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反恐研究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
发布时间: 2017/7/7日    【字体:
作者:刘澎
关键词:  反恐研究 普世反恐论坛  
 
 
今天这个会开得非常好,大家谈了很多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到很多的方面,从历史到现状,从趋势到治理,从国内到国际,从宗教到民族,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到全球安全大数据,从法治到媒体,可以说关于反恐问题的方方面面,基本上都涉及到了。这些问题对于深入认识恐怖主义,研究如何打击恐怖主义,消除恐怖主义,都非常宝贵。同时我们的讨论,也充分体现了多角度、多视野、多层次、多背景这样一个特点。不同学科、不同背景的人在一起进行交流,会产生一个非常好的效果。大家在讨论中,通过观点的交流、思想的碰撞,深化了我们对反恐问题的思考,扩大了我们的视野,这正是我们举办这次反恐论坛的目的。听了大家的发言,我很受启发,很受教育。下面谈几点我的体会。
 
第一,找准源头,从源头反起。我们说到反恐,大家经常会听到一些非常大的大话。在各种文件、媒体、讲话中,我们都能听到看到“坚决反对恐怖主义”!这种话是什么话呢?基本上是空话。为什么呢?就是所谓坚决,只不过是一种主观性的表态。“我们要怎么怎么样!一定要怎么怎么样”。是的,我们反恐,可以喊一些口号,表达一下我们的立场、态度。但如果我们对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没有全面、深刻、科学的认识,你这个“坚决”是什么意思呢?你怎么“坚决”?脉号不准,怎么治病?要反恐,首先要找准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要从源头反起。恐怖主义产生的基础和根源究竟是什么呢?现在并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答案,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例如有人说是“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历史上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从来都不平衡。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发展,永远不可能平衡。这种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不平衡,一直都存在,是个常态。但为什么这个时候、在某些特定的地区,恐怖主义表现的就比较突出呢?其他那些落后的地方就相对比较稳定呢?显然,“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不能解释所有的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问题。它可能是原因之一,或者部分原因,但不是唯一的原因。再比如有人提出,恐怖主义源于“宗教极端主义”。宗教确实跟这个恐怖主义有关系。但宗教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作为人类社会中的一种重要因素,宗教存在了好几千年,为什么过去没有恐怖主义?或者说不是现在这种表现形式?各个国家都有宗教,为什么有的国家宗教就表现的比较活跃,有的就不那么活跃?有的地方的确存在“宗教极端主义”,有的地区就不那么明显,相对缓和一点?恐怖主义到底跟宗教是什么关系?这一类似是而非的观念很多,说起来好像很清楚,但仔细一推敲,就不清楚了。时间关系,我就不一一展开了。这些问题的存在,说明了什么呢?从理论上来说,反映了我们在认识恐怖主义的根源问题上,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盲目性、片面性,我们的反恐研究还没有完全揭示恐怖主义的根源,揭示恐怖主义产生的基础。这就意味着我们的专家学者还需要做大量的、艰苦细致的工作,我们的反恐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只有从理论上全面系统地厘清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本原因,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恐怖主义。如果我们连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都没有搞清楚,就大谈“坚决反对恐怖主义”,我们的反恐就会变成口号。口号当然可以喊,但解决不了问题。
 
