩国的基督徒主要致力于向中国人传播福音。所以,这是一个福音传播的接力赛,韩国人将福音的接力棒传递到了中国基督徒的手上,而中国基督徒则一方面致力于向中国人传播福音,另一方面向着中东地区那些与福音为敌的阿拉伯人传播福音。
 
这是最艰难的工作。“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在这个意义上,一部基督教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基督徒受逼迫的历史,也是一个基督徒为福音殉道的历史。
 
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看,多少从欧美来的基督徒带着福音来到中国,要么被中国人所杀,要么病死在这里。多少人忍受着中国人的谩骂和误解,依然在中国传播福音;多少人忍受着饥饿与贫穷,也要让更多的中国人认识上帝。从利玛窦到伯格里,从司徒雷登到艾伟德,这些人的工作是超验的,以至于我们完全不能理解,他们离开自己美丽的家乡,离开自己优渥的生活,来到语言不通、观念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的中国,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你是一名基督徒,你竟然也不能理解其中的力量,你无法理解殉道的传统,无法理解一名韩国基督徒或者一名中国基督徒竟然去阿富汗或者巴基斯坦这种穆斯林地区传播上帝的福音。我只能遗憾地认为,或许你的基督信仰还停留在中国现世报的思路里,你渴望发财,渴望身体健康,渴望儿孙满堂,渴望吉祥如意。但这所谓如意的意,到底是符合福音的精神,还是为了安慰你内心的欲望,这是个问题。或许你暂时还没有对自己展开有效的怀疑与批评。
 
至于你每次祷告呼求的主耶稣,你要知道,祂全然无罪,在这个世界上仅仅生活了33年,祂一无所有,是的,祂最后的结局是被人类钉死在十字架上。从现实的意义和人性理性的选择意义上来讲,耶稣真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祂惟一的成功,是走上十字架,被人类钉死,然后复活。可是这个成功的复活事件,却是一个与死亡问题直接相关的事件。对于我们这些谈死色变,未知生焉知死的中国人而言,耶稣的复活事件完全超过了我们的理解力和想象力。一想到死亡,我们就充满了绝望和愁苦,一想到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吃吃喝喝,我们就热血沸腾。这样的人生格局,如何能理解伟大的基督信仰呢。
 
香柏领导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需要设立宗教法人 \杨建伟
——以天主教会为例 引言 在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的进程当中,为了促进和谐的…
 
全球化与宗教问题 \赵士林
一、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谈起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提出以来,遭到的批评…
 
浅议美国的法律与宗教 \吴婷婷
“在法学院里,他们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学科,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
 
中国历史上天主教福传困难原因剖析 \蔚和平
前言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甚至包括在今天,不少的情形下,中国的基督…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白贲编译
2017年7月1日,由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普世反恐论坛”在京举行。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教宗方济各发表首届世界穷人日文告:我们爱,不可只用言语,而要用行动
       下一篇文章:反恐研究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