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伊斯兰历史书籍中是怎么描述中国的
发布时间: 2018/3/29日    【字体:
作者:无界新闻
关键词:  伊斯兰历史 中国  
 
 
伊斯兰世界有句妇孺皆知的圣训: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
 
虽然按照一些学者的解释,认为此处的中国只是泛指,并非说明穆圣对中国有多向往。但就算是一句泛指,也能看得出在古代阿拉伯人眼里,中国是充满着知识的文明之地。
 
伊斯兰世界早就在东扩时期接触到了中国,但他们对中国的见闻记载文献则出现较晚。最早详细记载中国的文献,是一个叫苏莱曼的商人在851年写的游记,苏莱曼的手稿被学者阿布·宰德·哈桑收录入《中国印度见闻录》。这本《中国印度见闻录》也算是最早拿我国和印度作比较的文献了,书里这样比较中国(晚唐)和印度:
 
印度的每个国王都有许多军队,但不发军饷,中国则不同,中国人对自己的军队另给犒赏,和阿拉伯人的军队一样(因为中国是募兵制)。
 
中国更美丽,更令人神往。印度大部分地区没有城市,而中国人那里到处是城墙围绕的城市。
 
中国人比印度人更健康,在中国,疾病较少,看上去中国人更强壮,很少看到盲人或独眼失明的人,也很少看到残疾人,而在印度,这一类人屡见不鲜。
 
中印两国的河流是很可观的,很多河流都比我们的大,两国的降雨量都很充足。
 
在印度,很多地方荒无人烟,在中国,所有土地都已经开垦,全国各地人口众多。
 
中国人比印度人好看很多,在衣着和使用牲畜上更像阿拉伯人。中国人的礼服很像阿拉伯人的衣着,他们穿长袍系腰带,而印度人不分男女,全都披两块布当衣服,另外带金手镯和首饰作装饰。
 
而且苏莱曼还通过自己对国际形势的观察,认为自己的祖国阿拉伯帝国的哈里发是世界上最伟大最富有的国王,而中国的皇帝是全世界第二的国王,罗马的皇帝是第三。
 
此后在903年伊本·艾尔·法基的《列国志》中,表述了这样的世界观:
 
世界像鸟一样,可以分为鸟头、两翼、胸部和尾部五个部分。世界之首是中国,背后是韦韦,韦韦之后的民族,便只有真主知道了。
 
阿拉伯帝国逐渐瓦解中,波斯人建立的萨曼王朝时期的《世界境域志》又这样描述中国:
 
中国国王据说是法里顿的后裔,又据说中国国王管辖三百六十个地区,一年中一个地区都有一个地区的税金上缴户部。中国居民都是很好的手艺人,其制作之惊奇令人惊叹。他们乘船溯江往土蕃进行贸易……
 
这里说中国人是法里顿的后裔,法里顿是古代波斯神话传说中的半神英雄。
 
此后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又出现了不少游历过明朝的人写的著作。1582年,游历过明朝的奥斯曼人赛义德·阿里·阿克巴尔·契达伊,看到明朝集权制度很好,觉得自己的祖国应该改革,于是详细描述了中国的法律、礼仪、兵制,撰写了一本《中国志》献给了苏莱曼一世。书里说“世界上除了中国之外,谁也不会表现出那样一种井井有条的秩序。毫无疑问,穆斯林如果能恪守他们的教规,虽然两者并无共同之处,但他们一定会按照真主的良愿成为圣贤。”为了能让奥斯曼帝国统治者接受自己的观点,作者还说明朝皇帝是“秘密的穆斯林,只是碍于习惯不敢公开”。苏莱曼一世一看就心动了。然后,苏莱曼派了一支九十多人的使团,通过中亚突厥国家的引路,终于带着礼物稀里糊涂地向明朝“朝贡”了一次。很遗憾的是按照以往的朝贡程序,可能连皇帝的面都见不上,然后就又要被明政府赏赐些东西糊里糊涂地打发了,结果使团到了甘州(今天甘肃张掖)准备回去的时候,蒙古人来打劫了。
 
然后倒霉的使团还帮助大明官军守城,结果战死了九人。好不容易去一次,除了明朝政府赏赐的一些东西外,外交政治上的试探几乎毫无所获,还给人家帮忙死了九个人。此后中东国家和中国基本再无来往。
 
转自伊斯兰之光
http://www.norislam.com/e15/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32&id=5839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当代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 \巫升海
摘要 宗教信仰自由是指公民依据其内心信念,自愿地选择信仰某种宗教并进行宗教实践…
 
有关清朝对蒙古地区宗教政策及宗教立法研究 \乌云陶格斯
【摘要】宗教作为统治阶级管理国家、控制民众精神的最有效手段。在清朝统治者看来,…
 
宗教工作如大禹治水,宜“疏”不宜“堵”——以行政强制手段阻止宗教发展结果适得其反 \史方平
习近平在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做好党的宗教工作,把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
 
清末士绅和教会在地方上的冲突与矛盾——以湖北社会为中心的考察 \刘元
摘要:基督教在传入中国内地的过程中,受到来自地方士绅的最激烈的反对。反教的原因…
 
基督教生出“非暴力不合作”? \杨凯乐
耶稣,被人说成是革命者,也被人看作是非暴力不合作第一人。近年来,当基督徒们越…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瑞典行道会传教士所观察的喀什伊斯兰教及其与南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社会的关系
       下一篇文章:越梵关系分析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