第二,精准反恐,对症下药。恐怖主义与反恐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不是简单的事情,特别复杂。如何在加大反恐力度的同时,确保社会经济的平稳发展,确保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特别是不让老百姓的合法权益、正当权利受到侵犯,是一个关系到反恐能否持续发展,反恐能否得到群众支持的重大问题。今天上午一位老师发言时讲了他作为一个大学的法学教授,在首都北京毫无理由地受到骚扰、被过度盘查的经历。这太不像话了,但这种情况并不是特例,不是孤例。如果这种情况普遍化、常态化,会导致什么后果呢?我们的民族关系、党群关系如何维持?不分青红皂白,把来自新疆的同志,包括党在新疆所依靠的民族干部、党员干部统统当成可疑分子对待,我们还能相信谁、依靠谁?还有谁会在民族地区,在基层贯彻党的路线?拥护党的方针政策?这就要求我们的执法人员、反恐机构在反恐的时候务必严格执行党的政策,注意方式方法。不能一说反恐,什么都不管了。要在反恐斗争中注意区别不同类型、不同人员、不同性质的矛盾。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是什么问题就按什么问题办理。反恐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社会的稳定、民族的团结,与满足和维护老百姓的利益是一致的,不矛盾。我们不能因为反恐而忽略甚至否定群众的利益。老百姓过日子,有生活上的需求,经济上的需求,精神上、信仰上的需求,这些需求都需要考虑。不能把反恐作为损害群众利益的借口,这是完全错误的。反恐非常重要,但反恐不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为了国家的安定、社会的发展吗?如果不是这样,不能正确区分局部和全局、个别和一般的界限,我们的反恐就不可能得到群众支持,不可能胜利。我认为我们应该提倡“精准反恐”,哪儿有恐反哪儿,谁搞恐怖我们反谁。否则就会成为“情况不明,决心大”。这个很可怕!如果连什么是恐怖主义,谁是恐怖分子都没有搞清楚,就重拳出击,会事与愿违,不仅加大了反恐成本,降低了反恐效果,甚至还会伤及无辜,客观上就会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帮恐怖主义的忙。习主席提出“精准扶贫,”我借用习主席的话,我们要搞“精准反恐”,要把精准反恐作为衡量反恐工作的重要标准。
 
第三,实事求是,力戒形式主义。“九一一事件”前,我们对反恐毫不关心,认为恐袭事件与反恐是美国的事儿,跟中国没关系。“九一一事件”发生的时候,还有人幸灾乐祸。但很快我们就发现,恐怖袭击并不只是给美国准备的,这是全球性的问题,会涉及每一个国家,并不只会发生在欧美、中东,中国没有。新疆发生了“七五事件”,国内马上意识到了恐怖主义在我国的危害。从那个时候起到现在,我们对反恐问题的认识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现在又出现另一种倾向,就是把个别地区的恐袭事件,个别人、少数人的恐袭行为,推广到全局,以偏概全。把过去的不重视反恐,变成了运动式的、形式主义的反恐。比方一说到某个宗教,马上跟恐怖主义挂钩;一说到某个民族,马上等同于恐怖主义分子;一看到蒙面、穿黑袍的人,马上想到是恐怖分子。这是一种非常片面的、肤浅的反恐认识,是自己吓唬自己。好像我们过去的电影,好人坏人,一出来就知道。实际上真实的生活非常复杂。我们反恐,必须精准,有理有据,要在稳准狠上下功夫,要讲究实效。否则的话,不调查、不研究,一说反恐,马上一窝蜂一哄而上,表面上搞一些好像很下功夫、下力气的措施,实际效果却很可笑,甚至是荒谬的。比如说用行政命令手段搞“无蒙面县”、“无蒙面乡”,把全乡的干部动员起来跟妇女做斗争,到处写标语让妇女“亮出你的漂亮面孔”。这是我们基层政权党政干部要做的事儿吗?你亮不亮你的面孔,真的跟反恐有关系吗?这不是在搞反恐,是在搞笑,完全是形式主义。你把“安拉至大”改成“祖国伟大”,就能挡住恐怖分子吗?如果这样的做法起作用,反恐也太容易了。形式主义的做法不是实事求是,是自欺欺人、害人害己。再比如,中央提出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本来是大好事。有些人一看,机会来了,一带一路成了最时髦的热点,什么事情都往一带一路上靠,所有的问题都挂个一带一路的名目。我不是说我们不要讨论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大战略,我们当然要很好地研究。但我们的任务是反恐,重点是反恐研究,这个中心不能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治、经济、法律、社会、宗教、文化我们都要做分析,而且应该踏踏实实地沉下心来搞这些方面的研究,真正为一带一路的大战略拿出东西、做出贡献,而不是一窝蜂一哄而上,从网上书上东拼西凑抄一些答案,出几本大部头的书,看着很了不得,其实到底什么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情况,根本不清楚,缺乏一线经验、一手资料。我对中东研究不多,但也去过几次,到过几个国家,我的感觉是中国在那儿影响极少,国内对那儿了解极少(比方说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没有真正的认知,你的反恐决策就缺少科学性。
 
第四,立足中国、放眼全球。反恐是长期的问题,恐怖主义没有国界,在反恐斗争当中,需要国际合作。但各国体制不一样,文化不一样,利益点也不一样。国际反恐合作一进入到实际工作时,马上就会遇到问题,就会自说自话、缺乏共识。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就是因为一些人仍然习惯于把国际合作当成斗争的战场,而不是互相学习、交流、合作的平台。在信息化全球化日益发展的今天,特别是恐怖主义发展全球化的今天,我们不能关起门来搞反恐,当然我们也不能生搬硬套国外的做法。我们既要立足于中国的实际,又要放眼全球,看到世界各国的反恐经验,汲取他们的经验与教训。我们这届论坛特别安排了一组讨论“西方国家的反恐政策与经验”,就是为了要在全球反恐斗争中看看别人是怎么搞的。只有了解了国际反恐的形势与特点,才能逐步构建中国在全球反恐斗争中的话语体系。如果没有对国际反恐事业的正确认知,包括各国的反恐进程与面临的挑战,国际反恐的法律文件,我们就无法在国际反恐斗争中掌握主动权。许多具体问题,比方说双重标准问题,就只能停留在各说各话的层面,没有合作,只有吵架。很多所谓的国际反恐对话、国际反恐论坛,都是虚的,缺乏真正的专业共识。当然,各方的利益诉求不一样,国际反恐合作不可能没有矛盾。长期以来中国和西方对待反恐问题存在着许多基本概念与标准上的差异,但中国要走出去,要在国际反恐领域发声,必须要有一套科学的说法,要有一批懂得涉及反恐的国际法律文件的专家。这个问题不解决,很难进行国际反恐合作。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我们的专家学者进行努力,这是反恐斗争对中国的反恐专家学者提出的时代要求。
 
第五,求同存异,共同提高。今天的讨论,很有意思。各位学者都对各自研究的问题,提出了宝贵的真知灼见,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应对方案,非常好。但是学者之间存在分歧也是事实,我们没有必要回避和掩盖这个事实。不同背景、不同专业、不同地区的学者,参加这样一个跨学科、多学科的讨论,产生不同意见是非常正常的。大家的背景不一样,专业训练不一样,视角不一样,经历不一样,看法不同完全正常。我想说的是,我们这个论坛不是让大家来统一认识、统一思想的,不是要把大家的脑袋统一成一个脑袋,绝对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的目的是为了百花齐放、集思广益,为大家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相互切磋,取长补短、共同提高的机会。我们的论坛时间非常短,大家只能把各自的思想做个简略的介绍,来不及展开。但反恐是长期的,对反恐问题的研究也是长期的,需要我们不懈地努力。希望今天参会的各位专家学者通过一天的交流讨论,能有所收获、有所提高,能互相学习、继续思考,各自为反恐作出专业上的努力。
 
最后,再次感谢今天与会的各位朋友!祝各位身体健康,我们下次反恐论坛再见。
(2017-07-01)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试论宗教在西欧与美国地位不同的原因 \张容川
2002年到2003年的一项关于宗教信仰的调查,搜集到了广泛的包括美国和欧洲9个国家(英…
 
西方法律传统与宗教 \赖国栋
摘要 哈罗德·J·伯尔曼(Harold.J.Berman)是美国当代著名法学家之一,他运用历史…
 
士绅与清朝中后期还堂案的交涉:以南阳还堂案为例 \刘元
晚清时期,教案风起云涌,遍及全国。“给还旧址”案就是其中一类,这些“旧址”包括…
 
宗教法研究的述论 \何勤华
摘要 宗教法是指以宗教教义为基础、约束信徒行为且有强制力保障执行的,形成一定…
 
宗教是人类社会普遍的文化现象 \王承文
关于宗教与文化的关系问题,许多人企图在否定宗教的前提下发展文化事业,不承认宗教…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国传教人在巴基斯坦遇难,舆论风暴危及了什么?
       下一篇文章: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